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浅曈女帝 > 身陷小官

身陷小官

        “公子,少爷要是知道您又用回了这个床,一定很开心呢。”女子的额声音尖锐的比刚才更甚,诗离以为这就是极限了,没想到就像是漂泊在江上的探险者现了新大6,如同是金属在地上摩擦出了火花一般。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难不成这床还有什么意味。”诗离心底里估摸着。哎呀,一般有特殊癖好的人选就是这床呀,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睡了,是不是会落下杀身之祸呀。

        诗离被窝里咬着手指头想着怎么为自己开脱。

        男子感受到了诗离的小心思,很是想要打断。手指在被面上的一个蝴蝶指出轻轻地点了一下。

        这个动作没有逃过尖锐声音女的眼睛,毕竟相辅相成,嗓子好使的人,眼睛也不赖。

        “公子哪里不舒服,少爷派大夫过来瞧瞧。”说完看着公子的躺姿,女子轻声地像是鬼魅一样的笑了。“少爷一定是看到了公子太开心了。毕竟都已经这么久没有见到公子了呢。”

        是啊,许久才见到心上人,f疯狂一下很正常么。弄出点彩色也很正常么,毕竟都是男人嘛。

        男子受辱般捂着拳头。

        “出去,我要休息。”

        “是。”女子转身,看到了桌子上的满是香粉,快的收拾好了,放上了一个药剂。把地上的血衣收拾了,转身离开,似乎对于这个场景很是熟悉,有很是满意。

        怎么像是自家的少爷新婚成亲一晚上圆房了的证据一般。

        “呼呼,呼呼。。。”被窝里一起一伏,传出了一个安稳的声音。

        “嗯。”男子想要伸出手,竟是被一个柔软的东西抱在了手里。一缕香飘进了思绪。

        静谧美好的一个场景,没有风月欢爱,纯洁的像是白色的太阳花,可以肆意的徜徉在阳光之下。

        “哈哈哈,咂咂嘴。”诗离吧唧吧唧,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吃的,毕竟这么好的睡眠环境,能做好梦很是正常啊。

        “哈哈,两个男人是什么姿势啊,柳欢阳。”诗离砸吧砸吧嘴,睡梦中脸上的笑容明明是纯洁无瑕,此刻,那男子是想让它永远的消失。

        不过,一句话更是很多个重点,柳欢阳,柳欢阳,一个有着重击意义的名字,如此的熟悉,是谁呢。

        “啊呀,好痛。”诗离与地面亲密接触。以脸贴地。被人以一个标准的弧度扔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标准的体重的关系。

        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眼睛滴溜溜的转,身体却是不能动。

        “谁派你来的。”男子清冷的声音,似是压着众多的苦闷一般。

        “恩恩。”诗离只能趴着哼哼,什么也做不了。就连屁股扭动一下示好都做不到,因为面前的这个不男不女的人身上散出来的气势绝对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诗离的恢复在男人的眼里就是默认。火势更大。

        “呃。”“咕隆。”男人也滚到了诗离的而身边,身上的伤口被无情的露在外面。像是一只可怜的小兽。

        诗离动了一下小手指,胳膊上渐渐的而有了反应。

        “你干什么。”诗离找遍了整个屋子,只是觉得窗帘上的绳子最是解释。解下来,把男人拖到了椅子边,本来是要把他拖到椅子上的,毕竟一个男子长了这么闭月羞花的美貌。

        但是,更客观地是,诗离毕竟力气不够,刚刚恢复清醒,打结的手还是有些颤抖。所幸最后用牙咬的。

        “绑好了。”诗离检查一下的看看结不结实。

        “你胆敢踏出去一步,必将必死无疑。”男子威胁的意味浓厚。

        “哼。”诗离拍拍手。“凡是威胁过我的人未必会有比我更好的下场。而且,我从这里出去,死的人未必是我吧,看起来,那个女人似乎地位在你之上,还有。”诗离眼红冒出冷光,一针刺在男人的百会穴。

        男子从后背的麻酥感渐渐的散至全身。骨骼如同被人重新组合了一遍。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极力的克制的眼神之中依旧透着凶光。

        “怎么,想要买凶杀我?”诗离浅浅的笑意,说着,已经在男子能吃人一样的眼神之中在柜子里巴拉出了男子的额衣服,穿上,还挺合身。束了一个。清爽的像是一个白面小生、

        诗离捯饬完了,一回头,真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书生,羸弱又白净,如果不说话的话。

        “啪。”抬脚踩在男人的身边的椅背上。痞痞的笑着。颇有一种欺负良家妇女的意思。

        “你敢。”男子咬着牙,虽然已经无力回天,不过,还是保留一点自己的气势。

        “哼哼。”诗离的意图很明显。伸手扯下男子腰上的钥匙。一脚就把椅子踹翻了。

        男人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四脚朝天像一个王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活着。

        “嘿嘿,叫你的老相好来救你呀。”诗离若有所指,从女子的额话语中,诗离不难猜出,这个男人就是这小官主。

        只是,眼下还有事情要办,不然,恐是耽搁了,就不好弥补了。

        自己今天一直都下手太重了吧,期望祁欢的男子汉气概充足一点,一定要顶到诗离来救你。

        “嗖。”伸手戳破了一个窟窿。从窗户里望进去。

        “啧啧啧。”诗离都不禁感叹起来,两个男人还能如此的香艳。真是大饱眼福。

        在一杯滚烫的茶水泼出来之前,诗离脚底抹油的溜了,留下了一个冒着烟的洞。

        “哎呀呀。在哪里呢。”诗离已经接连破坏了几个人的好事。

        再这么下去,恐怕祁欢就要**了。

        万一真的生的话,万一真的生的话,那,那,哈哈哈哈哈,那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把那个男人带过来。”

        “是。”古深的庭院之中,阁楼之上,一道珠帘之后。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指向笑的直不起腰的一个翩翩少年。

        “这里没想到还有这等货色。”

        “唔。。。”

        这是诗离被装进麻袋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啊。痛。”诗离吃痛的很是不爽的承受着一天之内的两次重重的撞击。

        “给我把这个也开了。”一声很是讨人厌的自以为掌控别人命运的极其的自负的声音。

        “撕拉。”诗离身上的麻袋直接就被人从中间次扯开。

        “咕噜。”诗离看着眼前的彪形大汉,吞了一口口水,刚才要是自己在他的手中的话,自己说不定就被手撕了,而且,那个麻袋看着比自己可是结实多了。

        “大哥,我只是做错路了,你们可能是认错人了。”嘿嘿,诗离傻乎乎的笑着,希望别人把他认成是一个痴呆的傻子。

        “爷,这是公子的衣服。”一个小厮好像看出了诗离穿的衣服,贴在门口的一个人的耳边说着。

        “呃,呃,,,,”诗离被身边的一阵阵的不只是痛苦还是享受的额呻吟声吸引了注意力。

        一转头,不看不知道,一看这是吓一跳啊,祁欢及其狼狈的躺在一堆干草之中,看着脸上衣恋情迷又极力的隐忍的场景,应该是给他喂了不少的药。这是要攻心呀,绝。

        “是。”小厮领了命。看了一眼诗离。

        安全了,诗离那一刻得到的消息就是。

        “你。。。”祁欢竟是就连睁眼的力气都要靠着极大地意志力去争取。似乎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哎,哎。”诗离突然被夹了起来。放到了一个椅子上。还摆上茶。一副座上宾的模样。

        “既然是公子的贵客,定当不会亏待。请贵客看一出好戏。”小厮看似淡薄,一举一动无不给人强劲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这人是怎么回事。”诗离摆出一副很是感兴趣的神情,毫无怯意的看着挣扎不堪的祁欢,衣服已经退的露出了强有力的胸膛。还在欲拒还迎的脱着自己仅剩的遮丑的额衣服。

        “这是今天拍下的货,不老实,先来调教一番。”小厮带着威力的顺从,总是给人一种压抑感。

        “哦,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地那事情,那我就先走了,下次在一起观赏。”诗离讪讪的笑着,自己还是不要再这里看全程了,不知道祁欢醒过来会不会杀了自己。

        “诗离。。。”身后一声气沉丹田的怒吼。一点都不失男子气概。

        天呐,你干嘛这个时候叫我,我也是来救你的,不过,并不是在你丧失了战斗力还有这么多的人扥时候,你再忍一会儿就不行么。

        “哦?”小厮温顺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的野性,声音都带着婉转之意,让人感觉里面藏着一把尖刀,随时能割到你的脖子上。“似乎是熟人呢。”手未动,气势已经把诗离拦下了。

        “呵呵,呵呵。你是听错了吧,呵呵,我跟他一看就不是一挂的。呵呵呵呵。”诗离挠着后脑勺,心里在盘算着怎么离开这里。而且是毫无伤。

        “似乎是一直无主的小野猫了,主人一定会很喜欢的。”小厮诡异的看着诗离一笑,那一笑足够让人下地狱。

        就在野兽露出利爪的时刻之前,诗离嗖的以这辈子最快的的度,转到了祁欢的身边,祁欢已经血红的眼睛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此等欢爱之药,绝对不是紧紧熬着意志力就可以完胜的。

        “忍者。”诗离在束上抽下了一根簪子,握在手里就是趁手的利器,一刀割在了祁欢的手腕上。

        身上一个药包直接摁在了喷薄而出的伤口上。这是最痛苦的额也是见效最快的方式。事已至此,要把两个人命压在一个人的儿身上只能拼命引燃了。

        “抓住他们。”小厮邪恶的笑着,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两人,丝毫都没有想过要把两个人放走的额意思。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祁欢,祁欢,打赢了他们我们就得救了。”诗离言简意赅,不过,这个大块头好像不怎么配合,看着一头墨披散下来的诗离,就如同那天在大街上看到她,不过,没想到她这么的狠毒。

        他堂堂历天馆的馆主竟然被送到小官被凌辱,而,这个女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丝毫不动手,在不危及到自己的情况下,实在是可恶。可恶至极。

        “他好像对你更感兴趣。”祁欢挣扎之后的额声音还带着嘶哑。

        “啧啧,如此美色,主人一定会很喜欢。”小厮满眼都是诗离的额身影,绝对是绝色。

        “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慢慢玩。”祁欢在地上捡起了衣服披上,这已经是能保护的了自己的最合算的方式,自己已经恢复大半,这些人要想抓住清醒的自己,会折一部分的人,而,自己走了,起码抓这个小东西不会费吹灰之力。

        “哼哼。谁都别想走。都给我拿下。”大门一关,屋里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诗离下意识的后退到了墙角。手里的额银针背着,但是,在这种利器搏斗之下,自己的这点雕虫小技真的是帮不上什么忙。

        该死的,自己明明是来救人的,还让人给记恨上了,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上。”小厮一声令下,几个彪形大汉饿虎扑食一般涌了上来,就那大块头就是不动手,光是吨位就足够两个人吃一壶的。

        “啊。”诗离见是无能为力。眼前一个黑影,躲闪不及。

        耳边是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身上并无压迫感,一双纤细的胳膊像一个小大人环保在自己的身边。

        “小白。”诗离脱口而出。

        “喵,喵~~~”身边是一阵阵的猫咪的历叫声,像是深夜之中复仇的鬼魅。

        “姐姐,不怕,姐姐,不怕。”小大人一样一下一下拍着诗离的后脑勺。

        有一个肉球滚到了诗离的脚边,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咦,什么。”诗离下意识的想要低头。

        “不要看,姐姐。不要看。”小白挡住诗离的视线。满眼的纯净,带着一些的木讷。

        “滚开,滚开。”祁欢的烦躁的声音。

        “姐姐,这个人要不要死,由你决定。”小白起身,身后是被一只白色的身上点点的红色的的痕迹的猫咪灵活的挂在身上。...

  http://www.shukeju.com/a/53/53935/184830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