书客居 > 灼华年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逃生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逃生

        昔年先皇后高烧不退,太医们束手无策,不过开几剂发散的汤药。

        宫婢们人人自危,都不愿意侍奉在先皇后榻前。杨嬷嬷因是昔年生过天花,又感念先皇后素日的仁义,便与季嬷嬷轮着班,一直守在了先皇后跟前。

        那时至善年纪也不大,先皇后因怕殃及宝贝女儿,硬下心肠连她不见。母女两个隔着窗户说了几句话,至善哽咽难言,便由季嬷嬷将她先送回去。

        高烧了三两日,先皇后已是双目赤红、两颊如火,她沙哑着嗓子与杨嬷嬷说道:“身上实在不好,本宫估摸着这一次大约熬不过,想来与儿子地下团圆的时日不会久矣。从今往后,还要拜托你和季嬷嬷替本宫照料至善。”

        提起早逝的那位正宫嫡子,再提起至善公主,主仆二人又是各自掉了些眼泪。杨嬷嬷忍悲劝慰先皇后道:“娘娘您吉人天相,自然会化险为夷。奴婢从前也曾生过天花,还不是好好地熬到了如今?”

        先皇后只是点头微笑,想来自己的身子自己最为了解,依杨嬷嬷看去,她那时晓得大限已至,已然没了啥求生的意志。

        杨嬷嬷自然不想旧主就这么离开,她依着民间的偏方,替先皇后煮了浓浓的香菜梗,又熬了大碗的茄子汤,想要助先皇后发散,将那豆子生出来。

        岂料想所有的办法用尽,先皇后身上依旧是最初那几粒红疹,颜色不见鲜艳,反而渐渐黯淡了下去。杨嬷嬷活了几十岁,天花到也见过几例,却不与先皇后这个症候相似。她束手无策之余,到也觉得有些蹊跷。

        只为着太医院已然盖棺定论,笃定了先皇后染的确是天花无疑,她一个做奴婢的自然无法转圜,也唯有与季嬷嬷嘀咕几句。

        这么熬了三五日,便到了先皇后咽气的那个晚上。宫婢侍从避之不迭,依旧是杨嬷嬷与季嬷嬷守在身旁。彼时先皇后呼吸粗重,口间还有些恶臭的味道,杨嬷愈发觉得奇怪,季嬷嬷却又慌不迭地唤她去探皇后娘娘的额头。

        两个人惊异地发现,先皇后此前是高热不退,如今身上到开始阵阵发冷,直冻得嘴唇哆哆嗦嗦。两个嬷嬷拿了锦被给她盖上,杨嬷嬷替先皇后擦洗时,更发觉她身上连最初的那几粒红疹都渐渐褪去,显见得这并不是天花的征兆。

        瞧着先皇后连嘴唇都开始乌青,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杨嬷嬷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她与季嬷嬷拍打着先皇后的脊背,焦急地问皇后娘娘哪里难受,皇后娘娘指了指嗓子,却已然说不出话来。

        杨嬷嬷瞧着不像,飞快地跑出坤宁宫想要去请太医,前后不过一刻钟的功夫,请的太医还在路上,先皇后便咽了气。

        那时节先皇后新丧,仁寿皇帝伤心难捱,只命谢贵妃暂理六宫,将皇后风风光光大葬。先皇后入敛之时,身上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金丝楠木的梓棺里搁了大把的沉香,那股子淡淡的恶臭已经荡然无存。

        杨嬷嬷冲德妃娘娘叩首道:“奴婢从前见过几例天花的症候,并没有到往后嘴唇乌青却又浑身发抖的模样,咱们几个老仆只疑心是皇后娘娘被人所害,只因无缘亲身面圣,还特意说与谢贵妃听。”

        回忆起昔年旧事,杨嬷嬷不觉间又是老泪纵横,她指指长春宫的方向,气苦地说道:“老奴们昔年识人不清,哪里料得这表面示好之人便会是幕后真凶。”

        先皇后入敛的那晚,杨嬷嬷与季嬷嬷为故主守灵。两人此前便没白没黑熬了几日,到了三更天便有些打盹。杨嬷嬷往皇后娘娘灵前的瓦盆间续了些黄裱,又添了几柱香,便叫了几个宫婢过来守着,自己拉着季嬷嬷往后头偏殿里略阖阖眼。

        四更天时,却听得先皇后的灵堂里惊叫连连,两个嬷嬷连滚带爬过去查看,原是却是前来换班的宫婢们发现皇后娘娘灵前白纱漫漫,华丽的金丝楠木梓棺前横沉着四个宫婢的尸体,都已断气多时,身上却毫发无损。

        命案报到长春宫,谢贵妃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瞅着两个嬷嬷好端端立在眼前,神色一滞间便又恢复如初。她身旁的李嬷嬷却望着先皇后的梓棺阴恻恻说道:“莫不是皇后娘娘难离旧仆,想要带几个过去那边侍候?”

        大阮国内佛教昌隆,十个到有八个人相信因果报应与六道轮回。李嬷嬷这几句话虽然荒诞,却也引得有人附合,坤宁宫里更是人心惶惶。

        杨嬷嬷却不信这个邪。若说皇后娘娘真得难舍旧仆,也轮不到那几个粗使的宫女身上,该当带了她与季嬷嬷两个去才是。坤宁宫虽是穷途末路,到依旧有些人脉可用,杨嬷嬷便寻了位可靠的太医,让他重新验过宫人们的尸身。

        后来才辨出,竟是先皇后梓棺前的火盆里被人投了毒。那毒被火挥发,守在炭盆前的几个宫婢便首当其冲。两位嬷嬷悄然对视,如何还不明白昨夜里根本便是死里逃生。对方想要的分明是她们的性命,瞧着她们毫发无伤,才有谢贵妃脸上一刹那的错愕。

        偶然打了打瞌睡,竟保全了自己的性命,却祸及了那几个值夜的丫头。杨嬷眼见四更天谢贵妃竟然盛装以待,分明早晓得坤宁宫会出事。这般迫不及待,根本便是杀人灭口的行径。

        两位嬷嬷直吓得肝胆倶裂,哪里还不晓得是自己触了谢贵妃的霉头,再略略思忖,便就晓得问题出在先皇后的病症上头。

        眼见谢贵妃只手遮天,连中宫皇后都敢谋害,两个嬷嬷哪里还敢留在这虎狼窝中。至于仁寿皇帝提及的荣养之类,是再也不敢考虑。

        两人一拍即合,收拾了随身的细软包裹藏在宽大的孝衣里头,随着先皇后入敛的队伍出了城。趁着纸花片片如雪、文武大臣齐聚,仁寿皇帝与谢贵妃一同主持先皇后梓棺葬入皇陵的大典,一片混乱之中,她们便溜之大吉。

  (http://www.shukeju.com/a/55/55141/195978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