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神树宝典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样啊。<し”那年轻女的明显有些失望,“这么说,那个甜果子,是不是一点不好吃?”

        “怎么会?”三十来岁的女的笑着道:“毕竟是人生果啊,怎么可能不好吃。”

        李析听到这儿,便彻底断定对方所说的,就是自己的人生果。人生果每天的数量都不多,想吃就需要预约,但即使是预约,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吃到的。

        而且一树三十万的价格,也是十分惊人。

        就算是这个宴会上的富豪,一顿饭就花上三十万,偶尔吃一次还好,要是每天这样吃,怕是每个人都要心疼。

        “你刚才说苦啊。”那个年轻女的道。

        “是苦啊。”三十来岁的女的再次微笑,“苦是苦,不代表不好吃啊,我吃过一次甜果子,现在想起来,还回味当时的那种滋味呢。”

        那年轻女的这才明白过来,想了一想,“听说最好得果子,是苦果子,也不知吃起来怎么样。”

        “我也没尝过。”三十来岁的轻轻摇头,一副十分遗憾的样子。一份人生果,总共三十个左右,如果几个人一起去吃,一个人也不过分一个两个。何况,果子是苦是甜,必须要亲口尝过之后才知道,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

        这女的吃过人生果,没有尝过苦果子的滋味,倒也在情理之中。

        “能尝尝就好了。”那年轻女的甚是期待。“下次我去吃的时候,如果运气好,能够吃到那枚人生苦果。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是啊。”三十来岁的女的把话接了过去,“现在吃人生果,几个人一起吃,大家都认为,谁能吃到苦果子,谁就最幸运。就和吃饺子的时候,吃到放有硬币的那个一样。”

        “呵呵!”年轻女的一笑。“和硬币才不一样呢,硬币可以多放几个。苦果子,谁知道哪一个是?”

        见三十来岁的女的点头,那年轻女的便问,“你们那次的苦果子。被谁吃到了?”

        三十来岁的女的道:“是一个远来的客人,究竟是哪一个,我记不清了。”

        那年轻女的点了点头,再次畅想,“也不知那枚人生苦果,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旁边有人突然把话接了过去,是一个二十七八的风度翩翩的男的,“人生果啊?你们吃过?”

        年轻女的回了一句,两人的目光一起落在那男的身上。问,“你是?”

        那男的很有风度的做了自我介绍,“我姓薛。薛铭,这是我的名片。两位是……”

        把名片拿出来,给了两个女的一人一个,又向这两个女的询问。

        那两个女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年轻的叫做杨玉珍,三十来岁的女的叫做冯小兰。都是临市名媛,在听到薛铭自我介绍时。颇有一种惊讶的感觉,大有一种原来你就是‘薛铭’的意味。

        紧接着,却又发现在一边站着的李析。那年轻女的杨玉珍冲李析笑笑,李析微笑致意。

        冯小兰还以为李析适合薛铭一起的,随口问起,“你们是一起的?”

        薛铭摇头,“不是,这一位我也不认识。”

        “啊!真是对不起。”冯小兰急忙向李析道歉,在这种宴会上面,礼貌还是相当重要的,认错了别人的身份,终究是一件相当失礼的事情。

        “没有关系。”李析大度的笑笑。

        接着三人一起问起李析,李析做了自我介绍。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在临市的上流社会圈子里面,也没有任何名气,以至于三人都是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

        杨玉珍好奇的询问李析,“李先生,你是做什么的呢?”

        李析略一迟疑,“偶尔搞点研究什么的,有时候也向外倒卖点东西。”

        杨玉珍听他说的含糊,倒是越发来了兴趣,笑问,“倒卖什么东西?不知道我能不能用得上。”

        “不一定是什么,有时候是水果,有时候是其它的。”李析依旧说的比较含糊。

        倒是冯小兰听说是水果,不经意间起了轻视之意。之前就说过,在这样的社交圈子里面,最受尊重的是贵族,当然,国内是没有贵族的,所以这一个基本上是可以忽略。

        其次就是做实业的。

        做实业的之外,才轮到其他的各个行业,至于这些行业,究竟谁更加受尊重一点,就难说了,反正,总之,那种一锤子买卖的生意,是很少能够得到他人的尊重的。

        如果李析在国外有个大型的葡萄园一类的,当然,肯定是在国外,因为不会有年限限制,在这个圈子里面,或许还有一定的地位。

        但在国内,有个果园,那就是一个农民。和地位什么的无关,但在这些人中,是很难受到重视的。

        至于倒卖水果,在他们眼里,更是只是一个二道贩子,那就更加难以得到他们的重视了。水果买卖,通常,几乎没什么前途的。

        冯小兰当然想不到,李析所说的水果,其实正是指她们刚才还在谈论的人生果。

        薛铭更是直接将李析忽略了,和两个女的说话,一副很有风度的样子,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抱歉,我听到两位刚才在谈论人生果。”

        “是啊。”话题被扯回来,杨玉珍道:“我们正在说,人生苦果,尝起来到底怎么样。薛先生,你也吃过人生果么?”

        薛铭略感得意,“我和朋友一起预约了,下个周就轮到了。”

        “哦!”杨玉珍的神色之间,立即充满了羡慕,“我也预约过,可惜要到下个月。就是不知道。这苦果子尝起来怎么样。”

        “呵呵!”薛铭一笑,发出邀请,“两位如果有兴趣的话。等到下周,不妨和我们一起去尝一尝。”

        “这……不太好吧。”杨玉珍颇为心动,但却犹豫起来。

        冯小兰却不客气,“薛先生好意,如果我们再客气,那就显得太虚伪了。不知道薛先生预约的时间,是哪一天。”

        “就在下周五。”薛铭笑道:“两位不如留个联系方式。到了那一天,我再和两位联系。”

        两女把薛铭的手机要过来。把自己的联系方式输入进去。

        直到这时,杨玉珍却才意识到似乎冷落了李析,歉意的冲李析笑笑,“李先生。不知道下个月,你有空吗?”

        这是见薛铭没有邀请李析的意思,她自己当然更加不好意思喧宾夺主,提薛铭邀请,因此便随口对李析客气一下,利用自己预约到的那次机会,邀请李析。

        人生果,即使是在这些富人的圈子里面,能够吃到一次。也是一件十分值得庆祝的事情。因此很多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如果有哪个人预约到了。通常都会向朋友显摆。

        能够邀请朋友和自己一起去吃,也是一件很有光彩的事情。

        “不用了。”李析笑道:“这个人生果,我倒是吃过几次,也不过就那个样。”

        人生果的滋味,真正要说好吃,肯定比不上可口果。但这种果子,本来就不是为了好吃才存在的。

        李析这儿。却是有意要贬低人生果。

        “啊!”杨玉珍听得一惊,惊喜道:“李先生,你竟然吃过,那个人生苦果的味道怎么样?”

        “人生苦果的味道么?其实也就那样。”李析回味了一下,继续道:“一开始吃起来的时候,很苦,但是到了最后,苦尽甘来,就变成甜了,嘴巴里面,会一直感觉有甜味。”

        冯小兰原先轻视了李析,这时候没料到对方竟然真的能够说出人生果的味道,不由得收起了轻视,插嘴道:“我也听尝过的人说过,似乎真的就是你说的这个味道。”

        “苦尽甘来。”杨玉珍道:“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难怪被叫做人生苦果。”

        薛铭似乎在打杨玉珍的主意。事实上,在这种宴会上的女性,尤其是单身女性,真的是很容易上手,甚至比激女还容易上手的多。

        一旦多聊几句,聊的投机,很容易就能发生点什么。

        基本上,在这种宴会结束之后,最后凑成一对的。不是指来的时候是一对的,而是走的时候是一对的,差不多必定会发生点什么。

        某些风度翩翩,深有魅力的男性,在这样的宴会上面,就比较占便宜。何况,更不用说,还有一些是没有收到请柬,混进宴会中来,原本就是打算进来寻找机会的年轻少女。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是专门在这种宴会上,寻找对象的青年才俊。像是之前方云珠,就有人专门在这种宴会上面帮她介绍对象。

        甚至,某些人参见宴会的目的,就是专门冲着某个人来的。这种宴会,在某些时候,又被称作相亲会。

        至于这个杨玉珍,则是显然结过婚的,但是否结婚,在这些人的世界,真的不太重要。上流社会的风气,和普通人相比,原本就要奢靡的多。

        奢靡当中,当然更加少不了某种不良的风气。

        见杨玉珍对李析很感兴趣的样子,薛铭忍不住把话接了过去,“尝起来究竟怎么样,薛小姐自己亲口尝尝就知道了。”

        “亲口尝尝,哪有那么容易,从外表上又分不出哪个是苦果子,哪个是甜果子,据说,它们都长得一样。”杨玉珍一脸的遗憾。

        薛铭却似乎从杨玉珍的话里,琢磨到了什么,笑着道:“这位李先生,就说自己吃过苦果子,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肯定特别幸运。”

        “是啊。”冯小兰反应过来,把话接过去,“依我说,李先生一定是十分幸运。三十多个果子里面,就正好能够吃到苦果子。”

        薛铭笑道:“那可不一定,也许是这位李先生,正好有特殊的方法呢。也许能够识别出哪个是苦果子,哪个甜果子呢。”

        李析一听,就知道这人在刻意为难自己。苦果子和甜果子,从外表上看,谁能分得出来。但他这么说,则是有意要在杨玉珍和冯小兰的面前,给自己出给难题。

        果然,杨玉珍从来没有吃过,一下子就上了薛铭的当,追问李析,“李先生,是真的么?你真的能够从外表上看出,哪个是苦果子,哪个是甜果子?”

        李析摇头,“怎么可能?这位薛先生开玩笑呢,苦果子和甜果子的外表完全一样,不要说是我,谁也分不出来。”

        “哦!”杨玉珍的脸上现出明显的失望。

        冯小兰吃过人生果,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她当然知道,人生果从外表上是分辨不出哪一个是哪一个的。

        “这么说来,李先生肯定是运气好了。”薛铭再次把话接了过去。

        “是啊。”杨玉珍点头道:“李先生的运气,真的很好。”

        “那倒也不是。”李析轻轻摇头,否定了两人的话。

        三人听了,都是一呆。

        薛铭笑道:“这我就奇怪了。李先生既不是运气好,也不是能够从外表上分辨出哪个是苦果子,哪个是甜果子,究竟是怎么吃到的人生苦果呢?”

        冯小兰低头思考,但只是思考了一会,就摇了摇头。

        杨玉珍也愣住了,想不通是什么原因,向李析道:“是啊,李先生,如果你不是运气好,也不是能够从外表上分辨出人生果,究竟是怎么吃到的呢?”

        李析一脸淡然的,“呵呵!我只是每一种都吃过罢了。”

        三人一呆之际,这才回过神来。

        薛铭悻悻的,“原来李先生每一个都吃过,这就难怪了。”

        “一树人生果,一个人吃?”杨玉珍睁大了眼睛,惊讶的望着李析。

        她惊讶的,倒不是人生果有多贵,李析舍得一个人花三十万去吃人生果。而是这个人竟然为了尝一尝人生果,独自去预约,预约到之后,连朋友都不叫,就一个人去吃。

        这种享受生活的态度,才是真正让她感到惊讶的。

        “呵呵!”李析再次笑笑,“我朋友比较少。”

        “难怪呢。”薛铭轻声低估了一句,语气却有点悻悻的。

        李析独自吃了一树的人生果,让他感觉,自己的风头一下子就被对方抢了去,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的味道。

        倒是冯小兰沉吟了片刻,突然向李析询问,“李先生,我记得你刚才说自己好像在倒卖水果?”(未完待续)

        ...


  (http://www.shukeju.com/a/35/35337/91094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