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巡狩江山 > 第一百五十四节 真假难辨

第一百五十四节 真假难辨

        京都城内,各大府邸都在传诵着天师殿出现的神迹。大理寺卿樊城喝着闷酒,神迹是他‘亲眼所见’,樊城更相信德隆殿下才是真命天子。&1t;/p>

        樊城放下酒杯,犹豫了片刻,终于下了决心。&1t;/p>

        “来人,通知刘管事,带领府中二十名护卫,立即去天师殿,听后段琅的调遣。”&1t;/p>

        樊城知道自己能力不大,但他依然决定要支持一下七皇子德隆。不管这些人有没有用,最起码能让自己安心。他到不怕于禁事后找麻烦,毕竟宏亲王坐上摄政王之位,表面上于禁还不敢清洗他们这些朝中重臣。&1t;/p>

        刑部侍郎庞刚的府邸,这位刑部大人也是犹豫再三,最终决定让刑部捕快策应一下段琅等人。因为京都四城门一落闸,庞刚顿时明白今晚会有一场血战。甚至说,这关乎到整个大夏的江山。&1t;/p>

        京都的朝臣们,都在犹豫之中做出自己的选择。不少府邸,纷纷派出了自己的护院家丁。虽说每个府邸数量不多,但涓流成溪,最终汇聚成河。天师殿内,一下子多出二三百人的支援人手。他们这样做,也是再向德隆表明一个支持的态度。万一将来德隆坐上了皇位,今日之举可就是一个巨大的政治资本。&1t;/p>

        天师殿内,段琅吃惊的看着各府派来的家丁护院,甚至还有衙门里的衙役。没想到,在这种危机时刻,他们居然还敢公然献出府内的一点点力量。&1t;/p>

        段琅双手抱拳,“诸位,在下替德隆殿下谢过诸位及各府大人。他日如若殿下登基,定不会忘记诸位今夜援手之恩。”&1t;/p>

        “段将军不必客气,有什么您尽管吩咐。”众人纷纷说道。&1t;/p>

        段琅欣慰的点了点头,虽说这二三百人不是很多,但声势到不小。&1t;/p>

        天师殿前院之中,众人集结完毕,在昏暗的灯烛之下一身华服的德隆皇子匆匆上了车撵。张如明却是在车撵下对众人挥了挥手,这才钻进车内。今天上朝之前段琅安排人把阿朱送出城,即便大开杀戒也没什么后顾之忧。&1t;/p>

        段琅手持玄铁枪骑在马上,身后十八亲卫保护着车撵。段琅看了一眼身后众人,高声喊道。&1t;/p>

        “打开大门,出!”&1t;/p>

        天师殿两扇厚重的府门缓缓打开,但是大门之外,却已经围满了手持各式兵刃的相府爪牙。&1t;/p>

        一名中年男子手握长枪看着段琅,“段琅,京都已经宵禁,你们还想走吗?”&1t;/p>

        段琅露出一丝冷笑,回头对着车内问道,“老伙计,你怕不怕?”&1t;/p>

        张如明干脆站到了车撵之外,豪放的说道,“面对敌军的千军万马老子都不怕,别说这些宵小了。兄弟们,杀出去。”&1t;/p>

        “好!给我杀!”&1t;/p>

        段琅说完双腿一夹战马,手持玄铁枪第一个冲了出去。紧接着,身后几百人高声呐喊,手持兵刃纷纷冲向大门。向天谷凡等人,则是保护着车撵,一步也不敢离开。&1t;/p>

        天师殿外,双方人马顿时混战在一起。别看对方人马众多,面对段琅及十八亲卫这样的精锐,很快就杀出一个缺口,段琅带着车撵迅向北城门方向奔去。&1t;/p>

        “别让德隆跑了,给我追~!”&1t;/p>

        那名中年男子率领着众人,一边拼杀一边向车撵方向追去。不到半柱香的工夫,刚才还杀声震天的天师殿外,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1t;/p>

        天师殿后院几间房屋之内,迅闪出道道人影。周广记与韩风一现身,两人对视了一眼,韩风迅带着几名精练的黑衣人冲出了天师殿。不大一会儿,韩风回到了周广记身边。&1t;/p>

        “三哥,可以走了,几个留下的眼线已经拔掉。”&1t;/p>

        周广记点了点头,一侧身,“殿下,请。”&1t;/p>

        一身平民装扮的德隆皇子,头戴斗笠从房内走了出来。刚才段琅带走的是一名替身,而真正的德隆一直留在后院。段琅知道今晚会是一场血战,所以与周广记德隆等提前布置了迷局。原本段琅还担心他那边人手少,起不到吸引的作用。但后来各大府邸派来了人员,让这个计划变得更加完美。&1t;/p>

        七皇子德隆没有乘坐车撵,而是跟随众人走入距离天师殿不远处的一条胡同之内。周广记已经在这边提前安排了一座院落,里面栓着三十几匹战马。&1t;/p>

        众人上了战马,周广记低声问道,“德隆殿下,都御史那边可确保无误?如果担心有变,咱们这些人也够用了。”&1t;/p>

        七皇子德隆抱了抱拳,“周前辈,吴大人的人品在下还是信得过。再说段琅为了吸引注意力,肯定会被大军围困。如果没有吴大人的帮忙,他们很难逃出京都。”&1t;/p>

        周广记点了点头,“我到不担心段琅,只是上官玄悟跟着,他们恐怕会有点麻烦。既然这样,那就先去跟吴大人汇合。”&1t;/p>

        周广记与韩风等人,保护着七皇子德隆,走小道奔向与吴光照约定的汇聚地点。此时的京都之内,段琅带着众人一路嚎叫着边打边撤。但是他们撤离的方向,却是正好与周广记等人相反。&1t;/p>

        京都的大街两侧,所有商户都关闭房门熄灭了灯火。听着外面的喊杀声,更是吓得没人敢出来查看。追逐之中,巡防营的兵马也加入了战斗。相国于禁出了高价悬赏,谁都想砍一颗脑袋回去领赏。&1t;/p>

        张如明站在车撵之上,手中举着一面令牌,气的高声骂道。&1t;/p>

        “你们这些王八犊子,想造反吗,七皇子德隆殿下就在车内,谁要是惊吓了殿下,诛你们九族。”&1t;/p>

        他不喊还好,喊完之后那些相府豢养的江湖人士,一个个嚎叫着冲杀了过来。&1t;/p>

        段琅在前面开道,向天谷凡等人守护者车撵。原本周广记给段琅留下三十多人,加上各大府邸派来的二三百人,一时间相府爪牙也难以接近张如明所在的车撵。&1t;/p>

        段琅顺着大道从北门绕到了南门,别看这一路杀声震天,但段琅却明白真正的高手还没有出现。这些相府派来的人员,战斗力并不是很强。特别是这种群战那些江湖人士很不适应,反而是向天谷凡这些人配合默契,杀的对方有些胆寒。别看这些人是相府豢养的爪牙,却没人真的想把性命搭进去。有些人喊的挺响,只是在外围耍几下花把势而已。倒是各府派来的人员,一个个为了活命奋力拼杀。&1t;/p>

        此时,距离西城墙不远的一处车马店院内。一支大约两千人的精锐人马整装待战,这些人手持战刀和盾牌,一个个神情肃穆。&1t;/p>

        都御史吴光照倒背双手,眉头紧锁的等待着七皇子德隆的到来。这支人马是御林军中的藤甲卫,也是吴光照手中的最大底牌。这支人马原本是留给大皇子德光的,但是现在,却要为七皇子德隆而战。&1t;/p>

        “大人,他们到了!”一名标统上前轻声说道。&1t;/p>

        “打开大门。”&1t;/p>

        吴光照吩咐了一声,院门大门打开,韩风谨慎的走了进来。看到院内居然隐藏了这么多兵马,韩风心中不禁一愣。&1t;/p>

        吴光照迈步走了过去,“七殿下可在?”&1t;/p>

        韩风看了看吴光照,既然敢走近他,韩风知道对方没有敌意,不然他一刀就能斩杀这位文员阁老的人头。&1t;/p>

        “吴大人,别来无恙啊。”韩风抱拳说道。&1t;/p>

        吴光照一愣,这么多年过去,他倒是一下子没认出眼前这人,就是当年的影者鬼卫。&1t;/p>

        “你是?”&1t;/p>

        “呵呵,大人贵人多忘事。这也难怪,在下只是个不起眼的老仆而已。殿下就在门外,吴大人稍等。”&1t;/p>

        韩风知道吴光照可能不记得他了,毕竟当年影者大都在暗中行事,偶尔在段府之中见上一两面,对方也不会刻意去记住段府中的一名属下。&1t;/p>

        七皇子在周广记等人的陪同之下走进院内,看到吴光照,德隆赶紧抱拳躬身,“吴大人,今夜万分凶险,您不该亲自前来。”&1t;/p>

        “殿下,如果您不能安全出城,老夫即便坐在府中又怎能安心。闲话咱们就不多说了,抓紧行动。”&1t;/p>

        “吴大人,我们出城之后,段琅那边,还望吴大人援手。”德隆说道。&1t;/p>

        吴光照点了点头,“殿下放心,只有你和段将军全部安全撤离京都,他于禁才不敢轻举妄动。你这边走后,我会派人去预定地点阻拦那些追杀者,配合段将军等人撤离。”&1t;/p>

        德隆感激的点了点头,“吴大人,他日德隆率兵凯旋之日,咱们再举杯痛饮。”&1t;/p>

        “好!殿下保重。来人,保护殿下去城墙边。”&1t;/p>

        无关照吩咐一声,那名藤甲卫标统一挥手,迅带着两千藤甲卫跑向门外。这些人都是步战兵,但在城内作战,他们的威力可不小。&1t;/p>

        京都城内,段琅依然在绕着圈的逃跑和厮杀。随着巡防兵卫加入的人马越来越多,段琅也倍感压力。他不知道周广记那边情况如何,只能咬牙坚持着与对方周旋。段琅知道自己这边吸引的人马越多,德隆皇子那边撤离的就会越顺利。&1t;/p>

        就在这时,一道火箭窜向了天空。黑夜中,这到火蛇显得分外明亮。段琅心中顿时一松,他知道这是德隆他们安全撤离出城的信号。而且城外不足三里之地,周龙已经带领大军等候接应。只要能下了城墙,段琅就不用担心德隆的安全了。&1t;/p>

        “兄弟们,向西撤离~!”段琅喊了一声,向天谷凡立即调转车头向西城门方向奔去。&1t;/p>

        段琅顺着大道一路狂奔,眼看着到了七皇子说的那个约定地点。段琅打马向右一拐,进入另外一条大街。前方不足两箭之地,路面上藤甲卫手持盾牌列阵挡住了去路。&1t;/p>

        段琅心中一紧,但度依然没有降下来。他不知道这支人马,是不是德隆所说的吴光照的班底。&1t;/p>

        就在段琅冲到不足一箭之地,前方的盾阵向两侧一闪,让出了一条道路。段琅微微松了口气,一勒战马,对着身后众人喊道。&1t;/p>

        “诸位兄弟,段琅多谢了,大家可以自行撤离。他日段某回归之时,定当重谢!”&1t;/p>

        到了这一刻,段琅知道不必再让那些各府护院及从属继续跟随。前面不远就到了城墙撤离的地点,趁着黑夜可以让他们自行撤离。甚至周广记的人手,也可以继续留在京都隐藏下来。&1t;/p>

        “将军大人,你们先撤,我等再阻挡一下。大人放心,即便我等落入对方手里,自家大人也会出面保出来。”一名护院统领高声喊道。&1t;/p>

        “那就多谢了,向天,咱们走!”&1t;/p>

        段琅说完一打马,向前冲了过去。路两侧的藤甲卫像是没看到一样,直到车撵通过,两侧人马迅合拢,堵住了去路。&1t;/p>

        张如明站在车上,对着藤甲卫高声喊道,“兄弟们,在下谢过,有朝一日,去我天师殿喝酒去!”&1t;/p>

        段琅没有停留,迅带着车撵甩开了众人。身后一下子清静下来,段琅顿时觉得心中一松。眼看着就要到了突防城墙的边上,忽然间,路两侧的房顶之上刷刷刷跃下众多黑影。&1t;/p>

        段琅赶紧一拉战马,高声喊道,“保护车撵!”&1t;/p>

        段琅枪尖杵地,硬生生停了下来。因为段琅看到他的正前方不远处,站着的居然是槐大人。虽然是在黑暗之中,段琅依然一眼就认出了他。&1t;/p>

        路旁十几人点燃了火把,段琅扫了一眼,现所有人都是穿着侦辩司的黑鱼服。其中一位还是熟人,曾经去过禺山关的侦辩司提督刘申宇。&1t;/p>

        槐大人看了看段琅,又看了看车撵上的张如明,上前走了几步,问道。&1t;/p>

        “德隆殿下,可在车中?”&1t;/p>

        “槐大人,您是昱宁帝身边的近臣,不知深夜拦路,是要带七殿下去于禁府里请功吗?这可不像您槐大人行事的作风。”&1t;/p>

        槐大人呵呵笑了两声,刚要说话,突然间,刷刷刷又是几十道身影落下。这些人身穿宫中侍卫服,为的正是大内总管太监卫侗。&1t;/p>

        “槐大人,这么久没见你,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卫侗冷声说道。&1t;/p>

        槐大人微微一愣,眼神中居然流露出一丝吃惊之色。他现,跟随卫侗而来的人中,居然有昱宁帝最得力的八大铁卫。&1t;/p>

        “卫侗,你是为何而来?”槐大人沉声问道。&1t;/p>

        “哼!当然是~!”&1t;/p>

        没等卫侗说完,张如明气的骂道,“你这老狗,当然是来抓德隆皇子去领赏的。王八蛋,陛下对你这么信任,你这老狗居然违背陛下旨意,就不怕陛下在天之灵抓你下地狱吗。”&1t;/p>

        “你~你休得放肆,老夫是来保护德隆殿下的。”&1t;/p>

        槐大人呵呵一笑,“是吗?不过老夫可不这么认为。段琅,老夫受陛下遗诏,特来保护德隆殿下。这卫侗,恐怕已经投靠了于禁,不如你我联手先铲除了他们,等会老夫护送你们离京。”&1t;/p>

        “放屁,老奴对陛下忠心耿耿苍天可鉴。段琅,不要听他胡言,槐大人早已投靠了于禁。”卫侗气的骂道。&1t;/p>

        段琅吃惊的看着两人,在他眼里,这两人应该是穿一条裤子的,怎么会对立起来。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给他们留下了机会。但谁才是真正的忠臣,段琅一时间也真假难辨。&1t;/p>

        槐大人看到段琅犹豫不决,一伸手拿出一道圣旨,“段琅,你自己看看吧。”槐大人说着,一抖手抛向了段琅。&1t;/p>

        段琅接过来还没打开,卫侗急的说道,“别信他的,这确实是陛下的遗诏。但老夫可以用性命保证,他背叛了陛下。”&1t;/p>

        段琅依然看完了遗诏,这一刻,他倒是有些相信槐大人了。毕竟周朱出事,最大的嫌疑就是卫侗。&1t;/p>

        “如果你们二人都是护送德隆殿下的,那就请让开。”段琅冷静的说道。&1t;/p>

        “好啊,如果你有能力护送德隆殿下,那我侦辩司帮你截住卫侗等人。”&1t;/p>

        “哼!是忠是奸苍天可鉴,段琅,你保护殿下离开,这里交给老夫了。”卫侗凶狠的盯着槐大人说道。&1t;/p>

        段琅有点糊涂了,不但是他,张如明也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说,他们俩真的都是来护送德隆的?&1t;/p>

        “好,请让开。”段琅心说先离开再说,不管你们俩谁是真谁是假,总会露出狐狸尾巴。&1t;/p>

        槐大人一挥手,身后的侦辩司探子让出了一条道,纷纷站在左侧。卫侗也示意了一下,宫中侍卫也闪到了右侧。&1t;/p>

        段琅回头看了看,“向天,走!”&1t;/p>

        段琅给众人暗示了一下,十八亲卫手持长刀,谨慎的向前行去。段琅故意绕到了车撵右侧,他的注意力,重点关注着老太监卫侗。&1t;/p>

        所有人都寂静无声,但空中却弥漫这阵阵杀气。车撵的声音,此时显得格外响亮。卫侗和槐大人面对面互相盯着,车撵很快来到了两人中间。&1t;/p>

        段琅手心有些汗,面对这两大高手,他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1t;/p>

        “段琅,保护着殿下,一路走好!”槐大人说着,微微一抱拳。&1t;/p>

        此时车撵正从两人之间穿过,段琅刚要回话,却现卫侗突然一抬手,把手中利剑甩了出去。&1t;/p>

        “啊~!老狗,拿命来!”&1t;/p>

        段琅一直关注着卫侗,看到卫侗居然把手中利剑射向车撵,顿时一抖手中玄铁枪,直刺卫侗的前胸。&1t;/p>

        段琅光关注卫侗了,却没现刚才槐大人抱拳之时,手中一柄小刀弹射了出去。而卫侗的利剑,正是迎接这道射向车撵内的寒光。卫侗的本意,是要阻止槐大人击杀车中的德隆皇子。却没想到,被段琅误认为他背叛了昱宁帝。&1t;/p>

        “混蛋,还不去保护德隆殿下!”卫侗咒骂了一声,身子迅向旁边一侧身。&1t;/p>

        “段琅,先联手杀了卫侗。”&1t;/p>

        槐大人抽出腰刀闪身跃过马头,刚才他听到小刀入肉的声音,槐大人现在要做的,就是段琅和卫侗必须去掉一个。这种机会他可不能放过,趁着段琅误解之时,先除掉一个再说。&1t;/p>

        “好!”段琅一枪刺空,接着挽出一道枪花,对着卫侗再次刺杀。&1t;/p>

        就在这时,段琅余光处看到寒光闪下,下意识的向前一俯身,槐大人的腰刀砍在了段琅的后背之上。&1t;/p>

        段琅心中一惊,槐大人也是一怔,他没想到段琅居然穿着软甲。不等段琅直起身,槐大人手中腰刀唰的一下斩向他的膝盖。&1t;/p>

        槐大人一气呵成快如闪电,段琅再想避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刻,段琅才知道真正的背叛者是谁。但一切都有些晚了,一旦膝盖中刀,恐怕今晚很难活着离开京都。&1t;/p>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柄软剑如毒蛇一样刺向槐大人咽喉。如果他不收刀躲避,绝对会死在这柄软剑之下。&1t;/p>

        槐大人一咬牙,举刀上挑荡开了软剑,段琅也趁着刹那之时策马退开。&1t;/p>

        三个人成三角对立着,卫侗手持软剑哼声说道,“该死的段琅,如若七殿下有什么不测,老夫绝不会放过你。”&1t;/p>

        “槐大人,原来真的是你?卫总管放心,德隆殿下已经离开了京都,车内是假的。”&1t;/p>

        段琅说完,槐大人与卫侗脸色皆是一变。不过槐大人是吃惊,而卫侗却是面露喜色。&1t;/p>

        “小子,就算德隆出了城门  ,老夫照样能追去击杀。今晚,你们谁也走不了。所有人听令,杀!”槐大人一看自身暴露,原本还对峙的双方人马,顿时杀在了一起。&1t;/p>

        “向天谷凡,保护上官大人去预定地点离开,不要管我,这是命令!”&1t;/p>

        段琅说完,一挥手枪杆抽到车撵的马背上,车撵顿时向前冲去。而段琅自己,却是挥枪冲向了槐大人。&1t;/p>...

  http://www.shukeju.com/a/54/54632/162584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