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为君剑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三)

第一百一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三)

        “我去,不会吧!”

        本来刘晟翀还要把云武阁主已经死了的消息告诉孙半城,可是现在可能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半城银庄总部上至孙福,下至奴仆的尸体被整齐地摆放在银庄的中央广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一幸免。

        他上午才刚刚从这里离开怎么就这么一小会的时间会生这么大的变故?刘晟翀的运气实在是惨到家了,先是赶上云武阁主被杀再到整个半城银庄惨遭屠门,这所有的事情竟然全都让他撞见了。

        他小心的走过去,提防凶手还没离开在暗中偷袭。来到孙半城尸体的旁边,嘴边还能看到菜汤的油渍,看来凶手应该是在他刚离开的时候就迅的出手。而且凶手应该是一个团体,单单几个人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杀光这么多人而且还做得这么干净利落。要真有这样的人话,武功一定达到了师父的层次。四五个人的话也得要求像秦北望那样的层次。所以他推断能够轻而易举的攻破银庄防御,有如此成果的一定是一个组织。

        云武阁银庄双双受难,不出几天原本他下面的势力就树倒猢狲散,各奔东西。这两个级势力就如同没有血肉的巨兽骨架轰然倒下,这个时候有人欢喜有人愁,不止一股势力在暗中窃喜。

        现在恐怕最大的获利着恐怕就是龙家了。从云武阁半城银庄崛起开始不知道龙家受到了多少在商业上的压制,恐怕现在正准备接受银庄遗留下来的商铺财产呢。

        刘晟翀看着眼前的孙半城不禁感叹:这真是人死了钱没花完,人为财死啊。他蹲下来开始搜索孙半城的身体,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可是搜遍了全身,却什么都没有现。

        失望的他把手放在孙半城的肚子上不自觉的随便乱摸,却现孙半城的右手死死地握住了一个东西,看来这件东西对他非常重要,就连死的时候还紧紧地握着。

        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掰开了孙半城的手指头,现里面只是一枚普通的翡翠扳指,这样的饰在半城银庄高层的手上很常见,却不知道这枚扳指有什么特别的。

        突然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一闪而过。他突然想到云武阁主和孙半城都和他说过半城银庄八成以上的财产全都已经运到其他的地方,整整八百万两白银如果要是以白银的形式运出京城恐怕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看来孙半城很早之前就已经偷偷地为自己准备好后路了。看来云武阁主指使王振叛国,然后孙半城事先得知偷运财产出城这一切就非常符合逻辑了。

        今天他所有的收获就是这些自认为非常靠谱的猜测,还有这枚价值连城的扳指。只要继续追查下去获得更多线索就很有可能找到孙半城的巨额遗产。

        边走边做着春秋大梦的刘晟翀似乎放松了警惕,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屋顶上有一人影略过。度之快就连释九郎都远远不及。

        刘晟翀一只手把玩这扳指,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的头顶那道人影正在飞的接近。一眨眼的功夫,人影就从刘晟翀的手中把扳指抢了过去。他的反应也非常快,现不对劲就立刻追了过去。

        虽然人影的度非常灵敏,但是刘晟翀也绝对不是吃素的。后来居上,刘晟翀一个跟斗就跳到人影的面前,他才有机会正眼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打他的主意。

        对面的人一身黑衣,黑色紧身裤,还有一黑丝面纱。一缕月牙般的头帘从一侧的额头倾洒。这人的四肢非常细,所以才能保持非常轻的体重,才可以有这样的敏捷。虽然胸部平平,但是刘晟翀敢断定这绝对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武功不低的女人。

        “女人,把扳指交出来,小爷饶你不死。”刘晟翀轻佻的对这个女人说道,只要动起手来他有把握把扳指夺回来。

        可是这女人似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只是跟冷漠的看着他,并不觉得抢扳指有任何的不对。

        “你叫什么名字?小爷不杀无名之辈。”

        这时女人突然开口了:“凌绝,记住我的名字。”

        凌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一个说不清好坏的名字,但却很适合她。

        “这东西不属于你,你还是不要对它有想法。有人已经注意到你了,刘晟翀,小心自己的脑袋。”说完,趁着他还在考虑的功夫,一个翻身就轻松的跳到一间屋子上。

        刘晟翀远远的看着上方的凌绝,却没有一点想追过去的勇气。扳指里面可能会有孙半城和云武阁主勾结叛国的证据,还有那八百万两白银宝藏的信息,可是这些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现在实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已经差不多,钱对于他来说可能没有太多的意义,所以他并没有直接追过去。

        现在从地处远处看这个女人觉他竟然还有一点特别的韵味。这女人虽然没有亮出任何武器,因为她本身就是一把最锋利的武器。说话也非常利落,这也是普通男人敬而远之的原因。

        凌绝看了他一眼,想到还有任务在身,就转身跳下屋顶,消失在刘晟翀的视线。

        ……

        “哎呀,这个大傻子怎么这就把她放走了呢?这笨蛋真是的…”

        在半城银庄对面的酒楼二层,一名绝色的女子正看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她所处的包间是唯一能看到半城银庄内部的房间,所以平时都是孙半城派人把这间包了。

        这个女子上身穿着轻纱薄衣,近距离很容易就能看到里面的春光,女子却并不引以为意。下半身更是非常开放,整条笔直雪白的大腿近乎直接就裸露在空气中,小巧的玉足被一双绣鞋包裹。这女人的穿衣风格一向如此,身边还带着一把包裹严实的古琴。这女子就是当日刘晟翀帮忙的小乞丐,她跟随刘晟翀来到了京城。

        包间外面聚集了很多来“吃饭”的看客。其中最特殊的当属一位鹤童颜的老人。这老人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的年纪,头中却带着几缕增添魅力的白,这也是一位如同释九郎描述的武功达到极高的造诣返老还童的高人。

        老人一直在盯着女子的所有动作,眼神中没有一点心术不正的意思。他也是在吃饭的时候正好现了这个有趣的妮子。

        “凌绝怎么这么快就到京城了?她来了,难道……不会吧!”

        ……

        未完待续

        求推荐票收藏

  (http://www.shukeju.com/a/50/50991/153901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