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九 线索

章九 线索

        兵部,正事堂。

        辰公端坐书案后,快认真的阅览着面前的库档。

        在其面前,还有不少库档,高高的摞了一堆。

        这些,全部都是三十年前,刘冲身为鹰扬卫大将军之时的记录,大事小事,几乎全部记录在内。

        辰公快浏览这些档案,想要找出与案件相关的事件。

        突然,他目光一闪,停留在了档案上的某一页上。

        仔细看过几页之后,辰公心满意足地合上了库档。

        “原来如此……”

        他微微一笑。

        ……

        瘦老者惊骇欲绝地看着辰御天。

        其身后,那胖老者,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突破了?”他将信将疑,问到。

        辰御天微微点头,开心一笑。

        他能感觉到,此刻自己体内的内力如同江河一般奔腾不息,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充斥着身体。

        “这就是罡气离体么?”他心念一动,右手顿起一层蒙蒙白光,一道厚重的波动,从中传出。

        青冥二老看到那层白光,再度狠狠吃了一惊!

        那光芒,他们再熟悉不过。

        那是护体罡气,是唯有罡气离体高手才能动用的手段。

        而能够动用这种手段,也就说明,对方确实已经达到了罡气离体之境!

        这让他们心惊!

        但,惊讶之后,杀机更浓!

        如此有天赋的敌人,留之不得!

        他们打定主意,要取眼前人性命,不仅是为了他人之托,也是为了自己。

        “哼!一个刚刚突破的小子,对罡气离体境界的战斗手段恐怕都不太熟悉,怎么可能胜得了已经突破多年的我们?”

        他们很自信,认为辰御天必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哼!小子,受死吧!”

        瘦老者与辰御天距离最近,率先难,手中弯刀顿起,直取辰御天项上人头。

        然而,他的刀才刚刚挥起,辰御天的身形,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随即,瘦老者顿时感觉脖子一凉。

        一柄明晃晃的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握剑的人,鬼魅般地出现在其身后,嘴角,微微掀起一抹略带戏虐的微笑:“度,太慢了。”

        瘦老者骇然!

        胖老者大惊,体内浩元聚集,右手顿时绽放灿烂霞光,随即,一道冥火掌印,再度袭来。

        “这一招,虽然刚才让我吃尽了亏,可现在,未必!!”

        辰御天自信一笑,随即右手随意抬起,一掌,击出!

        掌出,龙吟声随之而起,霞光弥漫间,一道龙影凝聚而出,呼啸间,已然迎上了胖老者的冥火掌印!

        嘭!

        掌印与龙吟相接一霎,一道惊天巨响蓦然响起,紧接着,“咔咔”声连绵不绝,冥火掌印之上,一道道裂纹随之出现,如蛛网密布,下一刻,轰然崩碎!

        胖老者面色大变,现在的情况,绝对是他从未料想到的。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是才刚刚突破罡气离体,为何会如此厉害?力压自己这成名多年的罡气离体高手?

        他自然不知道,辰御天的内力乃是天下第一等内力,而且还是第一等内力之中的佼佼者,如果他知道这些,也许就不会有此疑问。

        罡气者,本就是内力外放的一种形式,而罡气离体的武者,罡气越强,实力也就越强,龙战内力在天下内力之中本就名列前茅,此刻化成罡气,自然非寻常内力所化罡气可以比拟。

        望着在目中急放大龙影,胖老者心神震撼,随即双手结印,一道由罡气组成的巨大气墙,轰然出现!

        轰!

        龙影一头撞在气墙之上,随即,狂风席卷,天地震动,周遭草木尽遭摧残,烟尘扬起数丈,笼罩了这方空间。

        烟尘笼罩,眼前不能视物,瘦老者趁着辰御天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胖老者身上的时候,手中的刀再次挥动。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剑气夹着破风声突然激射而至,顿时,胖老者手中弯刀脱手飞出,右手手腕遭剑气一扫,顿时一阵钻心疼痛,从右手传来。

        “啊……”他惨呼一声,身子连连后退。

        “谁?是谁暗箭伤人?”

        他冷喝,目中杀意更浓,但却得不到回答。

        这时,胖老者灰头土脸的从远处的烟尘弥漫处钻出来,看着同伴的模样,大吃一惊。

        而辰御天微微一笑,随即道:“你们终于来了。”

        青冥二老迷惑不解,不知道他在和谁说话。

        然而,就在辰御天话落之时,一道浅笑,霍然响起。

        “辰兄,这次你可欠我一条命了哦!”

        笑声落下,两道破风声蓦然出现,其中一道,落在了辰御天的身旁,而另一道,则一掌将瘦老者拍飞。

        来人一男一女,正是雪天寒以及凌妙音。

        雪天寒一袭白衣,手中握一柄长剑,冷视胖老者。

        胖老者看到二人,尤其是在感应到他们的功体皆在罡气离体后,顿时心生退意。

        “走!”

        他极为干脆,接住飞向自己的瘦老者,二话不说,直接化作残影,消失无踪。

        雪天寒与凌妙音本欲追击,却被辰御天喝止:“雪兄,凌姑娘,穷寇莫追!况且,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二人放弃了追击.

        凌妙音看了看辰御天凄惨的模样,不由关心道:“辰兄,你这一身伤不要紧吧?”

        辰御天微微摆手:“无碍,只是皮外伤罢了。不过这一次虽然受了不少伤,但总的来说,收获极为可观。”

        凌妙音点了点头,“是啊,你的功体获得了突破,这的确称得上是大收获了”

        雪天寒也是深以为然微微点头。

        然而,辰御天却道:“不,我说的收获,并非指我自己功体上的突破,而是另有收获。”

        “另有收获?”二人疑惑不解。

        辰御天看着他们茫然的样子,笑了笑,“好了,具体情况,我之后在详细说明。对了,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去找铸造那枚令箭的铁匠铺?”

        “说到这个嘛……”凌妙音忽然狡黠一笑,“我们也有些收获。”

        “哦?”辰御天目中精芒一闪,心中喜悦,“莫非你们找到了?”

        “这个嘛……”凌妙音冲着雪天寒使了个眼色,随即神神秘秘一笑,“回去再告诉你。”

        看着她的表情,辰御天顿时无语。

        这女人,分明是在气自己不肯透露自己的收获,存心吊胃口!

        “好吧,我们回去细说。现在,先回京畿府好了。”辰御天苦笑一声,随即收起九劫云龙,离开此地。

        凌妙音奇道:“你受了伤,难道还不回家治疗一下,顺便换套衣物?”

        辰御天苦笑道:“去京畿府就好了,那里也有我的衣服。如果回家,被我娘看见我这样子,势必要翻天了。”

        “翻天?”凌妙音与雪天寒相互对视了一眼,完全不明白辰御天话中的意思。

        辰御天也没有做解释。

        不过,这样,倒让雪、凌二人对辰御天素未谋面的母亲,生出了一丝兴趣。

        ……

        回到京畿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辰御天刚刚进了二堂,便看到辰公和刑恩铭二人正在议事,但奇怪的是,不知为何,竟然就连霍元极也在此处。

        “御天,你这是……”看到辰御天满身血污以及伤痕的进门,辰公顿时吃了一惊。

        刑恩铭和霍元极也很是惊讶。

        “无碍,只是遇到了两个高手,受了点伤。”辰御天淡淡道,并没有把自己的伤放在心上。毕竟,这些只是一些普通的皮外伤,只要养上几天,以他罡气离体高手的恢复能力,不久便可完全痊愈。

        但辰公不懂武功,看到儿子浑身是血而且身上还有几道伤口,顿时极为担心。

        “还说没事,都成这样了……恩铭,快,派人扶他回房,然后派人快去找个大夫,好好休息。”

        说着就要刑恩铭安排人照顾辰御天。

        辰御天忙道:“爹,我真的没事,不信你摸摸,这些伤口都已经开始结痂了……”

        辰公将信将疑地摸了摸辰御天身上的伤口,果然有些已经结痂,甚至有几道伤口都开始长出新肉,渐渐愈合。

        “这……”辰公和刑恩铭都惊讶了。

        他们不懂武功,自然也不知道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恢复能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但,霍元极知道,所以在看到辰御天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的时候,他,便猜到后者一定是突破了。

        “真的没事?”辰公将信将疑,虽然已经亲自确认过了,但他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辰御天笑道:“您不是已经亲自看过了?这样的伤口究竟有没有事情,难道您这个满朝有名的神断还能不清楚?”

        辰公听罢,也是笑道:“你这小子,居然还学会调侃为父了。”

        辰御天笑道:“孩儿哪里敢?孩儿说的都是实话么?”

        “好了,既然没事,还不快回去换一套衣服,为父这边可是有了意外的收获呢。”辰公笑骂一声。

        辰御天点点头,亦笑道:“孩儿谨遵父命!而且说到线索,孩儿这边也现了一点,待孩儿回来,再细说不迟。”

        说罢,他径直离开。

        霍元极目光一闪,随即看了看霍元极,问道:“他是不是已经突破了?”

        雪天寒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刑恩铭笑着接口道:“雪少侠,霍少侠可是给我们送来了一条非常珍贵的线索呢。”

        “哦?”

        此言一出,不但雪天寒吃了一惊,就连一旁的凌妙音也是美目诧异地看着霍元极。

        这家伙不是根本就没有过去查看尸体么?他怎么会提供重要的线索?

        霍元极笑道:“嘿嘿……我运气好么……今日听说了死者的姓名,猛然想起半个月前我曾经在一家客栈听过那个名字,就想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于是我就过来找公孙看尸体了。”

        “哦?说到公孙,怎么没有看到他?”凌妙音四下看了看,道。

        “他还在陈尸间那里勘验尸体呢……”霍元极回答了一句,旋即继续道,“看过尸体以后,果然就是那天我在客栈里见过的那个人。”

        “哦?”雪天寒哦了一声,“我记得死者的失踪时间,似乎就是在半个月之前吧?”

        辰公点头道:“雪少侠好记性,不错,李奇的确是在半月之前失踪的。据其家人所言,是在去了经常去的客栈之后便没有回来。然后再今天现了他的尸体。”

        凌妙音忽然美目精芒流转,看向霍元极:“那这么说来,你就是他失踪之前最后见过他的人了?”

        “不,”霍元极和辰公同时摇了摇头。

        凌妙音疑惑地看着二人。

        “失踪之前见过他的人,还有一个……就是那家客栈的老板!”...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4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