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 见驾

章三 见驾

        辰御天说罢,径直来到老者身边。

        “这位老伯,在下有礼了。”他对老者拱了拱手。

        老者抱拳还礼。

        辰御天见状,目中微微有着一缕精芒闪过。

        老者道:“公子不必多礼,有什么话,尽管问便是。”

        辰御天点头,随即问道:“敢问老伯,那个小偷偷你的钱袋之时,可是遮去了面容?”

        老人点头:“是。那人穿了一件很大的黑斗篷,将自己浑身上下都遮在里面,是以,我并没有看清他的身形相貌。”

        辰御天点头,笑道:“果然如此,这是最近几年玄都盗贼经常使用的手法,用斗篷等物遮去面容,盗取东西之后再脱去遮盖物,这样一来,无论是失主还是路人,谁也无法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小偷。只不过,今日的这位运气不好,被一个眼力厉害的人看破了行藏,还被抓了起来。”

        “不错!哪怕你再怎么隐藏,也逃不过小爷我的一双法眼,是不是小偷,小爷我一眼就看得出来。”粗布短打青年笑道。

        辰御天道:“这位兄台,你先别忙着指证,我可没说这位仁兄一定就是小偷啊。”

        青年道:“哼!他不是小偷还有谁是?还有你,你不是说你能证明谁是小偷么?怎么还不动手?”

        辰御天没有搭理他,转而问林韬:“你说你父亲是抓住小偷的那个人?难道你父亲抓小偷的时候,周围的街上都没人看见么?”

        林韬闻言,欲言又止的样子。

        “哈哈……说不出话来了吧?你爹分明才是那个小偷!”青年大笑道。

        “我现在在问他,没有问你,还请你不要说话。”辰御天压着心中的恼怒,厉声道,随即再次看向林韬,“怎么了?难道真的没有人看见么?”

        “不是的,我看见了,只是……”人群中忽有一人开口。

        “只是什么?”

        “我只是感受到了一股风刮过,然后他们两个人就纠缠在一起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谁才是小偷了。”

        听罢,辰御天无语。

        他苦笑了一下,旋即对二人道:”两位,在下的确有一计可以知道你们谁是小偷,只不过在此之前,能否请你们二人先洗个手。”

        “洗手?”青年愣住了!

        周围围观的人们也愣住了。

        甚至,就连跟在辰御天身后的公孙等人,也都愣住了。

        “为何要洗手?难道洗个手,就能够看出谁才是真正的小偷了么?”林韬奇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不错,只要你们二位洗个手,这件事,就能真相大白!霍兄,麻烦你拜托茶楼伙计帮忙端两盆水过来。”

        林韬惊讶不已。

        霍元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狐疑地走进了茶楼。

        围观众人也不明白这位公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洗个手就能看出谁是小偷?这倒是有些稀奇!

        “师兄,让他们洗手,就真的能知道小偷是谁么?”玄曦凑了过来,低声问道。

        辰御天嘴角掀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小声道:“你好好看着吧。”

        说话间,霍元极领着两个端着水的茶楼伙计走了出来,两个伙计将水放下之后,就直接站在一旁围观,显然,他们也很好奇到底要怎么通过洗手来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小偷。

        辰御天看了看林刀和那个青年,道:“二位,请。”

        林刀依旧默不作声,伸手入盆。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看到林刀将手伸进了盆里,也只好照做。

        然而,就在他伸手入盆没有多长时间后,辰御天忽然走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就是那个小偷!!”

        众人哗然!

        青年神色慌张,口中却道:“你诬赖好人,你凭什么说我是小偷?”

        “证据……”辰御天微微一笑,一指水盆,“就在这盆水里!!”

        “水里?”众人奇怪,一脸茫然地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笑道:“大家看看,这两盆水有什么区别么?”

        众人闻言,纷纷围过来看那两盆水,不久,便有人道:“好像这盆水,比那盆水多了些油花……”

        “没错,就是油花!”

        辰御天点点头:“身为失主的老伯身上和钱袋子上都沾满了油污,所以,偷走这个钱袋子的小偷,手上也应该沾上了油污,也正因此,我才会让你们二人洗手,目的就是想要通过手上的油污,来判断你们谁才是真正的小偷!”

        “而事实证明,你才是那个小偷!”辰御天抓着青年的手,厉声道。

        “噢,原来如此!”

        听罢辰御天这一番解释,围观众人纷纷恍然大悟,赞叹辰御天明察秋毫,找到了真正的小偷。

        “不,我没有……”青年神色无比慌张,但却还要抵赖,“一定是那盆水中本来就有油花,一定是这样!”

        “很抱歉,这两盆水都是刚刚盛进去的山泉水,盆也都是干干净净,所以你说的情况不可能存在。”霍元极嘴角带着一点戏虐之色,开口道。

        “而且,你不是说他是小偷么?那为何他手中没有沾上油污?盆中也没有油花?这就说明,他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个钱袋,所以,事情如何,一下子便明了了吧。”辰御天厉声斥责道。

        “没错,我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个钱袋!”林韬说道。

        “不,我……”那青年还想狡辩,不过却是被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人,拍了拍肩膀,“好了,有什么话,跟我回衙门里再说吧。”

        便见那人手中拿着一块腰牌,腰牌上赫然写着“京畿捕”三个字。

        此人竟是京畿府捕快。

        于是,小偷便被这位适逢其会的捕快带走了,围观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也渐渐散了。

        “多谢公子施以援手。”林韬冲辰御天深深一拜。

        “好说。”辰御天微微一笑,霍元极走了过来,对林韬道:“林韬,林兄,好久不见啊。”

        听罢,辰御天不由嘴角一抽。

        儿子喊名字,老子又以兄弟相称,这辈分还真够乱的。

        “原来是元极兄。”林刀次开口,声音沉重,“多日不见,炎尊可好?”

        霍元极点点头道:“甚好,有劳林兄挂念。”

        林刀又对辰御天抱了抱拳,“多谢这位公子替在下明辨清白,在下还有要是在身,先行告辞,请。”

        说罢,他带着林韬离开。

        走到霍元极身边时,低声说道:“替我向炎尊前辈问好。”

        霍元极微微点头。

        随后,父子俩缓步而行,背影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

        望着他们的背影,辰御天微微一笑,随即与众人一同返回茶楼。

        ……

        马车缓缓驶停皇宫门口。

        “来者止步!”守卫宫门的龙卫军士高声喝道。

        玄曦与辰御天从马车中走出来。

        玄曦冲军士亮了一下自己的腰牌,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地走了过去。

        辰御天则是一身朝服打扮,恭恭敬敬来到军士们面前,道:“烦劳通禀,陵水县令辰御天请求见驾。”

        军士打量了一眼辰御天,问道:“你就是陵水县令?”

        “正是。”

        “皇帝已经吩咐过,若是你到了,便直接进去,不须通禀。”军士道。

        “原来如此。”辰御天点点头,步入宫门,穿过东西两殿,径直来到玄烨平日会见群臣的御书房——两仪宫。

        还未步入宫内,便是见到濮阳陵站在宫门外。

        “辰兄,好久不见,陛下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有劳。”辰御天微微点头吗,随即缓步步入,果见玄烨端坐龙书案后,认真批阅奏折。

        “臣辰御天,拜见陛下!”辰御天拜倒行礼。

        “快快请起。”玄烨从龙书案后慌忙起身,扶起辰御天后,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随即重重拍了拍辰御天的肩膀,“你终于回来了。”

        辰御天微微点头道:“是啊,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玄烨道,“有关陵水县案子的事情你在奏折上写得已经很详细了,今日述职也不必再谈此事,而且,那份圣旨,本来也是师父打算找你回来闭关才让朕写得。”

        辰御天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玄烨笑道:“你果然早就已经猜到了。真不愧是辰老国公的公子。”

        辰御天道:“说到家父,臣听闻皇上最近派遣他调查京城生的鬼军令案可有此事?”

        “是啊,本来朕是打算要请他老人家去凉州帮我调查另一件事情的,不过想想老爷子年纪也有些大了,还是少些奔波为好。”玄烨点点头,道。

        辰御天奇道:“凉州?那边生什么事情了么?”

        “看来你还不知道。”玄烨说着,从龙书案拿起一份奏折,递给辰御天,“最近可是多事之秋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