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九 真相(上)

章三十九 真相(上)

        二堂内,辰御天一句话,让唐凤玲彻底哑口无言。

        直到此时,她终于明白过来,其实辰御天那一句冷不防的话语,就是一个圈套。

        一个让自己方寸大乱,从而导致失言的圈套。

        可笑的是,自己非但没有识破这个圈套,反而乖乖的跳了进去,自曝破绽!

        想到这里,她微微苦笑。

        既无话可说,便唯有苦笑。

        “好了,捉迷藏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辰御天看了看唐凤玲,微微一笑。

        他这一笑,唐凤玲脸上的笑容更加苦涩了几分,随即微微点了点头。

        但紧接着,她便是感受到一阵愕然。

        因为,就在辰御天话落的那一刻,从刚才公孙走出来的屏风之后,66续续走出来了很多人:白凡、雪天寒、玄曦、龙尊、冰王……

        堂内迅热闹起来。

        唐凤玲看着这一大帮人,一阵无语。

        原来,所为的“捉迷藏”指的就是这个啊……

        如此说来,刚才这些人岂不是都躲在后面“听墙脚”了?

        想到此处,唐凤玲恨恨的剐了一眼辰御天。

        这样的招数,肯定也是那个“阴险”的家伙想出来的。

        烛火台边,辰御天看着渐渐坐定的众人,莫名感受到一股寒意。

        回头望去,恰好看见了唐凤玲那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他顿时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这女人,莫非因为戳穿了她的身份,怀恨于心了?

        众人6续坐定,唐凤玲就见玄曦一脸好奇地将她给盯着,美眸中更是时不时的涌现出一丝困惑之色。

        “公主殿下,我有哪里不太妥当么?”她问道。

        “呃……不是”

        玄曦摇了摇头,旋即还是忍不住的困惑道:“凤……凤玲,你……你真的是二十年前的那位唐大人的女儿么?”

        “是啊!”唐凤玲点了点头。

        反正现在也已经暴露了,索性趁此机会承认了便是。

        “那……那么,你现在应该已经二十多岁了是吧?”玄曦又道。

        “是啊,怎么了么?”

        唐凤玲点了点头,却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一旁,众人倒是明白了原因。

        照理而言,唐凤玲目前应该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可是这妮子的外表看上去,却最多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也难怪玄曦会奇怪了。

        听过唐凤玲的回答,玄曦的面色一下子变得古怪了起来。

        唐凤玲看的一头雾水。

        辰御天倒是能够理解玄曦的心情。

        原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同龄而且本事也差不多的玩伴,但没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在拥有着少女的外表的同时,拥有着一颗熟女的心的人啊!!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之后,众人坐定,唐凤玲扫了一眼众人,旋即无奈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就尽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他们有预感,这件案子,就快要真相大白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冒昧了。”

        微微一笑,公孙率先问:“请问,既然你就是祝家庄的小丫鬟,那么,你又是如何做到同时出现在县衙和祝家庄的呢?”

        “哦?先生为何有此一问?”唐凤玲问道。

        “我若没有记错,你在祝家庄所扮演的那个丫鬟,似乎是夫人的贴身侍女对吧?”

        “嗯……是的。”

        “一个贴身丫鬟,其势必不可能离开她的主人很久,因为那样很容易便会让对方起疑。可是,这段时间里,你不仅每天都会出现在县衙之中,而且祝家庄那边也没有起疑。”

        公孙接着说道。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听罢公孙的问题,众人都是眼睛一亮!!

        这正是他们所有人都奇怪的地方!

        “此事,其实说穿了,根本称不上是高明。”

        听罢,唐凤玲轻轻一笑,道:“因为,我虽然是小玲,但小玲也是小玲!!”

        这如同绕口令一般的话语,让在场多人,都是陷入了茫然之中,完全不知她所言何意。

        “什么叫‘你是小玲,小玲也是小玲’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白凡和玄曦相互对视了一眼,满脸茫然。

        倒是龙尊与冰王相互一笑,似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莫非……你的意思是……”雪天寒摸着下一来可以让她有个好巴想了想,“小玲其实是确有其人,而非你虚构而出?”

        “是啊!”

        唐凤玲点了点头。

        “她本来是我来这里的时候在路上偶然帮助过的一个父母双亡,无家可归女孩。因为父母双亡,她没钱给父母下葬,只好卖身,我看她可怜,就给了她些钱,让她把父母厚葬,然后她就一直跟着我了。于是,我把她安排进了祝家庄做侍女,一来可以让她有个栖身之地,二来也可以为我做替身。”

        “再加上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当这个丫鬟,我只是偶尔会借着他的侍女身份在祝家庄活动,所以,就算我不在,丫鬟小玲也还是会在祝夫人的身边,自然不会令人生疑。”

        “原来如此!!”众人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一个两全其美,但算不上高明的办法。

        “那么,你之所以潜入祝家庄做丫鬟,是否就是因为,祝正便是二十年前官银劫案的那五名主谋之一?”

        辰御天摸着下巴想了想,问道。

        “是的!”唐凤玲点了点头,“他是我最早确定的主谋之一!!”

        “可是,时隔二十多年,你又怎么能够确定,他便是当年的主谋之一?”

        “声音!”

        唐凤玲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缓缓地吐出了两个字。

        “我自幼便听力过人,凡是我听过的声音,皆能过耳不忘!”

        “当年,抢劫官银的那五名主谋都曾经在我的面前说过话,他们的声音我当时便记了下来,虽然过了二十年,他们的声音有了些许的改变,但我在第一次听到祝正的声音的时候,我便可以肯定,他便是当年抢劫官银的那五个主使者之一!”

        “于是,我趁着祝家庄招徕新仆役的时候,让小玲进入了祝家庄,成为了我的替身……”

        唐凤玲缓缓说道。

        “于是,你借着小玲的身份,以祝正为突破口,开始调查当年的其余主谋,对吗?”辰御天道。

        “是的,不过,我在祝家庄呆了好久,都没能找到一丝一毫的线索,就在这时,钱有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唐凤玲笑道,“他一初现,我便根据他的声音,知道他也是当年的五个主使者之一!”

        听到这里,众人吃惊!

        连那钱有量都是当年那场官银劫案的主谋么?

        “于是,你便在他死去的现场,留下了官银,一来你是想提醒我们调查官银劫案,二来,也是在指出钱有量便是当年的官银抢劫犯之一,对吧?”辰御天笑了。

        “没错。”唐凤玲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

        白凡突然开口道:“我倒是有一个问题很在意。”

        “白大人但说无妨。”

        “方孟、万方岸二人房间里的官银尚且能够使用第一现者的手法放进去,但,钱有量死亡的时候,官银又是怎么放进去的,那可是一间密封的密室啊!”

        白凡奇道。

        然而,他的问题刚刚问完,辰御天与雪天寒等人皆是突然“噗嗤”一笑。

        白凡奇怪,这是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

        唐凤玲也是笑了笑道:“白大人不懂武功,想不通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其实,当时我并没有用多名高明的手法,只是用了一次虚空挪移,将官银,挪移了进去罢了。”

        “虚空挪移?”白凡更疑惑了。

        “老强盗的独门武功,利用空影内力的虚空属性,搬运物体的法门。能够无视任何屏障,直接跨越。”

        冰王罕见的开口解释了一下。

        不过,他的解释显然不是很易于理解,白凡听过之后,仍旧是一头雾水。

        一旁,龙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将白凡叫到一旁,浅显易懂的给他讲述虚空挪移的原理。

        另一边,辰御天继续问唐凤玲。

        “所以,之后被你留下官银指证的万方岸、方孟二人,也都是当年的主使者吧?”

        “是的,没错。”

        唐凤玲点了点头,“他们都是我用声音分辨出来的。”

        众人听罢,更加震惊了!

        不光是钱有量,就连当年身为白山县县令的方孟,居然也是官银劫案的主谋!

        这展,也太戏剧化了吧!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脸上不见丝毫惊讶之色。

        很显然,唐凤玲的回答,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充其量,也就是证实了他的推断罢了。

        “那还有一人呢?”

        听到这话,唐凤玲罕见的叹了口气。

        “最后一人,我没有找到,不过,我偷听祝正和其他三人的谈话中,似乎曾经说道这最后一人,早在二十年前,便因为某样东西而被四人联手杀害了……而且,从他们的谈话中,祝正应该还从那个人的妹妹手中,得到了那样东西。钱有量三人,似乎也是因为这样东西而死的。”

        “什么?!”

        众人大吃一惊,大睁着双眼,一脸惊讶!

        按照唐凤玲所说,那么这最后一人的身份们几乎可以呼之欲出了。

        “李现!!”

        白凡率先说出了这个名字。

        众人点头。

        如此一来,当年官银劫案的五名主谋,就全部都知道了。

        李现、钱有量、万方岸、方孟、祝正……

        这五人,如今,只有一人尚且存活。

        而其余四人,除了李现在二十年前被四人杀害之外,其余三人,皆是死于此案之中。

        而且,他们四人,还都是因为一样东西丧命。

        甚至,就连李环,也可能是因此而死。

        如此看来,当务之急,便是要弄清楚这件让五人相继丧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才行。

        想到此处,辰御天突然开口问道。

        “那么,你可知道是谁杀了钱有量三人么?”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