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摄天教

章二十七 摄天教

        公孙一句话,令得在场众人皆是大吃一惊,所有人都是无比惊讶的看着他,辰御天也是半信半疑,看着他问道:“确定吗?”

        “嗯。”

        公孙微微点头,旋即从袖中取出一物,正是在木屋之中现的装有摄心丹的瓶子,没想到离开木屋之时,公孙竟然将此物也带了回来。

        “我检验过了,此丹之中成分和黑衣人体内毒物,以及李环和钱氏体内的毒物三者基本相同,可以肯定应该是同一种毒物。”

        “如果是这样,那应该就错不了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看来,这两个人的命案,要从其他的方向着手调查了。”

        “的确。”

        白凡点了点头,沉吟道:“如果她们二人生前都曾经中过摄心丹,那么很有可能,她们二人生前的某些时间已经受人控制,成为了傀儡,如此一来,整件案子性质就变了。”

        “你的意思是……她们二人的死,恐怕也是在别人的控制之下完成的?”

        天影有些毛骨悚然,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幕后控制的元凶就实在太可怕了。

        白凡点了点头。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掠过一抹惊骇之色,此事实在远想象,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而且,说到摄心丹,我这里还有个现……”

        白凡继续开口,道:“那个祝正确实有问题!下午的时候……”说着,便将下午现方孟尸体之前的事情和众人说了一遍。众人听罢,皆是微微点头。

        “如此看来,此人的确有问题。”

        辰御天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不知道住在西苑的那些高手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对了,冰王前辈,晚辈这里有件东西,不知道您可否认识?”

        说着,辰御天将怀中的那块令牌取了出来。

        “哦?什么东西啊?”

        冰王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从辰御天的手中接过了那块令牌,只看了一眼,面色便是突然一变,阴沉了下来。

        “你在哪里找到这东西的?”

        仔细打量过这块令牌之后,冰王严肃的看着辰御天,面沉如水。

        雪天寒还从来没见过自家师父摆出这副样子,登时也是好奇地看了看辰御天。

        辰御天一五一十的将观音庙遇袭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冰王听罢,长长地叹了口气,叹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害人的东西居然还是没有完全灭绝啊!!”

        雪天寒从未见过自家师傅这般,于是拿过那块令牌仔细端详了一阵子,看着令牌上面的“摄天”字样,陷入了沉思。

        众人纷纷好奇拿过令牌传着看了看,不过却都不理解那“摄天”二字究竟有什么意义。

        正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哎呀!大家都在啊?”

        声音清脆悦耳,如同银铃,辰御天一听着声音,便是抬头看去,果然看见一身青衣的唐凤铃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唐凤铃一只脚刚刚走进大堂,就感觉气氛不太对劲,所有人都是一副闭目沉思的样子,凝重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们……”

        她看了看众人,正欲说话,一眼却瞥见了拿着令牌正苦苦思索的雪天寒,好奇问道:“喂,你在看什么呢?”

        说着,她也是凑过去瞧了一眼。

        谁知,这一眼看完,她的脸上,却是突然出现了一抹惊讶的神色。

        “咦?摄天教?这个教派不是早就已经被灭门了么?”

        众人一听,都是惊讶地望着她。

        “你认识此物?”辰御天眼中惊讶未消,问道。

        “认识啊!!”

        唐凤铃点了点头,又道:“这不就是那个邪教,摄天教教众都要佩戴的身份令牌么?不过我记得师父说过,摄天教在五十年前就应该已经灭门了啊?这令牌又是怎么回事?”

        “摄天教?”

        这时,雪天寒开口了,只见他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就说此物怎么那么眼熟,原来是摄天教的身份令牌。”

        他二人的这番话,使得众人心中的疑惑加深了。

        “摄天教?那是什么?”公孙好奇道。

        “咦?你不知道么?你不是医圣的传人么?”

        唐凤铃一对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公孙,那表情好像在说――身为医圣传人,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摄天教是什么呢?

        公孙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的确不知道“摄天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不过听这意思,应该是某个教派的名字吧!

        “易老鬼又和李长天无冤无仇,他不知道,也不奇怪。”

        这时,冰王终于开口了。

        听到“李长天”三个字,众人都是神色一动――这名字莫名的熟悉啊……

        “李长天?!”

        公孙惊讶,看了看冰王,道:“晚辈要是没记错的话,李长天貌似就是您说过的那个打算借助摄心丹控制当时太子的那个摄心丹的创造者吧?莫非这摄天教……”

        “没错!就是那个家伙建立的江湖教派!!”

        冰王微微点头,旋即又是颇为困惑地道:“不过,这摄天教在五十年前因为李长天的死,应该已经解散了啊,为什么还会有教众出现?”

        “解散?!”唐凤铃惊讶,道:“他们不是被灭门的么?”

        “可以说是灭门,也可以说成是解散,因为摄天教之中,大部分都是都是中了摄心术和摄心丹而遭到李长天控制的武林高手,他们可以说是被迫加入摄天教的。真正的门人,其实只有李长天和他的两个徒弟鬼魔、鬼魇。”冰王道,“不过这三人当年都已经被我和炎老鬼杀死了。”

        “会不会是其中还有漏网之鱼,在当年的浩劫之中活了下来,重组了这个教派?”雪天寒道。

        “应该不可能。”

        冰王想了想,旋即神色很是肯定的说道:“那三人当年都是被我亲手击毙,我更是亲眼看着炎老鬼用内力将他们的尸化为灰烬,照理说应该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断然没有可能活下来。”

        “那……”

        玄曦这时突然开口了,只听她道:“会不会是当年还有没有出现在明面上,但实际却是李长天之徒的人?这些人因为没有暴露身份,所以在五十年前保住了一条命,到现在又重组了教派,制作出了摄心丹。”

        “这……应该也不太可能!!”冰王摇头。

        “不过……”

        辰御天忽然开口了,只见其双目之中猛然爆射出两道精芒,道:“如今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在鬼庙那里袭击我和公主殿下的人,势必和祝正,还有祝家庄西苑的那群神秘高手脱不了干系。而且很有可能,那群神秘高手,便是这摄天教中人!”

        “哦?”

        听到这话,白凡哦了一声,好奇道:“辰兄,此话怎讲?”

        辰御天淡淡一笑,道:“因为,若是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那鬼庙,应该就是祝正所建!!”

        “什么?”

        所有人再度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不慌不忙,将鬼庙便是观音庙的事情详细道出,重点指出了那处机关的所在。

        “可是,这又何祝正有什么关系?”天影问道。

        辰御天还未说话,便听白凡突然开口了:

        “因为,出资修缮那座庙的,便是祝正!!”

        辰御天微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就算那座观音庙是祝正出资修缮的,也无法证明他就是修建鬼庙的的人啊?”公孙突然说道。

        辰御天微微点头,他知道公孙话中所指指的是证据!

        证明祝正修健了鬼庙的证据!

        如果没有证据,那便无法让祝正承认此事。

        不过,此事,真的需要证据么?

        辰御天淡淡一笑,随即轻声说道:“我们,并不需要证据!!”

        “什么?”公孙惊讶,看他。

        就见辰御天再度一笑,又道:

        “我们,只要有怀疑,就足够了呢!!”...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