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龙蛇演义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苏醒?

第四百五十二章 苏醒?

        “看你这个样子?严元仪还真有起死回生的可能了?我做为一个进入了丹道的高手,熟知人体九成的奥妙,她生机已经全部断绝,六脉俱停,要想重新恢复过来,也感觉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风采看着王超脸上的表情以及说话的语气,也不免有些惊讶。

        “咱们抱丹的活死人功夫,其实也就是死中求活,抱丹的那一刹那,六脉俱停,也其实就是死了,但照样能够活过来,这其实也不稀奇。”王超一边说话,一边迈出步子,细细的和这个强大女人交谈着。

        “但是那也只能停一刹那,否则就真的闭过气去了,以我的功夫,默运气血,停住脉络,心跳,止住呼吸生机,也只能坚持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还有机会恢复过来,若是时间长了,那就真的死了。我想严元仪的功夫比我精纯一点,也不可能就把这个时间超过我很长,现在她死了多久了?足足有一个多月了。”

        风采莲步轻移,跟在王超的后面,轻轻一踏,和王超并肩行走着。

        “所以说,我也没有把握。我因为杀死严元仪的事情,和严家那边是有芥蒂的,所以这件事情,还要拜托你安排一下。”王超手放在背后,两根大拇指轻轻相抵,闲庭信步。

        “这个没有问题,现在严家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连请和尚念经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换在以往,严寿镜这个铁面将军,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风采轻轻一笑。

        “那好。我就等着你的安排了。”王超和风采走出机场,抬脚坐上了安排好的车,绝尘而去。

        入夜,果然在风采的安排下,王超来到了严家。

        “严老,咱们又见面了。上次看你的精神并不好。怒发于肝。淤血聚集,现在却气色好了很多。这位是……”

        王超来到严家的时候,在屋子里面等待的除了严寿镜。严母以外,还有一个穿着很随便。大约在五六十岁左右地人,这个人旁边坐地是一个风华正茂,三十多岁的青年,正是严元仪名义上的未婚夫李阳。

        不用说,李阳旁边地那个五六十多岁左右的人。很可能是他地父亲。

        严寿镜在和王超以前在风采的俱乐部见面的时候,因为女儿死了,肝火整日大动,血郁积在那里,王超看得出来。但是现在,肝脏里面的淤血全部散了,精神小有改善,这分明是被一种高明的手法揉散地。

        “我和老李的事情不想多说,听风采说,你今天是来给我家仪儿看病的?我在这里向你表个态,虽然仪儿是遭到了你的毒手,不过你如果真的救活了仪儿,哪怕活过来之后。仪儿变成一个普通人。我和你之间地私人恩怨,一笔勾销。并且以后对你的任何情况,都进行支持。”

        严寿境似乎是迫不及待,对王超郑重其事的承诺着。

        “我这么一生,见过的出色年轻人不少,但是今天一见你,倒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李阳,你的涵养虽然也算很好了,但和王超先生比起来,还相差得很远。有时间多多学习模仿一下。亲近亲近。”

        李阳旁边的那个人说话,说话的语气一出,王超就立刻肯定了,这个人肯定是李阳的父亲,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对这个大公子哥这样地语气说话。

        李阳听见自己父亲地话,并没有说话,只是抬起眼睛,深深的看了王超一眼,然后转过脸去,重重吐了一口气,一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地味道。

        自己未婚妻被眼前这个人活生生的打死,只要是一个男人,没有理由不愤怒,所谓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但是现在李阳这个手段通天的大少爷在王超的面前,却是感觉到那么的无力。只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面吞。

        他虽然三十多岁了,平时也养得油滑无比,大事面不改色,但毕竟没有经历过生死的阵势,只历练出了一层皮,对起王超这样的人物来,却是不如他的父亲那样谈笑风生。

        “这人不简单,是做大事的。”不知道怎么的,王超听着李阳父亲的话里面的韵味,就觉得这人是个典型的政治家,总有一种刘邦的感觉,人家抓住了你的父亲要煮着吃,你还谈笑风生的说分我一杯羹。

        相比之下,严元仪的父亲严寿镜却是比较坦率,有着直来直去硬派将军作风。

        “我和严老是同一个意思。韩国,日本联合举办的那个武道大会的真正意思,还有你的幕后操作,我也多少的了解了一些,意义很深远,不同于寻常的体育运动。倒有些什么武侠小说里面的武林大会的味道。你现在在为最后的开幕做准备工作吧,我听风采刚刚也说了一些具体的事情,而且对于这件事,咱们做领导的,也非常关心。你现在的那个最后准备工作的大调查,麻烦事情很多,倒是不怎么容易啊,不过如果元仪能够醒过来的话,她知道的一些东西也不少,倒是能够帮上一些小忙也说不定。”

        李阳的父亲看见王超正在打量他,也把目光迎了上来。这个“大佬”迎着王超的目光之中有好奇,不可思议,眼睛之中蕴含的意思,王超不用揣摩就能够明白:“一个年轻人怎么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同时,李阳的父亲的话语之中,也隐约的表明了和严寿同样的立场。

        并且,这个“大佬”也知道了王超前来给严元仪治疗的更深一层意思。

        王超这次来北京,首要的意思就是要和风采联合,撒下一张弥天大网,把天下英雄,一网打尽。

        这是一项浩大到了极点的情报工作,牵扯的人,牵扯的事务也极多,如果能得到国内大佬们的全力支持,那肯定会容易得多,毕竟唐门。洪门的情报再厉害。也比不上一个国家的。

        王超现在来救严元仪,一半是看看到底坐化之后的强者,能不能醒来。另外一半是消除严家地恩怨。

        以前虽然经过风采化解了,但是杀女地仇恨。始终是一个大仇。

        现在王超如果救活了严元仪,那自然是仇恨全部消除。

        从某一种道理上来说,王超这个行为,也可以算得上是大棒加胡萝卜,先打你棍子。再给你一口糖吃。

        武道大会,全世界的高手汇聚一堂的盛会,全世界华人帮会大联盟地一次聚集,再加上各个国家,各个民族之间的强者为荣誉奋斗地大会。这场武术的盛世。已经到了最后的准备关头,王超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这个做准备工作,让严元仪活过来,也是这样。

        “那我看看王超你起死回生的手段了,事不宜迟。”严寿镜似乎是已经等不急了,可以理解他现在心如猫抓地心情。

        女儿到底还有没有希望,是生是死,现在全部都在王超这一个人身上了。由不得严寿镜不心急如焚。

        “好吧。”

        王超脚步悠然走着。跟着严寿镜来到了严元仪的房间。

        王超一眼就看见了床上躺着。洁白衣服,皮肤红润光泽。头发乌黑,丝带如火的严元仪,简直就是一副海棠春睡图,并没有一点死人的味道。

        甚至鼻子微微的抽动,都能闻到严元仪身上地体香。

        不过王超敏锐的感觉了出来,这还是一个死人,血液心脏不流也不跳,只是血液不像久死的人那么完全凝固,而是稍微的有了点点活力。

        不过王超却不认为这是活着的迹象,齐洛亚那个和尚,念了两天两夜的经,生生的把一个绝顶高手累死了,也不存在没有一点作用,活血的作用是完全达到了。

        王超对于人身体的敏感程度,可比齐洛亚那个和尚厉害多了。立刻就看出来一些细微地变化,严元仪地骨髓也有些活泼,手指上的指甲有一圈新鲜地痕迹,很显然是这几天新成长出来的指甲。不过人死了之后,骨质细胞也会继续的生长一断时间,所以会有有的干尸挖出来,指甲很长的鬼样子,这也并不是严元仪有生机的象征。

        “和尚的真言倒真是有点名堂,洗髓震脑,不过似乎没有洗髓经那么完善。”

        王超看了看,走进了严元仪,手指搭在在了对方的手腕上,好像是医生切脉。

        切脉良久,王超的眼睛烁烁生光,他现在的境界,光明一片,随便和人一搭手,对方就好像是变成了透明的水晶,体内一切生机状态,纤毫毕现,全部呈现在他的感觉中。

        “怎么样?仪儿还有没有救?你有几分的把握能使仪儿活过来?”严寿镜看着王超,急急忙忙的问道。

        “我一成把握都没有。”

        王超的话,令严寿镜冷了半截。这个老将军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他有一种拔出枪来把王超射死的冲动。

        “不过,也未必就没有可能,至少她身上的一些伤,都已经愈合了。”

        王超敏锐的捕捉到了严受镜的冲动情绪,但却并没有在意什么,别说是严寿镜,就算是十个荷枪实弹的精锐特种,在他的面前,也没有一点还手的机会。

        王超在说话之间,收回了手,慢慢的揣摩了一会儿,突然之间,嘴里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声音,如春雷迸发,轰然一响,整个屋子都微微的摇晃起来。

        严寿镜立身不稳,几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倒。

        他感觉,就好像是雷雨天打炸雷,一个大霹雳刚刚从自己头顶上爆发一样。

        但是,这还不是令他惊讶的,更令他的头发都竖了起来的是,自己女儿严元仪的身体突然间一下坐了起来,好像诈尸!

        “这只是关节神经的自然反应。”王超道,“你们先出去,让我具体的看一看。”

        王超摆了摆手,严寿镜等人皱着眉头,咬紧牙关,还是退了出去。

        王超等人都出去之后,把手捏成胎儿形状,一声一声巨大心脏跳动声从手心里面传了出来,好像战鼓雷鸣。

        “怎么好像在打鼓似的?”声音守在外面的人都听得十分的清楚。

        与此同时,王超的手上红得鲜艳,好像是所有的血都聚集到了手上,要流淌下来一样。

        轻轻的把手按到了严元仪的额头,按了几下,好像是按摩一样。

        王超每按一下,严元仪的眼睛就眨一下,好像是个活生生的木偶人。

        一边按,王超嘴里和齐洛亚一样,吐出了经文一样的发音。

        不过王超的发音并不是还魂咒,而是洗髓经之中,白玉峰注解的一篇发音,是可以治疗脑伤的音节。

        他的按摩手法,也是按摩一种练脑的气功手法。

        王超就这样一边手指轻揉,时而指甲刺进头皮,针灸一般,嘴里的音节震荡时停时歇。足足过了三天三夜才停下来。

        不过严元仪依旧没有醒。

        王超做完这一切之后,也没有出去,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严元仪的眼皮,突然自动眨了一下,似乎是一个熟睡已久的人要醒过来一样。

  (http://www.shukeju.com/a/29/29069/69400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