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山村欲医 > 第六章 擒拿杀人犯

第六章 擒拿杀人犯

        在沈义来到身前两米处时,傅红刀神色一冷,右手操刀点在沈义喉咙上,狠声道:“站住,你不是沈义医生!”

        沈义一怔,道:“我不是沈义?难道你见过沈义?”

        “老子没见过他,但老子却能看得出来,你没穿白大褂,也没带药箱,肯定不是医生!去你姥姥的狗杂种,你是不是进来送死的?快滚出去给老子找医生来。”傅红刀道。

        沈义不由得笑了,道:“傅红刀是吧,我就是沈义,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沈义,如果你不想再次被抓紧大牢里,你最好乖乖地把这女人放了,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滚你奶奶的,去死吧。”傅红刀大怒,这几天亡命天涯,心情已经够差了,哪里有心情跟沈义废话,举刀就劈向沈义的喉咙。

        “不要~”王雪彤惊呼。

        “敬酒不吃吃罚酒!”沈义脸上却带着骇人的寒意,道:“缚!”

        “缚你老。”上一秒还神色狰狞的杀人犯傅红刀,下一秒惊骇失色,他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缠绕好几十圈一样,全身无法动弹,就连一只手指头都动不了。

        沈义将王雪彤拽过来,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寒声道:“接下来,我让你尝尝‘刀’的味道,切!”

        傅红刀突然觉得肌肤好像被凌迟一般、五脏六腑被人千刀万剐一样,锥心的疼痛让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轰然栽倒在地上,七孔流血,但却没有昏迷或者死亡,反而很清醒,但剧烈的疼痛让他五官都扭曲了,豆大的汗珠如雨滴下,他连牙齿都咬碎了,依旧无法忍受着疼痛,哀嚎不已。

        王雪彤呆呆地看着这一切,这个悍匪就这么被制服??

        直到沈义狠狠地抓了一把她的酥胸,她这才从震撼之中醒过神来,正要撒娇,却被沈义狠狠地瞪了一眼,立即就不敢言语。

        沈义不再理会王雪彤,第一时间来到血泊之中,开始检查陈二狗、陈鸿、陈升、陈第以及大胆叔几人的身体。

        结果,遗憾的发现,陈升和陈第已经死得无法再死,整个人头都被砍了下来,其余人都没死,陈二狗胸口被捅了一口,陈鸿两只手臂被齐齐斩断,陈大胆也只是断了左腿,三人都还在苟延残喘,只不过失血过多,三人都昏迷过去。

        “彤姐,二狗还活着。”沈义道。

        “真的?”王雪彤大喜,连忙拉住沈义的手臂,道:“好老公,你快点救救我儿子。”

        “骚蹄子。”沈义狠狠地拍打一下她的屁股,道:“在这里你也敢发骚,不怕陈主任浸你猪笼?你走开点,这里满地血腥的,你看着不恶心啊?”

        王雪彤这才想起自己身处血泊之中,看着这猩红的鲜血、断头的尸体、残缺的手臂,顿时胃口翻腾,捂着小嘴跑到外面呕吐去了。

        沈义不敢耽搁功夫,立即施展医术,首先将伤势最重的陈二狗止血疗伤、保住他的生命,然后找回陈鸿的两只断手、大胆叔的断腿,将它们和原本的断裂处驳接在一起,然后双手在上面不断地揉搓。

        尽管是在大白天,但他的双手依旧在绽放着肉眼可见的些许红光,没多久,奇迹出现了,原本已经断掉的手脚竟然和原先的伤口完好无缺的连接在一起,从外面来看,丝毫看不出有断过的痕迹。

        做完这些,沈义这才彻底地松了口气,擦拭额头的汗珠,心道:驳接断臂真tm不是一般的累,灵蛭虫又快用光了,看来又得去捕捉了,郁闷~~

        大概是王雪彤将里面的情况都告诉了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然后,如怒狮般的陈丰收就冲了进来,对昏迷中的傅红刀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鸿儿~~”

        “升儿~~”

        “小第~~”

        三个面容凄绝的少妇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郑雪柳一看见血泊中的儿子,立即大哭出声,而另外两个少妇见到断头的儿子,一口气喘不过来,整个人就翻白眼,昏迷了过去。

        沈义将两个妇女救活了之后,她们就开始了呼天抢地的嚎哭,神色凄凉动人。

        陈丰收招呼其他人将傅红刀五花大绑,又和其他人一起痛揍傅红刀,然后招呼众人不要破坏现场,忙得不可开交,谁也没有注意到,沈义已经悄悄地离开了现场。

        在门外遇见了冲进来的王雪彤,趁着没人注意,他狠狠地掐了王雪彤的胸脯,低声道:“骚蹄子,下次再被别人玩你的身体,小爷就不休了你。”

        “好老公,我儿子怎么样了?”王雪彤脸色一红,低声说道:“人家不是故意的,他。。”

        “其他的我不想听,二狗没事了,给他多煮点好吃的,补补气血,大胆叔他们也一样。还有,告诉陈主任,待会儿警察来问时,让他们说这杀人犯是他们抓的,和我无关,否则,我就翻脸不认人了。”

        话毕,沈义扬长而去。

        光着上身走在村里的小巷里,那些少妇们见到近乎完美的身躯以及沈义近乎妖孽的脸庞,一个个都禁不住春情荡漾,和沈义打起招呼。

        由于担忧施玉清的情况,沈义笑着回礼,迅速抽身跑到田野里,沿着田洼,越过绿水河,来到了竹屋里。

        “小沈医生。”屋里的农民见到沈义安然无恙地回来,连忙问起那边的情况。

        沈义就说已经解决了,找了个借口打发他们回去,这几个人一走,施玉清就扑进了沈义的怀里,呜咽道:“沈义,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忠谷走了,我。。我。。现在好怕~~~”

        “好好好,宝贝,我不会离开你的,你现在满身是血,先回去换一下,我在这里守着,待会儿肯定会有警察来查看的,你浑身是血,不好看。”沈义温柔地擦去女人的眼泪,道:“放心吧,忠谷叔走了,你还有我。”

        施玉清心头一暖,恐惧的心情为之一缓,也注意到自己浑身都是血迹,就跑回村子换衣服去了。

        沈义站在竹屋外,看着离去的女人,抽着闷烟,喃喃道:“看来,无论我们走到了哪里都不会太平啊,师父,是不是?”

        说来也奇怪,这里明明只有沈义一人,但他这话一说完,竹屋上空就传来一阵呜呜的声响。

        沈义吐出一圈圈烟雾,颓然靠在竹屋上,道:“我知道呆下去可能会很危险,但也只有这里才能让你活下去,而且,师父,我们什么都没了,家都没了,我们还能去哪儿?”

        呜呜呜~~竹屋上面声音略显着急。

        “师父,别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能让你继续活着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是不会离开家的。”

        沈义吞吐烟圈,目光越过漫漫稻田,落在了崎岖泥泞的山路上,那里有三辆姗姗来迟的警车正在艰难前行。

  (http://www.shukeju.com/a/29/29155/69806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