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 诬陷

章二 诬陷

        辰御天看到谁了?一个可以和他们非常熟悉的人。

        此人,正是陵水县一别之后再没见过面的霍元极。

        霍元极此时也乐了,没想到只是到茶楼吃点东西,竟然就刚好碰到了熟人。

        “你们居然也在这里?”霍元极笑着,坐到了众人面前。

        “我们也没想到霍兄你居然也在此处。我记得你不是回去闭关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辰御天也是笑着问道。

        “嘿嘿……天寒都已经出关好久了,我若是还在闭关,那也没资格和他齐名了啊……”

        霍元极说着,看了看雪天寒。

        旋即,他看到了雪天寒身旁的冰王和龙尊,立刻笑着打招呼道:“冰王前辈,好久不见了啊,这位前辈想必便是龙尊了吧?小子久仰大名了!”

        龙尊微微点了点头,这孩子真是懂事,真不知道炎尊那般性格,怎么教育出这样一个传人的?

        冰王也是笑道:“霍小子,你外公去哪了?”

        霍元极道:“外公就在外面呢……”

        霍元极话音刚落,就听茶楼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穿着黑红相间衣袍的人影,缓步走上二楼。此人看上去年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行走间,气势慎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不经意间油然而生。

        楼上,冰王撇嘴,“这都多少年了,老鬼还是这么爱现……”

        龙尊也是扶额一笑。

        霍元极看到来人,立刻笑道:“外公,这边。”

        炎尊微微看了这边一眼,旋即便是看到了一头白的冰王,笑道:“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冰王一指徒弟。

        雪天寒无奈摇头。

        炎尊看着这师徒二人,微微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们也听到了那个传闻,所以过来探寻来了呢。”

        他这一句话,将所有人的兴趣都吸引了过来。

        冰王问道:“什么消息?”

        炎尊左右看了一眼,随即张口说道,可奇怪的是,众人只看到他张嘴,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反倒是龙尊和冰王二人神色巨变,脸色一下子凝重了不少。

        显然,炎尊为了不让他们听见,特意束音成线传音交谈。辰御天等人觉得无趣,索性也不再听他们说,各自喝茶聊天,不亦乐乎。

        “哎,你们听说了么?那个鬼军令案似乎又有下文了……”

        这时,传来邻桌茶客闲聊的声音。

        “我听说了,听说是又现了一具尸体,杀人方法和之前一模一样。”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据说这次也现了一道鬼军令……”

        听着邻桌的讨论,众人手中的动作不由慢了下来,霍元极觉得奇怪,仔细听了一下,问道:“你们来京城,就是为了查这个案子的?”

        辰御天点头。

        “这个案子我也有所耳闻,听说两个死者都是被人捆绑之后活埋致死的,手段很凶残……”霍元极道,“而且还听说在活埋死者的地方,都找到了诡异的鬼军令,因此刑部判断,这是一宗连环凶杀案……”

        辰御天边听边点头。

        这时,邻桌传来一个高亢的说话声,“你们这都不算是最新消息了,大爷我这里有最新消息,听说皇上已经亲派定国公辰阁老亲自督办此案,相信此案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

        “真的假的,神断辰公要重出江湖了么?”

        “这还能有假?”

        听着邻桌的高谈阔论,尤其是听到“定国公辰公”几个字时,玄曦和辰御天二人面色都是不由自主变得古怪起来。

        霍元极则是笑道:“辰兄,看来这次没有你出场的机会了,这位定国公我亦有所耳闻,此人是朝中有名的神断,有他在,相信此案用不了多久,即可真相大白。

        ”

        他说话间,就见辰御天和玄曦一脸古怪,不由奇怪道:“辰兄,你这是怎么了?”

        公孙沉思道:“大人姓辰,这位定国公也姓辰,莫非……”

        “咳咳……”辰御天咳嗽了两声,随即道,“公孙先生,你没有猜错,定国公辰公,的的确确就是我的父亲。”

        ……

        茶桌顿时一片寂静。

        霍元极和公孙、雪天寒三人皆是惊讶地看着辰御天,这实在是一个惊人的消息。

        “难怪你那么会断案了。”末了,雪天寒淡淡一笑。

        霍元极和公孙也是微微点头。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嘈杂声,引得不少茶客纷纷探头观望,辰御天等人也是饶有兴趣,纷纷来凑热闹。

        就见茶楼下的街上,里里外外围了一大圈人,人群最中间,则有四人最是引人注目。

        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灰衣男子和一个穿着粗布短打的青年两个人拉扯在一起,刀疤男子的身旁,则有一个模样颇为清秀的少年,神色焦急的说着什么,不远处,还有一个穿着比较邋遢,身上沾满了油污的白老者,手中拿了一个皱巴巴同样沾满油污的钱袋,不知所措。

        粗布短打的青年拉着刀疤男子的手,指责道:“你这个小偷,到现在还想抵赖么?”

        刀疤男子默不作声,漠然看了青年一眼。

        反倒是男子身边的清秀少年,一把拉开青年的手,大声道:“你这个小偷,放开我爹爹!”随即他又看向那不知所措的老人,“老人家,你也说句话啊,那个偷了您钱袋的小偷,您一定知道吧!你快告诉大家,我爹爹不是小偷啊!!”

        老者拿着钱袋,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生的一幕。

        反倒是那青年冷笑道:“你爹不是小偷?你看看他脸上的刀疤,一看就不是好人?说不定还是什么官府通缉的杀人犯?”

        少年涨红了脸,道:“你,你胡说!你才是小偷……”

        “哈哈……我是小偷,你有证据么?你问问那个老家伙,问问他看没看到是我偷了他的钱袋?”青年冷笑。

        听着他们的对话,楼上的辰御天逐渐清楚了他们之间的生的情况。

        看来是老人钱袋被偷,小偷跑到这里,被一个见义勇为之人抓住了,可是小偷反诬见义勇为之人才是小偷,而且身为失主的老者,偏偏还分不清这二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小偷。

        这可真是有意思!

        辰御天微微一笑,忽听身旁传来一声轻笑:“想不到他也有这种时候啊……”

        辰御天抬头看霍元极,问道:“里面有你的熟人?”

        霍元极指着那刀疤男子道:“是啊,那个脸上有一道疤的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辰御天摇头。

        霍元极道:“他叫林刀,江湖人称‘带子狼’。”

        “那个刀法极好的神秘刀客?”辰御天问。

        “不错,就是他,他旁边的少年就是他的儿子,叫林韬,我以前曾经和他们父子有过一面之缘。”霍元极点头道。

        “我听说林刀虽然性子孤僻,不过却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应该不是会行这种鸡鸣狗盗之事的人。”公孙道。

        “当然,不过这家伙不善言辞,而且连他一向话痨的儿子这次都对对方逼得说不出话来,看来这次是遇到麻烦了。”霍元极笑道。

        辰御天突然一笑,道:“麻烦还谈不上。”

        霍元极眼睛一亮:“哦?你知道该怎么帮他了?”

        “当然,不过是个普通至极的手法,我一眼便能看破。”辰御天问笑着,缓步向楼下走去。

        另外四人则跟着。

        楼下,争执仍在继续,围观的群众几乎都和那不知所措的老人一般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小偷了。

        便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大喊:“我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小偷!!”

        众人愕然,顺着声音回头望去,就见辰御天分开人群来到中间,身后,玄曦等人紧紧跟随。

        粗布短打青年看了辰御天一眼,道:“你是谁?”

        辰御天笑道:“在下只是一个喝茶的茶客。”

        “你真的能证明那个家伙就是小偷?”青年问道。

        “在下能够证明你们之中谁才是真正的小偷,不过在此之前,在下还有些问题需要请教这位老伯。”...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