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快穿还愿之旅 > 第322章 鞋的时代26

第322章 鞋的时代26

        “忘了吧——”

        男子低沉的声音顺着风吹到女人耳朵里,一张妖媚的脸背着月亮,乌黑的长发上洒满了清华的月色……

        原本的尖叫顿时卡在了喉咙管处,女人的眼睛变得迷糊。

        转回头,荒芜看着在月光下越发显得沉默的青山,

        “要找到了……”

        在房内,只有一盏昏暗的烛灯,照在若水的脸上,也有些忽明忽暗的,都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你要做什么?干嘛要叫我娘出去?”

        小峰吞了口口水,忽然有些害怕,

        “你忘了些东西,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和这山上的东西有关系。”

        若水声音不大,还有些随意的感觉。

        “我,我忘了说我自己怎么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干嘛要把我娘支出去。”

        “啧,你怕什么?就算一条腿不好用,你也是个七尺男儿,我就是一个弱质女流。”

        若水呲了呲牙,

        小峰摇摇头,这话说的,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好了,把这个吞了。”

        若水没了心思继续吓着小孩,将手伸进怀里,拿出一张符纸,对着空中一抖,就自动燃了起来,脸色冷漠道。

        “你在说什么?!这上面可是有火,火!唔——”

        若水见对方一看就是那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治疗对象,当即就把符纸就着两个手指头给它硬塞进去了。

        “啊啊啊!”

        小峰张着嘴,借着昏暗的灯火若水都可以看见他的嘴巴里已经被烫了两个水泡出来。

        “你!”

        “闭嘴,别说话,”

        若水皱眉,

        又拿出朱砂用手指在小峰脸上自眉心为始,不间断的连画,直至把他的脸全部画满,

        “白就是好啊,你看这画的多清楚。”

        若水看着清晰的纹路,一勾唇,不自觉就流出来些不负责的痞气。

        小峰心里越发信不过若水了,不过,却躲不过若水魔爪。

        “闭上眼,回想,”

        小峰不情不愿的照做,但是老实说,被若水这么折磨,他心里反而升起了一点点的希望,虽然他总是在治疗方面搅事情,但是他确实希望自己能恢复。

        他不想像一个废人一样,天天躺在家里,看着,听着他的母亲为他忙里忙外。

        若水将手隔着一张黄符纸抵在小峰的眉心,一只手在眼前重力一抹,面前瞬间黑暗了。

        然后才恢复,

        不过面前的景色却是变了,变成了一片山间夜景,

        皎月高照,似乎起雾了,光线并不清楚,

        她看见了一朵八瓣紫色的花就在不远处的长了青苔的石缝中,

        走近了些,

        看的更清楚了,那是一朵莫约一个成人半个手掌大的紫花,八片花瓣都是修长往下微蜷缩的,上面还有一些白色的花纹,花蕊处有紫黑色的细细长长的花须,尾部还分了一个岔,仿佛蛇信子一般,

        在月色里似乎还能闪着微光,

        “啊,找到了……”

        这是一道低沉性感的男声,然后若水就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赤裸着上身,下面是一条修长的黑色的蛇尾巴……

        “你,你是什么妖怪!”

        少年带了些瑟缩的声音从她在的位置传出,是小峰,

        “呵、”

        那身影转过了身子,露出一张美轮美奂的脸,

        “竟然敢拿我的东西,如此便小惩大诫吧。”

        浅色的薄唇轻启,那人如是道。

        然后,若水的眼前又是一黑,她还听见一句,

        “还差点年份,在等等吧……”

        “噗!”

        若水刷的睁眼,

        面前的小峰更是一下子就喷出了一口黑血,幸亏若水多的快,不然就全落在她身上了。

        吐完血,小峰直接就昏了,没了意识支撑的他身子一软就要倒地。

        若水眼疾手快的把人扶住,然后放回了里面的床上。

        在看他的脚,若水捏住一端,用力一扯,

        那条腿使劲的一抖,小峰也是痛苦的一叫,然后就都没了动静。

        将他裤子往上面一撸,若水蘸着朱砂,在上面花了一道符,又用另一手用力一抹,这符不仅没被擦掉,反而像是渗到了对方的血肉下面。

        把头扭着,在肩膀上擦了一把汗,

        两只手都摸了对方的腿脚,若水暂时还没有做到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摸自己的脸。

        她其实还是一个爱干净,爱整洁的老婆婆,只是有时候情况不允许,她就随便让她邋遢了。

        舒了口气,若水抬脚往外面走。

        这会子,

        她知道了两件事,

        一个是那朵花的位置,另一个就是那个摘花的人。

        敛下眸子,若水回想着今天荒芜的举动,忽然间有些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智力只有五六岁。

        当初蓬蒿元祖封了他的力量,连带着他的智力都受损了,退化到幼儿,

        但是这些时间她发现,对方的实力还是有的,只是大不如从前,智力也是有些小狡黠。

        走出去,看着趴在桌子上百赖无聊的玩着自己头发的荒芜,一听到开门声,连忙就把头抬起来了,活像一只听到了动静的小狗。

        但是若水现在心中有了怀疑,就不觉得对方这样子和当初一样那么惹人怜爱了。

        “若水?”

        注意到若水没有和往常一样给自己一个暖暖的微笑,荒芜歪了歪脑袋,

        “嗯。”

        若水敷衍似的点点头,

        “大婶呢?”

        荒芜摇头,

        “好了,去睡吧,就在那里,你自己前去,我等会。”

        若水叹口气,指着一边的偏房,对荒芜道。

        然后不管对方的反应,就自顾自的去洗手了。

        走到小厨房时,若水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声响,走了进去,

        看见是女人正在推风箱,看见了若水,女人眼睛一亮,声音却有些犹豫,“姑娘,你,你弄好了?”

        “嗯,差不多了,让他脚多泡泡热水就行了。”

        若水点头,甩了甩手上的水,若水走上前想要帮忙。

        却被女人给拦住,她脸色激动,“哎哎,你治好了我儿子,你就是我的大恩人!这,这怎么好意思让你在帮我做事,你让我为你做牛做马都行啊!”

        “不用这么严重,是你收留了我,我才能,知道你要做的事情都是缘分,天注定的,不需要谢我什么的。”

        若水一笑,略苍白的嘴唇衬得她有些虚弱。

        “呦,这是累到了吧!我在烧水,你们一会洗个热水澡,舒服点就去休息吧。”

        女人见若水疲倦是神情道。

        “啊,这个就不用了。”

        若水摆摆手,单手有些疲倦的捏了捏眉心,见女人没有什么事情之后,就先告退了。

        “累了吧?”

        荒芜还在露天的院子里坐着,看着若水走过来,有些弯曲的背脊,声音无不心疼。...

  http://www.shukeju.com/a/42/42511/208148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