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伏天氏 > 第两百四十章 质问

第两百四十章 质问

        殿前气氛略微压抑,无数道目光落在顾东流的身上。

        在这样的场合问秦王要人,东荒境敢这么做的人不多,而顾东流,恰恰是其中一人。

        草堂两战扬名天下,也战出了草堂的风骨,所有人都知道草堂中是一群怎样骄傲的家伙。

        今天,他们又一次见识到了。

        但这一次,顾东流面对的是秦王朝,以及东华宗。

        今日来此观礼的,都是我秦王朝之客。秦王目光望向顾东流,他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冷淡开口,含笑的眼神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威严。

        顾东流如此不给面子,他身为秦王,自然也无需太客气,这句话虽没有明说什么,但却已经是给以了回应。

        很直接的回应。

        既然观礼的是秦王朝之客,自然就不可能让顾东流带走。

        顾东流对着秦王欠身行礼,书生模样的他虽然骄傲,却依旧显得极有礼数。

        原来,客人也有区别。顾东流平静开口,诸人目露一抹异色,随后明白了顾东流的意思。

        草堂之人也是前来观礼的人,同样是客,却被王侯所欺。

        琴会之时,秦王朝的人不曾阻止过东华宗的人欺草堂,如今却阻止他。

        很显然,客人,也是有区别的。

        秦王皱了皱眉,随后便见顾东流又道:既然如此,不打搅秦王陛下册封大典了,告辞。

        说罢,顾东流便转身,目光朝着旁边观礼看台望去,开口道:小师弟,我们走。

        好。叶伏天站起身来,走到顾东流身旁,随后两人一步步朝着远处而去。

        诸人的目光看着两人的背影,略显孤独,却又透着孤傲之意。

        顾东流前来拜会,虽显得有些傲,但礼数倒也算是周到,没有失礼,顾东流再强势,也不可能真直接当着秦王之面出手。

        不过,草堂便这么算了?

        秦王孙秦离唇角带着几分冷笑,这里是秦王朝,不是东荒境的一流势力,甚至,比浮云剑宗还要强。

        草堂想要拿人便拿人?

        笑话。

        东华宗之人神色淡漠,心中感到非常不爽。

        顾东流一人的气势,仿佛要压过东华宗,仿佛他们东华宗只是寻常势力般,简直岂有此理。

        贺江盯着顾东流的背影,眼神极寒,他正是那日一掌将余生重伤的王侯,顾东流要拿一个人,毫无疑问,便是他了。

        这家伙还真是猖狂,竟然在观礼之时前来秦王朝拿人,还不是无功而返离开。

        观礼已经结束,我们也告辞了。

        此时,书院司徒武站起身来,对着秦王拱手说道,随后便带着书院之人离去。

        秦王朝想要打压草堂,实则也是想要对付书院,这点他自然看得明白,无论世人怎么看待,但草堂终究是书院的一部分。

        只是因为草堂声望太强,以至于像是独立于书院之外的势力。

        顾东流都亲自前来要人了,书院自然没必要再留下。

        我等也告退。刀圣山的人站起身来,拱手说道。

        刀圣,那是刀圣山弟子心目中的神,是刀圣山的开创者,以一己之力开创矗立于东荒境的顶级势力,谁都明白这有多艰难,但刀圣却做到了。

        而他们心目中的神,是草堂的大弟子。

        因为对于刀圣山而言,草堂相当于圣地,他们的神,正是从草堂下山,随后名震天下。

        其他弟子他们不清楚,但顾东流刀圣山颇为熟悉,这些年来顾东流去了几次刀圣山,和刀圣饮酒畅谈,两人的关系可见一斑。

        顾东流亲自到了,刀圣山自然也要表明下自己的态度。

        秦王眉头微微皱了下,就在这时候,柳国的人也同样起身告退,秦王威严的目光略有些冷淡。

        柳国,竟也这么不给面子吗?

        随着三大势力的退场,这边的气氛略显有些诡异。

        不过秦王神色瞬间便又恢复如常,道:年轻人就是傲气,今日一见,草堂弟子倒是名不虚传,秦禹如今已是太子,将来会渐渐执掌秦王朝,未来的天下,便是后一辈的了。

        诸人含笑点头,但心中却各有心思,不过却也没有离开,没必要在这是得罪秦王。

        过了片刻,只见有人前来,对着秦王拱手道:陛下。

        何事?秦王扫了一眼来人道。

        顾东流,他没有离开。

        来人躬身回禀,秦王目光一闪,周围之人也都露出一抹异色。

        他在何处?秦王问道。

        王宫之外,就站在那看着王宫方向。来人低头禀报,秦王孙秦离唇角的笑容消失不见,略显难堪。

        秦禹眉头一挑,看向秦王宫外的方向,神色锋利至极。

        这是挑衅秦王朝吗?

        在场诸人的眼神皆都露出锋芒,这才是草堂弟子的风格。

        先礼后兵吗?

        礼数他做到了,来的目的也说明了,顾东流也不打搅你们秦王朝太子册封大典,但是,他站在秦王宫外等着,秦王朝,能如何?

        此时,王宫之外,黑龙盘旋于空,在黑龙背上,有着两道身影。

        叶伏天以及雪夜。

        草堂来了两人,三弟子顾东流以及四弟子雪夜。

        洛凡这次没有来,余生受伤不轻,洛凡留在草堂烧点好东西给余生补一补,恢复下伤势。

        黑龙前方,一道身影安静的站在虚空中,白衣绝代,正是顾东流。

        王宫外,阶梯下方,浩瀚人影看向顾东流,他们都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

        不久前顾东流踏入秦王宫中,诸人以为是前往观礼的,然而很快他便出来了,还带了一人出来。

        此人英俊非凡,非常年轻,只有十八岁左右年龄,诸人隐隐猜到了他的身份。

        那位在荒古界中便扬名,后被草堂收为弟子的天才后辈,叶伏天。

        最近在秦王城中,有着不少关于他的传闻,尤其是当日秦王孙秦离的一番话引了不小的波澜。

        至于昨日在秦王宫内生的事情,外人并不知晓,只有秦王宫内的那些顶级势力才知道。

        但即便不知道,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幕,也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草堂,不像是来观礼的,更像是来挑事的。

        之后,书院刀圣山柳国强者纷纷走了出来。

        刀圣山弟子走上前,对着顾东流欠身道:昨日生之事我已向刀圣山回禀,在得到回应之前,我等也无法做什么。

        好,你们看着便行。顾东流道。

        刀圣山的人点头,走到一旁。

        书院和柳国也都没有离开,就站在旁边。

        草堂自有草堂的行事风格,书院无需过早介入。

        柳国王子以及公主虽和叶伏天关系不错,但这样的场合,却也不是轻易能够介入的,能够离开秦王宫,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又过了一些时刻,一行强者从秦王宫走出,为之人不是秦王,而是秦禹。

        如今秦禹已经是秦王朝太子,而且是和顾东流齐名之人,他来处理此事自然是最合适的,以秦王的身份反而不适合出面。

        东华宗的人也在他身后,还有各势力的人,目光望向那傲立于空的白衣身影,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刀圣站在浮云剑宗剑峰之前的影子。

        顾东流,你这么做,究竟是何用意?秦禹抬起头,看着顾东流冷冷问道。

        顾东流同样眉头一挑,对着秦禹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两人目光相对,皆都锋利至极,像是在进行交锋碰撞。

        秦王陛下在,我已经退出秦王宫,你为何前来?秦王宫中的事情,莫非秦王朝真的参与其中?顾东流冰冷质问。

        此话,自然是不好回答的。

        难道说秦王朝参与此事,承认两大势力联手欺负草堂的后辈人物?

        别忘了,草堂可是秦王城邀请来观礼的客人,这若是承认,名声何等难听。

        若说没有参与,岂不是又将东华宗撇了出去。

        这里,是秦王宫外。秦禹没有回应问话,冷淡开口。

        笑话,我草堂法相后辈在秦王宫内被东华宗王侯所欺,也不见你们为此站出来说一句话,据我五师弟所说,秦王宫之人甚至阻止他对东华宗之人出手。顾东流言辞越锋利起来,冷道:如今我只是在秦王宫外等,秦王朝却也要插手其中护东华宗之人?秦太子是否要给我一个理由?

        顾东流的话音落下,外面之人无不心颤。

        原来,秦王宫中竟然生了一段故事?

        草堂弟子,被东华宗王侯所欺。

        如今,草堂顾东流,是来算账的,但秦王朝,袒护东华宗。

        诸势力看向顾东流,草堂弟子不仅天赋奇高,言辞也都极为锋利,字字诛心。

        顾东流的话,无懈可击,毕竟此事本就是他们理亏。

        在秦王宫内东华宗王侯欺法相你秦王朝都没有插手,如今草堂在王宫外等东华宗的人,你有什么理由插手其中?

        顾东流冷淡的看着秦禹,继续道:如若秦太子执意要维护东华宗,我是否能理解之前秦太子不曾回应我的话,参与对付我草堂前来观礼弟子的,除了东华宗之外,秦王朝也有份?...

  http://www.shukeju.com/a/51/51603/187223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