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望族权后 > 第1366章 开杀戒

第1366章 开杀戒

        



        任瑶光虽说上回被太后迁怒挨了重重一番掌掴,但一来仍然不能减除野心欲望,再者也没有了其余退路,只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太后这艘贼船上,因知太后已经使出杀手锏,倒也暗暗雀跃地期待着能够大功告成,正翘首以待德妃首战告捷,盼来的却是满面杀气的皇后,以及颤颤兢兢与冷沉阴森的蕾茵、九因福二人,任瑶光不由直犯嘀咕。



        也就是直到昨日,她才知道淑妃殿内的宫女蕾茵,以及掖庭丞九因福竟然都是韦太后的暗线,足见太后对她根本便没有极尽信重,上回说她愚狂无知的话,也不仅仅只因泄愤。



        韦太后竟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中!



        怨气归怨气,任瑶光这时还是要上前挡驾:“皇后留步,太后卧疾……”



        话没说完,皇后已经擦肩而过,连眼尾都没扫来分毫,视她有若草芥。



        任瑶光只觉胸口堵得厉害,却不肯错过接下来这场好戏,咬了咬牙,忍气吞声地尾随入内。



        韦太后这时也没想着再装病,她已经准备好召见诸位臣公,自是华冠锦服,妆扮得威风赫赫气势十足。



        却见皇后破门而入,也不见礼,径直站到她的面前,韦海池冷笑道:“皇后可还知道礼数?”



        “太后罔顾君臣,竟敢毒杀淑妃,意图污篾奉圣谕监国之储君,以及辅政之中宫,妾身此时又哪里还顾得上礼数?”十一娘也回以冷笑。



        气氛如此剑拔弩张,伏藏室内的诸多暗卫尽皆现身,而绾芋及率先赶来的深烟,也上前一步挡在皇后跟前,与太后暗卫形成对峙之势。



        “怎么,太后意图让妾身毙命当场?”



        “都给我退下。”韦太后喝道。



        她自然明白,此时将十一娘毙命眼前,她又怎逃得过柳彦的屠杀?她的目的可不是要与十一娘鱼死网破,十一娘死了,还有太子贺晧,她若死了,却后继无人!



        同归于尽,就相当于彻底认输,韦太后可不愿让皇后如此轻易地,便取得胜利。



        “德妃秦霁,必定已经告诉太后,深得圣上信重之医官田埠槎,能解公羊一门诸多奇毒,不过太后手中那公羊余孽,这些年应该也有自创毒术,担保连田埠槎也无计可施,如淑妃所中剧毒,便是如此。”



        十一娘根本不待回应,自说自话剖析太后的阴谋:“太后指使严慎,残害宇文盛,用意便是引我重惩严慎,以为如此一来,朝堂之上颇多臣公,便会疑心我排除异己,而心生戒备。”



        “太后昨日在药中落毒,借德妃之手,逼迫淑妃饮用,而此毒奇妙之处,便在于不会立时发作,故而淑妃,直到今早才会毒发。”



        “而那宫人所中之毒,虽症状相似,但必有差异,故而她服食糕点后,会立即发作。”



        “当我与德妃互相质疑,使此案情扑朔迷离,太后便有借口诏令臣公,由太后审决此案。圣上正亲征突厥,率下部卒,多曾为燕国公号令,如此一来,必定会有臣公忧虑使德妃伏法,会动摇军心,再者表面证据,对我极其不利,如此一来,太后便大有把握让我承担罪责。”



        “我虽为中宫皇后,奉圣谕辅政,然而意图陷害太后、德妃,竟丧尽天良毒害淑妃,罪大莫极,还有什么资格决策军政大事?更不要说,连太子都难辞其咎,因为淑妃中毒,太子却安然无事,一定是早知我阴谋,避开服食加入剧毒之糕点,这样一来,便连太子品性也会饱受质疑,太后便终于能够铲除我们母子二人了。”



        说完这番话,十一娘才怒视太后,尽见愤恨之情。



        韦海池还鲜少见到皇后如此气急败坏,只道对手已经乱了阵脚,心中大觉得意,这些日子以来,铁铅一样堵在胸中的块垒,方才有如一扫而光,她微笑,连连击掌:“皇后这口齿还当真锋利,明明是你设计毒害淑妃,竟能狡辩栽污予我……只是,这番说法,也要让满朝文武信服才是。”



        这话音刚落,却听外头一片嘈杂,却是十一娘的后援终于到了。



        阮岭一马当先,受他调遣而来者,其实并非普通宫卫,而是篷莱殿的所有内卫,以及贺烨留下的亲卫部队。



        人数不用太多,十一娘又不是要行政变,无非想要震服的,是长安殿这几个暗卫而已。



        太后大惊失色:“柳氏,你难道胆敢弑母?!”



        “我有什么不敢?我就快被太后逼得百口莫辩,牵连太子也会被无辜质罪,太后认为我还有什么不敢?”十一娘冷笑道:“我奉劝太后,交出公羊氏。”



        “你在做梦!”韦海池怒道。



        她当然明白,如果交出公羊氏,非但淑妃之毒能解,而且她的一切罪行也都将暴露。



        “皇后竟敢行为此大逆不道……”掖庭丞九因福当真是韦海池的忠实走狗,眼见情势不妙,竟还敢喊叫。



        “动手!”十一娘下令。



        柔洁欺身向前,一个倒拐便正中九因福胸膛,这一击足以致命,不过为了达到震慑的效果,又将此走狗脖子一错,只听“卡巴”脆响,“走狗”便成“死狗”。



        而早被十一娘笼络的,长安殿其中一名暗卫,不用指令,在得绾芋示意后,也悄无声息出手,瞬间便将两个对她毫无防范,展露后背的暗卫,偷袭毙命。



        太后的暗卫虽说身手了得,到底寡不敌众,且也没有料到皇后会突然动手,处于劣势,拼死抵抗也只是徒劳挣扎而已。



        皇后在长安殿中大开杀戒,起初还想表现一把忠勇的任瑶光,早在眼看九因福命毙之时,已然吓得瘫软当场。



        “柳氏,你竟敢,你竟敢!!!”韦悔池却没有畏缩,拍案而起,冲冠眦裂。



        “阮大监,今日长安殿内,发生何事?”十一娘冷声问道。



        “掖庭丞九因福,串通宫人蕾茵,毒害淑妃,嫁祸皇后,太后召皇后及九因福等询问,不想九因福及蕾茵竟暴起伤人,多亏下官闻变,及时调遣内卫赶到,才保皇后幸免于难,可惜太后,却惨遭毒手!”



        韦海池还好端端地活着,阮岭竟然就宣告“已遭不幸”!



        “你等逆臣如此狡辩,竟企图遮挡悠悠众口?”



        十一娘冷笑:“韦太后看来,当你已经伏尸寝宫,朝堂之上还有多少臣公会因为你这恶贯满盈者质疑储君与中宫,激生变乱?我有自信,除冯继峥等少数人外,不少忠臣,会因蛇蝎之妇终遭天遣,而额首称庆,冯继峥虽说不信,但他没有胆量与我对抗,他之想法,无非是等圣上回宫,再恃机离间罢了,但太后你却心知肚明,圣上根本不在意你之生死,又怎会怪罪于我?”



        “柳氏,我担保你根本不敢杀我!”韦海池却凛然不惧,她踱步至皇后跟前,仍然怒目而视,那高挺的胸膛,距离皇后,也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



        “你这是虚张声势,淑妃,她死定了,而你,与德妃之间,注定也只有一人无辜。”

...

  http://www.shukeju.com/a/52/52344/198033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