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二 惨叫

章十二 惨叫

        在国公府住了一夜之后,翌日一大早,辰公、刑恩铭以及凌妙音三人便出前去找那位铁匠铺掌柜询问具体情况。

        而辰御天、霍元极、雪天寒以及公孙一行则前往霍元极说过的客栈老板处,询问线索。

        走在路上,辰御天不住地打哈欠,一副晚上没有睡好的样子。

        “怎么了?难道昨晚被你娘教训了一个晚上?”霍元极凑上来问道。

        辰御天长叹道:“差不多吧。不过不是被她教训了一个晚上,而是折腾了一个晚上。”

        霍元极好奇道:“折腾?你们干什么了?”

        辰御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但没有说话。

        一旁,公孙看着辰御天一脸苦涩笑容的脸,不由得想到了昨晚与辰御天母亲初次见面的那一幕……

        昨晚,他们一行乘马车回到国公府的时候,已经月至中天,马车方停下,腾春便是带着几个仆役迎了出来。

        辰公走下马车,腾春立刻迎上:“老爷,您回来了。”

        辰公点点头,笑道:“腾春啊,夫人睡了没有?”

        腾春还未能答话,就听一个清脆但饱含英气的声音从府内传出来:“老爷你都未曾回来,妾身又怎能安然入睡?”

        话落,但见一道倩影从府门处款款而出,这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二十多岁的女子,穿着一袭纯白色的宫装,柳眉杏目,朱唇瑶鼻,莲步轻移间,一颦一笑,都牵动人心。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女。

        而且还是一个级大美人!

        这一点,哪怕是同样身为美女的凌妙音,也必须承认。

        无论从容貌,还是气质,眼前的女子,都担得起倾国倾城四字。

        白衣宫装女子从府门内缓缓走出,辰公见到,顿时笑道:“夫人果然还没有睡啊!”

        听到这话,一旁除去辰御天之外的其余众人全部石化一般愣在了原地,然后左看看一脸笑容的辰公,右看看那气质与容颜俱佳的白衣宫装女子,一脸的古怪之色。

        他们……是夫妻?

        无论从年龄看还是从相貌看,这两个人都完全没有夫妻相啊!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声罕见的保持了一致。

        一旁,辰御天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别误会,我娘只是功夫练的比较高深,所以得以容颜永驻,实际年龄……”

        他本来还想往下说,但当看到娘亲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立刻闭上了嘴。

        霍元极等人的虽然没有听完他的话,但也大概猜到了他话中的意思,脸上的震惊之色也稍稍缓解了一下。

        而白衣宫装女子的脸上却是突然露出惊讶至极的神色!

        下一刻,她来到了辰御天面前,一把扣住了辰御天的脉门,随即,俏脸之上的笑容渐渐收起,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略带冰寒的阴沉。

        “娘,你怎么了么?”

        “你什么时候突破到罡气离体的层次了?还有,你的脉息略有些削弱,应该是受伤所致,是谁伤了你?”宫装女子看了看辰御天,旋即微微带着一丝冷意,问道。

        “娘,无碍,只是些皮外伤罢了。”辰御天笑道。

        “皮外伤?这种话你也就只能骗一下你不懂武功的爹,还想骗你娘我?如果不是罡气离体级别强大的恢复能力帮你恢复,你这一身伤,至少要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也才行?说吧,到底是谁?”宫装女子道。

        说话间,一股近乎实质的冰冷内力,自其体内,暴涌而出!

        一旁的霍元极等人顿时吃了一惊!

        如此内力,分明就是已经可以外放的实质性罡气,辰御天的母亲,居然是一个罡气离体级别的大高手?

        所有人都是好奇地看着辰公。

        辰公不懂武功,这一点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不懂武功,也不太帅的人,却是有一个武功极高而且又极为漂亮的妻子?真不知道辰公当初到底是怎么把这样一位娇妻追到手的?

        他们更不知道,其实当年,辰公才是被追的那一个。

        听到母亲的话,辰御天忽然愣住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精通医理的母亲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没有根据的话,自己的伤势最严重的也只是被弯刀斩断了几根肋骨,根本没有严重到他说的那种地步啊?

        可是,当他看到一旁辰公明显起了变化的脸,顿时明白了。

        于是他苦笑起来,“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就见一旁辰公脸色微微一变,看向辰御天的目中,立刻有着一丝决断浮现。

        辰御天知道,事情是瞒不住了。

        “好了,夫人,我来告诉你吧。御天今天查案子的时候,遭到了两个罡气离体高手的袭击,御天战退了他们,不过却带着一身伤返回。”辰公看了看白衣宫装女子,说道。

        白衣宫装女子听罢,放开了抓着的辰御天的手。

        她的面色更加阴沉,仿佛有着一股怒火被死死压制在胸中。

        “你都听到了吧?”她突然说了一句话,

        除了辰御天父子,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谁听得,因为他们能看听得出来,这句话绝对不是说给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听得。

        而就在宫装女子话落一霎,一个诡异的黑影,突然从府里窜了出来,站到了她的面前,单膝跪地,道:“是的,阁主。”

        众人始知刚才那句话就是说给这个人听得。

        可是,此人到底是从而哪里出现的?而且为何他出现之时,在场的所有罡气离体武者都没有任何感应?

        难道眼前此人的功力要高于此地的任何一个人?

        而且,他称呼辰御天母亲为“阁主”,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辰御天母亲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给我查出这两个罡气离体武者的下落,敢伤我的儿子,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来人点了点头道:“是!”

        随即,身形一闪,消失在夜色中,与来时一样,没有半点内力波动传出。

        一旁,霍元极等人一脸骇然,来去居然都没有散出一丝内力波动,这个人的的隐匿功夫好高啊!

        随即,他们又将目光看向了辰御天之母。

        凌妙音小声对辰御天道:“你娘好厉害啊!刚才的那个,是什么人啊?”

        辰御天笑了笑,不答反问道:“你听说过天网组织么?”

        凌妙音点了点头:“就是那个江湖中最神秘的的杀手组织?我听说过。不过最近几年他们好像不在江湖中出现了”

        辰御天点了点头,随即指着自己的母亲道:“我娘,就是天网的现任阁主,也是因为她的关系,天网才在江湖杀手界销声匿迹,只做情报收集和贩卖的工作了。你听说过万象楼吧?”

        凌妙音点头道:“我知道,万象楼号称天下第一情报机关,只要是与江湖有关的消息情报,在他们那里都能买到……”

        说到这里,凌妙音的脸色猛地略上了一丝难以置信之色:“难道……”

        辰御天笑着点了点头,“是啊,那也是天网的产业。”

        凌妙音愣住了,不光是他,一旁听到了这句话的霍元极众人,也都愣住了。

        随即,大家看向辰御天母亲的眼神,立刻多出了一丝钦佩。

        能用一己之力让一个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生生转为情报组织,而且手握如此大的势力还甘愿做一个国公府的贵夫人,这个女子,真是一点也不简单啊!

        然而,就在黑影离去之后,辰御天母亲画月明突然看见了一旁用钦佩目光看着自己的人,愕然:“咦?我们家今天有客人来么?”

        众人无语,敢情人家一直都没有现他们的存在?

        一旁,腾春小声提醒道:“夫人,这几位贵客今天白天就已经住进东花厅了。“

        “那我怎么不知道?”画月明低声道。

        “我向您报告的时候,你还在气公子没有过去看您,后来你去了东花厅,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

        画月明点点头:“我说冰王和炎尊两位前辈怎么会跑到咱们家里来了呢?原来是跟着小天回来的啊……”

        说完,他又看了辰御天一眼,突然笑道:“对了小天,你今天回来可是没有过来给我请安哦,所以今晚,你就过来好好陪陪娘亲吧,也好让我好好缓解一下这折磨了好久的思子之情。”

        说罢,她一把拽住辰御天,往家里走去。

        一旁,辰公苦笑扶额。

        身后,霍元极的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辰御天被画月明拽回去的辰御天,良久,雪天寒微微苦笑。

        “辰兄的娘亲,可真是……有个性啊!!”

        ……

        “说起来,你昨晚和你娘到底干什么了?”霍元极再度好奇的问道。

        辰御天仰起脸想了想……昨晚被娘亲拽回去以后,就一直被她拖着讲述虎画案和鬼庙案的详细经过,好像……除了这,也没有什么了?

        可是,谁能够想象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人像个小女孩一样一边吃着糖一边乖乖的躺在床上听儿子讲故事的情景?而且最后她居然还一边听着故事一边睡着了!

        这样的事情,辰御天怎么可能会讲出来?

        所以他笑了笑,依旧道:“没什么。”

        霍元极本来还想要追问,但是他们的目的地已然到了。

        他们的面前,一座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客栈坐落,客栈的门上过着牌匾,上面写着“悦来客栈”四个大字。

        辰御天仔细看了看客栈的门,问霍元极:“就是这里了么?”

        霍元极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就是在这家客栈看到李奇的。”

        “那我们这就进去吧。”公孙说完,众人正欲推门进入之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