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八 唐凤玲的秘密(修)

章三十八 唐凤玲的秘密(修)

        辰御天离开了。

        带着他想要的信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祝家庄。

        空房间中,独留小玲一人,俏脸微红,回想着方才他临走之前的话语。

        方才,辰御天质询过后,看着小玲,忽然笑了一声。

        小玲不解,不知他到底在笑些什么。

        辰御天缓缓笑道:“没什么。只是好奇小玲姑娘的胭脂是在那家店铺里买的,有一种很特别的香味。”

        小玲大羞,俏脸微红。

        但,当她再看辰御天之时,却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房间……

        距离二人所在不远处的一间空房间内,祝正认真地听着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汇报。

        “怎么样?他们都说了些什么?”祝正问道。

        “回禀老爷,他只是又问了一遍那个丫头现两具尸体之时的具体状况,并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家丁回禀道。

        “哦?”祝正难以置信地看着家丁,“就这些?”

        “是的,老爷。”家丁点了点头,

        祝正将信将疑,挥挥手命令家丁退下。

        家丁奉命而去。

        一道人影从屏风之后走出,看了看家丁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祝正半信半疑的神色,微微一笑。

        “你会不会太多心了?那个丫头只是凑巧第一个现了尸体罢了,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那人回头,阳光恰好照耀在他面向门厅的侧脸之上,将其面容,照的清清楚楚。

        此人,正是天衍。

        祝正叹了口气,道:“难道你就不觉得,那个丫头接连两次第一个现尸体的这一点很可疑么?”

        “哦?”

        天衍哦了一声,目光闪烁间,道:“你的意思是……”

        祝正点点头道:“没错,我正是这个意思。”

        “可是,她并没有说出类似的话吧?”天衍道,“会不会真的只是凑巧呢?”

        祝正成长叹一声:“我也希望如此啊……”

        ……

        ……

        夜如止水,万籁俱寂。

        唐凤玲缓缓推开县衙自己房间的房门,走进房间。

        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书信。

        唐凤玲奇怪,拿起书信,只见信封之上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唐凤玲亲启。”

        她微微皱了皱眉,旋即拆开信封,从中抽出一张折叠的信纸,纸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来二堂,有要事相商。”

        落款则写着辰御天三字。

        唐凤玲看过之后,双目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即翩然离去。

        片刻之后,她已来到了二堂。

        夜深人静,二堂内漆黑一片,只有淡淡月华,透过窗棂,照射进来。

        忽然……

        一点烛火燃,整个内堂顿时明亮起来。

        “你,来了……”

        淡淡的声音响起,烛火边,一道身影长身而立,正是辰御天。

        “是啊!我来了,你有何见教?”

        唐凤玲朱唇轻启,缓缓道。

        “我在信上已经说得很明确了,找你来此,是有要事相商。”辰御天淡淡笑道。

        “哦?是什么事?”唐凤玲问道。

        没有回答,辰御天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你如果不说,那我可就要回去了。”唐凤玲佯势欲走。

        “你知道方孟、万方岸二人遇害现场的官银,是怎么被留下的么?”

        辰御天忽然开口,正欲走出门厅的唐凤玲身子猛然一震,凤目陡睁!

        “这个问题,你为何要问我,难道那不是凶手杀人之后所留下的么?”唐凤玲愣了片刻,笑着开口道。

        “非也。”

        辰御天摇了摇头:“一开始,我的确以为是凶手下手之后故意留下之物,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哦?”唐凤玲惊疑一声。

        “那应该是凶手杀人遁走之后,被某个一直注视,同时又想让官府调查二十年前的那场官银劫案的神秘人物所留。”

        “这个人物,在今日之前,我一直不知道那究竟是谁,但今日,我知道了。”

        辰御天缓缓一笑。

        唐凤玲亦是笑道:“是谁?”

        “据卷宗记载,二十年前的那一场官银劫案,案犯共有二十多人,其中主谋共五人,这些人不仅抢劫了所有官银,更是将护卫队几乎残杀殆尽,只留下一人靠着装死,逃过一劫。而那份卷宗之所以能够能够记录成册,也正是因为此人活了下来。”

        “而那在这件劫案之中不幸丧命的护卫队,其队长,名为唐宾,我查过此人,此人在京城应当还有妻女,但当年朝廷的抚恤下之时,只找到了其妻子之墓,但其女儿,却如人间蒸一般,消失不见。”

        “所以……你怀疑那个神秘人物,就是这位失踪了的护卫队长之女?”

        唐凤玲笑问道,眼中涌上一抹隐晦的惊讶。

        “不错!”

        辰御天点头,似笑非笑:“而且事实证明,我的怀疑,并没有错!”

        “是吗?”

        唐凤玲笑了笑,眼睛一眨,道:“那你倒要说说看,她到底是怎么将官银,放入案现场的?”

        “很简单。”

        辰御天微微一笑,“一般来说,能够随意改变现场布局,将东西放进现场之中者,往往只有两种人,一种便是凶手!而另一种,便是第一个现尸体之人。”

        “只有这两种人,能在官府来之前接触到现场,此后官府一来,现场封锁,再想要接触现场,基本不可能。所以……”

        “你是想说,那个护卫队长之女便是以尸体第一现者的身份,将官银放到了案现场么?”唐凤玲问道。

        “不错!”

        辰御天点了点头:“虽说也不能完全排除第一现者现尸体之后没有声张,转而让第二现者充当第一现者的可能……”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能如此肯定呢?”

        “如果说一次,尚且可能有这种可能,但是接连两次都是由同一个人成为第一现者,那么这种可能,应该就微乎其微了吧?”

        “而且,再加上每次都是在死者死亡还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现了尸体,这自然令人生疑。”

        “对吧?”

        辰御天看着唐凤玲,淡淡一笑。

        唐凤玲笑道:“那么,你是在怀疑那个接连两次现了尸体的小丫鬟,就是那个死去的护卫队长之女了?”

        “是,也不是。”

        辰御天微微点头,目光炯炯有神,直视唐凤玲的眼睛。

        “因为那个小丫鬟,她并不单纯的只有丫鬟一个身份而已,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另外一个身份?”

        “没错,这个身份,就是盗圣传人!”

        辰御天目中精芒猛然爆闪,一语落下,掷地有声!

        轰!

        此言一出,唐凤玲猛然身子剧震,心中更是如同天雷轰轰,狂轰乱炸间,身子不由自主,向后退出一步!

        咚!

        这一步落下,辰御天的脸上,顿时掀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

        “看来,我说的没有错。”

        “是啊!”

        良久,唐凤玲方才恢复了平静,她看着辰御天,低声一笑。

        “你没有说错。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现我的身份的?”

        “此事,说来是个巧合……”

        辰御天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罕见的尴尬之笑……

        “是香味!”

        突然,一道声音蓦然传来,语气一如既往地漠然。

        唐凤玲转过脸看了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的雪天寒,歪着头好奇道:“什么香味啊?”

        辰御天脸上的尴尬越浓郁了……

        雪天寒指了指辰御天。

        “他,偶然之间,闻到了你身上有一股异香,然后,又在那个丫鬟的身上,闻到了相同的味道……”

        “香味?”

        唐凤玲怔了怔,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俏脸蓦地一红!!

        “难道是……”

        “没错!”雪天寒微微一笑。

        唐凤玲的脸更红了。

        “咳咳……”

        辰御天颇为尴尬地咳了咳,随即道:

        “没错,我的确是在那个名叫小玲的丫鬟的身上,闻到了相同的香味。于是,我便在离开祝家庄之后,去脂粉铺子里查看了一番,不过,却是没有现和那种味道的脂粉……”

        “所以,我开始想,也许那并非胭脂的香味……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怀疑你与小玲,是同一个人……”

        辰御天缓缓说道。

        “然后,当我回到县衙的时候,我又现你不在县衙内,而且我问过守门的衙役,他说你在我离开以后不久,便也离开了这里……”

        “这,更加深了我的怀疑……”

        “原来如此啊!”

        唐风玲轻声一笑。

        “因为现了我不在,所以更加加重了你的怀疑!然后,故意在晚上设下这个局,目的就是为了看我的反应,从而确定你的猜测吧!”

        “其实,自刚才为止,你都没有完全确定我和小玲,是同一个人吧!”

        “虽然这样说会让辰兄很没面子,不过的确是如此。”

        白凡缓缓地从堂后的屏风走了出来。

        辰御天无奈苦笑,唐凤玲更是奇怪――怎么大家都一个一个的出现?

        但,片刻之后,她也就对此不在意了。

        因为,就在白凡出现的那一刻,屏风后面,又接着走出了几个人:玄曦,冰王,龙尊,还有天影……

        顿时,唐凤玲极为无奈。

        果然,所有人都藏在这里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