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七 杀机

章七 杀机

        京畿道旁,辰御天独自一人站在现尸体的现场,神色微微沉吟。

        现场和之前没有任何不同,但他总觉得,自己之前似乎忽略掉了什么东西似的。

        缓步沿着凶手留下的脚印走过,辰御天目中沉吟之色愈浓,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面前,是一株大树,树干粗壮,树枝横生,因为临近冬季,树叶凋落,光秃秃的,很是难看。

        辰御天目光无意间向上望去,忽然目光微闪,一缕笑容,浮现脸庞。

        只见树枝上,一缕黑色的布条迎风飘扬。

        见到此物,辰御天纵身一跃,轻功施展间,人已然到了树上。

        随即,他探手取下布条,而就在布条被取下的时候,一抹刺眼的殷虹,映入眼帘。

        那是,血迹!

        在布条的下方树枝上,居然有一抹血迹!

        辰御天微微惊讶。

        随即,他拿起布条闻了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隐隐从布条上传出。

        布条上,竟然有血?

        辰御天更惊讶了。

        按照他的推断,这挂在树上的布条,应该是凶手无意之间留下的,毕竟,这棵树下就有凶手新留下来的脚印,根据这些脚印,不难猜出,在凌妙音现被掩埋的尸体的时候,凶手应该就躲在此处。

        所以这树上的布条,也应该是凶手的衣服被树枝挂住的时候不小心留下来的。

        只是,如今才现,这布条上,竟然有血迹?

        难道说,凶手当时也受了伤,而且伤口还在流血?

        可这样一来,便出现了两个问题。

        其一,凶手到底是如何隐匿自己的行踪的?

        这棵树的树枝虽然横生杂乱,但是并不能完全隐藏一个人的身体,更何况对手还是一个罡气离体的高手,如果只是单纯的隐藏在这棵树上,势必会遭到现!

        而且,就算凶手的隐匿功夫高到可以瞒过罡气离体高手的感知,那么血腥味要如何掩盖?

        这一点,着实令人费解。

        其二,弄伤凶手的又是何人?与此案又有何关系?

        辰御天冥思苦想,但还是想不到这两个问题的可能答案,无奈之下也只好做罢。

        他将布条轻轻收好,正欲离去,然而一步刚刚迈出,两道浓郁至极的杀机,豁然隐现!

        “站住!”

        冷然一喝,只见两道身影从林中疾驰而至,身上携带惊天杀意,顷刻之间,便来到了辰御天面前。

        辰御天神色凝重,仔细打量着二人。

        就见两名灰衣老者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胖一瘦,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不知二位拦住在下,有何事情?”辰御天冲二人抱了抱拳,语气极为客气。

        “嘿嘿……做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那胖老者嘿嘿一笑,冷冷的注视着辰御天,同时内劲暗运,酝酿着极招。

        “可在下心中,并不清楚啊。”辰御天缓缓一笑。

        “哼!少装模作样!”瘦老者开口,语气不善,声音嘶哑,如同两块骨头在相互摩擦,难听至极,“你杀死了他们三人,难道还不是因为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么?”

        “当年之事……”辰御天闻言,心中微微一惊。

        以他的智慧,很快便明白了事情的关节所在。

        “想必这二人,是将我当成了制造鬼军令案件的凶手……也好,就让我试探一下,他们口中的当年之事,到底还有几人参加。这些人,说不定都会是凶手手的目标。”

        打定主意,辰御天顿时微微一笑,一股凛然气势,自体内散而出。

        “不错,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啊!”

        “哼!你的目标这么明显,谁还会不知道。”瘦老者冷哼一声,“不过,你很不走运,有人不想让知道那件事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只好请你去向阎王报道了。”

        话落,瘦老者佝偻的身躯猛然挺直,邪氛乍起,森森黑气萦绕躯体,诡异非常。

        辰御天神色猛然一凛,观这老者的内力气息,分明已经达到了罡气离体的层次。

        眼前此人,竟然是一名罡气离体的高手!

        他面色微微一变,旋即恢复如初,神色也冷了下来。

        “是不是刘冲派你们来杀我的?”他语出惊人,意在打探刘冲与此案的关系。

        “嘿嘿……小子,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胖老者一笑,随即掌印横空,寒芒闪过,手中倏然多出了一柄寒光凛凛的弯刀。

        刀似新月,散凛然杀机,让辰御天面色更加凝重。

        方才这胖老者之举,已然暴露了功体境界,而此人,赫然也是一名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

        两大高手的杀局,此劫,又该如何解开?

        ……

        凌远侯府,辰光二度拜访刘冲,只为探其虚实。

        “阁老远道而来,辛苦了。”刘冲命人奉茶,面带微笑,“这可是今天才从江南道运回来的绝品好茶,阁老定要赏光。”

        辰光同样微微一笑,不言其他,端起桌上的茶杯。

        杯盖打开,阵阵清香飘散而出,沁人心脾。

        “嗯,清香四溢,果真是好茶!”辰光微微一笑,随即微微喝了一口,细细品尝。

        “阁老,如何?”刘冲看着辰光,微微一笑。

        “好茶!”辰光赞叹一声,“茶香浓而不腻,的确是绝品好茶。”

        “阁老喜欢就好。”刘冲笑道,“不知阁老此次前来,有何事情?”

        辰光放下茶杯,缓缓道:“不瞒刘将军,本公此行前来,是想要告诉将军一件事情。”

        “哦?”刘冲面露惊讶之色,“什么事情?竟然劳烦阁老您亲自大驾光临?”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皇帝命本公调查的那件鬼军令奇案,今日再次现了一名死者。”

        听到这里,刘冲的目中下意识的掠过了一抹极度惊讶的神色,只是,下一刻,这抹惊讶,已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平静。

        然而,这一幕变化,并没有瞒过辰光如鹰一般锐利的双眼。

        他不动声色,暗笑一声,随即继续道:“那名死者,经调查后现,他也曾经是将军在鹰扬卫时,麾下的一名主簿,名叫……”

        话未说完,便听刘冲喃喃自语,吐出了两个字:“李奇……”

        辰光惊讶道:“将军怎知死者姓名?”

        刘冲恍若刚刚惊醒一般,开口道:“不,只是三十年前本侯任鹰扬卫大将军时,麾下主簿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这李奇了。所以,本侯才会记得他的名字。怎么……莫非这李奇他也……”

        辰光点了点头,“不错,他也遇害了……”

        刘冲大惊失色,身子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面色悲痛不已。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竟然死了……”

        说着,他暗自涕泪。

        辰公见其神情不似作伪,不由暗自冷笑了一下。

        如此逼真的表演,若是一个不知情的人看了,说不定真的会被他以此蒙蔽过去。

        但很可惜,辰公绝对不在此列。

        因为方才那一抹无意识涌现而出的惊讶之色,不似作伪,而那一抹惊讶,说得更准确一些的话,其实是一抹惊慌!

        一抹因为事情出乎意料而产生的惊慌之色!

        一个听到鬼军令案有新的死者出现便露出如此惊慌之色,势必与此案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此刻刘冲极力撇清自己与案件的关系,无疑是在欲盖弥彰。

        不过,辰公并不想在此时便戳穿他,于是站起身来告辞。

        “看来将军因为故人离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既然如此,本公也不便多加打扰,就此告辞,将军也不必远送,请。”

        说罢,辰公大步离开凌远侯府。

        出府门后,并没有直接打道回府,而是吩咐轿夫,往兵部而去。

        他要去仔细调查刘冲留在兵部的库档,从而找出刘冲与此案的关系密切的证据。

        而就在辰公离去后不久,刘冲止了泪水,谨慎地望了望厅外,确认四周无人之后,轻轻拍了拍手。

        就见之前那名管家打扮的一般的人物从厅后走了过来,望着厅外辰公已然消失的背影,微微沉吟。

        “侯爷,辰公此次前来用意颇深啊。”

        “哼!”刘冲冷哼一声,“这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当然知道……对了,你那边如何了?”

        管家模样的人笑了笑,道:“青冥二老已经过去埋伏了,只要他回去,必死无疑!!”

        说到最后,他的目中,已满是杀意!!

        “哈哈……很好!!”刘冲大笑起来,“管他是什么人,竟然敢拿当年那件事来要挟本侯,既然如此,那本侯自然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哈哈……”

        说罢,他很开心地大步离开。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其身后的管家,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极为诡异且杀意满满的笑容。

        “是啊,付出代价……”...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