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灭明 > 第592章 沙柳城专卖市集

第592章 沙柳城专卖市集

        &1t;/p>

        大明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三月,杨嗣昌终于来到京师,接任兵部尚书。&1t;/p>

        数日后,朱由检召见的时候,他侃侃而谈,“……天下大势,好比人的身体,京师是头脑,宣、蓟诸镇是肩臂,黄河以南、大江以北的中原之地是腹心……”&1t;/p>

        听到“京师是头脑”这句话,朱由检大喜,京师是皇城所在,他正掌握着这个最重要的大脑,于是不住点头。&1t;/p>

        杨嗣昌见皇上高兴,心中暗喜,看来这段时间的准备,真对了皇上的心思,便继续道:“如今形势是烽火出现于肩臂之外,乘之甚急;流寇祸乱于腹心之内,中之甚深。外患固然不可图缓,内忧更不能忽视,因为它流毒于腹心,如果听任‘腹心流毒,脏腑溃痈,’精血日就枯干……”&1t;/p>

        朱由检欣喜异常,为何不早日召见文弱呢?他几欲离座,“以文弱看,要如何根治这‘腹心流毒,脏腑溃痈,’?”&1t;/p>

        杨嗣昌见已经吊起了朱由检的兴趣,方才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围剿计划,将流寇立为第一打击目标。&1t;/p>

        这样的目标,与朱由检的心思完全一致,朱由检大加赞赏,当场任命他为剿匪督师,总督天下所有的剿匪兵马。&1t;/p>

        杨嗣昌见朱由检高兴,便提出要五省总督洪承畴、五省总理王家桢的配合。&1t;/p>

        朱由检一口答应,“文弱节制所有剿贼兵马,这两人自然是要配合,朕给他们传旨,一切以文弱的大局为重。”&1t;/p>

        “臣多谢皇上,”杨嗣昌拱拱手,“不过,据臣观察,五省总理王家桢,不具统兵之才,留下他……将来肯定要坏事……”&1t;/p>

        朱由检想了想,自从王家桢接任卢象升为五省总理,的确没有多少佳讯传回,便道:“依文弱看,那五省总理,由何人接任为宜?”&1t;/p>

        杨嗣昌道:“这两年臣虽然在家丁忧,但无时无刻不关注局势,只盼能为皇上分忧,据臣下观测,两广总督熊文灿,为官清廉,更为重要的事,他统兵有方,连茫茫大海上的海盗,亦能以微小的代价予以歼灭……”&1t;/p>

        朱由检想了想,熊文灿的确剿灭了广东沿海的海贼,这样的人物,自己怎的忘了?&1t;/p>

        幸好有文弱提醒!&1t;/p>

        他有些愧疚,却还是保持着面上的平静,“文弱之言甚是,朕立刻下旨,传熊文灿接任五省总理,至于王家桢,就让他巡抚河南吧,他对剿匪一事比较熟悉,平日也好帮衬些粮草。”&1t;/p>

        “皇上圣明!”杨嗣昌要的是熊文灿,至于王家桢去哪任职,基本上与剿匪没有什么关系。&1t;/p>

        他忽地敛了喜色,脸上一片肃然,眯缝着双目,却是不说话。&1t;/p>

        “文弱还有何求?”朱由检知道,他一定还有什么需求,便道:“只要能灭了流寇……朕赐你尚方宝剑一口,五省的大小官员,一定会鼎力支持。”&1t;/p>

        “臣多谢皇上厚爱!”杨嗣昌见朱由检意会错了,迟疑片刻,终是道:“皇上,原有剿匪之兵,多与流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让他们剿匪,千难万难,所以臣向皇上请示,增兵十二万,其中步兵七万四千人,马兵三万六千人,并增加饷银二百八十万两……”&1t;/p>

        “十二万……啊……二百八十万?”朱由检像是屁股被火烧,勃然起身,指着杨嗣昌的鼻子,“你……你……”却是说不出话来。&1t;/p>

        增兵十二万,问题不大,大明有的是兵源,现在到处都是饥民,就是募兵,也没什么难度,可是这二百八十万饷银……&1t;/p>

        户部早已一贫如洗,上次鞑子入塞,连勤王士兵的饷银都不出,这二百八十万……难道他不知道体恤上情吗?&1t;/p>

        杨嗣昌见朱由检怒,心中诚惶诚恐,不过话已经说出来了,若是改口,那便是欺君之罪!&1t;/p>

        他离开座椅,匍匐在朱由检的面前,“皇上,请容臣一一禀来!”&1t;/p>

        “说吧!”朱由检背过身,也不让杨嗣昌起身,他只是勉强压住自己的心火。&1t;/p>

        “皇上,这二百八十万两饷银,乃是两年的支出,每年是一百四十万两!士兵每人每月一两,一年就是十二两,十二万士兵,每年就是一百四十四万两,臣这样算,实际上还有四万的亏空,士兵战死了,就不用饷银了……”&1t;/p>

        朱由检在心中默默叹口气,以十二万士兵计算,这些饷银实在不算高,问题不是银子太多,而是根本没有银子!&1t;/p>

        现在国库完全空虚,让他如何弄来两百八十万两银子?&1t;/p>

        大明的赋税,基本上都填在辽东了,难道要裁减辽东军的银子?&1t;/p>

        不,绝对不能,如果裁减了辽东的银子,一旦辽东生变故,鞑子越过山海关……朱由检默默摇摇头,不能,绝对不能!&1t;/p>

        杨嗣昌见朱由检仍然在犹豫,便急中生智道:“皇上,臣在来京师的路上,已经合计好了,这些银子,朝廷一文也不用出……”&1t;/p>

        “不要朝廷出?”朱由检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转过身,恶狠狠地盯着杨嗣昌,恨不得一脚踢出大殿外,你思虑好了,为何不早说?&1t;/p>

        “剿饷,”杨嗣昌道:“剿匪不仅是朝廷的事,也是百姓的事,没有朝廷的大军,百姓何来安定的生活?所以臣建议,在流寇出没的北直隶、山西、陕西、河南、湖广、四川等省,加收剿饷,总共二百八十万两,分两年征收……”&1t;/p>

        朱由检大喜,银子总算有了出处了,不过,他很快就皱起了眉头,“这些省份,连着灾荒、匪患,银子怕是……”&1t;/p>

        杨嗣昌见朱由检出现松动,心中大喜,忙道:“皇上,流寇肆虐数省,地方官难道没有一点罪责?他们不能维护一方平安也就算了,如果连赋税都无法征收,还要他们做啥?”&1t;/p>

        朱由检转了愁容,虽然明知加赋不易,好歹这些难题转嫁给了地方官员们,他们吃着皇家的俸禄,替皇家分忧,也是应当的,难道要自己做他们的奴婢?&1t;/p>

        他思索片刻,终于点点头,道:“就依文弱的,文弱先起身吧!”&1t;/p>

        ………………………………………………………………&1t;/p>

        兰州,李自成刚刚入了书房,何小米便赶来汇报:“大都督,虎骑兵和狼骑兵回来了,现在就在城外。”&1t;/p>

        “奥?”李自成笑道:“那就让他们在城外驻扎吧,让高一功和王俊卓进来!”&1t;/p>

        “是,大都督!”何小米出了书房,转身去传达命令。&1t;/p>

        高一功与王俊卓下了战马,边走边说着笑话,有何小米作陪,他们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大都督府,见了李自成,翻身便拜,“属下叩见大都督!”&1t;/p>

        “起身吧,你们远道而来,不必多礼,看座!”李自成又让何小米奉上茶水,“看你们红光满面的样子,这次收获不小吧?”&1t;/p>

        王俊卓“啪”的一声,猛地从座椅上起身,“报告大都督,狼骑兵这次北出狼山,除去路途的消耗,俘获女人二百一十六人,三尺以下孩童三百六十五人,牛三百二十头,样二千五百四十六只,大小战马四百八十匹,还有……还有白银三百余两……”&1t;/p>

        “这么多?”李自成心中一阵鄙视,连女人、孩童都是战利品,也只有游牧部落的人才能做得出来,要想完全收服察哈尔部,还是任重道远。&1t;/p>

        王俊卓站得很笔挺,像是接受检阅似的,“大都督,这些财物,依照先前的约定,上交大都督府的,属下一点也不敢少,”顿住话头,左右看了看,方才压低声音道:“属下这次出征狼山,得到一个角色美女,属下和勇士们都要送给大都督……”&1t;/p>

        这算什么事?&1t;/p>

        李自成看了眼高一功,他可是正牌小舅子,但他很快就释然了,这个时代,别说高一功,就是他姐高桂英也无法阻止自己纳妾。&1t;/p>

        不过,蒙古女人,除了娜木钟,都是一身的羊肉膻味,又是水桶腰,双手都环不过来,这样的女人……他淡淡一笑,示意他坐下,“俊卓有心了,不过,女人就免了。”&1t;/p>

        “大都督,”王俊卓似乎有些失望,脸色变得灰白,咬了咬牙道:“属下这次还得到一匹良马,不仅看起来十分雄壮,脚力也很快,属下的心意……希望大都督能收下……”&1t;/p>

        “良马?良马好呀!”李自成拱起双手,行了一礼,笑道:“多谢俊卓了!”&1t;/p>

        “哪里那里,能为大都督效命,是属下的荣幸!”王俊卓这才转忧为喜。&1t;/p>

        高一功也是汇报了这次出征的斩获,虽然比狼骑兵稍稍差些,却还是差不多的水平,主要是俘获的孩子少,也许与高一功的性子有关。&1t;/p>

        上交天命都督府的那部分财物,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天命都督府只要派人接受便行,高一功要去看看望姐姐高桂英,王俊卓便独自留在李自成的书房。&1t;/p>

        闲聊片刻,王俊卓露出羡慕的眼神,“大都督,这兰州城,简直像是传说中的大明京师,货物多,十分惹眼……”&1t;/p>

        这就跟京师比了?看来王俊卓应该没有去过京师,李自成哈哈一笑,道:“俊卓是羡慕兰州的富足?”&1t;/p>

        王俊卓恬着脸道:“还有宽阔的什么大道,大都督,什么时间也给沙柳城建一条这样的大道,听说雨雪天都不会泥泞……”&1t;/p>

        李自成心中一动,狼骑兵虽然归了汉籍,但身上还流淌着蒙古人的血液,短时间内性子不会有多大的变化,但王俊卓似乎对汉人的物品、文化十分崇尚,上次在海南府,他的长子王鹏,就是在他的影响下,学会了汉话。&1t;/p>

        如果抓住这个机会……&1t;/p>

        对西宁,对青海省来说,沙柳城实在太过偏僻,如果让狼骑兵迁往内地,也许能加快汉化,错过了王俊卓,下一任狼骑兵的统领,会不会还是喜欢汉人的东西?&1t;/p>

        李自成沉思良久,方道:“俊卓,狼骑兵和他们的家眷,都是太喜欢牛羊,即便给你们这些好东西,恐怕你们也不会使用……”&1t;/p>

        “大都督,现在的沙柳城,都很向往汉人的东西,只是无钱购买……”&1t;/p>

        “真的?”&1t;/p>

        “真的,真的,属下要是敢欺骗大都督,便会被天主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1t;/p>

        “既然如此,”李自成道:“本都督可以帮你将沙柳城建设得像兰州城这样富裕、美观,不过,你要依本都督几个条件。”&1t;/p>

        “大都督请说,无论是什么,属下都会答应!”&1t;/p>

        “其一、学说汉话,特别是孩子,自小就要像王鹏那样,学会了汉话,才可以和汉人通商,挣汉人的钱,购买汉人的货物。”&1t;/p>

        “我们已经是汉人了,大都督放心,这次回去之后,属下就会让他们学说汉话,无论是勇士们,还是他们的孩子……”&1t;/p>

        李自成笑道:“对了,勇士们的婆姨,平日应该不忙,让他们先学会了,也可以再传授勇士们!”&1t;/p>

        “大都督说得是!”&1t;/p>

        “其二,你们每次出征,都会带回不少牛羊、财物,牛羊多了也不好,就会需要大量的牧场,如果将多余的牛羊卖给汉人,就可以换得银钱,奥,天命都督府的治下,现在使用的是纸币,就是这个,”李自成掏出一张一元的纸币,向王俊卓扬了扬,“只要是这种纸币,就可以在西宁、兰州购买你们想要的任何货物。”&1t;/p>

        “纸币?”王俊卓将纸币接过去,仔细看了看,似乎不慎明白。&1t;/p>

        “没关系,如果不用纸币,银钱也可以,反正作用是一样的,”李自成道:“只要你们将牛羊出售了,就会得到这种银钱,然后再用银钱购买任何你们想要的东西,就这么简单。”&1t;/p>

        “大都督……”王俊卓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1t;/p>

        李自成暗笑,在战场上,王俊卓是把好手,但对于经济学,恐怕就是睁眼瞎了,当下将物物交换的道理,详细说个他听,顺便告诉他,在汉地上,大家不需要掠夺,想要什么喜欢的物事,只要努力挣银子,然后用银子购买。&1t;/p>

        王俊卓连连点头,不知道是否真正懂了。&1t;/p>

        懂不懂都没关系,只要会用牛羊,甚至羊毛换钱就行,不过,李自成现,除了牛羊,似乎他们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去交换银钱。&1t;/p>

        如果只靠这些牛羊,能换多少银子?牛羊一旦买完了,蒙古人靠什么生活?&1t;/p>

        如何给他们开财源?&1t;/p>

        像汉人那样,开家庭作坊,小旅店、小饭庄什么的,肯定不行,但李自成很快想到了一点,就是人口!&1t;/p>

        狼骑兵每次出征,都会带回来许多年轻的女人,女人越多,生的孩子就会越多,消耗的社会财物就越多,只要将这些女人充分利用起来……&1t;/p>

        要么将这些女人纳入人口市场,要么将这些女人养起来,开一些小型的家庭勾栏,冲着“蒙古人”的名头,或许生意还不错!&1t;/p>

        李自成将这些想法说出来,王俊卓很是吃惊,“女人不就是生娃,还能卖钱?”&1t;/p>

        “这你就不知道了,”李自成用手比划着元宝的模样,道“你的手中,现在不是有二百一十六年轻的女人吗?三十两一个,你们可以去市集上试试!”&1t;/p>

        “三十两?抵得上一匹战马了……”王俊卓欣喜异常,随即就是扳着手指计算银两的数量。&1t;/p>

        “六千四百八十两!”李自成脱口而出。&1t;/p>

        “六千四百八十两?这么多?”王俊卓的双目,瞪得滚圆,几乎要脱框而出,他这次出征,总共才掠得三百余两,没想到女人还能卖到六千多两,这简直就是意外之财,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1t;/p>

        “当然,这只是大致的价格,如果买的人多了,价格可能会上涨,反之,买的人少了,价格就会下跌,关键是要看女人的年龄、模样,还有……”李自成无法向王俊卓解释雏儿,便道:“还有她们是否生过娃、嫁过人……”&1t;/p>

        李自成并不担心王俊卓他们会将西宁有限的资金吸引走,沙柳城也是属于青海省,也跑不出外地,银钱流通的次数越多,市场就会越活跃,赋税也就越多,如果计算gdp,也会随着增加。&1t;/p>

        “不需要三十两,十两就够了……”王俊卓哪里能将女人分成如此多的等级,能卖银子,已经是天上掉下馅饼了,“大都督,还有这些孩子……”&1t;/p>

        “孩子恐怕不太好卖,奥,如果会汉话,女孩子也许能卖个好价钱,”李自成道:“俊卓在兰州,明日不妨带着他们去市集上看看,如果能卖掉,不但省去了粮食,还能得到白花花的银子!”&1t;/p>

        “那是,那是,”王俊卓恨不得立马就带着这些人口去市集,怎奈在大都督府耽搁了很长时间,现在恐怕不行了,“属下明日就带着他们去市集碰碰运气!”&1t;/p>

        “如果卖不掉也没关系,先带回沙柳城,暂时养在家中,”李自成倒是想到,将来在沙柳城、永固城开设专卖市集,加上牛羊、羊毛,市场达了,光顾的汉人就会多起来,为了让狼骑兵的家眷们早日融入汉人之中,他真是豁出去了,“将来汉人去沙柳城购买你们的货物,你们可以让这些女人陪#睡,也可以赚取少量银子……”&1t;/p>

        “啊……还有这样赚钱的……那属下的家中尚有四名女人……”王俊卓马上就盘算开了。&1t;/p>

        “这个,随你的便,女人是你的,便由你做主,”李自成道:“当然,沙柳城的繁华,不可能一日而就,只要你们能抓住机会,沙柳城一定会繁华起来!”&1t;/p>

        “属下明白,属下明白!”王俊卓一叠连声。&1t;/p>

        “还有一点需要当心,”李自成道:“在汉地上,都有严格的律法,如果违反律法,官府不但要处罚,甚至没收货物、抓捕犯人,所以,在出售人口、牛羊之前,须得先熟悉律法,而且,所有的买卖都是自愿,不得强求,如果动不动就拔刀子,不但会被驱赶出城,而且再也不会有你和你做买卖!”&1t;/p>

        “属下明白,属下明白!”王俊卓恬着脸笑道:“狼骑兵的弯刀,永远不会对着汉人兄弟!”&1t;/p>

        “和气方能生财!”李自成笑道:“本都督好不容易给你们开辟了财路,你们自己千万不要断绝了。”&1t;/p>

        “不会,不会,”王俊卓笑道:“谁和银子过不去呢?”&1t;/p>

        李自成点点头,“最后一点,就是商税,所有的汉人,包括你们在内,每次出手货物,都必须向当地的官府纳税,十五税一!”&1t;/p>

        “纳税?”王俊卓眨巴着双目,似乎不太情愿,也许是担心无法说服城内的百姓。&1t;/p>

        “这一条不可更改,”李自成凛然道:“官府要协助你们维持城内的秩序,天命都督府要保障你们不受外敌的入侵,你可以着人去兰州城打听打听,百姓、商户,有谁不照章纳税?”&1t;/p>

        王俊卓见李自成生气了,忙拱手道:“大都督莫要生气,都是属下的错,属下不知道天命都督府的规矩!”&1t;/p>

        “所以本都督刚才说过,你们要财,得先学会天命都督府的律法。”&1t;/p>

        “属下明白,大都督这是帮助属下呢!”&1t;/p>

        李自成点点头,道:“你们这是第一次来兰州出售人口,不用卖完了,只卖一日,然后将剩余的人口带回沙柳城,本都督会着人去帮助你们筹划,让所有的汉人都知道,要想购买奴婢,沙柳城有最好的,汉人去得多了,沙柳城也就繁华起来。”&1t;/p>

        “属下明白,属下明白,属下一定将大都督派出的人手,当做贵人看待!”&1t;/p>

        “总算是个明白人,”李自成笑道:“汉人对买卖一道,已经积累了数千年的经验,有他们的帮助,必会事半功倍!”&1t;/p>

        “属下多谢大都督,大都督就是属下的大汗,不,大都督就是天命汗……大都督……”王俊卓激动得语无伦次,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急得额头上上都冒汗了。&1t;/p>

        “哈哈,”李自成用手遥遥地点着王俊卓的脑袋,笑道:“过段时间,我会着人去查看,如果沙柳城的市集,平日井然有序,常有买卖人光顾,我就会在沙柳城内,修筑像兰州的那种宽阔大道,保准雨雪天都没有泥泞!”&1t;/p>

        “属下多谢大都督!”王俊卓忙叩拜在地。&1t;/p>

        &1t;/p>...

  http://www.shukeju.com/a/41/41867/172399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