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剑魂香 > 第一百零八章 孔雀翎

第一百零八章 孔雀翎


        “记住,杀你之人,名叫南宫羽!”男子剑眉扬起,星目杀机闪过。

        那个老仆也在此时纵掠而来,一剑横空,径直向叶青官刺来。

        铮铮!

        剑气破空,出金铁铿锵之声,如孔雀翎羽绽开,精彩绝伦,雨点般的落了下来,将叶青官笼罩。

        叶青官横剑于胸前,冷笑道:“剑下野鬼而已,管你南宫羽还是北宫羽。”

        当!

        他屈指弹在光亮的剑身上,一声悦耳铿锵之声响起,虚空泛起波动,涟漪荡开,带着奇特的韵律和波动,将一切落下的剑雨瓦解。

        随后他铁剑上撩,将老仆直刺而来的长剑挑开,金铁交击声响起,火星四溅,剑气攒射。

        老仆暗惊于叶青官的力气之大,一股暗劲也隐藏其中,让他的手臂震颤。

        叶青官欺身而上,既然已经得罪,就不在忌惮两人背后的古老世家,铁剑横空而过,剑光灿灿,闪烁着森森寒光,直削老仆的脑袋。

        南宫羽此时一个纵身跳了过来,手中的长剑胜过寻常铁剑许多,一剑落下,伴随着孔雀开屏般的剑气,密密麻麻,像是一根根翎羽射了过来。

        叶青官抖手便是惊虹剑诀,迅如奔雷,剑气如虹,在一瞬间便不知刺出了多少剑,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片剑幕,将所有的剑气挡了下来。

        这里叮叮当当的声响不断传出,一眨眼就不知碰撞了多少次,交手的度让人眼花缭乱,修为低一些的,甚至看不清叶青官出剑的影子。

        南宫羽和老仆的修为很高,至少比方才叶青官杀的五少爷强了许多,施展的是南宫家独传的孔翎剑法,每一次出剑,都会激出无数剑气,就像孔雀开屏一样。

        叶青官一人独战两人,并不落下风,出剑无影,剑剑直指要害,没有丝毫留情的打算。

        刺啦!

        南宫羽避开叶青官的攻势,脚下在地上轻点,借力腾空,单手掐了一个剑诀,背后顿时浮现无量剑气,密密麻麻,像一个扇形的屏风,随着他的出剑,齐刷刷向叶青官落了下来,将周围的很多人都牵连了进去。

        叶青官右手竖剑于眼前,左手并指如剑,轻轻搭在剑身上,身心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空灵,整个人都似乎融入了天地之间,他剑随心动,心中尽是灵光点点,出剑随心所欲,在这一刻进入了奇妙的境地。

        嗤嗤嗤!

        无穷的剑气在他周围浮现,形成一个球形的剑域,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方圆一丈之内,完全成了他的主宰,再也看不到其他人的剑影。

        灵犀剑诀!

        如果苏小白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呼出声,叶青官施展的,赫然是他学过的灵犀剑诀。

        远处,八部玄剑中的三位看到这一幕,眸光同时一闪,身上的杀气一下子强了不止一筹。

        站在他们对面的颜白眸光微冷,身上的气势也一下子强了许多,有道道杀机弥漫,举手投足间都暗合天地之道,迫人无比。

        叶青官的资质很高,即使是十三叔也赞叹不已,说他是天生为剑而生的,很多剑诀看一遍就能记个大概,对剑的领悟也让人匪夷所思。

        灵犀剑诀,他只见苏小白还有林穆郎施展过,重要的是在一个“灵”字,身心空灵,剑随心动,心中的灵光到哪里,剑就能到哪里。

        林穆郎就已经将灵犀坚决练到了极高深的境界,只凭着一根筷子,便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一方剑域,做到了方圆之地,我为主宰。

        叶青官此时也是如此,虽然还没有林穆郎那般信手拈来,但是施展出自己的剑域,已经很不容易了。

        南宫羽裹挟着无量剑气砸落下来,这个地方下起了一场剑雨,剑气纵横,剑势滔滔,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生了大碰撞。

        “啊!”“啊!”

        很多人遭了池鱼之灾,被四面八方攒射的剑气伤到,想躲都躲不掉。

        叶青官裹挟着剑域冲天而起,无数剑气凝于一剑之中,一剑寒光纵横而过,照耀夜空,让南宫羽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老仆在此时纵剑而来,如长虹贯日,一往无前,想要解自家公子的为难,直指叶青官的腋下空门。

        叶青官剑势一转,那凝聚了千万道剑气的一剑便陡然调转方向,向老仆斩了过去。

        “牧老!”

        南宫羽惊叫,虽然这老人只是他们家族的一个仆人,但是地位委实不低,是当年追随过他爷爷的老人,忠心耿耿,从小看着他长大,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嗤嗤嗤!

        南宫羽抖手挥洒,一道道寒光如星芒绽开,似梨花雨落,将叶青官笼罩其中。

        但叶青官却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脚下一跺,数十颗石子便被震得飞起,他一掌拍出,雄浑的内力浩荡而出,石子顿时激射而出。

        叮叮当当一阵脆响,南宫羽洒落的暗器便尽数被拦了下来,没有对叶青官造成任何伤害。

        仔细看去时,现掉在地上的那些暗器,是一把把两三寸长的小剑,形似翎羽,寒光森森,正是南宫家最有名的羽翎剑。

        而此时在另一边,那一剑已经落在了老仆的身上,他手中的长剑都被斩断,胸口更是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怖伤痕,鲜血横流如注,将衣衫都染红了。

        南宫羽抱着老仆,想要说些什么,老仆摸向他脸庞的手臂却陡然垂落,头一偏,再也没有了呼吸!

        “啊!我要你死!”南宫羽状若疯魔,手持长剑,悍然向叶青官劈落下来。

        而就在此时,一声可怖的龙吼声响起,被剑魂附身的那把剑炸开,剑魂逃离,径直冲向南宫羽,钻进了他的剑中,让这一剑的威势变得无比可怕,恍惚间,像是一座剑山压落了下来。

        叶青官皱眉,没想到剑魂如此麻烦,看来想要得到,得费一些手段了。

        轰!一剑落下,地面被劈开一道数丈之长的沟壑,碎石飞溅,剑气肆虐。

        叶青官此时已退到一边,南宫羽却死死地盯住了他,长剑挥舞,又一剑落了下来,很多人此时也冲向了这边,齐齐攻向南宫羽,想得到他手中的剑魂。

        叶青官退到了东帝石像的旁边,想借东帝之手降服剑魂。

        忽然,一道可怕的杀机乍现,在黑暗之中陡然浮现,让叶青官头皮都炸开了。

        千夜出手了!


  (http://www.shukeju.com/a/33/33693/130676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