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月光少年 手术



    会议结束时,夜色已悄悄降临,整个城市灯火通明。

    欧邢天半搂着儿子离开会场,但见小家伙额上直冒虚汗,双眼紧闭,眉头紧锁,他心里一惊,也不管众目睽睽,手伸到他脚弯,直接将儿子打横抱起来,疾奔上车。

    “逸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跟爸爸说。”欧邢天用手轻轻拂去小儿子额上,脸颊边的汗水,将他的头贴近自己脸侧摩挲着,神情极度焦虑。

    欧凌逸专心的吸收着能量,引导它们在体内流动,对欧邢天亲密的举动完全没有察觉,也没办法回应他的询问。

    “马上开车回医院!”见小家伙脸色苍白的沉默着,没有好转的迹象,他也顾不得医院正有一群对儿子围追堵截的人,连忙开口吩咐司机。

    “不要!”被庞大的能量流冲击的身体脉络胀痛,欧凌逸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听见父亲的话,想到回去还会碰见相同的场面,致使身体不自主的吸收能量,他连忙急促的拉住他的衣袖阻止。

    “你这么难受,不看医生怎么行?宝贝乖,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开回去。”轻柔的摩挲着小儿子嫩滑的脸颊,欧邢天温言软语的劝慰,转回头面对司机,声音立马变得冷硬焦虑。

    司机被boss转变速度如此之快的语气弄的浑身颤抖一下,不自觉的踩下刹车,麻利的将车打横调头。

    依偎在父亲怀里的欧凌逸察觉到方向的变化,勉力睁开双眼,迷迷噔噔的看向紧搂着自己的高大男人,伸手就想拉住他的衣襟抗议:“我不要回去!你听见没有!”

    只是由于头脑的阵阵眩晕,导致他手脚无力,眼无焦距,本想狠狠拉住面前人的衣襟,却反而变成在他俊脸上轻轻一个抚摸。

    欧邢天看着儿子白皙修长的小手伸到自己面前,在他脸上轻柔抚摸一下,然后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向自己撒娇抗议,(大误)他只感觉一股热流从心里喷薄而出,直冲击的自己浑身酥麻,连忙伸手握住小儿子欲收回的那只手,重新贴在自己脸颊上摩挲,笑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好,爸爸听你的,我们不回去,就在路边停着休息一下好吗?如果到时还没有好转,再看医生。”

    “恩。”试了几下也没抽回自己的手,专心对付身体内蓬勃能量的欧凌逸也就懒得理会,点点头重新闭上双眼。

    见自己的提议儿子同意了,欧邢天让司机把车停靠在一个景色颇为秀美的公园边,打开车窗,让小家伙靠着窗子透气。

    今夜恰好是个月圆之夜,窗外热闹的霓虹灯火也不能掩盖月光的清冷。

    察觉到被月光照射的皮肤上,暴动的能量被一一抚慰,平缓下来,欧凌逸缓缓撑坐起来,将大半个身子沐浴在银白的月光之下。

    见儿子好像特别留恋月光,欧邢天体贴的松手,让他离开自己怀抱。恍然中,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夜晚。

    那天好像也是满月时节,小家伙浑身披着银光,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回眸,直勾勾的看向他,眼里满是孤寂和迷茫。只那一眼,那个瞬间,就冲开了他冷硬心灵的一个裂口,而现在,随着对儿子的了解俞深,这个裂口也在不断扩大,再也无法愈合了。

    如此也好,这是我的儿子,对着自己儿子,谁能冷心冷情?怀揣着一颗狂跳的心,欧邢天模模糊糊的想。

    于是,一个淋着月光疏导能量,一个默默的想着心事,时间就在这万分和谐的气氛中溜走了。

    “我好了,回去吧。”终于借着月光的融合将体内能量疏导吸收,欧凌逸感觉极度的神清气爽,回过头来,看着静静等待在一旁的欧邢天开口,眼睛闪闪发亮。他的精神力好像又强大一些了。

    欧邢天怔怔看着回转头的少年,感觉他好像哪里不同了。皮肤更细腻白皙了,五官更精致惑人了,连气质都更高华清冷了几分。面对短短一个小时就变化如此之大的儿子,他只能痴痴的望着,不知作何反应。

    “父亲,我脸上哪里不对?”见欧邢天古怪的看着自己,欧凌逸狐疑的摸摸自己脸颊,月光除了滋养身体,补充能量,应该不会让他五官变异吧?

    起了这个古怪的念头,他又忍不住捏了捏自己挺翘的鼻子,嗯,还在,没什么变化。

    “呵呵,别捏了,它还在!”一眼看穿简单直白的小儿子的想法,欧邢天伸手拿下他蹂躏自己鼻子的小手,握进自己掌中,朗笑出声,心里柔软一片:小东西怎么能这么可爱呢?真是让人怎么疼都不够啊!

    “只是,逸儿刚才好像全身都在发光一样!”回忆着儿子沐浴在月光下,浑身银白一片的场景,欧邢天表情迷醉。

    “有吗?”急着平息体内暴动,忘了掩饰异能,欧小童鞋内心紧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了,淡淡的回应一句。

    发现了又如何?自己可以随时催眠他忘记。虽然欧邢天的意志力坚定无比,但是现在他的力量也在增长,催眠抹去一个小小的记忆片段还是可以一试的。

    “呵呵,当然有!我的宝贝本身就是个发光体啊!”只以为那是月光的反射,欧邢天笑呵呵的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玩笑的说,但那脸上分明带着满满的骄傲。

    “……”

    看着欧邢天一脸炫耀骄傲的神情,欧小童鞋果断的不予回应,默默扭头。

    “很晚了,我们回家吧。宝贝肚子该饿了。”摸摸小儿子细软顺滑的发丝,欧邢天打破沉默,嘱咐司机开车回欧宅。

    这回欧凌逸感觉自己精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心情颇好,没有驳斥欧爹肉麻的称呼。欧爹用余光看着满脸悦色的小儿子,心里酥软。车内,父子两人皆大欢喜。

    ﹡﹡﹡﹡﹡﹡﹡﹡﹡﹡﹡﹡﹡﹡﹡﹡﹡﹡﹡﹡﹡﹡﹡﹡﹡﹡﹡﹡﹡﹡﹡﹡﹡﹡﹡﹡﹡﹡﹡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今天对于欧家和简家来说都是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特殊日子。

    本着当初的承诺,简浩翔对简家隐瞒了自己具体手术的日期,也没有透露是谁给他主刀,因此等他到达医院时,身后只跟了自己的助理和专用律师。三人走进欧氏医院,看见等候在一楼休息室的欧家家主时,突然感觉己方阵容颇为冷清了些。

    “欧总,做个手术而已,犯不着弄这么大阵势。”简浩翔挑眉,看向欧邢天身后站立的欧邢瑱,两名保镖,阵容庞大的精英律师团,外带拿着一台V8,表情傻里傻气的Brook,语气玩味。

    “对象是简家主,当然要慎重。”欧邢天靠坐在沙发上,姿态看似随意闲适,却处处透着慑人的张力,有如一头伺机而动的猎豹,优雅却危险。

    “承蒙看重。”简浩翔微微颔首,面不改色。

    “这次手术,不管你是想搏命一赌,还是想借着你这条命,拉欧家入水,我都没有兴趣知道,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没醒过来,简家我就接手了。”点上一根烟,毫不顾及对方的身体,欧邢天悠哉的吐出一口烟圈。

    “为了简家牺牲自己,我还没有无私到那个份上。现在的基业都是我一手打下的,就算死,那群老东西也别想从我身上捡到半分便宜。我对欧家绝没有不轨之心,欧总可以放心。”简浩翔语气淡然的解释。

    “如此很好,把文件拿上来。”听了简浩翔的回答,欧邢天很满意,挥手示意律师团将这几日拟好的文件呈上来给简浩翔过目。

    “这是?”拿过文件,一份份快速浏览,简浩翔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没错,最上面的是对我儿子这次手术的保密协议和免责文件,后面的都是财产转让书,涉及你名下90%的产业。放心,只要你能醒过来,这些文件即刻作废,怎么?你不敢签吗?”欧邢天微微挑眉,期待简浩翔的反应。

    “哈哈,有何不敢?废了身体换来的一切,死了我也不会便宜简家人!还是欧总替我考虑的周到。”想着自己从小忍辱负重,受到多少苦楚才换来今天的成就,他的亲人却个个都盼着他早死,等着掠夺他的一切,简浩翔怒从心起,拿起手边的钢笔,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他带来的助理和律师反应过来,待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谢谢简家主的理解。”接过文件,确定签名无误,欧邢天满意一笑。

    “欧总好心机,明知道我和家族的纠葛,却偏要这样激我,简某这次露相了。”见对面男人眼里眸光一闪,继而邪肆一笑,简浩翔低叹自己太过冲动。果然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再淡然的人也不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文件写的很清楚,你活过来,一切作废,有逸儿为你护航,你有何好担心的?还是保存些精力撑过手术吧。”说到‘逸儿为你护航’这六个字时,欧邢天特意加重了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欧总真是个好父亲,为了儿子煞费苦心。如此,不管手术失败成功,小逸都会分毫不伤。这样也好!我也就放心了。”低低一叹,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将如此优秀卓绝的少年牵扯进来,简浩翔内心也很不安。现在既然欧邢天为他安排好了一切,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正如欧邢天所说,保存精力撑过手术才是正理。

    “他是我儿子,不需要你操心!”接过文件,本来心情稍好的欧邢天听到他语带怜惜说的最后一句话,脸又黑了。这是我儿子,特么的,凭什么需要你们来操心?手术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简浩翔对欧邢天突然的变脸不以为意,优雅的欠身,去病房换衣,准备做术前麻醉去了。

    “欧家主,小逸已经同意,让我将手术全程拍摄下来,我可以走了吧?手术快开始了。”见欧邢瑱和简浩翔双双离开,去准备手术。被两名保镖一左一右夹在中间的Brook小心翼翼的提醒脸色漆黑的欧爹。

    “你走吧!不过,如果视频未经过我儿子允许外流,后果相信你清楚的!”见这个假洋鬼子如此不识相,欧邢天额头十字凸了凸,转念想到是宝贝亲口同意的,只能强忍着心中戾气点头。

    儿子身上散发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不断吸引着更多人的注意,这样的情景让他心里不安日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月光少年”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书客居首页,本站永久地址:www.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