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七 探查

章三十七 探查

        “哦?快快有请!”

        白凡站起身形,命令张毅迅将二人请进来,张毅奉命而去,不多时,但见两道人影不疾不徐一步步走来。

        唰!

        几乎就是二人步入堂内的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了玄曦身侧,那一道青衣人影的身上。

        此人,自然便是龙尊。

        但见他与冰王相同,虽然实际年龄都已不小,但功体卓绝,内功深厚,以至于青春常驻,不显一丝老态。

        从外表看,他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着一袭青衣,负一把长剑,气质出尘,犹如九天之谪仙。

        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看着龙尊。

        雪天寒更是不由自主的看了冰王一眼――和某人完全不一样!

        冰王很是受伤的看着自家徒弟,旋即又撅着嘴极度不满地瞥了龙尊一眼――虚有其表罢了!

        龙尊苦笑不语,他很清楚这老家伙的脾性,所以不打算搭理他。

        但却奈何对方非要招惹自己。

        从进来见面,直到在座位上坐定,冰王的目光都死死地停留在龙尊身上,那样子,就跟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一样。

        最终,龙尊被他盯烦了。

        “老家伙,你到底想做什么?”

        冰王一言不,只是看了看雪天寒,同时微微挑了挑眉――看吧!原形毕露了吧!

        玄曦在一旁暗自失笑。

        眼前二人,好歹都是江湖庙堂之上享誉极高的传奇人物,怎么行为举止,反倒跟小孩子一般?

        苦笑了一回,她将手中一干卷宗库档交与辰御天。

        “师兄,你要的资料都已在此,另外,此处还有皇兄写给你的密旨一道,望你收好。”

        说着,将一卷密封的卷轴递过去。

        “好的:”

        辰御天接过,先将那卷轴打开,快地浏览了一般。

        看过之后,其眉头微皱。

        众人皆是奇怪。

        白凡问道:“辰兄,生了什么事?”

        “京城近日生了一起离奇命案,皇上命我今早结束此地案件,前往京城侦破命案。”

        辰御天轻轻合上卷轴。

        “原来如此!”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白凡道:“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调查吧。”

        众人点头,纷纷开始翻阅玄曦带来的资料。

        辰御天快地将记载官银劫案的卷宗看过一遍,正在此时,忽听一声惊呼,猛然响起!

        “原来是他?!”

        声音落下,所有人都是抬头望向白凡,声音,正是从他的嘴里出的。

        就见此刻,白凡拿着库档,死死地盯着其中一页,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白兄,怎么了?”

        雪天寒看着他,开口问道。

        白凡丝毫没有注意到刚刚自己的失态,开口:“原来,二十年前那一任的白山县县令,正是方孟啊!”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雪天寒第一时间拿过库档,仔细看了一眼,最终微微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只见库档之上,赫然写着:玄德十五年,任青州白山县县令,政清人和,无过失……

        “如此说来,当年那个与万方岸、李现相交莫逆的县令,正是方孟!”

        公孙恍然道,旋即摸着下巴微微沉吟。

        “李现二十年前死于非命,如今万方岸、方孟也相继遭人杀害,这……太奇怪了。”

        “雪兄,我看一下。”

        辰御天将库档取过,看了一眼之后,猛然双目一凝:“原来如此!”

        雪天寒问道:“你现了什么?”

        “这方孟,乃是献王叶弘的党羽!”

        辰御天轻轻合上库档,淡淡一笑。

        “什么?献王党羽?”

        雪天寒、公孙、玄曦三人皆讶然。

        “没错,此人之所以能成为刑部侍郎,正是献王举荐擢升。”

        辰御天微微点头,将库档中的一页翻出来,给众人看。

        众人看过之后,纷纷点头,的确如其所说,方孟能成为刑部侍郎,正是献王叶弘举荐。

        “如此说来,这方孟果真是献王党羽?可若是如此,为何献王事,他这被举荐之人反倒没有收到牵连呢?”

        公孙有些想不通。

        辰御天微微一笑:“公孙,你一定是古籍看的太多了……”

        “哦?大人何出此言?”

        “本朝皇帝圣明,对举荐制有所改进,只要被举荐之人有真才实学,且有所作为,那么举荐之人哪怕犯了滔天之罪,也不会收到牵连,除非有些明确证据证明。”

        “原来如此。”公孙微微点头。

        辰御天点点头道:“不过,如此看来,万方岸与方孟二人的死必有内情,看来还需还好好调查一番。”

        “可是,怎么查?我们现在根本毫无线索啊!”白凡无奈。

        “不!”

        辰御天断然否定,笑道:“我们还有一条重要线索!”

        “哦?”白凡奇道。

        辰御天笑了笑,旋即站起身形,道:“看来,我要再去祝家庄走一趟了。白兄,我师父他,就先劳烦你替我先招待了。”

        说罢,他冲着龙尊微微一抱拳,竟是一言不,就此离开。

        龙尊苦笑。

        对于自家徒弟这种一旦投入到某种事情中就会忘记一切的性格,他自然早已见识过。

        不过,以往他都会不管不顾周围的一切,这次居然还会记得安排人招待自己这个做师父的。

        可见,还是有所进步了。

        白凡惊讶地看着辰御天离去的背影,一头雾水,问一旁的雪天寒:“他去祝家庄查什么?”

        雪天寒仰脸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不知道。

        公孙想了想,目光一闪。

        “可能……是去调查那个两次现命案现场的小丫鬟了吧!如果说此案还有什么线索的话,应该就是她了……”

        ……

        ……

        的确,公孙没有猜错,辰御天此行的目的,的确就是那个两次现尸体的小丫鬟。

        辰御天想过很多次,但始终对其接连两次现尸体这一点无法释怀。

        这,也未免也太巧了吧!

        于是,他决定亲自对这个小丫鬟探查一番,顺便印证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测。希望能从其身上,找到整个案件的突破口!

        于是,他再度登门造访祝家庄。

        在向祝正说明来意之后,祝正立刻便是派人,把那个小丫鬟叫了过来。

        “见过老爷!”

        小丫鬟很怯弱地向着祝正行过一礼,眼角余光,似害羞般,轻轻望了一眼一旁的辰御天。

        “这位是县太爷的朋友,他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你定要如实回答,知道吗?”

        看着小丫鬟,祝正声色俱厉。

        小丫鬟弱弱的点了点头,小声道:“奴婢一定如实回答!”

        辰御天见其怯懦,于是对祝正道:“庄主,在下有些事情想要单独询问于她,不知庄主可否能替我们寻个僻静之所?”

        “公子何必如此,有什么话,在这里问不就好了。”祝正微微皱眉,道。

        辰御天笑道:“这怎么可以?有些事情在下必须单独质询,还望庄主行个方便。”

        “这……”

        祝正看着辰御天,沉吟半晌,最终长叹一声:“罢了,既然公子如此坚持,那且随我来……”

        说罢,祝正带着二人来到北苑一处位于角落的厢房。

        “此处本是我那女儿以前的闺房,不过如今她已出嫁,此处也闲置许久,想来应该符合公子的要求了。”

        “如此甚好!”

        辰御天抚掌微笑,旋即推门,与小丫鬟一并进入房间。

        “还望庄主暂去休息片刻,在下质询完毕,自会去通知庄主。”

        “好!”

        祝正点了点头,接着离开,从始至终都未回头。

        辰御天将房门关好,看向那小丫鬟。

        小丫鬟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身子微颤,显得很是胆怯。

        辰御天微微一笑:“你不用怕,在下没有恶意,只是有几个与案件相关的问题想要请教。”

        听到这话,少女的胆怯才有所缓和,但眼中仍然有这一丝隐晦的害怕之色。

        辰御天和善地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小玲!”

        少女声音极低,弱弱地吐出了两个字。

        “那么,能请你再详细说一说,当时现尸体时候的情况吗?两次都请详细地说一说吧。”辰御天微微一笑道。

        “好……好的。”

        小玲轻轻点了点头,随即道:“现万老爷尸体的时候,我记得我是奉了夫人的命令,去给他送晚茶,可是到了之后,却现里面的灯是灭掉的,所以我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所以并没有去打扰他……”

        “可是,等到我再办完事情回去以后……”

        她向辰御天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当夜,北苑。

        小玲办完夫人交代的事情,再次经过万方岸所居住的房间的时候,她忽然神色一动。

        因为,她看见房间内的灯火居然亮了。

        一个巨大的黑影还在门上不停地晃动,看着颇为奇怪的样子。

        “万将军,你醒了吗?”

        小玲上前敲了敲门,但却是没有任何回应。

        因为对门上晃荡的黑影很在意,再加上一直敲门都没有人回应,于是,她便打开了门。

        “万将军,打扰了!!”

        小玲打开门,紧接着,便是看到了万方岸悬挂在房梁上的无头尸体。

        于是她出了一声尖叫。

        ……

        “后面的事情,公子你应该知道了……”

        小玲神色之中微微有着一抹惊恐掠过,显然是对当日的情景犹有余悸。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我想再向你确认一下,当时万方岸的房门,真的没有反锁吗?”

        “当然,因为那门我只是轻轻一推便推开了,所以,应该是不可能被反锁的。”小玲连忙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辰御天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接着请你在说一说现方孟尸体之时的情况吧!”

        “好的。”

        小玲点了点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