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代嫁世子妃gl > 58.混乱关系

58.混乱关系

        买不够百分之七十只能看到这个了,  48小时之后会看到,  鞠躬感谢  况且6家并不是铁板一块,6方廷虽然觉得苏萋萋画风清奇,  有些意思,  却也没有大意到将这个秘密告诉给没见过几面的苏萋萋。

        女儿身如何不会被现这件事,对于6方廷来说就简单了。因为镇南王世子自幼体弱多病,6方廷作为世子很少出面,见外人多是在病榻上,  盖着被子,  即使大夏天也会有畏冷的毛病,所以常年不是穿的很厚,  就是躺在床上,想暴露女儿身的秘密,  也不容易。

        而她若是出去活动办事,  一般都会乔装改扮,不世子身份出去。

        前些年年龄还小的时候,  胸部没有刻意隐藏,  也没有束缚,做男儿,  做女儿都可以,  这几年却不行了,  即使裹胸压抑着,  这胸还是疯长着,  她运动练武,  别的地方都瘦了,唯独胸部不减反增,让她颇为苦恼。

        若是被苏萋萋知道6方廷的苦恼,苏萋萋肯定要哭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贫乳,尤其是今生,七小姐是长的好看,无奈,这年龄太小,才刚刚育,胸部充其量就只是旺仔小馒头,苏萋萋已经给自己未来列了一个计划,挣钱,然后不惜一切代价丰胸!

        6方廷因女儿身的问题,身边自然没有通房什么的,清芷还小,而且那些人精,一看清芷就是处子之身,这不举的名声就传出去了,她也懒得掩饰。

        6方廷已是弱冠之年,不结婚也说不过去,多方催促下,她不得不结婚了,不过她也不想害那些无辜女子。所以就假扮了王妃身边的丫鬟去看了看,想知道那个要嫁她的女子到底是不是愿意嫁,不想,竟然听到苏萋萋那样的话。

        让6方廷觉得有些意思,“做不成夫妻做闺蜜”让她吓了一跳,还以为苏萋萋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身,却是要和自己做朋友的意思。

        苏萋萋的态度和言语都不似普通女子,她的境况不算好,愿意嫁给在外界风传不好的镇南王家,完全坦然自若,没有那种自怜自伤,6方廷感觉和她相处,倒还不错。

        后来三皇子提亲,苏萋萋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去处,却还是选了6方廷,6方廷自然不会亏待她,特意让母妃去宫里传了苏萋萋的事,求了宫里的贵人,给苏萋萋了一个除了世子妃之外的身份,也算是补偿了…

        这边6方廷褪了衣袍解开裹胸后眉头微微皱了下,胸部被解放出来后似乎又大了几分,她揉了揉不太舒服的胸部,安抚了下两只被捆了一天的小东西。

        每次月事来,6方廷全身都不舒服,腹痛腰酸,连胸都有些胀痛,恰逢今日大婚人多口杂,一直都裹着胸,更不舒服了,所以这虚弱也有一半不是装的。

        6方廷洗漱后穿了月白色的竹纹寝衣,身上披了件毛领大氅,墨色的披散着,靠坐在盥洗室隔间的美人榻上,手上拿了个描金手炉放在腹部,凝眉沉思,红烛映衬下,覆盖上了一层朦胧的红晕。

        之前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是抹了东西的,此时洗掉,仿佛上了颜色一般,肤色还是一样白皙,却多了一层光泽,原本注意不到的眉毛,形若远山,色若墨画,一股锐气和英气中又自带婀娜之态,凤眼更加黑沉幽亮锋锐之气外露,唇色苍白卸掉,有若海棠之色,整个人容光焕,哪里像是病弱之人。

        “姐姐,吃食都带来了,还有月事用的东西,在这个包袱里…”清芷进来时,正看到这样一幕,即使已经看过无数次,还是惊叹的一愣这才放下食盒和一个小包袱,用手势说道。

        “清芷,辛苦了…”6方廷淡淡一笑。

        清芷眯眼笑着摆手,圆脸上出现两个小小的梨涡,煞是可爱甜美。

        清芷手脚麻利的摆了食碟到了美人榻的小桌上,各色精致小食,都带着热气,摆了一小桌子,之后找来了帕子给6方廷擦拭还有些湿漉漉的头。

        6方廷这一日,周围都有陌生人,作为一个病弱的人,要保持人设,也没敢吃多,此时真饿了,在清芷来了后,开始吃东西。

        与此同时,苏萋萋在另一个盥洗室的隔间里也在吃东西,吃的是紫蕊给她带的点心。不似6方廷那里丰盛的花样,苏萋萋还是吃的满足。

        “县主,奴婢向底下的人打听过,这镇南王府的确有些特殊,镇南王府里的下人,都是6家的家将,没有在外采买过,跟家生子差不多。这些家将,据说在几年前南境之乱中死了不少,镇南王被收了军权后,很多有了官职的家将,有的被罢免,有的是辞官,不管如何,那些家将如今大部分都在王府。家将及其儿女,做王府的下人,比之其他家里的下人,更加的忠心。王府里很多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疾,有的是战场受伤的,有的是先天性的。比如,王府管家,右手断了三根手指,原本是镇南王亲卫,因伤到了镇南王府当了管家。”苏萋萋吃东西时,叫了李妈妈过来了解情况,李妈妈不愧是长袖善舞,这么一会儿功夫,打听到了不少东西。

        李妈妈本来是安宁侯临时调派到苏萋萋跟前的,后来苏萋萋成了县主,便没让李妈妈走了,李妈妈自己也愿意留下。

        李妈妈有自己的打算。县主的身份,即使世子不幸身故,还是有些身份的,不至于孤苦伶仃被人欺负了,还有俸禄,跟在这样一个懦弱的主子跟前,李妈妈的身份就相当于垂帘听政的太后了…

        “那两个大丫鬟,兰秀和清芷也是家将的后人吧?怎么都有残疾?镇南王府的家将儿女,不可能没个正常人吧…”苏萋萋问道。

        “兰秀和清芷的确是家将后人,镇南王府不是找不到全乎人,只是,照顾这些有残疾的人有份差事,他们倒是不在乎体面…”李妈妈道。

        “哦…”苏萋萋点点头,咽下了点心,喝了口热茶,肚子终于舒服了些。

        “奴婢听说,世子身边的丫鬟,清芷是最得世子欢心的…世子贴身伺候的,只有她能近世子的身,据说,晚上都睡在一起…在世子院子里,颇有主母威风…县主可千万不要让她骑到头上了…恕奴婢直言,您刚才就那样放任她到世子跟前,有些不妥…”李妈妈跟着说道。

        “那只是个孩子…我何必跟一个小丫鬟计较?”苏萋萋无所谓的笑道,争什么争,争来了能有什么好处?她要的是和平相处,大家各自便利,有人跟她争宠,这不正好吗?她干嘛要去做使绊子的人?

        人家都要死了,你还要去搅人家的好事,让人不顺心,这不是,缺德吗?作为“朋友”,当然要成人之美了,这样才能友谊地久天长…

        “县主,您现在是世子院子里的主母,您就应该拿出主母的样子,让那些小丫鬟们,记住谁才是主子,不要让她们为所欲为,争了宠去。谁去服侍世子,那应该您说了算…”李妈妈看苏萋萋的态度急了,苦口婆心道。

        “我知道,多谢李妈妈提醒…我们只是刚到这里,还摸不清楚情况,且看看再说…不必多言了,我们出去吧…”苏萋萋摆手说道,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起身要出去,紫蕊和菱香忙去搀扶。

        李妈妈皱了皱眉,感觉苏萋萋有些变化,却也没太在意。心里想着估计是七小姐太懦弱胆小的原因,虽然有了小姐的仪态,可是在侯府是养成的性格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到了镇南王府,还是这副样子,真是扶不起,说不得,她要出手了,起码这世子院子里的管事权可不能让那个莫妈妈全捏在手里…

        苏萋萋可不知道李妈妈的想法,她现在很想睡觉,感觉头有些胀,看人都看不真。

        合卺酒的度数不高,不过这身体可不是苏萋萋前世喝过很多酒,酒量不错的身体,七小姐可没喝过,这会儿,洗完澡热气一熏蒸,加了酒精的作用,本来就很累了,现在更晕乎了。

        苏萋萋到了卧室,6方廷已经重新到了床上虚弱的靠坐着,微微喘息着,面色恢复苍白色,失掉了颜色一样,清清淡淡,冷冷清清,带着柔弱与病态。

        苏萋萋这个向来对男人无感的人,看着都心生怜惜,再次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可惜不是女人,不然真的要心疼死,多好看的人,怎么就得了病?果然,运气都用在了脸上…

        “夫君,身子可好?”苏萋萋到跟前表示了下关心。

        “还好…歇息下就好…”6方廷看着苏萋萋道。

        “天晚了,我们安歇吧…”苏萋萋说道,她的话音刚落,房间里进来一人,却是自带被褥的清芷。

        “清芷你这是做什么?”兰秀在一边看到拦住了清芷。

        “往日里,你和世子一起歇息,我在外间榻上值夜…今日可不同往日,有了世子妃,你就和我一起在外间榻上吧…”清芷比划了下,兰秀看了眼苏萋萋对清芷说道。

        “莫要见怪,她只是不放心我…”6方廷看着清芷望来的目光对苏萋萋说了句。

        “我初来,并不知如何伺候世子,清芷来帮忙,自然是好的…我还要向清芷多学习…”苏萋萋谦逊优雅道,李妈妈的脸都黑了,想说什么,此时有外人在,不能失了规矩。

        “其他人都下去歇息吧,清芷留下就好…”苏萋萋没管其他人的脸色,说了句。

        6方廷这会儿,也不太舒服,正愁晚上和苏萋萋怎么相处,没想到苏萋萋让清芷留下来了,倒还真是个清奇的女子。

        6方廷向清芷招了招手,清芷开心的小碎步过去,将自己的铺盖放在了婚床边的榻上。

        “你睡里侧吧…”6方廷在苏萋萋过来时说道。

        在这里夫妻一般都是男方睡里侧,女方外侧,6方廷估计自己要起夜,让苏萋萋睡了里面。

        苏萋萋早就困了,没在意这些,褪了外袍,就上床了,钻进被窝睡在了最里面,和6方廷距离有两个人远,几乎是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6方廷一看这情况,也松了口气,她们现在可是共用一床被子。

        清芷挑暗了烛火,服侍6方廷躺下,也睡下了,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

        6方廷因为腹部有些不舒服,一时没睡着,拧眉想着事情,正入神时,突然感觉一团软软热热的身体贴到了她身上,让她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要推开。

        那两个妇人,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端庄慈和,不难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另一位和她平坐的妇人大约三十多岁,眉眼凌厉,带着几分精明世故。

        “禀静容郡主,临安县主,夫人,七小姐带来了,在外候着…”一个长相俊秀大方的大丫鬟禀报了一声。

        静容郡主是镇南王世子祖母的表妹,临安县主是三皇子的亲姑姑,这两个人也是来提亲的两方。

        “琴玉,你去吧…问问丫头的想法…”年长的静容郡主缓声说道。

        “可是说好了,七姑娘选谁就是谁…”年轻点的临安县主说道。

        “我诺的,当然不会抵赖…”静容郡主淡淡道,顺便看了眼王氏,王氏瞬间缩了下,感觉是说自己的。

        “静容郡主,临安县主,我先告退了…”王氏行了礼出去,让人叫了苏萋萋进到他们所在的厅堂。

        “萋萋,坐这儿,母亲问你几句话…”王氏在苏萋萋进来后语调平和表情慈和的说道。

        “给母亲请安…”苏萋萋抖了下鸡皮疙瘩,小碎步到了王氏跟前,不知道王氏为何做戏,也就陪着她做了。

        “我的萋萋也长大了,到了要出嫁的年龄了…”王氏拉了苏萋萋的手说着。

        “母亲…”苏萋萋假装害羞的用手帕遮脸,她看到了,在屏风的一侧有点衣角露出,想必是有人的…

        “在母亲面前不必害羞…我们说说心里话…母亲问你,三皇子和镇南王世子,你想哪个做你的夫君?”王氏微笑着保持平和的语调问着,手里却捏紧了苏萋萋的手。...

  http://www.shukeju.com/a/54/54668/162584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