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 > 172.血供

172.血供

        豪仔的一夜未归,  并没有引起唐正荣的注意。因为在唐正荣看来,  豪仔经常夜不归宿,而且如今狗仔盯得紧,  他可能会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摆脱这些人,  然后去仓库拿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所以当第二天一早,他的律师拿着那份小报,来向他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唐正荣看着小报页上,  豪仔那连毛孔都清晰可见的脸,  只觉得嗓子眼一片腥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律师看到他的这幅表情,  已经心知肚明了,但毕竟拿人的手短,  吃人的嘴软,  “唐先生,如果您需要,  我可以安排先去看一下豪仔。毕竟他是在案之后才进入现场的。我们也可以解释为豪仔不忿外面的谣言,  想去现场搜寻一些证据,为您洗脱嫌疑,  我们只要对好口供就行。”

        唐正豪点点头,  他已经估计到为什么豪仔会出现在陈玥凰的住所,  “你去看看豪仔,  告诉他怎么说。另外看看他在陈玥凰家里面是不是有拿到什么东西,  把那个东西带回来。”

        至于如何下警方的眼皮下面把东西带回来,  唐正荣相信律师一定有他自己的办法。

        律师也很自信的领命而去。他相信,世上有一种东西比风水见效更快,那就是钞票。几叠现金一塞,他很快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豪仔。

        一个用非常奇怪的姿势躺在病床上,双眼犀利的朝着某一个方向,嘴巴微张,面带狰狞笑容的豪仔。

        律师摸了摸眼镜,心想真是哔了狗,到底是什么样的摔法能摔成这样?原来他还心想,最起码简单的问话,yes眨左眼,no眨右眼。可豪仔目前完全不眨眼,眼珠子连转都不转,这要怎么个沟通法?

        律师无可奈何将豪仔的姿势拍照存档,带回去给唐正荣看。唐正荣看得额头青筋直跳,“阿秀!”他按下了电话,“给我去查查,看看阿秀现在在哪里?”

        阿秀在哪儿?阿秀当然在医院,她拿着那张风水图的照片去找陈罗生。

        “这不是师姑祖书房里的那张画吗?有什么问题?”陈罗生一脸莫名其妙。

        “这画是陈璞亲笔画的?”阿秀看陈罗生的表情不似作假。

        “那我还真不知道。”陈罗生放大了那张照片,“哎,还真是祖师爷的手迹啊。我还从来没见过祖师爷的手迹呢。”他进过几次陈玥凰的书房,但是光留意那些翡翠玉器什么的了,真没怎么注意墙上的画,一般名家,谁没事会去画风水图啊。

        “也就是说,陈璞的作品并不多?”顾宥真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题。

        “我从来没见过任何祖师爷的真迹,我都没见过祖师爷真人。”陈罗生遗憾地道。

        所以这幅画可能真的不一般。阿秀跟顾宥真对视一眼。

        可是能为他们排异解惑的陈玥凰仍然躺在病床上昏迷未醒,那么只剩下一个人了,唐正荣。

        可是这会唐正荣虽然看起来麻烦,却没有什么真正能让他伤筋动骨的证据。阿秀摸着下巴想了一会,怎么才能逼着唐正荣跳墙呢?

        阿秀眼睛在病房里慢慢地扫了一圈,哎,有了。

        大约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律师焦急地又跑到了唐正荣的家,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来唐正荣的家了。

        “唐先生,您看。”律师到了唐正荣的书房,甚至不等唐振荣跟他打招呼,就拿起了电视机的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他要看的频道。

        频道里播放的内容,是一位女记者,正站在陈玥凰的病房外,对着镜头讲话,“……这场全香港瞩目的风水豪门内斗,在今天中午之前一直呈现焦灼的状态。陈氏第四代弟子陈罗生指控陈氏第三代弟子唐正荣欺师灭祖,企图杀害第二代弟子,也就是陈璞大师的亲女儿-陈玥凰。本来双方都没有确着证据,这是打口水仗。但昨晚,唐正荣的私人保镖豪仔被警方在陈玥凰的住所抓获,目前正在审问中。而另一方面,医院也传来了好消息,陈玥凰的体征指数正在迅恢复,看来苏醒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相信届时由当事人出面指控,凶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以上新闻由某某某电台某某记者独家报道。”

        随后镜头转向了病床旁边的医疗器材,上面的数值的确比陈玥凰入院时要好很多。穿白大褂的医生也入境了,虽然他不敢断定陈玥凰什么时候会醒,但是很肯定陈玥凰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苏醒应该会很快了。

        唐正荣这次连摔遥控器的劲都没有,他陷在沙里,双手交握,沉思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律师愣了一下,他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不过唐正荣没有再说话,而是挥挥手让他离开。律师自然也不会哭着喊着非得要唐正荣干嘛,很利索地告辞离去。

        律师离开之后,唐正荣喊了私人护士过来,让她给自己抽血。

        “先生,这次抽5o毫升?”显然护士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事了。

        “不,抽5oo毫升。”唐正荣搂起袖子。

        护士吓了一跳,“先生,虽然您身体很好,但是5oo毫升,对您这个年纪有点太多了。少抽一些吧。如果您有什么急用,去血库买些相同血型的也可以啊。”

        唐正荣摇摇头,什么都不想说了。要不是那个木雕人头只会听鲜血供奉人的指挥,否则要多少血他买不到,还要自己抽血喂它。

        护士不敢再说话,利索地给他抽完血,由端了参茶和鸡精过来给他饮用。然后将器材一收,只留下血包给唐正荣。

        唐正荣饮下了补品,可这次他抽的血实在太多了,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无所谓,但对于他这个年纪,不亚于大病一场。这还没跟阿秀正式交手呢!唐正荣恨得牙痒痒的。他慢慢站起来,再次拿出了那个木雕人头,将那一包鲜血尽数喂入木雕的口中。

        喂完之后,那木雕的表情越见狰狞,唐正荣却比片刻之前疲乏了很多。他望着那木雕不由得微微愣,恍惚之间,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师傅陈珈缠绵病榻时说起的话。

        “那个邪物你是否亲手烧了?”

        “师傅放心,按照你的吩咐,贴了您亲手画的天罡破邪符,用桃木燃火烧的。”

        “那我就放心了。那个东西……不好,要不是它,那个印尼的老家伙也不会犯下这么多罪孽,要不是它,他也不会败地这么惨……”

        唐正荣当时心里有鬼,自然不敢就这个木雕的事情问的太多。而且他是亲耳听到师傅说起过这个木雕的法力的。

        在师傅去世之后,他就按照当时陈珈口中漏下的只言片语,用自己的鲜血供养这个木雕,果然他俩之间就产生了一种用言语无法形容的联系,心意相通。

        可刚刚那一瞬间,他似乎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木雕也开始吸走了他的精力。难道这就是反噬?

        唐正荣摇摇头,将这个可怕的念头从脑子里丢了出去。都这么多年了,什么事情都没有。而现在,正是对付阿秀和陈玥凰的关键时期,就跟不能有意外了。

        他吩咐厨房给他准备了一顿大补的晚餐。然后又喊来几个手下细细的交代一番。等到晚上九点钟,他藏在了保姆车的后座,让几辆车同时出,引开了狗仔,这才绕道到了医院的后门。从一个买通了的后勤人员手中接过磁卡,走进了医院的后门。

        据手下传来的消息,阿秀已经离开医院。这次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阻力,顺顺利利地来到陈玥凰所在的楼层。

        他心中暗骂,果然不出所料,陈罗生的牙疼咒有个pi用,还不是阿秀在捣鬼。

        这时已经过了探病时间,整个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陈玥凰的病房门口有两个警察在聊天。

        唐正荣站在拐角处,打开了木匣子,拿出了一张写着陈玥凰生辰八字的黄表,放进了那个木雕的口中,然后他直接在木雕的口中点燃了那张黄表。

        黄表燃起了绿色的诡异火焰,烧成了一缕黑烟,从木雕的眼睛里慢慢地渗了出来,向陈玥凰的病房飘去。...

  http://www.shukeju.com/a/54/54767/162585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