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 案外之案

章三十 案外之案

        与屋中之人相互对视的刹那,唐凤铃瞳孔一缩,旋即其体内的空影内力,顿时运转全身。

        “是谁?”

        屋中那人低喝一声,同时右手抬起,对着屋顶轻轻一拍!

        轰!

        狂暴的内力如同潮水一般,自其掌心汹涌而出,旋即在虚空之中化作一个巨大的手印,狠狠拍在屋顶之上。

        轰!

        屋顶被拍出个大洞,一股狂暴的内力波动骤然扩散,巨响滔天,瓦片横飞,劲风卷动着木屑,向着四面八方爆射开来!

        这一声巨响,骤然间响彻整个庭院,不仅惊动了整个祝家庄,惊动了另一边还在刺探情报的天影,甚至,还惊动了那位居于此处,神秘的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

        在西苑深处,一个装饰考究的阁楼之中,一名灰袍老者盘坐其内,其双目微闭,气息平缓,仿如老僧入定,一动也不动。

        但,就在那一声巨响响起来的刹那,这灰袍老者的双目,蓦然睁开!两道精芒,随之爆闪而出!!

        “怎么了?生了什么事?”

        西苑之中,不少人影纷纷打开房门来到院子里查看,甚至,就连其他苑的仆役护卫,也是急急忙忙地往这边赶来。

        毕竟,方才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唐凤铃在屋顶被轰开的一瞬间,便是身形一闪遁入虚空,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天影所在的屋顶。

        天影看了看下方院子里越聚越多的人影,颇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居然被现了?”

        他的确很难以置信,唐凤铃身怀盗圣绝学,隐匿气息的功夫应该算得上是天下一绝,这西苑之中,除了那位罡气离体的大高手,应该没人能现才对。

        可是,那位大高手的位置却并不在方才她探查的那个地方,也就是说,现她的人,绝非那个罡气离体的大高手。

        居然被一个同阶级的高手现了?这怎么可能?

        天影难以置信,盗圣的隐匿功夫,不是一向都号称同阶无敌的么?

        可现在,居然被一个同阶高手现了?

        “呃……”

        唐凤铃也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被同阶高手现,她也的确感到有些没面子,不过那个人确实有些邪门,明明功夫不高,但灵觉却是敏锐的厉害。

        “好了,不说这个了……”

        天影看了看下方逐渐赶来的祝家庄护院,“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唐凤铃点了点头。

        的确,趁着那位神秘的大高手还未现身,他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地,否则等那位大高手出现,到时就是想走,恐怕,也走不了了。

        旋即,唐凤铃抓住天影,二人一同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但,就在二人消失的下一刻,一道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了这座屋顶之上。

        那是一个灰袍老者,身形瘦削,须花白。

        他站在唐凤玲和天影二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灵觉张开笼罩屋顶,一寸一寸地仔细搜寻。

        片刻后,其目光微微一凝。

        “师父!”

        便在此时,方才现唐凤铃的那名男子落在屋顶上,对着灰袍老者微微拱手。

        “天衍,你来了。”

        灰袍老者看了看男子,旋即喃喃自语:“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啊……”

        “师父说的是……”

        名为天衍的男子看了一眼灰袍老者,道。

        “天衍兄,鬼前辈,生了什么事?”

        便在此时,听到动静急忙赶过来的祝正,站在屋顶下方,冲着二人大声喊道。

        灰袍老者看了看祝正,旋即一挥袖,便见祝正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飞到了屋顶之上,站定。

        “多谢鬼前辈!!”

        祝正拱手,对着灰袍老者谢道。

        灰袍老者摆手,旋即声音沙哑地开口问道:“天衍,到底生了什么事?”

        天衍拱手道:“师父,有人潜入了西苑,偷看徒儿炼丹,被徒儿现……只是,对方轻功很高,只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所以徒儿也没有看清那人长什么模样。”

        “什么?有人潜了进来?”祝正很惊讶,“难道是官府的人?”

        “我想应该不可能。”

        天衍摇了摇头,道:“那人轻功极高,官府中应该没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就是不知道和打伤阿三的是否是一伙的,毕竟,他们现了那座庙的秘密。”

        “什么?有人现了观音庙的秘密?”祝正又吃了一惊。

        天衍正欲开口,却听那灰袍老者突然说道:“不,天衍,你说错了,那个潜入进来之人,并非轻功极高。”

        “可是师父,他的确是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啊。”

        天衍很吃惊,辩白道:“能一眨眼就消失不见,除了轻功极其高明之外,徒儿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了。”

        “呵呵……”

        灰袍老者突然笑了,“你的见识还是太少了……这世上,可是有一种功夫,能够让人,直接实现缩地成寸呢……”

        “什么?缩地成寸?”

        天衍大吃一惊,完全不明白师父此言是什么意思。

        灰袍老者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望着方才唐凤铃离去的地方,内心之中忽然泛起一抹冷笑。

        “空影内力么……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泽帆……”

        ……

        ……

        “你们在州府之中,也没有找到与那三人有关的官银劫案的卷宗么?”

        辰御天看着坐在对面的白凡和公孙,微微惊讶。

        原本以为在州府之中应该能够找到的,没想到居然也是一无所获。

        “是啊。”

        白凡微微点了点头,有些无奈道:“本来我也以为能在州府之中找到相关的卷宗的……不过还好,此行,我们还是有意外收获的。”

        “哦?意外收获?”辰御天好奇。

        “正是。”

        公孙点了点头,将一卷卷宗从袖中取出,递给辰御天:“大人,就是此物。”

        辰御天接过卷宗,仔细观看。

        这卷宗之上所记载之案,乃是一件生于大约二十年前的命案。

        据卷宗记载,死者名为李现,二十年前被人现惨死在青州何云县境内的一座山石沟内,现时尸体拦腰截断,断做两截,着实将现尸体的两个村民吓得不轻。

        “尸体拦腰断做两节啊……”

        辰御天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此人之死状,倒是颇像鬼庙之中的那座腰斩雕像,可这是一件生在二十年前的案子,应该和鬼庙没有什么关系吧?

        辰御天继续看卷宗。

        卷宗之上,很清楚的记载这当年李现被现时的样子:尸体断做两截,切口平整,应该是死后才被利刃切开,而且,死者的衣物又被人翻动的痕迹,但是死者的随身财物并没有丢失。

        至于具体的死因,经仵作判断,应该是中毒而死,但具体中的是哪种毒,卷宗之上并未写明。

        除此之外,在现尸体的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痕迹,因此时任何云县令便推断现场应该是死后抛尸所在,而非案第一现场。

        而且,此案至今还是一件悬案,因为这卷宗直到最后,也并未写明凶手是何人。

        也就是说,犯下此案的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

        可是,这件案子,又与钱有量等人的被杀案有何关系?

        或者说,与官银劫案又有何关系?

        总不能因为尸体是在毒死之后被腰斩,与钱有量三人被杀之时的手法几乎相同,便怀疑是同一凶手作案吧?

        辰御天狐疑的看着白凡和公孙二人,完全不明白二人所说的“意外收获”到底是什么,然而当他翻到卷宗中记载着死者家属的那一页之时,他,却是猛然身子巨震,呆立当场!!

        只见,那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死者李现,青州白山县人氏,母张氏早亡,父李平,当地夫子,其下还有一妹,名李环。”...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