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八 佛与鬼

章十八 佛与鬼

        辰御天众人,与新加入的冰王,雪天寒以及唐凤玲三人,来到了现尸体的地点。

        众人一到此地,眼中都是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

        因为,这一次的现场,与前三次凌迟案现的陈尸之地,又是同一个地方。

        这几乎已经是所有人预料之中的事。

        紧接着,一如既往,众人看到了被铁链绑着四肢悬挂在树上的女尸。

        雪天寒在看到尸体的第一眼,便是神色一变,接着皱着眉头默默掉头,缓缓地将目光从尸体身上移开。

        唐凤玲则是看的大吃一惊!!

        “哇!这是谁干的啊?这么凶残?”

        小姑娘同样皱着眉头,看着那具尸体,有些惊讶,也有些厌恶。

        公孙上前将死者放下来,和老仵作进行了初步的验尸。

        “死亡时间大概是在昨夜酉时左右,死因和之前的受害者相同,都是先被绳子勒死,而后遭到凌迟。死者体内,同样有蒙汗药的成分。”

        “作案手法完全相同,应该是同一个凶手所为!”白凡摸了摸下巴,道,“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了么?”

        张毅道:“根据衙役们的报告,此女应该是县内凤鸾阁的头牌姑娘红杏,据说是琴瑟双绝,在凤鸾阁极为有名。”

        “这凤鸾阁,是什么地方?”辰御天看了看死者,问道。

        “凤鸾阁是本县最为有名的一家琴楼,里面的姑娘不仅貌美如花,更是弹得一手好琴,不少文人雅士,都是选在此地进行集会。”白凡开口,神色颇有些凝重。

        “不过,本县曾经接到匿名报案,说是那凤鸾阁之主逼迫姑娘们卖身……”说到这里,白凡突然停了口。

        辰御天了然,看来这凤鸾阁,也并非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清高么?说不定暗中还有些别人见不得的交易存在……

        他目光不经意间看向一旁,旋即便是看到,雪天寒皱着眉头,望着那颗悬挂过尸体的那棵树。

        “雪兄,怎么了么?”辰御天走过去,问雪天寒。

        “那里……有些奇怪。”雪天寒指着树枝上面,对辰御天道。

        辰御天顺着他的指向望去,就见在那树枝之上,似乎……还有什么被挂在上面。

        辰御天目光一闪,旋即一跃之下,直接落在那根树枝之上。

        就见在树枝繁密处,似乎有一封书信,被卡在那里的样子。

        “这是……”辰御天拿起书信,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了然之色。

        “果然如此,凶手的手法果然还是这样啊!”

        “现了什么?”雪天寒看着辰御天从树上落下,问道。

        辰御天笑了笑,旋即将手中的书信交给他。

        雪天寒看了一眼,就见那是一封约死者到此的书信。

        旋即,他目光闪耀出一丝精芒!!

        “原来如此……凶手应该是先利用这封书信将死者约到了其他地方,而后再用蒙汗药将其弄昏加以杀害,最后再移尸到此,将尸体弄成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

        “只是,我不明白,为何凶手要将死者弄成这副样子?”

        看着雪天寒微微皱着眉头,辰御天微微一笑,便将在鬼庙之中见到的一切以及本案至今为止生的几起命案详细地给他讲述了一遍。

        听罢,雪天寒的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丝略感兴趣的神色。

        “凭空消失的鬼庙么?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有什么好见识的,不过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么。”便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辰御天看去,却现冰王和唐凤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这边。

        雪天寒看了冰王一眼,“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冰王嘿嘿一笑,“很久很久以前见过一次类似的事情,怎么,你想知道?”

        雪天寒点头。

        冰王脸上猛然掀起一抹笑容,他看着雪天寒,缓缓笑道:“想知道啊?叫声‘好师父’听听。”

        雪天寒无语,旋即很不客气的看了他一眼。

        “不想说就算了。”

        “唔……长大以后果然不可爱了……”冰王很受伤,看着雪天寒,一脸幽怨之色。

        雪天寒依旧看着他——你到底说不说?

        冰王极为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叹气,道:“算了,一点都不像小时候可爱……”

        雪天寒无语望天。

        旋即,冰王又看着辰御天,又道:“小家伙,你知道观音是什么么?”

        “观音?”辰御天沉思片刻,缓缓道,“是……佛吧?”

        “那佛,又代表了什么呢?”冰王追问。

        辰御天想了想,道:“代表‘善’吧!”

        “没错,佛代表善,而贵,则代表了恶,在你的心中,佛与鬼,又代表了什么呢?”

        辰御天再次陷入了沉思。

        却听冰王又道:“小家伙,你记住了,无论是佛与鬼,还是善与恶,它们都是人心的两面……”

        “人心的……两面?”

        辰御天目露沉吟之色,反复的念着这两句话。

        冰王见此,微微一笑,“小家伙,老夫言尽于此,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人心的两面……两面,人心……”

        辰御天反复的念着这几个字,一旁的唐凤玲惊讶地看着他,对雪天寒道:“他怎么了?”

        雪天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突然,辰御天眼中爆出一团惊人的精芒,他,终于悟了。

        “人心的两面……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鬼庙消失之谜我基本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接下来的问题是,那座隐藏在林中的木屋,那里,应该并非只是凶手杀人的第一现场才对。

        “还有,那些小瓶子……”

        辰御天望着密林的某个方向,接着又看了看一旁正在询问第一个现尸体之人的白凡。

        ……

        ……

        “什么?你说在这密林之中,有一间疑似是凶手杀人的小木屋?”白凡看着辰御天,惊讶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这件事孙豹也可以证明,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他。”

        白凡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只不过,那间木屋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们来了这么多次,一次都没有现呢?”

        “那木屋的位置极为隐蔽,我和孙豹也是偶然之间才现的,对不对,孙豹?”辰御天说着,目光望向一旁的孙豹。

        孙豹点了点头,笑道:“是啊,要不是辰大人那天刚好在树上看到,我们恐怕也现不了。”

        “那那座木屋在什么地方?孙豹,你还记得吧?”白凡问道。

        “自然,大人请随我来。”

        白凡立刻召集所有人,一同前往那间隐藏在林中的小木屋。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来到了木屋前。

        雪天寒只是站在外面看了一眼,便是坚定了内心的想法——打死也不要进去!!

        白凡看着雪天寒默默地站在外面,一脸嫌弃地看着木屋的样子,好奇问道:“雪兄这是怎么了?”

        刚得知雪天寒的身份之时,白凡的确很是吃惊,完全没想到这位江湖传说之中冷酷无情的冰天雪剑居然会帮他们调查案子?

        当然,更让他没有想到的,当然还是虽雪天寒而来的冰王。

        白凡绝对想也未曾想过,有一天能够亲眼见到这位江湖传说之中最为著名的武林至尊!

        更没有想过,这位武林至尊,还会帮着自己查案子。

        虽然……人家真正帮助的对象,好像应该是辰御天才对。

        “没事的,他只是天生洁癖,待不惯这样的环境罢了。”辰御天解释道。

        白凡点头,旋即目光望向房间里沾满鲜血的那张床和椅子。

        “这应该就是凶手犯案时用过的东西了吧?”白凡皱着眉头,道。

        公孙摸了摸床上的血迹,微微点头,道:“应该没有错,床上的血迹有些还很新,应该就是昨天晚上犯案之时弄上去的。”

        “对了,公孙先生,麻烦你看看,这里面装的是什么?”说着,辰御天从隔壁房中拿过来一个小瓶子。

        公孙接过小瓶子,还没来得及查看,就见一旁的冰王猛然一把夺过瓶子,同时说道:“小心!!”...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