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六 匕现

章四十六 匕现

        祭坛之上,白凡看着下方密密麻麻人头攒动的人群,微微叹了口气。

        这场祭典,不可谓不盛大!

        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场祭典,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场祭典,在白凡看来,说成是白山县决定命运的一战也不为过。

        因为,若此次行动失败,那么整个白山县,包括自己,都将落入摄天教余党的魔爪。

        所以,此战,必胜!!

        想到这里,白凡看了看隐藏在人群中的辰御天众人,又看了看那些极有可能成为摄天教余党的目标的人物们,目光顿时凝重起来。

        与此同时,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有两双眼睛,正紧紧注视着祭坛之上的一举一动。

        而他们的目光,也不停地在人群之中穿梭,一遍又一遍的扫过。

        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的样子!!

        突然,一道目光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人群之中的玄曦身上。

        而她本人,却对此毫无察觉。

        以玄曦的功力,尚且对这道偷偷窥视的目光毫无察觉,可见这目光主人,定然是一位功力远胜于她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在摄天教,目前只有一人。

        那便是功力达到罡气离体级数的鬼魇!

        祭坛后方,有一座古朴佛殿,殿宇雕梁画栋,古朴之中不乏华美,显得颇为大气。

        佛殿中,足足十数道人影悄无声息的隐藏在此处,屏气凝神,不敢出半分声响。

        鬼魇与天衍师徒,此刻,便藏身在这佛殿之中,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佛殿外生的一切。

        鬼魇目光盯着玄曦看了几眼,问道:“天衍,那便是祝正口中所说的那位‘贪玩的当朝唯一公主’吧?”

        “正是,师父。”天衍答道。

        “既然她不知好歹的参加了此次祭典,那不妨顺便将其也掌控在我们手中,顺便弥补师父以前没有完成的遗憾吧……”鬼魇冷笑一声,忽然,目光落在了玄曦一旁的辰御天身上。

        与此同时,辰御天忽然浑身汗毛炸立,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他连忙回头看去,但只是一刹,那种危险的感觉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错觉么?”辰御天看着身后,自言自语。

        “好敏锐的灵觉!好强大的心识!”鬼魇暗暗吃惊。

        武功练到他这一步,已经可以接触到心识的一些皮毛知识,因此他只是一眼便看出来,辰御天的心识强的惊人。

        “此人是谁?”他指着辰御天问道。

        “师父,听祝正说,那小子是白凡的一个朋友,这几日一直帮助白凡调查案子,窥破鬼庙奥秘的人也是他,他还打伤了阿三。”天衍看了辰御天一眼,回答道。

        “哦?就是他打伤了阿三?”

        鬼魇吃了一惊,阿三是他的二徒弟,虽然性格有些马马虎虎,但是武功一流,那一次受伤,他也看过伤口,对方的暗器手法很特别,让他一时认不出出处。

        “窥破鬼庙奥秘,用暗器射伤阿三,这小子,很不简单啊……”

        “师父,他再厉害,也难逃今日之劫,区区一个凡脱俗境界的高手,不劳您这般费心。您需要关注的,是雪天寒……”天衍轻蔑一笑,旋即开口。

        鬼魇这一次并没有将目光望向雪天寒。

        毕竟,对方是和自己平级的对手,他不可能这般托大。

        “你说他已经是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了,消息可靠么?”

        “师父,消息绝对可靠。”天衍点了点头。

        “真厉害,不愧是远同辈的江湖后进。不过,虽然冰极内力颇为难缠,但他毕竟刚刚晋级,实力还未巩固,未必是老夫对手。”

        鬼魇淡淡一笑,极为自信。

        “那便没有绊脚石可以阻挡我们了。”天衍也是自信一笑。

        ……

        祭坛上,白凡正在念祭文。

        祭文是早已写好的,当然,也是他亲笔所写。毕竟,这般隆重的祭典,又怎么可能使用捉刀之作?

        念过祭文,便到了正式祭祀的环节了。

        只见早已准备好的三牲六畜被抬上供桌,白凡身着官服,双手持三炷高香,在祭坛前站定。

        一旁,主持祭祀的老僧高声喊道:“一祭皇天后土,保佑我县民生安定,福泽绵延!”

        话落,白凡对着天地,深深躬身一拜!

        “二祭谷雨二神,保佑我县风调雨顺,丰衣足食!”

        白凡又是一拜!

        “三祭韦陀菩萨,保佑我县百姓瘟病不侵,鬼神无惧!”

        白凡再拜,随即将手中高香,郑重地插在了供桌之上的香炉之中。

        三缕轻烟随即飘荡而起。

        “礼成!分圣水!”

        老僧高声喊道,立即,几个僧人来到祭坛上,将铜盆之中的“圣水”一碗一碗的盛给在场的所有人。

        这是祭祀的规矩,圣水在祭祀结束后,需要分给所有参加祭典的人一起喝,因为对于祭典而言,此水乃是天神降幅之物,喝下此水,便等于得到了天神的赐福。

        所以,在祭祀中,圣水,是所有人都会喝到的东西。

        是以,辰御天才会那般肯定,祝正以及摄天教余党会在圣水之中下毒。

        祝正望着已经逐渐分到所有人手中的小碗,眼神慢慢地火热起来。

        不过是他,就连隐藏在佛殿之中的鬼魇和天衍二人,见此情景,都是不由心情激动起来。

        快了……就快了……

        他们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

        三人都是神情激愤,仿佛看到了在场所有人都纷纷倒地的那一幕画面。

        不过,他们也清楚,越是到了这种时刻,越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

        所以,鬼魇和天衍二人在期待中,还是很仔细的张开灵觉,小心翼翼的观察地四周的一举一动。

        而就在他们观察四周的过程中,圣水,依然顺利的分到了每一个人的手中。

        就连祭坛之上的白凡、祝正以及主持祭祀的老僧,也分别端着一碗。

        “诸位白山县的的父老乡亲,让我们再次,同饮圣水!!”

        白凡双手举起手中的小碗,冲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高声说道,说罢,他率先一饮而尽。

        台下所有人纷纷端起小碗,随其仰头一饮而尽。

        祝正也是端起了小碗,但,他并没有喝下去,在圣水触及他上唇的那一刻,他赫然停了一下。

        与此同时,祭典现场陷入难得的寂静之中。

        祝正佯装饮尽圣水,目光透过碗和唇的空隙看向下方。

        啪……

        一声脆响响起,打破了这广场中难得的寂静。

        那是瓷碗打破了的声音,紧接着,越来越多瓷碗摔破的声音在广场此起彼伏,随着声音的响起,人们纷纷在一阵头晕目眩中身体僵硬,随即缓缓倒地。

        “圣水……有毒。”

        祭坛上的老僧也将瓷碗摔得粉碎,他僵硬的脸只来得及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身体便是缓缓倒地,没了声息。

        片刻后,所有人几乎全部倒地,广场中,唯有十数道人影站着。

        这些人,并非祝正等人,而是一开始便被辰御天当做摄天教余党的那些人。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白凡和玄曦。

        他们站在原地,双目无神空洞,如同死物一般。

        “哈哈……”一阵狂笑猛然响起,随即,十数道人影从佛殿之内缓缓走出,为一人,正是鬼魇。

        祝正见状,连忙上前。

        “看来,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

        “是啊,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祝正点点头。

        “很好,这些人已经中了我们的摄心丹,接下来,就看少主你的了……”

        鬼魇微微一笑,随即意味深长的看了祝正一眼。

        祝正笑道:“大长老尽管放心,摄心术在下虽然还不太精通,但摄心丹的用法,在下早已掌握,接下来就看我表演吧。”

        他笑容灿烂,拥有十足的信心。

        因为此次棘手的人物皆已经着了他们的道,接下来,便是收获的时候了。

        祝正的心情显得很是轻松。

        但,就在此刻,突然不和谐的声音,缓缓地从人群之中响起。

        “果然如此啊!你果然就是李长天的后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