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 奇事

章十 奇事

        霍元极详细地为众人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当日,霍元极正在美美的品味着美食,目光无意间扫了一眼楼梯,接着就看到,李奇以及客栈老板一起从楼梯里走了下来。

        李奇当时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边走边叹气。

        客栈老板何武开导他:“好了,你莫要胡思乱想了,说不定他们二人的死也是恰巧罢了。”

        李奇长叹一声,“我倒真的希望如此啊。”

        何武看了看李奇依旧愁眉不展的脸,笑道:“我说你啊,在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会不会被人杀害我不知道,不过被自己活活吓死倒是很有可能……”

        霍元极说到这里,厅中众人顿时精神一震!

        “你真的听到‘被人杀害’这类型的字眼了?”一个声音忽然问道。

        霍元极下意识地回答道:“当然,我的耳力一向很好,不会听错的。”

        他方说完,顿时感觉这个问自己的声音有些熟悉,于是连忙抬头看,果见辰御天正坐在对面,托着下巴微微沉吟。

        “看来,明天我们很有必要去拜访一下这位客栈老板了。”

        话落,堂内所有人都是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

        辰御天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不由笑道:“怎么了?我的脸上有花么?”

        凌妙音摇了摇头,道:“花倒是没有,不过只是很奇怪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是去换衣服了么?”

        辰御天笑着反问道:“换个衣服而已,需要花那么多时间么?”

        凌妙音一时无言以对。

        辰御天旋即又笑道:“好了,不说这个了,爹,你来看看此物,这是我在现场找到的,应该是凶手所留之物。”

        说着,他将那块黑色布条交给辰公。

        辰公接过布条,仔细看了看,随即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突然,目中一道电芒闪过:“这是……血腥味?凶手居然受了伤?”

        “不错!”辰御天点点头。

        “可是,是谁伤了他?又是为了什么目的伤了他?”辰公微微沉吟,喃喃自语。

        “关于这一点,我倒是有些眉目。”辰御天笑道,“我认为那个刘冲与此案一定有莫大的联系。”

        “哦?”辰公哦了一声,“你为何有如此判断,说来听听。”

        辰御天目中闪过一丝精芒,笑道:“其实,今日我在现场,碰到了两个杀手,他们就是刘冲派出来的,而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做下这桩案子的真正凶手,只是他们在现场看到了我,还把我误认为了凶手。”

        听到此处,凌妙音与雪天寒同时神色一动。

        “就是方才与你交手的那二人?”凌妙音问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正是。所以我觉得凶手的伤,很有可能也是刘冲派遣杀手追杀所致。”

        “可是,”刑恩铭此时插口道,“既然对方会把你错刃为凶手,说明他们并没有见过凶手的样子,如此一来,他们就应该不可能是让凶手受伤的人了?而且,你又怎么这么肯定这两个杀手是刘冲派出的?”

        辰御天正欲答话,可话未出口,便见辰公一旁微微摇了摇头,随即道:“不,恩铭,就算他们没有见过凶手,也不能排除他们追杀凶手并让他受伤这种可能。”

        刑恩铭微微一愣。

        雪天寒微微沉吟片刻,随即笑道:“辰公言下之意……可是认为刘冲可能派遣了不止一批的杀手追杀凶手,而且这些杀手之间还没有什么联系。”

        辰公赞许似的点了点头:“不排除这种可能。”

        刑恩铭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辰御天,又道:“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这杀手就是刘冲所派遣的呢?”

        辰公也是微微一笑,看向辰御天:“这个,我也很想知道。”

        雪天寒也是饶有兴趣的看了辰御天一眼:“我也是。”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其实很简单,当我突然问起他们是不是刘冲派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回答我是或者否,而是含糊其辞似的回答道:‘小子,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他学着当时胖老者说话的语气,向众人说道。

        听到这里,雪天寒当即反应过来,淡淡道:“原来如此,是因为对方向你含糊其辞,所以你就肯定他们有所隐瞒,甚至肯定他们背后的主人便是刘冲。因为如果你说错的话,他们大可打蛇随棍上,顺势肯定,说不定还能误导你。”

        “不错!!”辰御天点点头道。

        “可是,你这样的推理,似乎有些薄弱啊?”刑恩铭摸了摸胡子,道。

        辰公点了点头:“确实,你怎么知道对方不是算准了你的这番心思而故意说出含糊其辞的话来误导你将目光转向刘冲呢,毕竟,这种可能也是有的。”

        辰御天也是笑道:”是啊,的确有这样的可能,所以,我选择与他们一战,而不是逃走。”

        “哦?”辰公哦了一声,“此话怎讲?”

        “爹,你有所不知,对于武者而言,战斗的方法,有很大一部分会因为性格而有不同的侧重:比如心思聪颖者,往往会更加注重智慧在战斗之中的应用,以智取胜。再比如城府极深者,往往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陷阱,一不小心便会落入事先设下的圈套。”辰御天侃侃而谈。

        一旁,雪天寒、凌妙音、霍元极三人听罢,皆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辰公也是微微点头。他虽然不懂武功,可道理还是懂的,从行为上反应本性,这样的例子,他见过的也不少。

        “所以,你之所以和他们战斗,是想要从他们的招式上,看出他们的本性?”刑恩铭问道。

        辰御天点头道:“是的,虽然这个办法比较冒险,但我的确知道了我想要知道的事。”

        “什么?”辰公问。

        “他们二人的招式虽然阴险毒辣,但是并不会设什么圈套,可以看出,他们的城府不怎么样。所以,方才那种可能,我便直接否掉了。”

        辰公微微点头。

        “虽然你的这番推定稍稍有些赌博的意味,不过,为夫还是要告诉你,你的猜测的确没错!刘冲与此案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

        “哦?”辰御天愣了一下,旋即笑道,“看样子爹你这番凌远侯府之行,是有所收获了?”

        辰公摇了摇头:“不,凌远侯府之行没有任何收获,刘冲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不过,我在兵部查看他的所有库档的时候,现了一件记载在上面的奇事。”

        “奇事?”辰御天疑惑,

        “不错。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心中一定有很多疑问,且听我讲完这件奇事,你们自然会明白此事奇在哪里,也会知道此事与案子,究竟有何联系了。”

        ……

        “什么?失败了?”凌远侯府,刘冲听罢管家的汇报,气得一把将手中的茶盅捏的粉碎!

        “是,听说他们和对方激战,没想到对方在最后一刻突破至罡气离体,不仅反转战局,还伤了青冥二老。”管家道。

        “什么?罡气离体高手?那个家伙居然有这样的功夫?他们会不会是找错了人?”

        刘冲愕然,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几乎已经是武林中的前辈人物,除去高高在上的圣者之外,几乎无人能比,他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物,会用当初的事情来要挟自己,这不太可能!

        “卑职也觉得他们应该是找错了人,不过那个人和二老遭遇之前还是凡脱俗,也不能免除嫌疑。”管家道。

        “说的也是。”刘冲微微点头,细细思索,“如果对方不是为了要挟自己,那又是因为什么要杀掉李奇等人,如果对方真的是罡气离体高手,为何还要杀掉几个年逾花甲的老头?”

        “目的不是要挟,那会是什么?”刘冲微微思索,蓦然,目中闪过一丝电芒,一丝难以置信,掠上脸庞。

        “难道会是……”...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