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五 联系

章三十五 联系

        临行前,辰御天曾嘱咐玄曦办三件事。

        除了寻找二十年前的官银劫案卷宗以及调取方孟在吏部的库档这两件事情之外,便是向路老打听钱有量的为人。

        毕竟,钱有量之妻拥有路老亲手制作的银簪,说明她与路老关系匪浅,那么路老,便很有可能知道,钱有量平日的为人。

        可是,此刻看到路老如此,玄曦反而有些迟疑。

        她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将柳若云的死讯,告诉路老……

        路老看着她为难的样子,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于是叹了口气,“没关系的,你说吧!”

        玄曦缓缓叹了口气。

        “她死了。”

        短短三字,再没有其他言语。

        “这样啊……”

        路老握着手中的银簪沉默半晌,缓缓道。

        玄曦点了点头,她没有说钱氏的具体死状,但这样,也已经够了。

        “坐吧!”

        路老握着手中的簪,沉默半晌,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之上。

        玄曦乖乖坐下。

        “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

        路老斟了一杯酒,轻轻举杯痛饮。

        “咦?”

        玄曦好奇地看了看路老,“爷爷,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要问呢?”

        “呵呵……我都听你师父说过了,你和御天两个去了陵水县,而且还侦破了那里的虎画奇案,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路老赞叹道。

        玄曦俏脸微红,吐了吐舌头。

        “所以,你这次来找我,应该也是要查什么案子了吧?所以,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没关系的。”

        路老轻轻一笑。

        “好!”

        玄曦点了点头:“爷爷,你知道柳若云相公钱有量么?”

        听到钱有量的名字,路老眼中蓦地涌上一抹冷意,“知道啊,他怎么了?还是说,他就是杀害若云的凶手?”

        “不,不是这样的。”

        玄曦连忙摇了摇头,摆手道:“其实,钱有量也是这件案子的死者之一,御天师兄之所以让我来问您他的为人,就是想看看他的仇家之中是否就有杀人凶手。”

        “原来如此!”路老点了点头。

        “其实,此人我也不是很了解,毕竟只见过几面。不过,他在京城的商人之中风评很不好,听说是一个奸商。”路老说道,目中带着冷意。

        似很不待见钱有量此人一般!

        的确,他对钱有量没有好感,甚至,就连当初柳若云的婚事,都曾经反对。

        不过,毕竟只是外人,路老没办法真正阻挠这桩婚事。

        但,这也让他对钱有量,更加没有好感了。

        “对了。”

        玄曦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柳若云的本家,应该就是曾经救过爷爷你的柳家吧?”

        “是啊。”路老点点头。

        玄曦也点头,她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路老年轻时候曾经被宿敌所伤,命在旦夕,幸亏一柳姓之人相救,才保住性命。

        没想到这柳姓之人,便是柳若云的本家。

        “可是,柳家不是家财万贯么?为何还要将女儿嫁给钱有量这种人?”玄曦不解。

        “因为那家伙虽然出身贫贱,但做生意的确厉害,当时,他用自己的力量遏制住柳家的生意,让柳家生意停滞,不得不通过嫁女解决危机。”

        路老叹气,眼中的冷意越来越盛烈。

        “原来如此……”

        玄曦点头,难怪路老不待见钱有量了,这不是逼婚么?

        “对了!”

        但,就在此时,蓦然,玄曦目中闪过一丝精芒。

        “您刚才说钱有量出身贫贱,您知道他是那里人氏么?”

        “他好像是青州人氏,青州哪个县来着……白……白……”路老摸着胡子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白”后面还有什么。

        “白山县?!”玄曦提醒。

        “哎,对对!就是这个县名!”路老抚掌,哈哈大笑。

        但玄曦却惊呆了。

        钱有量竟然也是青州白山县人氏?这是怎么回事?

        ……

        ……

        “什么?你知道那‘万三’是谁了?”

        白山县县衙二堂,白凡一脸惊讶,看着面前的张毅。

        张毅点了点头:“是的,大人,我已经知道了。”

        辰御天也是颇感惊讶,道:“说来听听。”

        “是!”

        张毅应声道:“大人,卑职奉命调查李现邻舍,但却无人知道这万三真名为何,就在此时,在林师爷的提醒下,卑职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此人名为林汝金,在县衙之中当了足有三十年的县丞,说不定他便知道这万三真名究竟是谁。”张毅说道,向二人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万三?!”老县丞听罢,微微惊讶。

        张毅点了点头道:“正是。老爷子,你可知道二十年前本县之内诨号为此的人,究竟是谁?”

        老县丞捋着胡子想了想,轻声重复着:“万三,万三……”

        “老爷子可有印象?”张毅目光一闪。

        老县丞慢悠悠地道:“若说二十年前,县里诨名‘万三’之人,似乎只有一人,此人与当时的县令颇为交好,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姓李教书先生,也与此人相交莫逆。”

        “那人叫什么名字?”张毅连忙问道。

        老县丞缓缓一笑:“此人,你这几日便见过的。”

        “哦?”

        张毅大惊,细细回想了一下这几日所见过的人,若说到其中有姓万之人的话……

        想着想着,张毅目光猛然爆闪神芒。

        “难道是……”

        老县丞点点头,淡淡一笑:“正是前些日子死于非命的万方岸!!”

        众人听罢张毅的描述,皆是微微吃了一惊。

        “你是说……二十年前与李现交好的万三,便是万方岸?”良久,辰御天打破沉默,缓缓问道。

        “是的。”张毅点点头道。

        “而且,李现,万方岸,还与当年的县令相互交好?”白凡问道,神情颇为惊讶。

        “是的。”

        “那当年的县令是何人?”辰御天又问。

        张毅道:“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老县丞。他说当初的县令,便是前些日子死去的刑部侍郎方孟。”

        “什么?!”

        二人再度吃了一惊!!

        良久,辰御天缓缓吐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样就联系上了。”

        “是啊!”

        白凡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如此一来,当年李现之案,与如今的万方岸,方孟二人遇害之案便联系上了……”

        “不错!”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道:“而且,在他们的身上还有一件相同的物品,官银。”

        “如果说万方岸、方孟三人现场之中的官银,是在暗指二十年前的官银劫案,那么这三人,都应该与官银劫案有关系才对?”

        “不错!”

        辰御天点点头,微微沉吟起来。

        “就是不知道,这三人与那件官银劫案,到底有什么关系?”

        正思索着,院外猛地传来一阵羽翼振翅之音,众人回头看去,就见一直雪白的信鸽扑闪着翅膀飞进堂中,落在辰御天手上。

        辰御天微微一笑,接着将鸽腿之上绑着的书信取下。

        “可是公主殿下的飞鸽传书?”白凡问。

        辰御天点点头,将手中的书信打开,只看了一眼,目中蓦然间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旋即神色突然古怪了起来。

        ……

        ……

        皇宫,一间装饰考究的宫殿之中,玄曦正仔细地听着一个侍卫的禀报。

        “公主殿下,您要卑职调查之事,卑职已经全数调查清楚了。”侍卫对着玄曦轻轻拱手,开口。

        玄曦点点头道:“说。”

        “那钱有量的确是青州白山县人氏,二十年前独自一人来到京城白手起家,听说他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风生水起,不但在东西两市有了数家店铺,更是置了房产,更改了户籍,完全变成了一个京城人。”侍卫禀报道。

        “哦?”

        听罢,玄曦沉吟起来,喃喃自语:“一个从青州白山县来的平民百姓,不到一年便在京城有了数家店铺,更是置房产,改户籍……此事,总觉得有些蹊跷……”

        “的确。”

        侍卫点点头:“卑职也觉得奇怪,即便此人真的是生意场上的天才,那他开始做生意的成本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的生意可有什么问题?”玄曦问道。

        侍卫摇了摇头:“没有问题。都是正当生意。”

        “这样就能排除他做无本生意的可能……”

        玄曦在屋中踱步,细细思索:“那,他最开始做生意的成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京城不比地方,买下一间店面绝对需要莫大的财力,如此大的一笔钱,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此事,的确奇怪。”玄曦喃喃,目露困惑之芒。

        便在此时,宫门处忽有一道人影缓缓踱步而来,青衣长剑,面容平静,正是龙尊!

        “师父,你怎么来了?”

        玄曦开口,目光奇怪的看着龙尊。

        龙尊目光在侍卫的身上微微一扫,没有说话。

        玄曦看了看那侍卫,轻轻挥了挥手,命他退下,侍卫拱手抱拳行礼,告退不提。

        “曦儿,你应该马上就要出宫了吧?”龙尊看着侍卫离去,旋即又看了玄曦一眼,说道。

        “是的。明天我就去和皇兄申请,出宫回去白水县了。”玄曦答道。

        “果然如此。”

        龙尊微微点头,“那明日,为师便在宫门口等你。”

        说完,自顾自离去,留下完全愣在原地的玄曦。

        什……什么?!明日在宫门口等我?!

        莫非……师父他,也打算去白山县?!...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