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八 卷宗

章二十八 卷宗

        辰御天的一句话,令得白凡和公孙都是大吃一惊。

        白凡道:“辰兄,没有证据怎么行呢?没有证据,我们,又怎么能让祝正认罪呢?”

        “我们为何要让他认罪呢?”辰御天反问道。

        “这……”

        白凡和公孙面面相觑,一时无言以对。

        “目前,我们仅仅知道,祝正,他修建了那座鬼庙,庄子里还可能窝藏着摄天教余党,可这,即便是暴露出来,我们,又能定他什么罪呢?”

        辰御天微微一笑,看着众人。

        白凡和公孙相互对视了一眼,面露思索之色。

        其余众人也是沉吟起来。

        “我们最多,也就只能治他一个窝藏可疑人物,亦或者建造可疑建筑的罪名,但,他的罪状绝对不仅仅于此,这,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是么?”

        “正因如此,我们才要搜集证据啊!”

        白凡忙道:“只有搜集到他与那些摄天教余党勾结的证据,才能让他俯认罪不是吗?”

        “可是……”

        辰御天淡淡一笑,又道:“且不说那群人是否就是摄天教余党,即便他们真的是,我们又该如何证明他们的身份?如果无法证明他们的身份,那又何谈搜集证据?”

        “这……”

        白凡再度语结。

        “呵呵……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搜集证据,而是想办法,让他自己,暴露出证据。”

        辰御天微微一笑。

        “什么!让他自己暴露证据?”

        众人皆吃惊,目光皆是望向辰御天。

        “没错!正是如此!”

        辰御天的脸上,蓦然掀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

        ……

        翌日一大早,唐凤玲刚刚起床,便听房门外传来了天影的声音。

        “唐姑娘,你醒了么?”

        唐凤玲揉了揉依稀朦胧的睡眼,看了看门外,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了门,就见天影也是一脸睡意未消的站在房门外,不时地打着哈气,显然也是刚刚被从睡梦中叫醒的样子。

        “原来是你,有事么?”她没好气的看了天影一眼。

        “辰兄好像有事情要拜托我们。”

        天影颇为无奈的打了个哈欠,他刚刚本来还在被窝里面睡觉,谁知张毅一下子将其从美梦之中叫醒,说是辰御天有事要请他和唐凤玲去做,顺便要他通知一下唐凤玲。

        于是,他只好带着刚刚起床还留在脸上的困意,来到了唐凤玲门前。

        “哦?”唐凤玲眨了眨眼。

        然后,早已等在衙门二堂里的辰御天,便是见到了一脸睡意未消的天影和一脸怨念般的看着自己的唐凤玲。

        望着唐凤玲一脸幽怨的表情,辰御天微微笑了笑,随即从座椅之上站了起来,迎向二人走来。

        “你们来啦?”

        “是的,辰兄。”天影无精打采道。

        “唉……天影兄,打起精神来么……”

        看到天影如此状态,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今日可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二人啊。”

        “哦?重要的任务?”

        一听辰御天此言,天影一下子困意全消,精神一震,问道:“辰兄,是什么重要的任务啊?”

        “祝家庄的那群神秘高手,你们,还记得吧?”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

        “当然记得。”天影重重点了点头。

        “那就好。”

        辰御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们二人是目前我们所有人手之中,轻功和隐匿功夫最好的了,这个任务,除了你们二人,我想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完成了。”

        “辰兄,你该不会是想……”

        天影灵机一动,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只见辰御天微微一笑,对天影开口道:“呵呵……你猜的不错,你们今日的任务,就是去刺探一下那帮神秘高手的虚实,看看那帮家伙,到底是不是真如我们所想,就是摄天教的余党。”

        “你们二人轻功和隐匿功夫都很出众,应该不会被对方轻易现。而且,就算真的被现了,有唐姑娘的空影内力在,逃得性命应该不是问题。”

        “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二人最是合适,不知你们二人有没有问题啊?”

        辰御天此话才刚刚落地,天影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没问题”三个字之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有问题!”

        声音正是唐凤玲的。

        辰御天望着一脸幽怨加愤懑的唐凤玲,微微一笑,道:“哦?你有何问题啊?”

        “问题可多了。”

        唐凤玲一脸怨念的看了看辰御天,随即道:“你有任务,找这个家伙不就行了?为什么连本小姐都要跟着去?本小姐又不是县衙里的官差捕快,为什么要听你这个家伙的调遣?”

        “哦?”辰御天听罢,看了看唐凤玲,开口:“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了?”

        “是啊,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呢!!”唐凤玲道。

        “噢,那这样的话,我只能请你将房间移到县衙里面的大牢里面了。”辰御天很是惋惜的说道,随即,待在门外的几个衙役立刻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锁链等锁人之物。

        这些人走进来之后,立刻便将唐凤玲围了起来。

        唐凤玲看了看四周的衙役,开口质问辰御天:“你凭什么抓我进大牢?”

        “凭什么?”

        辰御天淡淡一笑,随即道:“你不会忘记了吧?咱们初次见面的那一天,你干了什么好事啊?你应该没有忘记吧?”

        唐凤玲语结,一时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真的忘了。”

        辰御天微微一笑,继续开口道:“那我就提醒一下你吧!我记得你当时可是偷了冰王前辈的钱袋吧……”

        “呃……”唐凤玲目光看向别处,打算以此蒙混过关。

        辰御天仍旧笑道:“此行为,可是偷盗!!天影兄,按天朝律例,偷盗之罪,该当如何?”

        “该拘留大牢半月!”

        天影打了个哈欠,开口。

        “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了么?”

        辰御天看着唐凤玲笑了笑。

        唐凤玲脸色微微一变,但旋即,其面色又恢复如常,甚至隐隐还有些讥讽之意。

        辰御天见状,微微一笑,道:“我猜,你现在应该是在想,就算把你关进了牢房,你也能够凭借空影内力立刻逃出来吧?也是啊,有这门能够操纵虚空的内力存在,这天下,估计也没有什么牢房能够关的住你的吧?”

        唐凤玲轻轻点头——那当然是了。

        “不过……”

        辰御天忽然很是神秘的笑了笑,道:“如果我要是让公孙用金针引把你的内力都封住呢?”

        此言一出,唐凤玲的面色顿时变了。

        旋即,她恨恨的看了辰御天一眼,银牙紧咬,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道:“你好狠……”

        辰御天对这几个字置若罔闻,笑了笑道:“那现在,你打算帮我的忙了么?”

        唐凤玲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银牙咬的咯吱响。

        最终,她服软了。

        “好吧……这个忙我帮了。”

        “这样才对嘛!!”

        辰御天淡淡笑了笑,道:“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你就能戴罪立功了,自然也就不用搬去大牢了。”

        一听这话,唐凤玲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剐了辰御天一眼,顺便将在在心里千刀万剐了数十遍之后,她直接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她再也不想见到这个“阴险”的家伙了!!

        天影也是颇为无语的看了看辰御天。

        虽然如此威胁一个小姑娘是有点不太好,不过能以此让自己多一个有力的执行任务的同伴,倒也不错。

        这般想着,天影也是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

        ……

        青州州衙。

        白凡与公孙站在大堆的卷宗之中,一本一本的翻看着。

        他们二人没有在县衙之中找到与方孟,钱有量有关的官银劫案卷宗,便来到府衙这里寻找相关的卷宗,不过,找了大半天,还是没有结果。

        突然,公孙翻到了一本卷宗没面色猛然一变。...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