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为君剑歌 > 第三章 挟持

第三章 挟持

        明朝真的是中国历史上非常伟大的一个朝代,同时也是非常有趣的朝代。经过历史的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的积累,在各个领域都绽放出了繁荣的花朵。而且明朝距离我们现代很近,被我们所熟悉的程度也仅次于清朝,其实我们也会发现,现如今的很多的事情都可以在这个时代找到起源和同感。

        “小二!再来一碗面。”刘晟翀一个人就占据了一张桌子。左边是伴随他一路的竹帽,右边则是五只大空碗整齐的摞在一起,而他随身携带的那柄剑却还是背在他的后背,似乎这柄剑对他有特殊的含义。左小腿上还绑着一把匕首,有布的包裹,并不能看清上面图案。

        “客官,您都吃了五碗了,再吃下去,身子会受不了的。”小二纵是有千百个不满,看了刘晟翀后背的剑也是不敢言语过激,因为这样的江湖人士实在不是他们这样的小店惹得起的。

        “哪那么多话,你就去端面,你还怕我不给钱?”说着从怀里就掏出了一个钱袋,晃了晃,里面铜钱碰撞的声音似乎是让小二安了心。小二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满面的笑意,“好嘞,爷,您稍等啊,面马上就到。”说完就回头继续招呼客人。

        好几天的跋涉让他早就饥肠辘辘,所以即便是街边很朴素的炸酱面也能让刘晟翀大快朵颐。

        没过多一会儿,第六碗面也被端了上来。刘晟翀抄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面,吃着吃着看见不远处有一伙下人簇拥着一名公子在说说笑笑。那名公子身穿红色丝绸的华服,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手拿一把花鸟扇,脚踩蜀绣锦官靴,好一个翩翩风流公子。然而身旁的的下人不断的吹捧,奉承,让这位公子也不禁得意洋洋,骄傲自满,走路的姿势也浮夸了起来。看到这伙人,刘晟翀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重回京城的他身上背负着重大的使命,在还没有达到自己的心愿之前,绝对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给陌生的人,否则一切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然而就在那名公子沿着这条路走过刘晟翀的身边是,却听到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给我听好了,我爹是新上任的户部尚书,你们给小爷我伺候好了,小爷我重重有赏。”听完这句话,刘晟翀还是很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被这位公子的注意,但是当他走远的时候,刘晟翀小声的叫来店小二,“小二,新上任的户部尚书是谁?”

        “客官,一看您就不是京城人士,这新户部尚书是那位金濂金大人。刚才走过去的那位就是金大人家的公子。”

        刘晟翀听完若有所思,继续询问,“他是不是叫金士元?”

        小二一脸尴尬,“这位爷见笑了,小的只是普通的草民,哪敢知道那样尊贵的公子的名讳?”店小二仍然是满脸的和善与笑意。

        刘晟翀低头思考了几许,突然想到此时此刻应该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转头询问仍守候在旁边的小二,“面钱几何?”

        “六碗十二文钱。”刘晟翀从钱袋里取出了十二枚铜钱,上面刻有“洪武通宝”和“永乐通宝”的字样。

        “好嘞,收您十二文,您慢走。”小二侧着身子鞠躬,伸手摆出请的姿势。

        刘晟翀带上竹帽,默不作声的离开的桌子,悄然的跟在那位公子的身后。

        “这是哪儿啊?”这位富贵公子站在狭窄胡同的后门前面,看向这座古风气息浓郁的宅院。

        这座宅院在京城里算是十分出名的,因为它是上一个朝代遗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建筑。元朝定都北京之后,充分的利用了中原地区物资丰富的特点,在烧毁金朝中都之后大兴土木,在一片荒野之上兴建都城--大都。大都的城市结构纵横交错,水利系统十分完善,整个城市拥有一套良好的循环系统。然而在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建立新的帝国之后,元大都的城市就被大将徐达所拆毁,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极少数遗留下来的建筑的周围重新建立起新的城市,但城市规模和繁荣程度却已远不及大都,后来就到了成祖皇帝时期,将首都从南京迁移至此处,改名燕京,才有了这时的首都。所以,这座宅院拥有相当曲折和辉煌的历史。

        “少爷,这就是小的今天给您找的快活的地儿。”一位下人对公子说道。

        “这不是前朝的楼么,哪里是什么快活的地方。说,不说你少不了一顿打。”说着就拽住了那名下人的衣领。

        下人的脸色突然由喜笑颜开变成惊恐万分,从袖子里伸出了瘦弱的手,连连做出求饶的姿态。“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少爷,您听我慢慢说。”公子听了松开了衣领,准备仔细的倾听。

        “少爷,这宅院是前朝的建筑,但是现在被一位有钱的财主买下了,开了这家青楼,取名叫栖雀楼,意为栖息孔雀之地。能来这里的都是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

        听了下人的描述,公子逐渐起了兴致,“里面有没有和其他青楼不一样的?”

        下人一看自家公子来了兴趣,便更加认真的讲起来,“这家青楼里的姑娘可是从全国各地选拔出来的的才女,那可比一般的青楼里的强多了。这里的姑娘啊,曲子弹得最好,舞跳得最棒,歌唱的也是最好的。”

        “诶呦,诶呦,你说的我都等不及了,还有什么?”公子的的兴奋似乎写在了脸上,好像马上就想冲进去似得。

        “还有啊,这里的姑娘脸蛋儿也是最好看的,小蛮腰啊一扭一扭的可美了……”公子越听越乐,最后直接打断了下人的描述。“咱们这就直接进去吧,我都等不及了。”激动的直搓着手。

        公子走在最前面,六名下人跟在后面也准备要跟上的时候,一团影子一瞬间就落了下来。还没等下人们看清,黑影就迅速的走过他们每个人的身边,点了他们的穴道,昏了过去。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普通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能做到这样的只有那些顶尖的江湖侠客才能做到如此的干净利落。

        公子走在前头,已经把手放在门上,马上就要把门推开了,就听到了后面传来巨大物体下落的声音,一阵风声,然后就是六个身体倒下的声音。公子还来不及去分析这些声音都是什么,就在转过身的时候看见了一双眼睛,一双无比冷酷而又坚定的眼睛,眼神中露出了令人发抖的寒意,但是却没有杀意。就这样公子的鼻子都已经和刘晟翀的鼻子贴到了一起,明知道自己的下人已经倒下了,他却一点也不敢动,只能看着那双冷冷的眼睛。任由恐惧爬遍全身,公子真的是被那双眼睛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眼前的这个人好像比自己还小,却浑身散发出非常浓郁的杀气。从小娇生惯养的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江湖人士,爹从小就说以后一定不要去招惹江湖人士,因为即便是朝廷的禁卫军,锦衣卫,三大营也是拿一些江湖势力没有一点办法的,跟何况是他们这样普通的文官家庭。一旦遇见心怀恶意的江湖人,可以为了生命舍弃一切。

        父亲的叮嘱即便是在如此危急的关头还可以成为让他冷静的良药,然而还是无法阻止他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你是金士元?”眼前的这个剑客突然问话让他的紧张恐惧之感似乎有了些缓解。

        “我……我就是……金……金士元。”

        “你爹是户部尚书金濂?”还没等他回答完,剑客又追问。

        “没错,我爹……就是……新……新任的……户部尚书。你想要什么,我爹都可你给你,求求你别杀我。”金士元这时已经快哭出来了。

        “嗖”的一声,刘晟翀的剑被拔出剑鞘,横在金士元的脖子前面。这让金士元更加害怕,不敢多言语。“带我去找你爹。”

        “好好好,我带你去找我爹,求你别杀我。”

        金士元慢慢的转身生怕脖子会碰到剑,也小心翼翼的跨过下人们的身体。刘晟翀可能并不想伤害金士元,也可能怕就这样走在大街上太过招摇怕生事端,把剑收回身后的剑鞘中。

        就这样,户部尚书金濂之子金士元在大街上一脸不幸的走在前面,惹得一些人看他的笑话,后面则是跟着戴着竹帽,低调跟随的刘晟翀。

        从栖雀楼到户部尚书府的路途不长,但是也走了很长的时间。

        终于到家了,金士元心里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能见到爹了,自己的性命即将得到保障。

        刘晟翀示意金士元带他进去。金士元慢慢的走到门口,提起门把手敲了两下门,见没人应门,又敲了两下,才听到门内有来人的声音。

        大门只被打开了一个头宽的距离,一名朴素老头探出来,看见金士元,知道是自家少爷,才敢把门开大。

        “少爷,您回来了,快进来。老爷还不知道你偷偷跑出去了,阿强他们呢?”阿强他们说的就是那六个下人。

        听了老头的话,金士元不为所动。老头奇怪了,“少爷,你怎么?”

        “福叔,快去找我爹。”听了这话,福叔感觉更加奇怪了,今天的少爷偷跑出去怎么还想主动找老爷呢?

        金士元特意的让开半个身子,让福叔看见了他身后的刘晟翀。刘晟翀此时将出了三分之一剑鞘的剑刃抵在金士元的后颈上。福叔被吓了一跳,慌了神,又想起刚刚少爷的嘱托,急忙转身跑进院子里去找老爷。

        金士元轻轻的把门推到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宽度,一步一步的走进来。刘晟翀在通过的时候还不忘把剑紧紧要挟着金士元。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院子里。

        “你已经到我家了,你想要什么东西我爹都能给你,你该把我放了吧!”

        “你放心,我只是想找你爹,无意伤害你,见到你爹我一定把你放了。”

  (http://www.shukeju.com/a/50/50991/137941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