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胡昭入汉中

第五百七十六章 胡昭入汉中

        明侯即将建府与南郑城郊外的消息在一夜之间迅传遍了整个南郑城。

        “君侯要在城外去建府?”

        “这是为什么?”

        “城中地方多得是,在城中建立一座府邸不好吗?”

        “他干嘛要在城外建府邸啊!”

        “难不成他根本不信任我们南郑人!”

        “也未必,或许君侯根本就不想扰民而已,毕竟建立一座明侯府,工程必大,动起来必然是扰民,多有不便!”

        “嘿嘿,牧景居然建府城外,当让我们松一口气了!”

        “他也太自信了,没有了南郑城的庇护,他就不怕他的明侯府他日会变成一片废墟吗?”

        “他是自信,但是他自信的对,牧军何其精锐,又岂会畏惧区区狂徒。”

        “”

        流言纷起,有人疑惑,也有人松了一口气,更有人担心牧景藏着的心思,总而言之明侯府即将建立的消息开始在南郑城之中酵起来了。

        唐家。

        “伯旭!”唐老爷子听闻此消息,立刻召来了唐家的家主,吩咐唐家家主说道:“你亲自去给明侯府送去一百金,赠以为建府,聊表唐家之心意!”

        “父亲,我们为什么要给他送财帛?”

        已经任职南郑县令的唐英这几日可谓是风光无限,毕竟在世家子弟之中,能出仕县令,还是一府城的县令,寥寥无几,骤然之间听闻父亲的吩咐,有些糊涂。

        唐家乃是世家,世家以诗书传世,以耕读为标准,平日只能靠田租收成,维持家族的财物,但是家大业大,唐家上下足足几百口人,他们要粮食可能有不少,可财帛倒是没有多少,去了一百金不算多,可也算是一笔巨额财帛。

        所以他有些不忿。

        最少他认为如今的唐家还不算臣服牧景的战旗之下,因此不必做的这么明显。

        “没有为什么,这是我们该给的!”

        唐老爷子杵着拐杖,淡淡的说道:“他突然要建府,这并不意外,毕竟他乃是明侯,位列大汉一等侯,既然已经准备立足汉中,建府开司,那再正常不过了,但是他建府于城外,对我们汉中所有人来说,确是一个意外,意外的惊喜!”

        “意外的惊喜?”

        唐英皱眉。

        “老夫是没想到他一个少年郎居然如此自信,建府城外,那就是代表他根本无惧风雨,他不需要南郑的城墙为他遮风挡雨,同时,他也在给我们一个安心,毕竟他灭了好几个世家乡绅,杀了不少南郑的宗族血流成河,城中对他忌惮颇多,他一日在城中,我们就一日不敢安心就寝,这无关敌对,而是震慑,而他选择在城外建府,就是让我们安心,既然他释放出了善意,有些事情,又来就要有往,我们也要给他一个面子,现在明侯府看是执掌汉中,可财帛粮草必然缺乏无比,建府必须巨大的财帛支持,我们既已投诚,岂能不支持!”唐老爷子语气深长,和唐英说了一遍前因后果的缘由。

        “父亲英明!”

        唐英虽大局观不足,但是思维还是很活跃的,听明白了唐老爷子的话之后,拱手领命。

        “伯旭啊,你才学不错,坐稳一县之父母官不足为奇,但是这些时日,你以县令的身份征辟了不少世家子弟进入县衙,可就有点过了,县衙虽说百废待兴,可有些底线不能逾越!”唐老爷子为了这个家族,操碎了心,他幽幽的说道:“你要适可而止!”

        “可他们与我们唐家都是同进退,如今我侥幸为官,岂能不照应一二!”

        唐英也知道此事他做的过分一点点,但是他也有苦衷,颇为为难的说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既然当上了南郑县令,这县衙上上下下,他自然要安插自己人,掌控县衙,不然如何对得起手中的权势。

        “有些事情,你要自己想清楚!”

        唐老爷子没有多说,世家子弟都是这么干的,他也不想纠正什么,但是南郑可不是其他地方,牧景岂能容许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由得他们去掌控:“为父只是提醒你,你现在为谁效命!”

        “儿子惶恐!”

        唐英闻言,顿时醒悟过来,自己这么做在平日没有什么大关系,毕竟大家都这么做,他也认为合适,但是如今时势可不一样了,他浑身一颤,脑海之中浮现那一张肃杀的脸庞。

        那个今岁好像才十七的少年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若是真的惹怒了他,恐怕昨日的郑家,就是今日唐家的下场。

        “我这就亲自去给明侯大人送上一百金!”

        唐英去账房要了一百金,金饼装车,然后直奔明侯在城中的府邸。

        “什么,唐家居然送来了一百金?”牧景正在处理政务,事情他已经交代下去了,剩下就是下面人如何做的,他要做的是凑集资金,正苦恼此事,倒是有人送上门来了。

        “主公,我已经亲点过了,的确是一百金!”

        霍余拱手说道:“而且已入库!”

        “这是好事!”牧景脑子划过一抹灵光:“我正愁如何筹集资金,修筑府邸!“

        如今他执掌汉中九县之地,权势在手,建一府自然不是大问题,但是这都是明面上看的,从他进攻汉中开始,连连大战,汉中百姓贫瘠不堪,他自己也消耗的七七八八。

        这笔钱,现在他还真拿不出来了。

        他正考虑想要用什么方法来凑集资金,这倒是他的长项,他前世乃是商人,天才商人,以他的能力,加上如今在汉中的影响力,想要一些商贾帮忙,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没有好处了东西,多多少少在损耗他在商贾心中的信誉,着有些显得得不偿失。

        如今唐家送上门来,正是他的一个好机会。

        “中恒,把这消息都传出去,又多热闹就传的都热闹!”牧景盘算了一下,道:“让整个南郑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真是整个汉中都知道!”

        “明白!”

        霍余闻言,目光一亮,点头而去。

        这消息在刻意的传播之下,很快就响亮了整个南郑县城,也引起了不少惊涛骇浪。

        “看不来唐家是铁了心要追随这牧龙图了!”

        “唐老爷子瞎眼了吗?”

        “现在则么办?”

        “唐家都要已经捐赠了,我们难道要无动于此吗?”

        “多多少少都要有点表示吧!”

        “这牧龙图开府城外,倒是一件好事,怎么也要支持一下!”

        “”

        城中的世家大户,纷纷欲动。

        三日之后。

        “主公,我们得了八百金,另外还有有三百万钱,可谓是大赚了一笔!”霍余心情兴奋无比的在牧景面前炫耀。

        这几天,唐家捐赠之后,南郑城中自主引的捐赠形成的浪潮。

        你说这些人是为了投机取巧也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也好,总而言之,虽然现在明侯牧景的声望在汉中,如同豺狼虎豹,不引人尊重,但是却引人敬畏。

        人人谈虎色变,却畏惧老虎的声威。

        现在既然一方面为了缓和与牧景之间的矛盾,另外一方面也希望这府邸建好之后,牧景出城居住,莫让他们时时刻刻都在防备这他什么时候抄家灭族。

        因此一个个慷慨的很。

        几天下来,牧景足足已经凑集了最少一半的资金,剩下一半就好解决了。

        这无疑是解决了他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汉中贫瘠,言之乃是百姓,这些世家大族,代代传承,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少财帛粮草,这一次,倒是算他们的尽心!”牧景嘴角弯弯扬起了一抹舒心的笑容。

        这事情不能单面看凑集了资金,还要看背后的涵义。

        这是代表牧景和汉中的世家豪门,乡绅大户,即将迎来一段蜜月期。

        “主公,岳老先生已经找到建府的位置了!”

        这时候伊籍来报。

        “备马,我要出城!”牧景闻言,大喜。

        岳祝之前选择了一个地方,民夫都开始征召,准备动工了,但是突然他就否定了,认为那地方不合适,牧景自然是信任他所说的,所以又给了他几天时间,让他继续查探。

        数日来,岳祝走遍了那平原,找了好几个方位,但是最后他都是不太满意,现在他满意了,倒是让牧景奇怪。

        出城之后,往东南形势不到八里路,就看到岳祝了,岳祝正站在一座山峰的脚下,自信的观摩周围的地形。

        “小老儿拜见君侯!”

        看到牧景来了,他才急急忙忙的行礼。

        “老先生,我说了,你见我不必行礼,你毕竟是长辈,景可受不住长辈的礼数!”牧景压压手,微笑的说道。

        那他已经刻意让自己在百姓面前变得和善起来了,但是那一夜暴乱,县衙之前的杀戮,在市集口上残酷的灭杀世家子西的凶狠,已经根深蒂固。

        “君侯,此地建府邸,最为合适!”

        岳祝转移话题,他指着周围,这是方圆一小片,平原山丘接连。

        “靠山不靠水?”牧景疑惑:“这地方比你之前挑选的地方还要好吗?”

        “君侯,我寻思过了,此地建府,府邸靠山,山有后山,这可以开阔府邸的活动地方,也不占用平原上的地面,另外靠山,山可用,而水,此地乃是一个渡口,若是明侯府建立在此,渡口必然是昌盛的,届时周围的地方尚可用,所以老夫认为,此地最合适!”

        岳祝说道。

        “说得好!”

        牧景拍掌,这老头子还真把他想的一些事情都归纳进去了,这才是一个建筑师的眼光。

        牧景同意了。

        民夫开始动工,期间牧景还亲自举行了一个动工仪式,邀请了不少人,见证了明侯府的动工。

        其后几日,民夫开始修地基,伊籍征召了将近三千的民夫,就是为了修筑这一座明侯府,他亲自督导,还有岳祝老头的一些学徒在指导,工程进度很快,热火朝天。

        岳祝老头送上了几张画出来了图纸,这老头不愧是行家,做出来图纸看起来不错,但是对于牧景这种眼光,就有些落后了,他有未来的目光,唐宋明清建筑他都曾经见识过,虽说不是这方面的砖家,但是他可以描述出来那种建筑的他亲自上阵,给出意见,与岳祝老头理论。

        半个月后。

        初夏。

        夏日炎炎的气息已经开始笼罩了南郑。

        随着朝廷的圣旨下达,传达汉中四方,然后益州边境之上始终不见兵马北上,汉中开始变得越的安稳起来了,百姓们渐渐的开始接受明侯牧景的统治。

        而南郑城外,东南数里之外的平原上,一个个赤膀露体的青壮正在热火朝天的干活,巨石被敲打后抬进去,一颗一颗两人主杆不知道从哪里运来。

        “这老头是一个倔老头!”

        明侯府的也工程进展的不错,牧景站在旁侧,看着还没有成就雏形的府邸,然后斜睨了一眼面红耳赤的岳祝,无奈的拍拍额头。

        他的意识都是前了,包括建筑知识,和岳老头推敲的时候,一不小心说的不少现代化的知识,倒是把岳老头震慑的一愣一愣的。

        但是岳老头可是有真材实料的墨家子弟,牧景的想法仿佛打开了他的墨家思维,这不就因为一个屋顶的设计,和牧景吵的面红耳赤,彻底的把牧景杀人不眨眼的形象给忘记了。

        “主公!”

        一匹快马从城中而来,来到牧景面前,马背上的人跳下来了,跪膝禀报:“一个时辰之前,胡长史,明侯府四十二官吏,加上夫人一行人,已进城!”

        “胡昭来了?”

        牧景眸光一亮,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他们盼来了。

        汉中这一摊子东西,就他和戏志才,还真玩不开,不是汉中没人,汉中也有不少大儒,也有不少读书人,甚至有治理之才,可没有能让他们放心的人才。

        戏志才掌军尚可。

        执政就差点了。

        在牧氏旗下,能执掌大权了,恐怕就一个胡昭,胡孔明了。...

  http://www.shukeju.com/a/53/53365/211853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