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 再探刘冲

章六 再探刘冲

        辰光与刑恩铭惊讶地看着公孙,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书生一般的的仵作,居然还懂得功夫。

        辰御天、雪天寒、凌妙音三人同样面带惊讶,他们诧异之因,正是从公孙口中传出来的“焚心掌”三字。

        “公孙,能确定么?那掌印,真的是焚心掌所留?”辰御天诧异之余,连忙问道。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道:“不会错的,我现死者的五脏都有被内力肆虐之象,这正是身中焚心掌的铁证。”

        听罢,三人皆沉默不语,面色难看。

        辰光、刑恩铭不懂武功,因此不理解三人的反应。

        辰光问道:“御天啊,这‘焚心掌’有何不妥么?为何你们的面色都如此难看?”

        辰御天缓缓叹了口气。

        “爹,你有所不知,这焚心掌在江湖之中,称得上是一门臭名昭著的武功,它最可怕的地方,是它所针对之处,乃是人的内脏。”

        “中此招者,五脏遭内劲肆虐,犹如五内俱焚一般,痛苦难当,直至死亡。”

        最后一字落下,辰光二人同时大吃一惊!

        五内俱焚?

        这门功夫,果真是恶毒至极!

        “可是,如此一来,死者到底是因活埋致死?还是因这焚心掌而死?”刑恩铭有些糊涂了。

        公孙摸了摸下巴道:“死者死于窒息,这一点没有错,因为他的口鼻间有大量泥土残留,所以应该是活埋致死的,只是……”

        说到此处,陡然话锋一转。

        “被活埋致死的同时,还要忍受焚心掌的折磨,看来,这个凶手,对死者十分痛恨啊!

        他缓缓说道,语气微冷。

        其他人也一时无言。

        如此手法,可谓残忍至极!

        凶手究竟为什么要这般残忍地对待死者?

        带着这个问题,辰御天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尸体,之后微微沉吟起来。

        辰光看着儿子认真思索的模样,微笑道:“御天啊,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吧。”

        辰御天神色一动,随即想了想道:“我觉得,死者很有可能是一名军中的主簿。”

        “哦?你这个推断有点意思,说来听听。”辰光笑道。

        辰御天将目光望向一旁的公孙,问道:“公孙,你应该注意到了吧?死者的食指和中指上面,都有一些老茧,对吧?”

        “的确。我想那应该是因为常年提笔所造成的吧。”

        “不错!”辰御天点了点头。

        “可是,光凭这一点,并不能肯定死者就是一名军中主簿,充其量只能推断他是一名经常性提笔写字的人。”公孙开口,毕竟,经常提笔写字的人,世上有很多。

        “不错。这一点,的确不能准确判断他的身份。”辰御天点点头,旋即目光猛然一闪,又道,“但他背后面的伤痕,却是可以。”

        “伤痕?”公孙疑惑,那道伤痕他也看过。的确是一道可怖的伤口,但并不大,只是十分的深,根据自己多年行医经验判断,这道伤口当年形成之时,几乎只差数寸,便能够直接捅破心脏。

        可想这伤口当年是多么可怕!

        除此之外,这道伤口的外部也非常奇特,以自己的学识,一时之间竟不能看出那到底是被什么利器所伤。

        这一点,也很让他揪心。

        “那道伤口虽然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但还是能够看出,它的豁口呈现奇怪的锯齿状,据我所知,咱们中原是没有这般古怪的兵器的,能造成这种伤口的利器,我思来想去,恐怕普天之下,也就只有一种。”辰御天缓缓解释道。

        “是什么?”公孙连忙问道。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好长时间了。

        “西域蛮国的锯齿刀。这种刀是蛮国士兵的制式装备,除了军队,没有其他人能够拥有这种造型奇特的刀。”辰御天缓缓道。

        “蛮国的刀?”公孙微微一愣,难怪自己都无法辨认出那伤口到底是什么利器所造成的的,原来是西域之物。

        “等等,平常人应该不可能接触的到西域之人,更何况被蛮国士兵险些用刀杀死?”公孙暗暗沉吟,这种经历,绝非一般人能够碰到的。

        “这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经历。”辰御天道,“事实上,在整个中原,除了常年驻扎在西域边陲的鹰扬卫大军之外,几乎不会有人会与蛮国士兵产生交集,乃至于生冲突。”

        “所以,你认为死者生前曾经是鹰扬卫中人?”刑恩铭摸了摸下巴,问道。

        “不错!”辰御天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身处鹰扬卫大军之中,又需要长年提笔写字之人,唯有军中主簿!对吧?”一道声音蓦然回响耳边,辰御天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随即,辰御天便是看到,凌妙音正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

        “原来如此!”刑恩铭恍然大悟,眼睛里闪烁着夺目的光彩,“的确是有这个可能,我马上安排人手,朝着个方向着手调查。”

        说罢,他快步离去。

        辰光看着儿子,微微笑了笑,赞叹道:“分析的很不错,可惜有一处地方只是勉强能够说通,并非毫无破绽。”

        “哦?”辰御天惊讶,他觉得自己的推理已经足够完美无缺的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推理到底哪里有破绽?

        “还请爹爹明示!”

        辰光摇头笑道:“你推断此人出身行伍,所依靠的仅仅只是死者身上的一道旧伤痕,此举,颇为不妥。”

        “哦?”

        “仅凭一道蛮国锯齿刀造成的刀伤,便判断其曾在军中服役,这一点的说服力不强。”辰光摇了摇头,“毕竟这锯齿刀除了西域蛮国之外,中原武林,似乎也是有人使用的吧?如此判断,颇为不智。”

        辰御天认真听着,心中暗自记下。

        “不过,你这一次的判断也没有错,此人的确曾是军中主簿,这一点,他胳膊处的纹身,就是证明!”

        说着,辰光将死者的一只胳膊袖子卷起,露出整条胳膊。

        辰御天众人看去,只见在死者的手臂上半部分的某处,赫然有着一个展翅欲飞的雄鹰纹身。

        ……

        凌远侯府邸

        刘冲在大厅内来回走动坐立不安。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冲着刘冲抱了抱拳,道:“侯爷。”

        刘冲立刻冲到了此人跟前,急促问道:“怎么样了?都查清楚了么?”

        “回侯爷,都查清楚了。鬼军令案死亡的两个人,已经证实正是王岩和林之声二人,另外,的确如市井传言,二人被生生活埋致死,尸体旁边,各现了一枚鬼军令!”来人道。

        “那鬼军令的模样打听清楚了么?”

        “卑职让那看过此令的捕快,详细描述了一番,更是请画师按照他的描述,画下了这幅画,请侯爷过目。”

        说着,他将一张纸交给刘冲。

        刘冲打开只看了一眼,立刻面色大变:“这……这是……”

        ……

        京畿府衙门,辰御天一行尽皆坐在二堂之中,听刑恩铭叙述调查结果。

        “李奇?”听罢报告,辰光眉头微微一挑,看了刑恩铭一眼。

        “是的,经学生调查,死者正是这个叫李奇的。他是林之声死后学生盘查出的行踪不明人物之一,而且此人与第一个死者王岩私交甚密,是前鹰扬卫主簿。”刑恩铭点头道。

        “哦?与王岩私交甚密?看来此人当初在鹰扬卫时,应当也是刘冲麾下了?”辰光眉头再度一挑,说道。

        “您真是料事如神啊!”刑恩铭赞叹道,“不错,根据兵部库档记载,李奇当初的确是在刘冲麾下担任主簿一职,于三十年前离开军中退役,现在是一个生意人。”

        “哦?三十年前?那不正是刘冲获封侯位之时么?”辰光神色一动。

        辰御天也是微微沉吟。

        刘冲三十年前获封凌远侯,而李奇却在同一年从军中退役。如今,刘冲昔日麾下一个个遇害,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看来,老夫有必要再去探探这位凌远侯的口风了……”

        最后,辰光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刑恩铭相送而出。

        堂中顿时只剩下辰御天、雪天寒、公孙以及凌妙音四人。

        “大人,我们要做些什么?”公孙看着辰御天,问道。经过两件大案调查的相互配合,他们之间早已成为默契十足的伙伴,但公孙却依旧沿用在陵水县时的称呼,未曾改口。

        辰御天看了看厅外父亲越行越远的背影,沉吟道:“刘冲那边,就交给我爹吧!我们现在手头上的线索太少,不知道能否在那些尸体上找到更多的线索?”

        闻言,公孙点头道:“我明白了。”

        说罢,他立刻去找刑恩铭,准备重新调查三具尸体。

        辰御天则将目光望向雪天寒与凌妙音二人,“不知你们是否愿意再帮忙调查此案?”

        闻言,雪天寒淡淡开口:“反正我左右无事,而且此案我也颇感兴趣,若你有事,尽管吩咐就是。”

        凌妙音也是笑盈盈道:“我本就是奉了师命前来京城助你的,所以,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吧!”

        “专程前来助我?还是奉了师命?”辰御天听罢顿感奇怪,堂堂剑圣,为何会特意安排自己的传人帮助自己查案?

        这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生出一丝,便被他强行暂且压下,随即,他笑道:“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希望你们能够调查一下全城的铸造铺,看看此物,到底是在那里制造的?又是什么人要求制造的?”

        说着,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一支令箭,正是鬼军令。

        雪天寒接过令箭,与凌妙音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狐疑之色。

        辰御天自然他们在想什么,于是道:“现在什么也不要问,之后我自然会和你们做详细解释。”

        二人微微点头,旋即离开。

        最后,辰御天自己也离开了二堂。

        他要再去现尸体的现场一探。...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