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一 连环凶案

章一 连环凶案

        夜,寒风凛冽,凄厉萧索。

        冷风呼啸间,但见一匹神骏飞驰于官道之上,马蹄扬起漫天尘埃,若一道狂飙,直奔京城玄都而来。

        “驾……”

        沐风尘神色匆匆,一边注视着前方,一边扬手挥动马鞭,催马疾行。

        他很焦急。

        因为,在他身上的招文袋中,有一份关系着整个西域边陲的重要奏章。

        突然,他停了下来。

        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在他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只手。

        是的,一只手。

        一只干枯如树皮,且长满了老茧的手!

        一只从地面的土层之中探出来,似是来自亡者的手!

        沐风尘吓坏了。

        在这样的夜色中,突然看到这样一只从地底下伸出来的手,是谁都会被吓一跳的!

        这无关胆量大小,乃是人的本能反应!

        惊吓过后,沐风尘有些奇怪。

        为何会有如此一只手,出现在官道之旁?

        怀着好奇与忐忑的心情,他缓缓地挖开了这只手下面的土地。

        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吃一惊!

        因为,在他挖开的土层中,赫然,有一具尸体被埋在其中!

        而且,这尸体估计死去多时,已经开始臭了。

        突然,用来挖地的腰刀似是碰到了土里的什么东西,出一声“锵……”的金铁之音。

        沐风尘奇怪,连忙挖开了那一处的泥土。

        从泥土中,挖出来一物。

        此物大约尺许长,上宽下窄,一端呈尖形。

        从形状判断,这应该是一支令箭。

        可是,土中怎会埋着一支令箭?

        百思不得其解的沐风尘,只好先将令箭收好,随即将尸体再度掩埋,打算明日进京之后,顺便将此事告知刑部。

        之后,他便快马加鞭继续赶路。

        但,就在他离去后不久,官道一旁的密林中,忽然有一条人影窜出。

        他望着沐风尘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

        而他的手中,拿着一物。

        那是一支,与沐风尘从土里找到的,一模一样的令箭!

        翌日,沐风尘带着京畿府众多捕快,来到此地,将尸体挖了出来。

        京畿府尹刑恩铭看了一眼尸体,随即捏着鼻子离开。

        一旁的仵作上前,开始勘验尸体。

        半晌,仵作回报:“大人,死者身体没有明显的外伤,也没有任何受内伤的迹象,唯一的可能,应该便是窒息而死了。”

        “窒息?”

        “是的,从死者手足都有勒痕,以及口鼻间有泥土这两点判断,死者应该是被凶手用绳子捆着生生活埋,最终导致窒息而死。”

        “哦?又是活埋?”

        “是的,卑职也觉得奇怪,这手法,似乎与几日前那位王监军之死基本相同,想来应该是同一凶手所为。”仵作答道。

        刑恩铭闻言,沉吟片刻,随即问道:“死者的死亡时间呢?”

        “依据尸体已经开始臭这一点判断,死亡时间至少应该在半个月左右,尸体埋在土里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照这么看来,此人和那王监军死亡时间竟然相差无几啊!”刑恩铭沉吟,随即目光望向沐风尘,“沐将军,我记得你方才说过,在土里还找到一支令箭是吧?”

        “正是。”

        沐风尘点头,随即伸手入怀,取出了那支令箭。

        就见那令箭通体银白镶着金边,似乎很是贵重的样子。

        然而,沐风尘在掏出令箭的刹那,人突然呆住了。

        昨夜夜色昏暗,他并没有看清楚那令箭的具体模样,此刻却是看的真真切切。

        而当他看清楚的一霎,双目瞳孔骤然一缩!

        “这是……”

        只见令箭之上本该写着“令”字的地方,此刻赫然有着三个鲜红的文字――

        鬼军令!

        刑恩铭同时也看清楚了这令箭,他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失声惊呼:“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刑大人,什么果然如此?”

        沐风尘将令箭交给刑恩铭,问道。

        刑恩铭也没有说话,而是从怀中取出了一物。

        那物,也是一支令箭,而且,与沐风尘昨夜找到的那个,一模一样!

        “这是……”沐风尘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沐将军,大约半月前,京畿府接到报案,称在城南郊外现了一具被掩埋的尸体,本府接到报案之后立刻赶赴现场,果然挖掘出了一具男尸,而且,还在土里现了此物。”

        他将从自己身上取出的鬼军令给沐风尘看了一眼。

        沐风尘只看了一眼,便是暗暗惊呼一声。

        “啊?刑大人,两具尸体掩埋之地都同时现了一样的物品,莫非……”

        他话未说完,刑恩铭便是点了点头。

        “沐将军猜的不错,这应该是一场连环凶杀案!”

        沐风尘再度吃惊!

        刑恩铭也是苦笑起来。

        虽然早有预料,但当这种可能真的成为现实之后,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他低头沉吟了片刻,随即目光一闪,吩咐左右:“遍查全城,凡有突然失去音信不明行踪者,立刻向我上报。此事不可延误,去办!”

        左右应是,随即奉命离去。

        沐风尘看着捕头们离去的身影,奇道:“刑大人,你这是……”

        “沐将军,还记得我刚才说过吧,此案是一宗连环凶杀案……”

        “不错!”

        “用在下恩师辰公的一句话来说,如果那王监军之死意味着此案的开始,那么这第二名死者之死,绝不意味着此案的结束……”刑恩铭意味深长道。

        沐风尘细细咀嚼这句话,忽然面色大变!

        “你的意思是……凶手还有可能继续杀人?”

        刑恩铭点了点头,又道:“而且,王监军一案圣上也有所耳闻,如今第二名死者出现……此事,也需要尽早上达天听才行……”

        ……

        玄烨最近的心情很糟。

        京畿重地,天子脚下,竟然生了一起诡异的活埋案,这本就让他心情不佳。

        却不想,偏偏在这个节骨眼,西域边陲,也出了问题。

        近几个月,因为临近过冬,于是朝廷拨了五百万两饷银以及大量的御寒物资送往边陲,希望能够帮助边关将士抵御严冬的寒冷。

        然而,当物资运到西域边界处,却被一批西域响马劫了去。

        负责护送的卫队也是全军覆没!

        消息传来,举国震惊,天威震怒,玄烨亲派龙武卫大将军沐风尘前往西域边陲重镇凉州,了解事情始末。

        而就在今早,沐风尘返回京城。

        随他一同回到京城的,还有一封由驻扎凉州的鹰扬卫大将军龙武亲笔写下的奏章。

        而此刻,玄烨正在御书房,

        批阅这份奏折。

        忽然,濮阳陵走了进来。

        “皇上,刑部尚书求见。”

        ……

        与此同时,在玄都生意最火爆的茶楼“太白轩”内,来了一伙特殊的客人。

        这伙人年纪都不太大,最大的两人也不过三十多。

        之所以说他们特殊,是因为他们乘着马车而来,而且那马车风尘仆仆,一看便是走了很远的路,但他们的身上,却都没有带什么包袱行李,又不像是远行之人。

        这伙人,自然便是结束了白山县案子而赶回京城的辰御天一行。

        “老板,来一壶好茶。”

        雪天寒面无表情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上。”

        “好嘞,客官,您稍等啊……”

        一旁的店小二见到这么大一锭银子,早已眉开眼笑,随即连忙跑到后厨,张罗这各种饭菜。

        一旁,辰御天无语地看着他。

        这几日的同行,他现雪天寒除了洁癖之外,还有几个让人无力的特点。

        败家,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路上,他们的开销几乎都是雪天寒自付,而且每到一站,他必要掏出一锭银子给店家,还不带找零钱。那样子,简直就不像是在花自己的钱。

        这,让众人一度直呼败家。

        不过,他这般大手大脚的花销,居然也没有让自己变穷光蛋,这让辰御天不得不怀疑,他身上到底是带了多少钱?

        正想着,忽然茶楼内响起了一个声音:

        “老板,来一壶好茶,然后再来一份你们这边特制的桂花糕……”

        这声音太熟悉,辰御天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就见一个人坐在旁边那张茶桌旁。

        看到此人的脸,辰御天顿时感到一阵惊喜。

        那人也是一阵喜出望外。

        “居然是你们?”...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