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仙媛 > 第七百一十七章 离别

第七百一十七章 离别

        这边云剑青与蓝如海在思过崖上进行着这样一场有些沉重的谈话,那边的李清雨和温默尘心情却十分轻松愉悦。

        自打上次从幽州城回来,李清雨便再没有心情这样开心的时候了。

        从幽州城回来后,李清雨的心情便一直好像被一层黑雾包裹着一般,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她担忧,她惶恐,她害怕,她害怕会再生什么变故,她害怕离别,她只想永远维持着眼前的一切,永远都不再改变,她只希望所有人都可以这样一辈子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一起修炼,一起成长,一起在漫漫仙途中相互扶持着跋涉。

        只是自从上次幽州城的任务归来了以后,大师兄便一直躲着不见李清雨。

        大师兄不光是不见李清雨,甚至这么多天了,就连仙阁的常规训练都没有参加。

        6大成黄佳奇师兄说大师兄很忙,任傲珊师姐说上次在幽州城的战斗中伤了元气要修养,但是李清雨却觉得事情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她便也止不住的担忧。

        好在现如今大师兄终于又再次出现了。

        算一算,从上次在船舱中那场有些莫名的对话后,李清雨已经又好多天没有再看到大师兄了。

        上次在楼船的船舱时,李清雨只觉得大师兄无论是说话还是举手投足都有些说不清的别扭,但是此时再见,大师兄好似又再一次回到了正常,叫人看不出一丁点儿异常。

        看着大师兄脸上那熟悉的笑容,看着他那轻松自如的表情,李清雨也终于放下了心,甚至开始怀疑或许真的只是因为在战斗中伤了元气的缘故,或许真的只是自己太过紧张而想多了。

        一连几日不见,大师兄似乎对李清雨有许多话想说。

        听说李清雨成功的晋级到了筑基七层,他先是问询了一下李清雨突破境界的具体情况,又考校了李清雨近几天的修炼进度,两个人有说有笑,就好像以前在新弟子训练营时的无数个夜晚一样,一派其乐融融。

        该考校的都考校完了,该检查的功课也检查了一遍,两个人又天南海北的聊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在面对别人的时候,李清雨应该算是一个性格比较腼腆比较懦弱的一个女孩子,但是只有在面对大师兄的时候,李清雨才会突然变得十分兴奋,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健谈。

        她依赖大师兄,也愿意向他去诉说自己的所有的心事和困惑。

        哪怕只是一片长得有些奇怪的树叶,她都想用双手捧到温默尘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去与他一起来欣赏。

        在李清雨叽叽喳喳的问询当中,大师兄温默尘好好的向她讲述了一番此次与那黑衣人遭遇的所有经过。

        大师兄所讲述的经过与黄佳奇师兄讲得差不多,只是这话是从大师兄的口中讲述出来的,所以李清雨便也愿意无条件的相信。

        看着大师兄如此肯定的向自己讲述了事情的所有经过,李清雨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对于李清雨而言,只要大师兄没事,那么即便是天塌地陷,自己也不会害怕。

        两个人一路说着,笑着,从幽州城一战聊到了天南海北,从黄佳奇师兄明的神秘黑色粉末聊到了云中飞大哥最近的春风得意。

        因为木偶人所创下的大功劳,现如今的云中飞大哥可当真成为了整个凌霄派的红人。

        这下子可没有人敢再说这木偶人的技艺是歪门邪道不务正业了,门派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研究的内容就是木偶的制造,而云中飞大哥便正式被任命为这个部门的部长。

        只是因为在饭堂呆了大半辈子了,云中飞大哥如今虽然因为这木偶人算是彻底的风光了起来,但是他却又不愿意离开饭堂了。

        门派为了迁就云中飞大哥的意愿,便也将这个心设立的部门安放在了饭堂附近的那个小湖泊旁。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新部门的建立,原本偏僻得好像被所有人遗忘的饭堂也终于又开始有了人烟,渐渐热闹了起来,这样的情景,倒是让饭堂的原住民们都十分的欢喜。

        李清雨与温默尘两个人带着欢声笑语的说了一些新部门成立后饭堂的趣事,转过头,这话题又不自觉转移到了远去苍穹派的钟凌飞身上。

        自从前些日子钟凌飞跟随前来参加门派大赛的云玄庭与剑云师兄一起回了苍穹派之后,他便再没有传回过半点儿消息。

        大家同为修仙者,门派之间自然也是借助一些仙法灵器很容易便可以互传消息的,但是钟凌飞却一次消息都没有传回来过,不但如此,就连李清雨偶尔拜托同门的师兄师姐帮她给凌飞哥带一些口信儿,口信儿传出去了也是仿佛石沉大海般毫无回应。

        对于钟凌飞这毫不回应的态度,李清雨也是有些委屈的。

        李清雨一向都是个极看重感情的人,在凌霄派,她也有几个十分交心要好的朋友,比如花素素凤采儿伍白山以及后来到了仙阁后的众位师兄师姐们。

        但是这些朋友中,又独属钟凌飞最不一样。

        钟凌飞是李清雨从小便同村,从小便认识的同乡,两个人一起从钟家堡走出来,一起相互依偎着走到现在,甚至若说李清雨之所以有机会来到这凌霄派修仙,一分靠得是二姐的坚持,一分靠得是大师兄的心软,还有一分着实当归属于凌飞哥。

        若非凌飞哥天纵英才引得大师兄亲自驾临钟家堡这么个小地方亲自考察,又哪里会有现如今所生的一切呢?

        许是因为这些个原因,所以钟凌飞之余李清雨,在除了朋友之外,又似乎总是有种特别的意义。

        钟凌飞去苍穹派,李清雨虽然觉得十分不理解,十分难过,但是出于尊重他的选择的意愿,李清雨并未阻止。

        但是等到钟凌飞真的走了,李清雨又觉得心中莫名空了一个角落,让她总是心里面堵堵的,止不住的想念挂念钟凌飞的近况。

        此时与大师兄说起钟凌飞,李清雨便也好好的向大师兄倾吐了一下自己的想念和难过。

        李清雨不明白,明明离别是一件这样痛苦的事情,为什么人们却又总是要选择离别。...

  http://www.shukeju.com/a/48/48296/192781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