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二 新的疑问

章三十二 新的疑问

        “哦?快请他们进来。”

        听到衙役报告的辰御天微微一笑,随即连忙道

        衙役奉命而去。

        白凡好奇地看了看辰御天:“你叫他们两个做什么去了?”

        “我给了他们两个一个重要的任务!”

        辰御天笑了笑,继续道:“我请他们二人去祝家庄探一探那些神秘高手的虚实,想必现在应该是有结果了吧。”

        白凡和公孙相互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旋即,两道人影一同走进了二堂,正是天影和一脸“怨恨”将辰御天死死盯着的唐凤玲。

        见状,白凡和公孙都是好奇地看了看唐凤玲,又看了看一旁淡然微笑的辰御天,纳闷——这是什么情况?

        一旁,天影也是微微苦笑。

        很显然,唐凤玲此刻还在记恨着辰御天早上逼迫她的事情。

        苦笑了一回,天影对着白凡和辰御天拱了拱手,道:“公子,辰兄,我们回来了。”

        “辛苦二位了。”

        辰御天微微一笑,“天影兄,情况如何?”

        “一切都与我们推断的一样,那群人,应该就是摄天教余党。”

        天影与唐凤玲各自坐下,前者继续道:“我们在祝家庄的西苑看到了很多带着鬼面具且行踪可疑的人,而且这些人的身上都带着和那块辰兄你捡回来的令牌完全一样的身份令牌,因此可以判断,那群人,正是摄天教余党无疑。”

        “这个害人的教派果然还没有死干净啊!”

        天影的刚刚落地,一个声音便是突然从门外响起。

        听到这声音,众人的神色都是微微一动,这声音他们都熟悉,正是冰王的声音。

        果然,声音落地以后,众人就见冰王溜溜达达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依旧面无表情的雪天寒。

        “冰王前辈,您说果然……”

        辰御天忽然间神色一动,看了看走进来的冰王。

        冰王微微挑了挑眉,“小家伙反应很快么……难怪能破得了那件虎画奇案……”

        “前辈过奖。”

        辰御天微微一笑。

        “也罢。天寒,就把我们上午看到的情形告诉他们吧。”

        冰王淡淡说道,说完,自顾自地坐在椅子上开始喝茶。

        于是,众人的目光一下子汇聚到了雪天寒的身上。

        雪天寒看着众人,微微舒了一口气,开始讲述:“事情是这样的……”

        他勾画了当时生的图景……

        上午时候,他和冰王二人在街上闲逛。

        二人走着走着,冰王忽然停住了脚步,神色凝重的盯着前面一个正急匆匆行走的路人。

        雪天寒打量了一番那个路人,此人浑身上下平凡至极,不知为何自家师父会盯着此人不放?

        冰王似乎是知道了他的心中所想,指着那个路人的腰间,神神秘秘的笑了笑。

        雪天寒疑惑地将目光下移,看向那路人的腰间位置,然而,只一眼,他便是身子巨震,如遭晴天霹雳一般。

        那路人的腰间,赫然,别着一块摄天教的身份令牌!!

        此人,竟是摄天教余党,难怪师父会如此重视此人了……

        明白了师父的用意,师徒二人无声无息一路跟踪,看着那个路人走进了城中的一间药铺。约莫一炷香的时辰之后,那人提着药包从药铺里出来,一路向西而去,看那方向,正是祝家庄的所在之处。

        于是二人没有再继续跟踪,而是进了药铺,将那黑衣人买药的药方拓了出来,准备回来之后,让公孙看看,那到底是什么药的药方……

        雪天寒说到此处,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张纸,交给公孙。

        “公孙先生,这便是那张药方。”

        公孙接过药方,仔细观看。

        “怎么样?能看出是做什么的药方么?”辰御天追问道。

        公孙认真地看了看,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困惑之色。

        “从这药方本身来看,就是普通的治疗伤寒的药方,没什么特别的。”

        “什么?”

        众人皆是吃了一惊,就连悠闲喝茶的冰王,动作也时顿了一下,目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惊讶之色。

        “你确定没有看错?”辰御天道。

        公孙极其肯定地道:“这种程度的药方,我绝对没可能看错!”

        辰御天和雪天寒同时摸着下巴沉吟起来。

        以公孙的医术,他的确不可能将此方子看错,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难道说,那个摄天教余党去药铺只是单纯的去买一些治疗伤寒的药材?

        不,这不可能!

        他们绝不相信对方的目的仅是如此,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才对!

        便在此时,天影突然说道:“说到买药,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

        “我们在祝家庄刺探的时候,也曾经见过他们在分拣药材。”天影道。

        “分拣药材?”众人奇怪。

        “没错!”

        天影重重点了点头,非常肯定道:“他们把买回来的药材打开,然后再从里面分拣出一些药材,再将这些分拣出来的药材汇聚在另一个药包之中,最后再由专门的鬼面人带走……这个过程我们在屋顶上看的清清楚楚,没错吧,唐姑娘?”

        说到这里,天影看了一眼身旁的唐风铃。

        唐凤玲微微点了点头:“没错。”

        听罢,公孙摸着下巴想了想,随即问道:“那么,那些被送走的药材最后被送到了哪里?又被用作什么用途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天影摇了摇头,无奈地看了看唐凤玲:“跟踪离去的鬼面人的是唐姑娘,我并没有继续去跟踪,所以我并不知道那些药材最后被送到了那里。”

        于是,公孙和辰御天同时将目光看向了唐凤玲。

        唐凤玲恨恨的看了辰御天两眼,又看了看公孙,最终还是心软了一下,开口道:“炼丹。”

        说完,她就后悔了。

        刚刚进来的时候,自己不是还打定主意,要是那个“阴险”的家伙不跪下来乞求的话,是绝对不会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他的么?怎么现在人家都没什么动作,自己就说出来了呢?

        唉……本小姐还是心太软啊……

        如此心理安慰了自己几句之后,唐凤玲终于平息了自己心中的不快。

        不过,这可不代表她就会因此放弃报复那个“阴险”的家伙,只不过是暂时先放过他而已……

        “什么?”

        众人听过唐凤玲的回答之后,都是不由自主的楞了一下。

        “炼丹?”公孙更是好奇地看着她。

        唐凤玲点了点头:“不错!那些家伙拿着药材走进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炼丹炉……应该是在炼丹吧。”

        公孙点了点头,目中忽地闪过一丝精芒,接着他又看了看手中的那一张药方,突然道:“原来如此啊……”

        “公孙先生,你想到什么了么?”雪天寒见状,问道。

        “是的。”公孙点了点头,“我想,我已经知道他们买这些药材的目的以及所炼之丹到底是何种丹药了。”

        “哦?”白凡和雪天寒吃了一惊。

        辰御天也是微微一笑:“说来听听。”

        公孙点了点头,道:“我想,他们所炼制的丹药,应该就是摄心丹无疑了。”

        “嗯。”辰御天,雪天寒以及唐凤玲三人都是点了点头。

        要说摄天教余党炼制丹药,那么最有可能的,自然便是摄心丹。

        “这一点我们也想到了,不过,他们为何要去药材铺买伤寒药呢?”天影点了点头,道。

        公孙看着他笑了笑:“你都已经实地看过他们操作了,难道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么?”

        “哦?”天影奇怪。

        “摄心丹,无论其药方究竟如何,但绝对不可能是常见的药方,因此,如果拿着摄心丹的药方去买药,很有可能因为药房的特殊性而让药铺的伙计对此印象深刻,如果遇到有人检查,很有可能便会因此暴露他们买药的真正目的。虽然,摄心丹的药方在当世已经没有几人能够认出了,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要掩人耳目,这样,便可将暴露的可能性降低到最小。”

        公孙解释道,

        “所以,他们采取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将炼制摄心丹的药材种类一一记住,然后再从常见药方之中找到炼制此丹所需药材的相同药材,之后再拿着这些常见的药材到城中的各个药铺之中去抓药,最后在从这些买回来的药材之中将所需要的药材分拣出来,汇聚到一起,如此,便组成了一份炼制摄心丹的药材。”

        “如此一来,即便被如雪兄这般从药铺之中查到他们所买的药材,也会因为那只是一些普通的伤寒药而让我们放松警惕。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如果不是天影看到了他们在西苑的行为,我们,也绝对不会想到这个方法。”

        众人微微点头。

        这个方法的确能够巧妙的掩人耳目,幸亏,被天影看到了他们分拣药材的流程。

        “可是,他们炼制那么多的摄心丹要做什么?”雪天寒提出了新的问题。

        众人摇了摇头。

        “哼!”

        冰王忽然冷笑了一声:“那帮家伙,肯定又在策划什么害人的计划!!”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一抹忧虑之色。

        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堂内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

        半晌后,公孙看了看四周,突然很是好奇地问辰御天:“公主殿下去哪了?今天好像都没有见过她啊!”

        “哦……她啊……”

        辰御天恍然,淡淡道:“她先回京城去了,我叫她回去帮我查一些东西……”...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