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龙蛇演义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势已成!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势已成!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势已成!

        历史上一些和尚道士,或者是拳法高手在皇宫大内表演武术,从而引起了统治者的注意,一下引为大神仙,被封为国师什么的,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王超现在就有这样一种荒谬的感觉,觉得自己就好像历史上那些仗着会高深武功,欺骗皇帝然后谋得利益的人。

        当然,在现代,拳法表演一些不可思议的动作,会被称之为特异功能。在十年代,全民“气功热”的时候,也确实有一批“气功大师”和高层领导接触,然后表演而出名的。

        总之,这样的行为,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有。

        不过很显然,眼前的这位老者也不是什么容易被哄骗的角色,虽然觉得王超吐气击碗的功夫神奇得一塌糊涂,但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震惊表情,而是理所当然,见怪不怪。

        王超听见老者的话,感受得出来,这老者的确见过了太多的场面了,也见过了不少奇人异士的表演。对于任何事情都不觉得震惊。

        王超怀疑,现在就是天上真的掉下个神仙佛祖来,这个老者都能够冷静的对待。

        “这才是大人物的气魄,廖俊华的父亲,朱佳的大舅虽然也不错,但相比起眼前这位来,还真是相差了一个等级。”

        王超心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王超在这一下口中喷气,击破瓷碗的时候,倒没有借着自己手段,学历史上那些和尚道士,现代的“气功大师”那些人在权贵面前表演,谋得利益的心思。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单纯是哄一下小孩儿。却是没有一定点在领导面前表演的心思,以他现在的地位,钱财,势力,也没有必要表演。再说他以后也肯定不会在国内发展。

        现在他在国内仇敌众多,就算受了老者的接见表态,但这也是一种大局观的考虑,等武道大会过后,他的仇敌也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在以后,不可能,也不必要在国内发展。

        在海外坐地为王,呼风唤雨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现在这个小孩儿纯真,单纯,王超这一番作为,倒是想改变一下他的价值观。

        果然,这个小男孩被王超深深的震撼了,缠着王超又吵又闹,叫个不停。

        王超现在在这个小孩儿的心里,变成了“神仙叔叔”。

        “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老了精力不济,每天中午不小歇一会儿就支持不下来。”接见王超的这个老者也被他的这个小男孩孙子吵闹得似乎受不了,放下了碗筷,招呼了一声,径直在警卫的陪同下走了。

        老者这一走,就已经说明,这次接见王超的事情就已经告了一个段落。

        这场接见,王超和老者从头到尾都没有谈什么的具体的事情,而是随便的聊了几句武功,讲了两句金丹,吃了一顿饭。根本不似一个领导和海外的领袖会面场景,但王超却是明白,就这些,已经恰到好处。

        武运隆和刘沐白等老者走后,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死死的盯住王超,全身气息一触即发,似乎要立刻动手的样子。

        整个简单洁净的餐厅里面,顿时充塞起一股异常紧张的气氛,空气变得水一样粘稠起来。让人呼吸困难。

        这样的气氛十分的压抑,苏小月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脸上显现出很难受的表情,张开嘴巴,胸部砰砰砰的跳动,是心脏跳动的声音。

        那个吵闹的小男孩,老者的孙子也似乎感觉到了刘沐白,武运隆两人对王超裸的杀意。吵闹明显的停了下来,身体缩了缩,似乎一只冻到了的麻雀,往王超身边靠。

        苏小月,平时也都是家庭北京深厚,到哪里都趾高气扬的人物,这个小男孩更不用说了,肯定是个“小霸王”。但是现在这两人的身份在丹道绝顶高手的杀意面前,却是显得那么的风雨飘摇。

        家庭背景带来的心灵上优越感,又由优越感产生的气质糊弄糊弄普通人可以,但又怎么比得上丹道高手血腥无数,一怒之下,冤魂人命嚎哭的气势!

        “嗯?你们从那个长眉毛那里学到了什么本领,今天在这里要和我动手不成?不过动手可以,不要吓坏了小孩子。”

        王超静静的坐着,只是随便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小男孩立刻放松了很多,活跃了起来。只是却不再大声的吵闹起来了。

        “武叔叔好凶,我从来没有看见他这样凶的样子。”

        小男孩嘴巴里面嘀咕着,很显然,对于武运隆他也并不陌生。在小男孩的映像中,武运隆还抱过他,让他扯胡子,但是现在凶起来,却真的很吓人。

        “你们要动,我也不介意在这里动手。在‘大内’动手,倒也很有趣。”

        王超继续慢条斯理的道。

        “我很后悔,那天没有随元仪去洪门总会,让你抓住了那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天我要是和运隆一起去了,你就没有那么走运了。”

        刘沐白恨恨的道。

        “那也不见得,以前你们五大高手联合,又能把我怎么样呢?”王超听见刘沐白杀气腾腾的话,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越发的不成气候了。不过,我现在动手的心思不像以前那么强烈,杀意也深藏了。”

        王超面对武运隆,刘沐白并不放在心上,说话的语气也很清淡,就好像是这两大高手在他的眼里,和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差不多。

        “能把拳法进入丹道境界的人太少了,全世界也没有二十个,而现在,死的死,伤的伤,废的废,已经没有几个。而年轻的,似乎能成长起来,踏入丹道的,我几乎没有看到过。这样下去,以后武术界之中,只怕丹劲这两个字要成为绝响了。我不想杀你们,你们也要自重才好,如果一味的惹我,我只怕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王超并不看面前的这两人,一个大内第一人,一个堂堂的利剑部队总教官。在他的话语之中,只是生杀予夺的对象。

        王超这番话,倒也的确是自己的感叹,这个世界上,丹道高手本来就少,自从自己出道以后,更是越来越少,遭到自己毒手的就有沃顿,摩根,赵光荣,释永色,严元仪,伊买提,六大高手,足足六位绝顶高手。

        饶是这些高手都是王超的敌人,但王超每每想起来,仍旧觉得非常之可惜。

        丹劲是真正揭开了人体奥秘的大成就者,可以说,每一位丹劲的成就者,就是一本活生生的绝世武功秘籍,也是武术界中的一座丰碑。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这样的成就,无疑都是值得欣赏的。

        但是现在丹劲的成就者越来越少了,本来就稀少的可怜的,在王超手上就折损了足足有六个!将来,还会有死在王超手上的,可以说,想起这些来,王超杀得有点手软了。

        当然,如果刘沐白,武运隆真的铁了心要送死,王超当然不会真的手软。

        在平时生活之中,王超感慨归感慨,动起手来,谁都知道这个雄霸天下第一高手宝座不动摇的年轻人绝对是个魔王,很多武术界的老人从王超在颐和园扯掉周炳林手臂的时候也就明白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是一个千古更替的道理。你王超堂堂天下第一高手,杀人的魔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慈悲起来了?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乏踏入巅峰的强者。就算我们死在了你的手上,也会有新人不断的涌现出来。”

        武运隆突然冷静的道。

        “王超,武道大会上,我和刘沐白会尽全力的和你交手。就算死在你的手上,也在所不惜,你如果真正的要雄霸天下,就踩着我和刘沐白的尸体,最后击杀god首领,做到真正的登临绝顶吧。”

        说着,武运隆,刘沐白两人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个餐厅。

        餐厅里面的气氛顿时一松。

        王超也没有动手,只是摇了摇头,似乎在自然自语。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么?可是我看了这么久,似乎没有新人涌现出来。哎,刘沐白,武运隆,又有两个丹劲高手要陨落在我的手上了。真是可惜啊……god首领,这个神级高手,也要陨落在我的手上了。”

        旧的丹道高手,死的死,残的残。而新一代的年轻人,却好像并没有成长起来。根本没有踏入丹道的。

        王超站在巅峰观看,就是这样一种凋零的情况。出色的年轻人很多,如陈艾阳,莫云燕,如那位刀法如画江山,决断得可怕的秋蝉,还有王超的徒弟霍玲儿,以及唐门紫色军团的那三个宇文式的年轻人,还有那次华清帮,青帮在太白酒楼之中见到的新一代。以及洪门总会之中的那些杰出年轻人。

        但是,这些年轻的一辈,无论是多么惊才绝艳,多么的决断,进入丹劲的却一个都没有。这等于是武术界似乎青黄不接了。

        虽然武运隆,刘沐白刚刚说明了,要在武道大会上挑战王超,他们肯定会有准备,但王超的心里仍旧是已经把他们当作了死人,甚至god首领,这位打破虚空,降住白虎的人,王超也不认为他和自己动手有活的机会。

        一连又将有两个丹劲,一个神级将在自己手上陨落。绝顶的人物渐渐的好像流星一闪之后逝去光辉,留下的是永恒的黑暗。王超心里莫名的感伤。

        王超自从接受了天下第一高手的称号,为自己蓄势之后,性情也越来越趋近于一种宏大,混茫。god首领,也曾经是无敌的高手,打破虚空,可以见神的存在,但王超仍旧把他定为了必死的对象,并且为他的陨落感觉到了伤感。

        王超刚刚“吐气成剑”,之所以毫无顾忌的在武运隆,刘沐白面前表现出来,也正的是为了让他们告诉god首领。防备自己这一招,不要正的是糊里糊涂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样的行为,本来对于任何一个高手都是愚蠢的。但在现在王超身上,却是合情合理。

        正是有这样的念头,王超清楚的知道自己,一种莫名的大势已经真正的蓄成了……

        就在一个小时之后,颐和园,依旧是昆明湖旁边的石头凳子上。god首领这个长眉青年静静的坐着,和石头融为了一体。

        旁边是珞小萌,还有武运隆,刘沐白。

        “王超果然来了北京么?看来我昨天没有猜错。把目光放在我身上的,是他。”

        god首领从刘沐白,武运隆刚才的说话里面,知道了王超已经到达北京的消息。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猜想。

        “他还露了一手口中吐息,白气一闪,击破瓷碗的功夫。说这门功夫本来是对付你的,但却要我们通知你一声,怕你骤不及防,死在他的手上。”

        刘沐白述说起王超的手段,面容很沉静。

        “嗯?”god首领一听之后,微微一愣,“吐气杀人,虽然是近距离,但仍旧很恐怖了。不过这只是一种内脏,喉咙,舌苔的发劲技巧,真正揭开了,也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这种东西,在实战之中只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真正交手,还拳脚功夫见真章。”

        “不错的。”武运隆也是大行家,现在细细琢磨,也知道了一些门道:“以前佛道两家,都有这样的音节发劲,转过去三四十年,少林寺还有白玉峰注解的洗髓经中便提到了这样的发劲,只不过现在失传了。不过失传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我们细细琢磨的话,也未必就琢磨不出来。”

        “琢磨不琢磨都不重要了。”god首领的两道长长的眉毛低垂了下去:“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他的大势已经蓄成…………”

        “什么大势蓄成?”武运隆问道。

        “你们肯定以为他的那番话是调侃?但其实不是的。我可以想象得出,他说这番的时候,表情肯定是很伤感,却又认为我们已经必死。”

        god首领似乎当时就在场,把王超的表情竟然说了透彻。

        “没错,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的确是这样。还感叹什么丹道的人越来越少了。”刘沐白道:“我很奇怪,像我们这样的高手,敌人就是敌人,朋友就是朋友,动手绝不留情,更不会感伤,他的拳法比我们高,心意也比我们浑厚,怎么反而出了破绽?这样的事情,似乎是个好事。”

        “不是这样。”god首领很平静的说出了原因:“我之所以说他大势已经蓄成,就是这样。他的心意,已经达到了混茫一体的地步,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是他的一部分。就正如天和道一样,不管是好的坏的,都是他的。在拳法界中,他就是真正的天,包容一切,大慈大仁,却又不吝啬杀戮手段。”

        “大势已成,大势已成。他接受了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声,为自己蓄势,现在终于蓄成了啊。”god首领一连叹息了两句,站起了自己的身体,眼神仰望着云淡风清的天空:“这场决斗,更有意境了,王超,你放心,我是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杀死的。”

        此时的王超,虽然知道了god首领和武运隆,刘沐白有联系,也肯定知道自己的事情会传到god首领耳朵里面,但他并没有为这些事情而伤脑筋。甚至没有去寻找巴立明。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被那个苏小月缠住了。

        在接见完了之后,王超依旧坐着来时的车,出了这个最高权利机构的地方,不过一同出来的,竟然还有苏小月以及那个小男孩。

        车子来的时候是从廖俊华居住的军委大院之中开出来的,但是回去的时候,却并没有开到廖俊华的家里,而是来到了另外一个高高大墙,门口有警卫,似乎一个很严密的机关单位住宅区。

        “我和小宝顺便搭个便车,不介意吧。神仙叔叔?”就在王超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看不是地方,正皱眉的时候,苏小月抱着那个小男孩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笑盈盈的对王超道。

        苏小月穿的衣服和昨天的不同,昨天晚上在曹晶晶家里穿的是宽松,但却裹得很紧的练功服,但是今天却穿了一件丝质的衬衣,下面是晶莹的凉鞋。依旧显露出脚趾甲上的梅花蔻丹,这一身清凉的打扮,加上前凸后翘到了一种极致的身材,另人有一种蠢蠢欲动,恨不得动手动脚的感觉。

        这一打扮起来,曲线凸起,曹晶晶的身材都没有她的好。

        尤其是,苏小月学着小男孩的语气,也跟着叫王超神仙叔叔,尤其是后面“叔叔”那两个字叫得令人心猿意马。

        不过王超这人早就把心猿定在五行山下,把意马拴在了马槽里面,对于这个苏小月开玩笑似的调戏,没有一点反应。只是点了点头:“搭便车无所谓,反正北京虽然大,交通却也方便,我自己坐车也可以回去。”

        “耶…不急,不要急着走。”苏小月一听王超要走,顿时脸上显露出了焦急的神态:“你和晶晶是同学,我和晶晶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反正你应该没有什么事儿,昨天的事情,你走得匆忙了,晶晶家里现在可能正乱成一团呢,要不我打个电话,把晶晶,还有叶姨叫过来,好好的谈谈,消除一下误会。”

        “嗯?这也好。”

        苏小月的心思哪里能隐瞒得住王超。

        很显然,这个丫头对自己起了浓厚的兴趣。的确,以王超的身份,苏小月没有理由不起浓厚的兴趣。

        王超也估算出了,苏小月这个人的身份很不简单,只怕家里又是一个大佬。能自由的出入红墙琉璃瓦这个最高权利机构地方的人,身份想简单都不行。

        不过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碰到这些什么黑老会,公主党之类的人,王超也觉得非常的正常。毕竟,他刚才也是等于和最上层的领导接触了。

        而且,还有一个“小霸王”叫他“神仙叔叔”。

        “将来又是个黑老会,而且是个很大很大的黑老会。不过这些事情,也不关我的事情。只不过稍微的改变一下他的价值观,也算是好事吧。”王超叹了口气,看着苏小月抱起的那个小男孩,微微摇了摇头:“好吧,晶晶家里的事情,的确是有些麻烦,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把昨天没有说完的事情再说一下也好。”

        “神仙叔叔,你要教我飞剑。快点教我飞剑………”

        就在这时,那个小男孩又叫嚷了起来,使劲的拉扯王超的衣服。

        “嗯,我现在就教你变神仙。”王超微微一笑,手臂轻轻一舒,已经把这个小男孩托在了手里。

        “你要教他功夫么?不过功夫这东西,一时半会很难学会,他学一会肯定会没有兴趣的,到时候又去学奥特曼了。”旁边的苏小月笑盈盈的道。

        “这里太阳太热了,再晒着,皮肤都快晒黑了,小宝也受不了,咱们到树下去吧。”说着,苏小月感觉到了天上毒辣的阳光,连忙道。

        王超这才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类似于廖俊华军区大院似乎的单位机构,车子进来是宽大的广场,操场上有篮球场,一群年轻人正冒着现酷热,劲头十足的打篮球。另外还有一个大型的足球场,除此之外,在边缘的大块地方,还有许多健身器材的空地,以及假山,水池,喷泉,这一些的活动场地外围,面积非常大,但错落有致。

        尤其是广场的边缘,全部是郁郁葱葱的百年老树,挨着高大的墙根,微风吹过去,树叶梭梭做响,一片阴凉。

        除此之外,树上还有许多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嚷,显示出了良好的生态环境。

        “你们大户人家住的地方还真不错。”王超看着这里的住宅环境,和朱佳的那个小区又不同,朱佳的那个小区,虽然有防护林,也有水池,公园,也很清凉,但仔细的看来就是人工雕琢明显,略微显得现代的气息。

        而苏小月住的这个地方,一片百年老树靠墙根,意境古朴,深幽,就算是转过去百年,也肯定是一些满清贵族居住的地方。

        看居住环境,就能看得出人地位层次。

        “这里很凉爽,比屋子里面的空调都舒服。”王超坐在了树下的凳子上,听得鸟叫,微风吹树叶,感觉很舒服

        小男孩在他的手臂上吊着,荡秋千一样。

        “来,叔叔告诉你先练武功好不好?练武功,就可以练成神仙。”王超把小男孩放了下来,轻轻的道。

        “学武功就可以成神仙么?那我也会。不过老师们却没有这样说过?不会学奥特曼那样发出光波来啊。”

        小男孩说着,跳下地面,摆动小拳头,踢腿弯腰,弓步冲拳,马步倒踢,进步挑胯,做了一路长拳的动作,倒是中规中矩。

        “闲暇里,一些警卫也教了小宝武术的。”苏小月对王超解释道,“你可别小看他,他可是孩子王,小霸王式的人物,老是打架。就算是他爷爷都被烦得没有办法,不过和我挺投缘。

        “哦。”王超听着,用手去拨弄小男孩的姿势,“你看,我帮你会飞哦。”

        王超的手臂一伸就伸得老长,手指搭在小男孩的身上,每一次手指一挑,正好配合上了小男孩的动作的劲。

        王超的手很平稳,手指头的力量每次挑动,都很大,足足可以把小男孩挑得离地轻轻飘飘的跳起地面三尺高。

        这个小男孩充其量也不过是五六十斤,而王超每根手指头的力量简直得上一根大枪杆子,随意一挑,能挑起几百斤的麻袋,打出破空的呜呜风声,现在玩这个小男孩,简直是玩一个气球那么的简单。

        而且王超的劲力拿捏得恰到好处,丝毫不会让小孩子感觉到被人挑起来的一样。

        因为王超的劲,完全和小男孩的动作融为了一体。

        小男孩发出了惊讶的呼声,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轻轻一跳,身体轻飘飘的,果然离了地面,一种好像鸟儿飞的感觉,另他欢呼雀跃。

        “我要再飞得高一些,飞到树上去。”小男孩叫嚷了起来。

        “那不行,那要苦练。一步步来。”王超收回了手,一步步勾起这个小男孩的兴趣。

        “神仙叔叔,我以后一定要跟你一样,当神仙。不学奥特曼了。”小男孩坚定的道

        “神仙?不过是一些练武功的装神弄鬼罢了。小宝,不要相信他。”就在王超逗这个小男孩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远处响了起来。

        王超抬起头,就看见了五六个穿着便衣,但走路身材笔挺,脸色冷酷,双手笔直贴着裤子缝摆动的男子走了过来。

        这些男子身上,有着浓厚的军人气息,而且走路步子精确,气势挺拔,一看就是那种非常厉害正规的警卫。

        “这是小宝爸妈的警卫,肯定是听说小宝来这里了,接他回去的吧。”苏小月对王超解释道:“小宝家的警卫,个个都很厉害,领头的那个枪法很好,在中南海警卫中,可是叫出了枪神的外号。”

        “是个使枪的。”王超哪里还有看不出的,刚刚开口说话走过来的这个警卫,手指食指的关节处粗大,肩膀,肘都明显的要比其它地方的肌肉强健,很显然是经常扣动扳机和承受枪的后坐力而形成的。

        程山鸣也有这样的现象。

        程山鸣虽然精通八卦掌,全身讲究平衡,但用枪的时候太多了,强大的后坐力,震荡力,使得身体不免的出现了气血稍微的不平衡。

        火枪之所以和冷兵器不同,就是因为所有的冷兵器的力量,都要来自于人的自身,人怎么使用,兵器就怎么动。但枪却是不同,枪只要轻轻一抠扳机,就会引发巨大的火药冲击力,这股力量,不是自己身上的。

        这也是为什么练枪的,不同于连冷兵器的本质区别。

        火枪的劲,是别的劲,而冷兵器的劲,却完全是自己加上去的劲。

        “装神弄鬼?”王超听见这个逐渐走过来的警卫,不由得笑了,他从这个警卫的话之中,听出了对方浓浓的不屑,这是一种玩枪的,极度藐视拳法的不屑。

        “武功再好,一枪撩倒。”六个警卫走了过来,冷冷的看着王超,刚刚这的领头的嘴里又说出了八个不屑的字:“练拳的,什么时候装神弄鬼沦落到了哄骗小孩的地步了?满口神仙,飞天遁地,还当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了?”

        领头的警卫看着王超,眼神高高,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知道你叫王超,是一个练武的高手,而且刚刚受过小宝爷爷的接见,听说你吹一口气打碎了碗,哄骗得小宝叫你神仙叔叔?”

        “嗯?这个消息还传得真快!”王超抬起眼睛,看着这个警卫,倒是有些微微的惊讶,不过转念一想,也不稀奇,在食堂餐厅的时候,也有不少内部的工作人员,看见王超的表演,各自传了出去,也很正常。

        不算他在内,就算是在民间,也经常有传闻:“多少年前,某某领导人身边是个高手,我亲眼见过了,一口气能吹翻一头牛。”

        王超也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事情,也许在今后的很多年之内,会被传得神乎其神。

        “武功我也会,魔术我也会。武功和魔术结合起来,的确是让人觉得神乎其神,历史多少人就靠这个东西装神弄鬼,一些气功大师我也见过,都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如果在古代,你这样的人倒是能骗到一些人,但是现在现代社会了,你还想装神弄鬼骗领导的后代?”

        领头的警卫用挑衅的眼神看着王超,说出了一番话。

        很显然,这些人对于装神弄鬼的“气功大师”一流非常的反感。更别说是王超“哄骗”得小男孩叫“神仙叔叔”了。

        “哦?”王超看着这披警卫:“看得出来,你以前也是练过的,但是没有练成,改练枪了。真的以为武功再高,一枪撂倒?也好,我就和你比一比,看看你枪有多么厉害?”

        “怎么比?”领头的警卫眼睛眯了起来。

        “听小月说你有个外号叫枪神?那里有只鸟儿,这样,你出枪,我出手,我保证,在你的子弹射到之前,让那只鸟儿落到我的手里。你射不死它。”

        王超笑了笑,指着十米开外,墙角下的一只麻雀。

  (http://www.shukeju.com/a/29/29069/69400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