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职业狩灵人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万恶的大金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万恶的大金主

        暗夜说他最近在琳琅的群里听说个事,就是神魔界有人布任务,明明不够高阶却非要定在高阶,还出了高阶的价位。

        联盟几度商量,对方都不肯更改,对于联盟来说,布任务者就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的面子总是要给的,于是那个任务就加进了高阶任务中。

        按群里八卦来的消息,暗夜说:十有八九就是这个任务!

        常生问:布任务那人是有病啊?还是有钱没地儿花了?

        暗夜说:好像是有钱没地儿花了,就喜欢到处摆谱使唤人。听说他已经向联盟布过好多次任务了,几乎每次都是狼来了的那种,但因为钱给的多,是个难得的大金主,联盟就对他睁只眼闭只眼了。

        几个意思?常生说:也就是说,他花钱就是想买使唤三界联盟的感觉呗?

        暗夜冷哼一声:万恶的大金主!

        常生突然冒出个想法,你们说,弥欣没回来,不会是在骗那大金主的钱吧?以弥欣的性格,她会轻易放过那么个冤大头?

        厉寒和清晖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竟觉得常生说的很有道理,连同担心都少了一大半,反而莫名地同情起那个万恶的大金主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常生说:为求个心安,咱仨就跑一趟呗?就当去游玩好了。

        清晖脱口来了句:游玩我可不想去有吸血鬼的地方!

        吸血鬼?常生一下来了兴致,我只见过吸血僵尸,还没见过吸血鬼呢,那有吗?

        厉寒冷声提醒,他说的是弥欣!

        常生立马想到弥欣每次抓到清晖都要放他血的情景,瞬间就明白是咋回事了。

        你可不能不去!常生央求道:你不接这任务,我和厉寒就去不了了!而且我俩被楚领勒令三天内必须接任务,不接这个可就得接别的了。

        清晖也是真的担心钱弥欣和小七,于是就答应了下来,三人草草商量了一下,就各自回去做出前的准备工作了。

        没了无的移动仓库,出入境管理局就各种限制携带的物品,以往都是无准备,常生又没有经验,结果他带的东西几乎全被扣下了,最后就几件衣服和他这个人过了境。

        无的仓库无限大,以前都不觉得怎么样,没了才觉是真的很不方便。

        以往在神魔界,走再远的路常生他们也吃穿不愁,可现在就得靠在路上打猎采集来填饱肚子,虽然吃的不会太亏,但就是太耽误时间了。

        三人加一喵,嘴上虽然都不说,表面也都装的跟没事人一样,但大家心里其实都跟火上房了似的,为了节省时间,他们一天就吃一顿,还早起晚睡的赶路,终于在不到七天的时间就赶到了目的地。

        常生再次打开任务资料,对比着面前的城镇,念道:

        任务地点:珍珠城

        任务:调查城中是否有邪祟

        酬金:十万仙币

        暗夜鄙视道:这叫什么狗屁任务?调查邪祟还用得着联盟出马吗?随便请个道士和尚不就完了?真要有他们收不服的,再来请也不迟啊!

        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每次十万仙币一入眼,常生的穷酸属性都要被震憾一回,震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常生尚且如此,那个爱财如命的钱弥欣肯定就更受不了这诱惑了。

        这座珍珠城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也就算是个中偏小型的城镇,但却极其奢华,城里所有的房子都造的跟工艺品似的,就连城墙上都雕着复杂的图画,整座城给常生的就是世界文化遗产的感觉。

        别说住在这里,就是走在里面,常生都担心会有管理员以随便进入的罪名来罚钱,碰一下东西常生都担心会被人以毁坏文物罪名抓进去。

        更夸张的是,连地面都是汉白玉的,而且还不是特定的路段,而是整个城的路面都是,走在上面,常生的脚都是轻抬轻落,生怕给人划出个印来,再把他给罚死。

        暗夜的小眼睛也都直了,他虽然很傲骄,但其实穷酸属性的值比常生还高,但就是死不承认,边小心翼翼地走着,暗夜嘴里还各种挑剔兼讽刺,以掩饰他此刻羡慕嫉妒恨的心情。

        倒是厉寒一如既往的淡定,根本就不把这一切当回事,就是那种完全入不了厉寒眼的感觉。

        清晖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淡定,就是那种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的感觉。

        跟这两人站在一起,把常生和暗夜都给比俗了。

        进城之后,他们就兵分了两路,清晖去联络点调查,常生和厉寒则去各家客栈寻找钱弥欣他们,顺便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

        常生厉寒和暗夜分头寻找,把珍珠城但凡能住宿的店都找了一遍,但却一无所获,每个店都说没见过钱弥欣小七和夏尔。

        最后,他们随便找了一家店入住,三人一喵就开始交换信息。

        常生他们这边一无所获,也就没啥可说的,可清晖那头也不乐观,他说钱弥欣他们来到珍珠城后只去过一次联络点,就打听了下邪祟的情报就走了,之后再也没去过,所以也相当于没有收获。

        这下常生是真急了,没有一家店有他们的消息,这也太不寻常了吧?

        厉寒说:会不会他们是租的房?调查这种事,说不费时也不费时,但说耗时却也挺耗时的,以弥欣的性格,时间一长的话,她应该会接受不了这城的物价,会选择租房也很合情理。

        清晖说:那明天咱们从这个上着手调查吧。

        常生叹了口气,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也只能先这样了。

        心里装着事,常生也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会儿,常生就起来了。

        怕影响同屋的厉寒和清晖,常生就悄声地出了屋,到外面透气去了。

        常生这边刚关上门,厉寒清晖那边就都坐了起来,两人互看了一眼,便不约而同地说:你休息,我去。

        说着,清晖就先厉寒一步下床,一边说着他也睡不着之类的话,一边径直地出了门。...

  http://www.shukeju.com/a/31/31687/198059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