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七 冰王

章十七 冰王

        清晨,天刚大亮,县衙便热闹了起来。

        因为昨夜的案子,众人都是忙到半夜才得以返回歇息,没想到还没怎么休息,外面就传来了公鸡打鸣的声音。

        众人听到这声音,统一的动作就是扯被子蒙头,顺便蹭枕头――赖床,不想起……

        然而,众人还没睡着,就听县衙外面,传来一阵鼓声。

        “咚咚咚……”

        辰御天一把掀开被子,茫然皱眉――一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吵?

        白凡也是很不情愿的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谁啊?还要不要本大人睡觉了?”

        话刚出口,他立刻反应过来了。

        “那个,好像是鸣冤鼓的声音啊?该不会又出什么事情了吧?”

        他连忙穿衣下床。

        刚把鞋穿好,就听门外传来了张毅急急忙忙的声音:“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白凡叹气,果然又是出事了啊!!

        “张捕头,出什么事了!”

        “大人,刚刚接到报案,说是在城郊那里,又现了一具尸体。”

        白凡嘴角抽了抽――又来了。

        “知道了,你去把公孙先生和辰大人他们叫醒,我们去案现场瞧一瞧。”

        ……

        ……

        “哈啊……”

        走在路上,辰御天一个接一个的直打哈欠。

        白凡看着他一脸没睡醒的模样,不由好奇问道:“辰兄,你一夜没睡么?”

        辰御天点头,道:“差不多。昨天晚上一直在查找卷宗,想解开那个官银代表的含义。”

        “那结果呢?”

        “我差不多知道那个官银代表什么意思了,不过,我却不知道它具体代表了什么。”辰御天道。

        白凡听得一头雾水。

        “那个……能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么”

        “我已经解开了官银代表的含义,我想,留在现场的官银,所代表的,应该便是官银劫案,不过,我查遍了县衙里的所有卷宗,也没有现哪一起官银劫案,是和那两名死者是有联系的。”辰御天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钱有量与万方岸,他们都很有可能劫持过官银?”白凡难以置信,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点头。

        “这……不可能吧?”天影狐疑,“劫持官银那可是重罪,如果他们真的劫持过官银,恐怕如今早已被正法了。”。。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辰御天道。

        “学生倒觉得,大人的猜测,未必没有可能”公孙突然开口。

        众人看他。

        公孙还未开口,便听玄曦道:“的确,只要没有人知道是他们劫持的官银,那么自然的,他们也就不会被正法了。”

        “可是卷宗呢?如果真有此事,应该是会有卷宗记载的吧?”白凡问道,“可是辰兄也说了,他没有在卷宗里找到任何与他们相关的案子。”

        “关于此事,我想……”说到这里,玄曦微微顿了一下,“可能是某个人将其……抹掉了吧?”

        众人惊骇,什么人能够如此手眼通天,将如此大案生生从卷宗之中抹去?

        “不过,此处没有,不代表京城那边也没有,我这就飞鸽传书回京,请皇兄帮忙调查一下龙图阁的卷宗,看看到底有无此事。”

        众人惊讶之余,都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喜,请皇上帮忙调查?此事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位才能做到了。

        便在此时,前方人群骚动,嘈杂不已,众人目光望去,就见一个青影和一个白影在屋顶之上一逃一追,度之快,如同残影。

        “哇!什么人啊?轻功居然都如此之高?”天影张大了嘴,一脸惊讶。

        辰御天看着后面的那道白影,感受着从其周身偶尔外泄而出的一丝丝冰冷波动,嘴角微微挑起一丝笑容。

        那白影,正是雪天寒!!

        “师兄,是雪兄哎,我们要不要帮他拦下前面那个人?”玄曦凑过来,道。

        辰御天点头。

        旋即,二人身形一闪,便是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的青影前方。

        青影显然是没有想到会突然有人阻拦自己,于是一惊之下,身形戛然而止。

        “你们是谁?”她神色不善,盯着二人。

        辰御天与玄曦看到这青影的真面目,都是不由自主微微挑了挑眉。

        因为,面前的人实在是太年轻了一点。

        就见二人面前,站着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身绿衣,扎着两根马尾,大大的眼睛直瞪着前方二人。

        “这次,你总跑不了了吧?”后方,传来一道毫无感**彩的话语。

        就见一个白影飘然落下,正是雪天寒无疑。

        看到雪天寒,小姑娘顿时惊讶,道:“雪天寒?追我的居然是你这个面瘫?那岂不是说……”

        “天寒,偷为师钱袋的小偷抓到了没有啊?”说话间,就见又有一道白影无声无息出现在雪天寒后面。

        下方,天影的嘴张的老大――这些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两个轻功都好的让人嫉妒!

        公孙看着新出现的那道银白衣身影,若有所思。

        上面,看到新出现的银白衣人,小姑娘的嘴一下子张得老大,然后乖乖叫人:“冰王……”

        冰王看了她一眼,笑了。

        “原来是你这个小姑娘啊!怎么了,那个老强盗难道让你来偷我的东西来了?”

        小姑娘目光闪烁,不敢和冰王对视。

        辰御天看着和一大一小奇怪的对话,饶有兴趣的看了看那道银白衣身影。

        这是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的白衣人,他一袭白衣,银飘飘,年轻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看上去就像好似一个和蔼的邻家大叔。

        此人,便是闻名整个江湖,拥有全天下至阴至寒内力的武林圣者,冰王!

        玄曦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冰王,总感觉和想象中的差别好大哦!

        辰御天看了看那个绿衣小姑娘,问雪天寒:“那个小姑娘是谁啊?”

        雪天寒依旧面无表情地答道:“盗圣传人唐凤玲!她和她师父曾经去过冰王宫,我见过一面。”

        辰御天点头,难怪那小姑娘的轻功如此之好,原来竟是盗圣传人!

        众所周知,武林圣者之中,轻功最好之人,便是盗圣,其独门内力空影更是可以让人凭空遁入虚空,消失无影。在这江湖之中,堪称第一!!

        “对了,辰兄。”雪天寒道,“你怎么会在此地?”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辰御天笑道,“你不是回冰王宫闭关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白山县?”

        雪天寒淡淡道:“因为,我已经迈出那一步了啊!”

        辰御天惊讶,旋即淡淡一笑,道:“原来如此啊。那你此行……”

        “呃……”听到此话,雪天寒无奈的看了看一旁和唐凤玲说说笑笑的冰王,“算是陪师父出来散心吧……对了,我今早就听说此处生了连环杀人案,你在这里,该不会……”

        辰御天苦笑着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在这里就是在查那件案子。”

        雪天寒望天——果然.

        “对了,我们现在正要赶往案现场,你要不要一起来?”

        辰御天此话一落,雪天寒还未有什么反应,就见一旁的冰王一脸感兴趣的拽着唐凤玲凑了过来,“案现场?有人被杀了么?”

        辰御天点头。

        冰王兴奋,一把拽住雪天寒的袖子:“太好了,天寒,我们去看他们查案子吧!”

        雪天寒扶额。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去。自从上次虎画奇案见识了那么多死状凄惨的尸体之后,他对辰御天他们所查案子的尸体就有一种深深地排斥感——天知道那些尸体得恶心成什么样子?

        不过迫于自家师父,雪大侠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雪天寒点头,辰御天莫名一笑,他真的很想看看,天生洁癖的雪天寒在看见那些凌迟过的尸体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小丫头,你也一起来吧!”冰王一把又拽住了想要乘机逃走的唐凤玲的袖子。

        “啊?我也要去?”唐凤玲一脸惊讶。

        “是啊!”冰王很认真的点点头,然后把唐凤玲交给了辰御天,“你是官对吧,这个小丫头就交给你看好了。”

        辰御天看了看唐凤玲,一脸无奈。

        “安排”好了一切的冰王,对着下面还愣在那里的白凡等人笑道:“小家伙们,还愣着干嘛?快走啊!1“

        白凡等人愣了半天,接着无奈摇头,与新加入的几人,一同赶往案现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