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四 路老

章三十四 路老

        翌日清晨,九龙阁之门刚刚开启,玄曦便是在一小队宫女的陪同之下,来到了阁中。

        “都记住本宫要你们寻找什么样的卷宗了吧?”玄曦进入阁中,转身回头问道,看着那些宫女。

        宫女们在其目光注视下,齐齐应是。

        “好!”

        玄曦点点头:“既然都记住了,那么这就散开来寻找吧!记住,一旦有所现,要立刻过来禀报。”

        宫女们再度应是,旋即散开。

        九龙阁大学士陈暻奇怪,不知道公主殿下这是过来找什么卷宗来了,于是问道:“公主,你这是……”

        玄曦看到陈暻,眼睛顿时一亮。

        陈暻身为九龙阁大学士,主掌九龙阁将近四十多年,对九龙阁的一切都了若指掌,尤其是阁中庞大的卷宗,老人更是了熟于心。

        “阁老,我问你个事情。”

        玄曦看着陈暻,道:“你知不知道近二十年来生在青州境内的官银劫案卷宗放在哪里啊?”

        “青州的官银劫案啊?”

        陈暻摸着胡子想了想,突然混浊老眼之中神芒炽盛,问道:“公主说得,可是二十年前生在青州境内的那一宗官银劫案?”

        “正是。”玄曦连忙点头,欣喜万分。

        昨夜,她入睡之时,突然接到辰御天的紧急飞鸽传书,信中详细注明了那宗官银劫案生的时间,正是大约在二十年前。

        “殿下且随我来。”

        陈暻说着,带着玄曦来到了九龙阁角落附近的一个书架前。

        “二十年前的官银劫案……二十年前的官银劫案……”

        陈暻喃喃,一只手指不停地在书架前划动。

        突然,他双目一亮,伸手从中抽出了一本厚厚的卷宗:“找到了!殿下,你看看,可是这份?”

        玄曦接过卷宗,只见灰蒙蒙的封面上写着几个银钩铁画的大字。

        青州官银案

        再看里面标注的时间,正是二十年前。

        “不错!”

        玄曦欣喜万分,眸子里满是激动之色:“阁老,真是太谢谢你了!”

        而就在玄曦率领众宫女在九龙阁内搜寻卷宗的同时,吏部也迎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

        此人武官打扮,剑眉星目,正气凛然,正是玄烨的贴身侍卫,濮阳陵。

        “皇上有旨,调取刑部侍郎方孟的库档。”

        濮阳陵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将皇上的旨意宣读过后,便静静地如同一杆标枪钉在地上,不再说话。

        吏部尚书立刻命人调取库档,片刻后,濮阳带着库档飞马离去。

        ……

        ……

        京城之中的调查正在进行,白山县的调查也同样在继续。

        已是巳时,白山县的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一骑快马飞驰而来,马上之人,正是白山县捕头张毅,片刻之后,他已经置身于县衙二堂。

        “大人,您吩咐的事情卑职已经查清楚了。”

        张毅站在二堂,对着正坐在前面的辰御天和白凡拱手行礼。

        白凡点了点头:“说。”

        “卑职仔细地调查了住在观音庙附近村落的村民们,的确如大人所说,有不少村民在走夜路之时看见过那个鬼庙,还说曾经看见有地狱使者在那座庙附近游荡。附近好几个村落的村民都这样说。”

        辰御天点了点头:“果然如此啊。”

        白凡旋即看了看张毅一脸疲惫的样子,便叫他下去休息。

        张毅应声离去。

        张毅走后,白凡忍不住问辰御天:“辰兄,你借我之名命张毅调查此事,究竟是为何?”

        他一头雾水,辰御天这两日的安排越来越让他看不懂了……

        辰御天笑了笑,淡淡道:“白兄,还记得我们说过在暴雨夜夜宿鬼庙之事么?”

        白凡点了点头:“当然记得。”

        此事辰御天三人说过许多遍,他一开始还不相信,直到辰御天破解了观音庙的机关,他才相信。

        “那个夜晚,我们因暴雨误入鬼庙,事后我便一直在想,我们暴雨夜误入鬼庙看到了天罚雕塑,此事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么?”

        他缓缓说道。

        “之后,我看破了观音庙的机关,才终于想明白,那应该并非巧合,于是,我便请你命张毅,详细进行了这番调查。”

        “你的意思是……”

        白凡恍然大悟,“那鬼庙,每晚都会出现么?”

        “不错!”

        辰御天点点头,“依照张毅方才的说法,那鬼庙应该是每晚都会出现,所以才会被那么多走夜路的村民看到。”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白凡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应该是故意让村民看见吧!”辰御天淡淡道。

        “故意?”白凡惊讶。

        “不错!故意!”

        辰御天缓缓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我想,那鬼庙之中,应该每晚都有人留守,这些人穿着黑衣,戴着鬼面,装扮成阴间使者的模样,在这鬼庙周围游荡,故意让走夜路的村民看见,坐实那的确是一座鬼庙。因为,要是第二天白天在去那边看,就只能看到一座观音庙。”

        “如此一来,看到的村民自然认定自己昨夜所见皆为鬼怪作祟,并且深信不疑……”

        “原来如此!”

        白凡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但旋即,目露困惑,“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祝正为何要这么做?”

        “哦?白兄,你怎知此事是那祝正作为?”辰御天哈哈一笑。

        “辰兄说笑了。”

        白凡也是笑道:“那观音庙乃是祝正出资修缮,修缮所用工匠,也都是他一人所出,所以这鬼庙,便是他所建,对吧?”

        辰御天微微点头。

        “而天影之前曾在祝家庄看到有鬼面人出入,所以,这假扮阴间使者的鬼面人,应该也是出自祝家庄,如此一来,那祝正,定然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辰御天笑着点了点头:“白兄分析的极是。我也觉得这祝正与此案脱不了干系,只是,手中却是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此人藏得实在是太好了。”

        “说到证据……”

        白凡突然话锋一转,道:“我们有关李现一案的判断,也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啊……”

        “说到此案……”

        辰御天忽然目光一闪,“你不是派人去李家附近向那些邻舍打听消息去了么?结果如何?”

        “唉……”

        白凡叹了口气,微微摇头:“此事不提也罢,虽然打听回来的消息不少,但没有一条是有用的。”

        “哦?”辰御天好奇。

        “唯独有一条还算有价值,可是顶多算得上是半条线索。”

        “哦?半条线索?”

        “正是!”白凡点点头。

        辰御天更加好奇了,开口:“此话怎讲?”

        “有一个长者,声称李现二十年前经常和一个名为‘万三’的人相互来往,二人极为熟络。可是,那老人只知道那人诨名万三,却不知其真名叫什么,这叫我们如何查下去。”白凡开口,有些郁闷。

        辰御天也是苦笑,光凭一个诨名,确实没法查下去。

        “万三……”

        辰御天喃喃,这万三,究竟是何方神圣?

        ……

        ……

        玄都,一间平凡如常的院落中,一个白苍苍的老翁头戴斗笠,正静心侍弄着几株鲜花。

        这些花明艳美丽,娇俏可人,朵朵绽开,散出阵阵芬芳。

        老翁很用心地替这些花浇水,目光认真,极为明亮。

        他,便是路老,辰御天和玄曦口中的那位善做饰的老人。

        此刻时近立冬,但这院中的花却是一如既往的盛开,可见这位老人,同样身怀不匪内力。

        “路爷爷,我来看你了。”

        玄曦连蹦带跳的走进院子,大声喊道。

        路老回头看了一眼,慈祥笑道:“你这丫头,不是到外边办事去了么,怎么?回来了?”

        然而,老人只是看了一眼玄曦,便是愣了一下。

        因为,玄曦的头上,插着一只银簪。

        那银簪,是当初在钱氏遇害现场,辰御天捡到的钱氏遗物,此刻,玄曦却是将此物插在了自己间。

        此物当初玄曦便是说过,乃是路老所制,因此路老在一见之下,立刻认了出来。

        “丫头,那簪……”路老开口,带着惊讶。

        玄曦目光一闪,大眼睛狡黠的转了转,旋即轻轻一笑:“老爷子,您认出来了啊……”

        说着,将银簪取下,递给老人。

        “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路老接过银簪,微微一笑:“这银簪可是老头子做给若云那个丫头的成婚之礼,天底下只有这么一根。你看,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小小的‘柳’字么……”

        路老指着银簪的一处花纹交错之处道。

        玄曦好奇看去,果见其上花纹交错,隐隐形成了一个“柳”字的模样。

        “还真是……这也太巧妙了吧……如果不是爷爷你事先提醒,我还真是很难看出这是一个‘柳’字啊。”玄曦赞叹道。

        “那是当然……”

        老人自豪一笑,突然话锋一转,心生疑窦:“对了,此物怎么会在你这丫头手中,难道你见到若云丫头了?”

        玄曦有些为难,听路老语气,他与这银簪之主钱氏关系极好,对于钱氏死于非命的噩耗,她不知如何开口。

        但是,想到临行前辰御天交代给的三件任务,她,又不得不开口。

        一时间,她感到无比纠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