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五 祭典

章四十五 祭典

        转眼,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今日,正是十一月初五,也是那所谓的祭神大典举行之日。

        当初升的朝阳冲破夜幕洒下第一缕阳光之时,整个白山县便被唤醒了,人们纷纷穿上自己最体面的衣裳,带上各自准备好祭品,直奔城西的宏泉寺而去。

        那里,正是祭神大典举行之地。

        寺内,昔日冷冷清清的门前人山人海,人们如潮水一般涌进,寺内的僧人忙忙碌碌进进出出,招呼前来参加祭典的人们。

        辰御天、白凡、玄曦、公孙、连同雪天寒、唐凤玲、天影一行也是早早地便来到了此地。

        至于冰王和龙尊,两位老爷子一早起来就不见了人影,也不知道到底做什么去了。

        宏泉寺是驱鬼的寺庙,是以,众人一路走来,所见全部都是凶形恶相的金刚佛陀,更有不少带着鬼面具的人形泥塑,而其中一种青色的鬼面具,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这个面具……有些眼熟啊……”天影盯着那个鬼面具看了一会儿,自语起来。

        “哦?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玄曦看了他一眼,奇道。

        “是啊!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也是,不过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了……”

        看着她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的样子,一旁,辰御天和公孙不由得“扑哧”一笑。

        玄曦不由斜睨二人,“你们笑什么?”

        辰御天笑道:“我们的公主殿下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个鬼面具,不就和鬼面之中那些天罚雕塑之中的小鬼塑像一模一样么?”

        玄曦听罢,一下子也想起来了,“对啊!我就觉得这鬼面具好像在哪里看过,原来是在鬼庙啊!”

        话落,天影突然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那次去祝家庄刺探,所看到的那些鬼面人,便是戴着和这一模一样的面具。对吧,唐姑娘?”

        说罢,他看了唐凤玲一眼。

        唐凤玲点点头,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现在才看出来?本姑娘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啊!

        另一边,公孙盯着这些面具,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众人的目光顿时汇聚在了他身上。

        辰御天问道:“公孙先生,你想到了什么?”

        公孙道:“大人,你可觉得这些面具除了颜色之外,几乎都一模一样?”

        闻言,众人仔细地看了看公孙所指的那些人像所带着的鬼面具,现的确如公孙所言,除了颜色之外,它们别无二致。

        “正是!”辰御天点头。

        “这其实是驱鬼寺庙里的一种象征,不同的人戴着不同颜色的面具,象征着恶鬼缠身,比如……”

        公孙将其中一个塑像脸上的面具取下,那是一个白色的面具,而面具下,则是一张白白净净还带着几分书卷气的脸庞。

        这,分明是一张属于书生的脸。

        而且,这尊雕像的衣着装束,也是书生模样。

        “才子的恶鬼为白色,佳人的恶鬼为桃红色,农夫的恶鬼则为黄色……”

        公孙指着一旁的另外几尊塑像一一介绍,最后,他的手指,停在了那张青色的面具上。

        “青色,则代表了商人的恶鬼……而祝正,恰恰便是一个商人!!”

        话落,众人一片哗然!

        辰御天也是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祝正早已在天罚雕塑,留下了自己便是真凶的信息,只不过,他见过天罚雕塑两次,也没能从中现这等玄机!

        “他居然如此大胆!这摆明是在挑衅官府!”白凡火冒三丈,怒气冲冲,恨不得立刻冲进广场,逮捕祝正。

        辰御天沉声道:“白兄莫急,他再嚣张,今日也难逃法网,暂且忍耐片刻。”

        其他人也同样跟着劝他。

        听了众人的劝诫之语,白凡方才消气,“好吧,就听你们的,暂且忍耐片刻,到时等他落网,定要其好看!”

        说罢气冲冲地走了。

        天影站在原地,惊讶地看着他的背影。

        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见过一向以脾气好著称的公子,过这么大的火呢!

        看来,祝正的行为,这次是让他动了真怒了。

        摇摇头,天影叹了口气。

        虽然没有见过公子怒,可是他也清楚,越是脾气好的人,起怒来,就越是可怕。

        他相信,一旦祝正落网,白凡绝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官家威严不可冒犯!

        ……

        接着,一行人来到了举行祭典的广场。

        说是广场,实际上不过是一块较大的空旷地。

        众人方入广场,就见正中央有一座祭坛,此坛呈圆形,高二尺左右,其上,一尊丈二金刚佛像耸立,虎目威严,注视远方!

        “那是驱魔金刚,传说中专司驱鬼避凶的佛陀。一般驱鬼的寺庙大都供有此像。”公孙给众人解释道。

        辰御天微微点头,同时,灵觉不动声色地张开,探视这周围的一切。

        其他诸如玄曦、公孙等懂武功之人,也纷纷如此,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而唯一不会武功的白凡,此刻目光则是紧紧地盯住了祭台之上的一道人影。

        那人,正是祝正!!

        便在此时,先众人一步来到寺内的张毅穿着便服来到了他身边,“大人,一切都已经如您所说安排妥当了。”

        白凡听罢,微微点头一笑,“很好!”随即,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身后的辰御天一眼。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白凡望着祭坛之上的祝正,嘴角微微掀起了一个有些冷意的笑容:“接下来,该本县登场了。走,随我前去更衣。”

        说罢,白凡拉着张毅和天影离开了广场。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辰御天目光向一边望去,目光尽头处,有几个华服身影站立,相互谈笑。

        随即,他目光一转,又看向了一个年近六十的富态老者,此后,目光再转,望向站在不远处的一群中年文士。

        他的目光,只在这些人的身上停留了一刹,之后,便若无其事地收回了目光。

        然而,就在辰御天收回目光的一霎,他的嘴角,微微挑出了一个弧度……

        那些人,都是白山县的县衙小吏以及德高望重之辈,也是推测中,即可能成为祝正以及摄天教余党目标的人物。

        是以,这些人,他必须格外注意。

        半炷香后,寺门方向忽然传来一声通报:县尊大人驾到!!

        接着,众人只见白凡穿了官服,在县衙捕头的左右随从之下,大踏步的走入广场,祭坛之上的祝正慌忙前来迎接。

        “大人屈尊大驾光临,祝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祝正冲着白凡抱拳行礼,深深一拜。

        “庄主多礼,本县听闻庄主愿为全县百姓举行这驱鬼祈福的祭神大典,为本县谋福,本县感激尚且来之不及,何言怪罪?请!”

        白凡微微一笑,脸上的笑容灿烂,丝毫看不出来,方才他还对眼前之人恨之不及。

        “请!”

        祝正也是面带笑容,当先把白凡与捕快一行,引到了祭坛之上。

        下方,玄曦突然噗嗤一笑。

        辰御天奇怪,便问道:“你笑什么?”

        玄曦打趣道:“没想到白兄的演技也如此高!方才明明还恨祝正恨的牙痒痒,现在居然能够笑脸以对,真可谓是‘翻脸比翻书还快’了呢。”

        辰御天听罢,也是笑道:“的确如此啊!”

        笑过一回,玄曦看了看祭坛之上的几人,问道:“不说这个了,你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下毒了吗?”

        “嗯。”辰御天点头道,“在这个祭典中,能够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且还能够让所有目标全部都接触到的东西只有一样……”

        说着,其目光蓦然一闪,死死地盯住了祭台之上的一盆水。

        是的,一盆水!

        盆,是最普通的铜盆,水,也是最常见的泉水。

        两样都是平平淡淡普通无奇之物,毫无奇特之处。

        的确,这盆水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它所处的位置,却比较特别。

        它,放在了放置祭品的供桌之上!

        而且,那并非只有一盆,而是摆了整整一排,足有十数盆的样子。

        放在那里的水,本身便已具备了特殊性,因为,对于这场祭典来说,那是“圣水”!

        是佛陀赐福的象征!

        “圣水么?”玄曦顺着辰御天的目光看去,低声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