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 穆林

章二十 穆林

        章二十穆林

        “封龙录?”

        辰御天听罢,微微皱眉,将这个词语快的在脑海中搜索了一边,可,毫无任何结果。

        “这封龙录是何等宝物?为何我从未听说过?”公孙双目微凝,摇了摇头。

        雪天寒同样摇头道:“我也没有听过。”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汇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霍元极!

        霍元极微微一愣,随即想到,虎画案时,他的确说过很多江湖隐秘,可这一次,他也无能为力了。于是,他,微微摇了摇头。

        众人目光顿时闪过一丝失望。

        “我也没有听过此物,”玄曦神色凝重,沉声道,“不过,照卷宗所记载,此宝价值,堪比整个玄朝江山!”

        “什么?!”

        所有人大吃一惊,堪比整个江山,这会是什么宝物?

        就在众人为此吃惊时,东花厅的另一处厢房,同样有着一声件惊讶至极的惊呼,猛然传出!

        “什么?”

        炎尊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目中,满是震惊,看着面前的冰王!

        冰王连忙做了个噤声的的动作:“嘘……小声点,你想让所有人都听到么?”

        炎尊这才认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平息了了一下心情,随即束音成线,竟是用传音开始说话。

        “你说的是真的?他们谈到了封龙录?”

        冰王点了点头:“当然,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只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那件宝物,究竟代表着什么。”

        “对了,你之前传书与我所说的那件事,可是真的?”

        “当然,我与龙老鬼在白山县抹杀了那个组织的四祖的一道心识,此事,千真万确!”冰王认真地点了点头。

        炎尊微微点头:“说起来,当年封龙录出世,各方争夺不休,最终,封龙录神秘失踪,不知去向,没想到居然落到了玄朝的手中,不知道龙风海是否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去皇宫里做帝师的?”

        “谁知道呢?”冰王微微叹了口气,“当年,天机老人写下天机谶,给我们众人各自留下来一个锦囊之后,便羽化仙去。或许,龙老鬼的锦囊之中,便写着此事吧。”

        “说到天机谶,此谶之中的那句‘封龙隐没覆天现’算是应验了吧?”炎尊道。

        冰王微微点头:“不错,天机谶已经应验了一句,覆天教卷土重来,江湖,从此,恐怕不复往日的平静了啊……”

        ……

        玄曦离开了。

        在说完查到的线索后,她,便离开了。

        毕竟,她是偷偷从宫里跑出来的,晚上之前,务必要赶回去方可。

        临走,她深深地给了辰御天一个拥抱。

        辰御天当时愣住了,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其前方,渐行渐远的马车中,玄曦,一张脸早已通红,心,更是扑通扑通的上蹿下跳。

        方才的动作,可谓极为大胆。

        那是少女豁出一切的表达,但,事后,她却是羞红了脸。毕竟,方才的动作,完全不符合自幼学习的礼数。

        “不知道,他能否感受到呢?”少女心想。

        辰御天愣在自家门前,一动不动。

        一顶软轿缓缓的停在了府门前方。

        辰公走下轿子,就见儿子站在门前呆,不由好奇问道:“御天,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这时,辰御天终于回过了神。

        “爹,你回来了。不知此行是否顺利?那刘冲,可是愿意说了啊?”

        辰公笑道:“呵呵……你不问我也要与你说了,此行,为父可谓是收获颇丰啊!”

        “哦?是么?”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孩儿这边也刚好得到了一条线索。”

        辰公立刻笑道:“好!好啊,咱们进屋细说。”

        说罢,辰公拉着辰御天进了府邸,穿过花厅,来到书房,辰公将刘冲所说的话完完全的告诉了辰御天,辰御天听罢,摸着下巴,目中闪过一丝精芒!

        “爹,不知道你与那侯青凌可否熟悉?”他问道。

        辰公微微摇了摇头,道:“不熟悉,当年我还并非京中官员,而且案之时还在外面调查案子,是以在京中,并无多少认识之人。你问这个,莫非……”

        说到最后,辰公神色一动。

        辰御天点了点头:“恩,我总觉得侯青凌灭门一案,应该就是此案的关键……”

        “你的意思是……”辰公神色微微一动。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还只是猜测而已……”

        便在此时,腾春忽然走了进来,报告道:“老爷,刑大人来了。”

        辰御天和辰公同时看向外面,就见刑恩铭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小跑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恩师,好消息,好消息啊!”

        辰公看着他跑到面前,笑道:“恩铭啊,什么好消息,竟然让你如此激动?”

        刑恩铭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高兴地笑道:“恩师,好消息啊,我们,找到穆林的行踪了。”

        听到穆林二字,辰公和辰御天顿时一怔!

        穆林,正是当年西征的六个幸存者中,除刘冲之外,如今唯一还活着的人,而且,据众人推算,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便是此人!

        “真的找到他的行踪了?”辰御天惊喜问道。

        刑恩铭点了点头:“是啊,今日我回到府衙,便接到了下属的回报,说是在玄都外的一个名为小林村的村子里,有人见过穆林。”

        ……

        小林村,坐落于玄都城外,属于玄风县管辖地。

        毕竟是天子脚下,小林村,是一个颇为富裕的村子,辰御天众人来到时,恰好是黄昏时分,正是在田地里收割了一天的农人,归家之时。

        乡间阡陌,时不时都能看到扛着工具,背着背篓归家的农人相互交谈、寒暄,远处,炊烟袅袅升起,绘成了一幅绝美的图景。

        辰御天等人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这是一间简陋的茅草屋,草庐破烂,院落简陋,一看便知屋主平日的生活,过得定然极为艰苦。

        雪天寒微微皱眉。

        辰御天知道他一定是洁癖又犯了。

        毕竟,此处脏乱不堪,绝对不是天生洁癖的雪大侠能够忍受得了的。

        霍元极专门逗他:“天寒,来到这里,你有何感想?”

        学天寒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凌妙音也是奇怪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这样的院子,真的是那位前鹰扬卫副将军退役之后的居所么?这,实在很难想象。

        林刀也是皱着眉头,微微环视四周。

        忽然,他目光一闪,透过围着小院的栅栏,看向外面。

        在那里,一道身影,正向这边,蹒跚而来。

        那,是一个白苍苍的老者,老者皮肤干枯,头戴斗笠,身上更是背着一个大大的背篓,几乎将他的腰压弯。

        典型的农人形象!

        所有人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这道身影,听着他的脚步声一下一下越来越近,目中,都是涌上了一丝难以置信质感。

        眼前此人,真的就是前鹰扬卫副将军穆林?

        眼前此人,真的就是前鹰扬卫副将军穆林么?

        老农,一步一步,想着此处走来,前行间,看到院落中的众人,顿时,目光闪过一丝奇异之芒!

        看着老农缓缓地走入院落,辰御天并未上前,而是望着他,一样一样地将身上的背篓,工具,一一卸下。

        整个过程,没有一人说话,全部,都静静地看着。

        直到老者卸下最后一样,身子微微挺直了一些后,辰御天方才上前,抱拳,彬彬有礼道:“老丈,在下有礼了。”

        老农微微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屋里,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方才问道:“你们,来此做甚?”

        “我们想要找一位退役的鹰扬卫前副将军,他叫穆林,不知老丈可曾听说过此人?”辰御天再次拱手,说明来意

        一旁,霍元极众人听到这话,都是神色一动,微微感到惊讶地看着辰御天。

        他们不明白,辰御天为何要说谎?

        按照京畿府接到的情报,眼前的老农,应当便是穆林!

        “哦?你们为何要找他?”老农问道。

        “只因为近日京城生了诸多血案,官府认为此案与穆将军旧事有所关联,故特来此询问。不知老丈是否知道此人?”辰御天问道。

        “不,我不认识他,你们找错人了。”老农低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打搅了。”说吧,辰御天扭头就走,雪天寒、公孙等人奇怪,但也没有说什么,跟着离开。

        “为什么不直接说明他就是穆林?”走在路上,雪天寒传音问道。

        辰御天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就在刚才,他在那小院之中,除了众人的气机之外,另外还感受到了一股完全不同于任何人的气机,那,绝对是凶手的气机!

        “看来,凶手已经动手了啊……”辰御天看着远处的院落,微微咧嘴一笑……...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