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一 分析

章三十一 分析

        辰御天握着手中的卷宗,久久不能回神。

        “没想到啊……这李现,居然便是李环之兄……”

        良久,辰御天放下卷宗,叹了口气。

        “是啊!”

        公孙和白凡也是点了点头,后者道:“我们也正是看到了他们之间的这一层关系,才会特地去申请将此案的卷宗,调出来的。”

        “恩。”

        辰御天点点头:“看过这卷宗之后,我现李现此案有诸多疑点尚未理清,而且,此案好像还是一件悬案吧……”

        “正是!”

        白凡微微点头,“我们询问了州衙的主簿,此案的凶手至今还未抓获,的确是一宗悬案。”

        “有件事我从刚才就很奇怪了……”

        辰御天忽然道:“李现这个案子应该属于杀人案,为什么你们会在官银劫案类的卷宗之中看到此案的卷宗?”

        他奇怪的看着白凡二人。

        二人听罢,起先都是愣了一下,旋即相视一笑。

        他们这一笑,辰御天更是奇怪了。

        “不愧是辰兄!如此微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

        白凡笑了笑,冲辰御天赞道:“起先我二人也和你一样,对此事颇为疑惑,于是便去请教州衙的金主簿……”

        辰御天认真听着白凡的每一句话。

        “他告诉我们,之所以将此案卷宗放入官银劫案之中,是因为在死者李现的随身物之中,便有着几枚官银,而且,听说当年,这附近也刚好生过一起官银劫案,死者是李现因此被怀疑为抢劫官银的嫌犯之一,所以卷宗便被放到了官银劫案的类别之中。”

        “果真有官银劫案!”辰御天精神一震!

        “不错!”

        公孙点了点头,“可……奇怪的是,我们找遍了整个库档馆,也没有找到,记载这件官银劫案的相关卷宗。而且,那金主簿对此,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什么?”

        辰御天很是惊讶,他摸了摸下巴,喃喃道:“抢劫官银,照情节来讲已属大案,如此大案,不可能没有卷宗记载,可是,无论是县衙还是州衙,却都找不到卷宗,此事,有些蹊跷啊……”

        “的确……”公孙和白凡齐齐点头。

        “不过,现在,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

        辰御天缓缓开口说道:“官银劫案的确是确有其事,我们对那官银之上所代表的信息,应该是解读无误。”

        “不错!”二人纷纷点头。

        “于是,第一个问题也就出现了。”

        辰御天沉吟片刻,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在李现的尸身之上所现的官银,与钱有量三人遇害现场之中现的官银,意义是否相同?”

        “应该不同!”

        白凡摸着下巴想了想,开口:“官府在李现身上,现了数枚官银,而我们在钱有量等人遇害现场,只找到了一枚官银,而且两件案子相差将近二十年,应该不可能相同。”

        辰御天点了点头:“如果意义不同,那么李现身上的官银又是代表了什么意义呢?要知道,一个平头老百姓,身上怎么可能会携带官银?而且还是数枚?”

        “说的也是!!”

        公孙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凶手杀人之后所留,那么这官银应该便是死者自身之物,可是,李现一个教书先生,怎么会有官银呢?”

        “只有一种解释!”

        辰御天沉思着,良久,双目突然闪过一丝精芒,开口说道:“如当年何云县令所判断的一样,这李现,正是当年官银劫案的案犯之一!!”

        “有道理!”白凡一拍大腿。

        公孙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好!”辰御天点点头道,“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如果这李现便是官银劫案的案犯,那么他又为何会被被杀害?凶手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公孙和白凡相互对视一眼,沉默。

        “我们用排除之法……”

        辰御天缓缓道:“第一种可能性,凶手见财起意,谋财害命。”

        “这不可能。”

        公孙听罢,立刻摇了摇头,“那他大可不必将死者的随身财物全部留在尸身之上。”

        辰御天点点头,“不错,那么这一点可以排除了。第二种可能性,凶手对死者抱有仇怨,蓄谋已久,杀人抛尸。”

        “这也不太可能。”

        白凡也摇了摇头道:“死者身上的衣衫有很明显的被翻动的痕迹,如果真是仇杀,那么凶手大可不必对尸体进行搜身。”

        辰御天又问道:“那如果是凶手故意如此,以误导官府从谋财害命的方向调查呢?”

        “这也不可能。”

        公孙又摇了摇头,“若真是如此,那凶手应该将死者身上的随身财物统统拿走,如此,才能更好的误导官府吧?什么都不拿只是翻动的话,更会引人怀疑。”

        “有道理。”

        辰御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旋即目中一道精芒掠过,“那这一点也可以排除了。第三种可能性,凶手杀人,有着明确的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死者身上除了财物之外的某样东西。”

        “恩。”

        白凡与公孙沉思良久,点点头,异口同声到:“这是最有道理的假设。”

        “是的。”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一种解释是合理的。不过随之而来,第三个问题也出现了。如果凶手杀人是为了死者身上的某样东西,那么这样东西,究竟有没有被凶手拿走?”

        白凡和公孙再度沉默。

        辰御天的声音再度缓缓响起:“围绕这个问题,有两种假设。其一,凶手拿走了那样东西,达到了他的目的。”

        “如此一来,照一般人的想法,凶手之后应该会怎么样?”

        辰御天目光炯炯地看着二人,道:“如果你们便是那个凶手,到了这个时候,会怎么做?”

        “如果是我的话……”

        白凡想了想,良久之后,抬起头来,“我应该会清除一切作案痕迹,让官府不可能怀疑到我的头上。”

        辰御天点点头,道:“不错,不过这是因为你是公门中人,了解公门查案的过程,才会如此。如果是一个不了解官府查案过程的人,他又会怎么做?”

        “若是如此之人……那么最稳妥的办法,便是走为上计。”公孙沉吟片刻,道,“只要离开此地,在外改头换面,隐姓埋名,自然不可能被官府捉到。”

        “的确。”

        白凡点了点头,“如此一来,此案二十年悬而未决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因为凶手早已离开青州地界,改头换面,根本无法找到。”

        “正是。”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又道:“这姑且算得上是一种假设。”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凶手并没有在死者身上现那样东西。若是如此,凶手又该如何?”

        “那自然是继续寻找那样东西,完成自己的目的了。”白凡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好!有道理!”

        辰御天笑着点了点头,“但是有一个疑问,这样东西如果不在死者的身上,那么它又会在哪里?”

        “这……”

        白凡有些犹豫,想了想道:“有可能藏起来了?也有可能是交给什么人保管了……”

        “对!”

        辰御天点了点头,笑道:“‘藏起来’这种说法我们暂且不论,若是要转交给什么人保管,他会转交给什么人呢?”

        “当然是……等等,难道……”

        公孙正欲回答,却突然如同触电一般,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其目中精芒大放,神采奕然:“原来如此啊……这样一来,就可以联系起来了。”

        见状,辰御天微微一笑。

        白凡一头雾水的看着二人,完全不明白他们到底想通了什么,于是问道:“公孙先生,什么原来如此啊?”

        公孙微微一笑,道:“白兄,还是刚才的那个问题,如果死者将东西转交给什么人保管,那么他最有可能转交给什么人呢?”

        “当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白凡不假思索道。

        “那么,李现最信任的人,又会是谁呢?”

        “当然是……”

        白凡正说着,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一下子张大了嘴:“啊……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们说可以联系起来了呢……”

        “没错。”

        辰御天微笑着点了点头:“李现最信任的人,自然便是他的父与妹,而如今李平已经过世,即便当年李现是将这样东西交给了他,他也应该会在自己过世之时,将它遗留给自己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也就是说,无论当年李现将那样东西交给了谁,如今,它都应该是在其妹李环之手!”

        “而如果,当年的凶手得知那样东西就在李环的手中,那么李环……”

        辰御天说到这里,就见白凡和公孙都是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被当年的凶手现,那么她便会和其兄长一样被杀害……

        而事实上,她如今已经被杀害了。

        “如此一来,综合一下我们之前得到的假设:凶手为了某样东西,在二十年前将李现杀人抛尸,但,他却没有从李现身上找到那样东西。”

        “然后,时间一晃过去了二十年,当年的凶手偶然之间现那样东西在李现之妹李环手中,于是利用摄心丹将其控制,将那样东西拿到手中,又阴谋将其杀害。”

        辰御天缓缓说道。

        “不错。”二人纷纷点头,“这样一来,李环之死便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不错。”

        辰御天点了点头,接着话锋一转,“但如此一来,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钱有量、万方岸以及方孟,这三人与李现之案,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这,说的也是。”

        白凡二人微微点头,这一点又有些说不清了。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先了解当年那件官银劫案的具体情况方才可以……”

        辰御天缓缓叹了口气,便在这是,衙役来报:

        “大人,天影和唐姑娘已经回来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