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十二 回京(本案终章)

章五十二 回京(本案终章)

        辰御天将信交给唐凤玲,唐凤玲读过之后,也是唏嘘不已:“原来是这样……”

        信,是祝正之父所写。

        准确说,这并不是一封信,而是一页札记,札记中,记载了一段尘封了二十年的的真相。

        原来,二十年前的官银劫案,祝正五人,根本不是主谋,真正的主谋,从一开始,便是祝正的父亲。

        身为李长天的儿子,祝老员外从得知自己身世的那一刻起,便无时无刻不想着要重振摄天教为父报仇。

        然而,覆灭摄天教之人,乃是冰王炎尊二位武林至尊,找他们报仇,无异于痴人说梦,于是,祝老员外便将毕生心力,都倾注于重振摄天教之上。

        二十年前的那宗官银劫案,实际上便是祝老员外为筹备日后重振摄天教的经费犯下的罪行。

        “原来如此,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何当年身为县令的方孟,会知法犯法,做下这一桩官银劫案了……”

        公孙看罢,缓缓说道。

        札记中表明,负责执行那次劫案的祝正五人,都或多或少与这位老员外关系匪浅。

        当时的县令方孟,其读书赶考所用财物,皆是老员外所赠,此外,他当初还曾是老员外的唯一的女婿。

        藏匿官银的李现,更是老员外亲自收下的义子,而且在他看来,李现这个义子,甚至要比祝正这个亲子还要优秀。

        李现之所以会藏匿官银,也是老员外的吩咐。

        只是,没想到包括祝正在内的其余四人对自己分到的银两嫌少,更没想到,身为亲子的祝正,会对自己亲生父亲藏匿官银的这个举动,产生杀意!

        这份札记,便是祝老员外在察觉到儿子的杀意之后暗中写好藏在自己屋子里的,因为他了解自己的儿子,在自己死后,他一定会占据所有示意自己的东西,包括自己所住的屋子。

        “身为人子,连自己的父亲都敢杀害,这个祝正,简直枉为人!!”

        雪天寒读罢,淡淡说道。

        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蕴含一股暴怒之意,显然,祝正的弑父之举,让他很生气。

        “看来李现被杀,和祝老员外被杀,都是因为当年这一批被藏起来的官银,可是,这批官银本就是祝老员外准备重振摄天教的经费,与他相同目的祝正,为何会突下杀手?”

        天影读罢,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众人闻言,目中也皆是有一抹奇怪之色掠过,他们之前还真的没有注意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辰御天道:“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只有去问祝正本人了。”

        众人点头。

        的确,这样的问题,恐怕也就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真相了。

        “你们说,祝正知不知道这封信的存在?”唐凤玲忽然笑吟吟地问道。

        “我想,他应该不知道吧!”辰御天想了想,道,“如果他知道的话,应该不会放着这份证明他弑父的证据在自己的屋里,而且,当年祝老员外应该也是知道儿子不会知道此事,才会放心地将信藏到屋子里。”

        “我想也是,不过,我想祝正如果看到了这些东西,应该会吓一跳吧?”唐凤玲道。

        “这个……我们不妨亲自去验证一下。”白凡笑着,起身往屋外走。

        众人连忙跟上。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大牢,祝正目前就被关在此处。

        “祝正,你来看看,这是什么?”白凡将手中的信扔给祝正。

        祝正捡起信看了一眼,面色蓦地一变,神色之中,惊恐流露。

        但片刻,他的面色便恢复如常。

        “大人既然找到了这里,就说明大人应该是有事相询吧?”

        “不错,本县到此,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父亲?”白凡问道。

        祝正突然笑了,“父亲?他也配当我的父亲?一个连自己儿子都不看好的人,有什么资格被叫做父亲!”

        众人愣了,呆呆地看着他。

        祝正似乎有些情绪失控,他看了看手中的信,旋即道:“想必大人已经看过这份札记的内容了吧?也应该知道,李现便是我爹认下的义子了吧?”

        “不错,这些我们的确都知道了。”

        “在我爹的眼里,李现这个义子,比我这个亲儿子还要优秀,甚至,优秀到他想要将所有的家产以及重振摄天教的任务,都交给那个义子,而非我这个亲子。”祝正缓缓道。

        “这就是你杀人的理由?”白凡道。

        “不错!你们知道么?我曾经亲耳听到,他要将所有的家产全部都交给那个外人,反倒是我这个亲儿子,什么都从他那里得不到,我不甘心,不甘心祝家所有的家产,都落到一个外人手中,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祝正情绪再次有些失控,“于是,我杀了他,然后说动另外三人,将那个外人也一起杀掉……祝家的家产,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听罢,众人无言。

        关于此事,他们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毕竟,若真的说起来,祝老员外也有过错。

        看着在监牢之中情绪失控的祝正,白凡微微叹了口气,随即离开……

        众人也是无言退去。

        ……

        数日后,白山县城外,

        三辆马车缓缓行驶出城门,马车后,白凡与天影率领一队衙役相送。

        “白兄,便送到这里吧。”辰御天从一辆马车中探出头,对白凡道。

        “辰兄,你们此次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就让我们多送一程又何妨?”白凡笑道,丝毫没有停步的打算。

        辰御天微微摇头。

        马车缓缓行进,很快,便来到了观音庙附近。

        经历了祭神大典之后,观音庙又恢复了原样,原本的鬼庙机关已经被官府全部拆掉,就连天罚雕塑也尽皆被拆除。

        而且,经历了这一劫之后,官府出自重新修缮了此庙,修缮之后,不知怎么的,此庙突然香火旺盛,每日都有善男信女前来烧香还愿,好不热闹!

        香火旺盛的观音庙,也终于祛除了鬼庙的最后一丝痕迹,重获新生。

        观音庙前,一道倩影静静站着。

        “吁……”马车缓缓停下,唐凤玲兴奋地从一辆马车中飞奔出来,奔向那道倩影。

        “小玲!”

        辰御天坐在马车中,隔着车窗遥望这那庙门前的倩影。

        她的模样,正是当初在祝家庄见过的那个小丫鬟,只不过,当初众人所见乃是唐凤玲假扮,而眼前人,则是本尊。

        “凤玲姐!”小玲的脸上也是充满喜悦,两个人拉着手,同时笑了。

        “小玲,你怎么会在这里?”唐凤玲问。

        小玲道:“凤玲姐,我是专程来这里和你告别的,我马上就要回家了。”

        “回家?”唐凤玲奇怪,“你的家不是……”

        小玲俏脸微微红了一下,随即就见从观音庙中,走出了一个青年。

        看到这青年,唐凤玲那里还不明白,立刻笑道:“原来如此啊,那我就在这里先祝福两位了。”

        “凤玲姐……”小玲红着脸,拉了拉唐凤玲的衣襟。

        那青年也是一脸羞涩,红着脸和唐凤玲道了个谢。

        “官府给了我们很多遣散费,足够我们回家买一块地过日子了。”青年告诉唐凤玲,他也是祝家庄的仆役,此次被遣散,也不想在当仆役了,想要回家过踏实的生活。

        唐凤玲祝福了他们,目送着这一对有情人离去……

        “好了,我们也该和他们告辞了……”盗圣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看着一旁的马车和送行队伍,道。

        唐凤玲冲着众人招了招手:“大家,后会有期,保重!”

        辰御天、玄曦、雪天寒、公孙四人纷纷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冲她道别:“后会有期,保重!”

        唐凤玲和盗圣身形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好厉害的轻功啊……”马车里,公孙叹道,随即看向和自己同一辆马车的雪天寒,“雪兄这次为何也要与我们同行了?”

        “我与师父左右无事,不妨就跟着你们,还能见识一些奇案怪案。”雪天寒望了一眼后面的马车,淡淡答道。

        “辰兄,雪兄,公孙先生,我等也就送你们到这里了,接下来一路保重,我们后会有期!”后方,传来白凡朗笑之声。

        “白兄,后会有期,保重!”

        四人纷纷冲着后方抱拳拱手,随即神骏长嘶一声,扬起一阵烟尘,若狂飙般,向着京城玄都方向,飞驰而去……...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