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两百章 解答问题(为‘13709656299’加更)

第两百章 解答问题(为‘13709656299’加更)

        毕竟古香酒馆开了这么多年,掌柜是谁,大家肯定认识。

        只有外面来的人,才会问出这种问题。

        方义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才有此一问。

        没有意外的话,酒馆掌柜他是必杀的。

        但假如出现意外,没能击杀成功。

        也能通过这种问题,误导对方的判断,确保自己的身份不会被查到。

        有没有机会用到是一回事。

        要不要是提前做预防措施,这是另一回事。

        “是!的就是古香酒馆的掌柜古不铜!”

        酒馆掌柜神色惶恐,连忙自报家门。

        “古掌柜,我记得你酒馆里有七名伙计,他们现在在哪?”

        酒馆掌柜神色一愣。

        正常来,劫持酒馆掌柜,为的一般都是钱财。

        他都已经有了散尽家财的准备,却没想到,方义真的只是问问题而已。

        “大侠,我也不知道啊。他们今中午休息时间过后,就一直没回来。”

        生命受到威胁,酒馆掌柜自然实话实,表现的非常老实。

        但心中是怎么想的,就没人清楚了。

        方义盯着酒馆掌柜,继续追问道:“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吗?”

        “据他们自称,是被战乱波及的村庄里,逃出来的难民。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我也是三个月前才收下了他们当伙计,就因为贪图他们工钱要的少……大侠!我和他们没关系的!你要相信我啊!”

        酒馆掌柜肠子都快悔青了。

        果然当初就该听夫人的,不该贪图便宜,收留这些来历不明的家伙。

        现在果然惹出了事情,直接被人找上了门来。

        “难民?”

        方义心中冷笑,难民要有这样的身上,哪里还需要当什么酒馆伙计。

        “那么你对纸鸢会了解多少?”

        纸鸢会?

        酒馆掌柜神色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从失踪的酒馆伙计,突然跳到纸鸢会这种大组织身上,这问题跨越幅度也太大了,毫无任何联系啊。

        奈何命在别人身上,酒馆掌柜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全部出来。

        “对于纸鸢会,的了解不多,只知道是泉丝国那边的一个杀手组织,具体人数不知,能够正式执行任务的成员,各个都是顶级杀手,实力强悍。而且组织荤素不忌,什么任务都接,曾经就有过组织杀手,暗杀泉丝国国主的行动,成功斩首,轰动一时。”

        ……这么骚的吗?

        总基地在泉丝国,还敢杀死泉丝国的国主,这特么在泉丝国横着走了吧。

        方义嘴角微微抽搐,对纸鸢会的强大有了全新的认知。

        不过泉丝国到底有多大,国力如何,暂时还不清楚。

        如果只是国的话,那对于纸鸢会的实力评价自然会降低一点。

        但能和一国叫板,这本身就已经非常可怕。

        想了想,方义奇怪地问道:“那发生了这种事情,泉丝国就没封杀纸鸢会吗?”

        酒馆掌柜见方义对这方面有兴趣,连忙讲解了起来。

        “大侠,看你也不是泉丝国的人吧。当初刺杀国主事件爆发后,其余高层几乎举全国之力,围剿纸鸢会。

        结果引发疯狂反扑,泉丝国高层,一夜之间,直接死了九成!

        吓得其余人连忙解除了围剿命令,从此再没管过纸鸢会的事情。

        而纸鸢会也元气大伤,直到最近才重新活跃了起来。”

        ……好吧,以后见到纸鸢会,我绕着走还不行吗!

        原本还想着发展起来后,去找纸鸢会弄点生灵丸,兑换积分。

        现在看来,这想法有点大胆。

        至少很长一段时间是不用考虑的。

        等等!

        不对啊,既然泉丝国被纸鸢会弄的这么惨,为什么还能和寒碧城所属的永周国,打的难舍难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菜鸟互啄?

        将心中疑惑提出来,酒馆掌柜面露古怪。

        “大侠,泉丝国国主被杀,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们永周国直接出兵,想要一举吞并泉丝国。结果一打就是几十年,现在还没分出胜负。而泉丝国在高层洗牌之后,实力不降反增,节节高涨,现在都是我们永周国才是处于下风的。”

        不了解泉丝国,还可以理解。

        但连永周国也不了解,那就有些奇怪了。

        毕竟万盛国距离寒碧城有着十万八千里呢,中间隔着迷毒海,一般根本没人会从万盛国来这边。

        至于周围国,就更没可能不知道永周国的威名。

        这么一圈推算下来,掌柜的茫然,大侠到底是哪个深山老林冒出来的,太没常识了吧。

        酒馆掌柜的疑惑,没有任何掩饰之情,方义的杀心却逐渐变得浓郁。

        糟糕,问得太多,露出破绽,引起对方的疑心了。

        好在早就做好杀人灭口的准备,因此倒不用太过担心。

        既然已经露出不少马脚,方义索性问个痛快。

        “那么对于中午纸鸢杀手暗杀成员外,你又了解多少?”

        “大侠,成员外之死,我都没在现场,是客人们下午喝酒提起,我才知道有这么回事,你问我了解多少……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别打马虎眼,把你知道都出来!”

        方义右手微微用力,鲜血顿时再次溢出一丝。

        “别!别!大侠有话好,我知道很多消息,一定能帮上大侠的!”

        “那就。”

        “是,是……我想想,想想啊,对,对了!成员外是城主府夫人的叔叔,他死后,城主夫人大发雷霆,针对那名纸鸢杀手发布了全城通缉令,死活不论。”

        方义眉头微皱,这种消息,他早已知道。

        “还有吗?”

        似是被方义表情吓到,酒馆掌柜额头冷汗直冒。

        重压之下,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对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和纸鸢杀手有关。”

        方义眉头再皱。

        “!”

        “是,是这样的,昨下午,姬无芯一个人坐在酒馆喝闷酒的时候,有一个白衣青年坐在了她的旁边,我无意中听到他们好像提起过纸鸢杀手,但是当时并没有在意……”

        方义神色一愣,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原话!他们的原话是怎么的?”

  (http://www.shukeju.com/a/50/50694/153214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