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六 斩首!

章十六 斩首!

        夜,月明星稀。

        祝家庄的园林中,寿宴已然接近尾声。满园宾朋尽醉,杯盘狼藉,人也渐渐散的差不多了。

        众人环顾四周,彼此对视一眼,接着6续离场,向这宅院四面八方散去。

        他们此行,除了参加寿宴之外,最重要的,便是要趁机找到在这宅院之中,杀害钱有量等人的凶手!

        辰御天独自一人来到了西苑。

        西苑位于祝家庄以西,是平日供客人居住的客房区,辰御天还未接近西苑,便感到一阵磅礴的内力波动,自院中传来。

        这股内力极为庞杂,应该是多道内力混合而成,看来,此地高手不少。

        辰御天小心翼翼,无声无息张开灵觉,仔细分辨这股庞杂内力。

        “至少有八人,两个功力在凡脱俗之间,五个仍处于凡境,但……这里居然还有一个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

        辰御天小心分辨内力,心中震惊不已。

        罡气离体境界的高手,虽然对于身为武林圣者的龙尊而言,还是差了一步,但,这种级别的高手,在武林中已属少见,且十分强大。

        这种级别的高手为何会住在这祝家庄?

        还有,祝正体内的那股不稳定的内力,又是怎么回事?

        玄曦来到了东苑。

        与西苑不同,东苑是家丁侍女居住之地,相比西苑,这边要乱很多。

        玄曦身轻如燕,清影内力涌动,整个人如一道影子,无声无息落在了屋顶上,悄然观察着四周。

        白凡来到了南苑。

        相比东西两苑,南苑本就是正对大门,属于迎客之地,是以此地最是安静。

        而且,由于此刻所有家丁全部聚集在中庭园林,所以南苑,几乎连一道人影都看不见。

        天影到了北苑

        北苑乃主人住宅,故戒备最为森严,天影如影随形一般落在北苑的屋顶上,灵觉开启,监视此地一举一动。

        四人分布在四院,监视着整个祝家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突然,一声尖叫,自北苑方向传来

        “啊……”

        天影第一时间来到声音出之地。

        紧接着,辰御天与玄曦同时从天而降,落在北苑之中。

        “出了什么事?”

        刚到北苑,便见天影和一个丫鬟站在一间房间前,两个人都是一脸惊骇之色。

        辰御天与玄曦目光望去,顿时瞳孔皱缩!!

        只见,房间的房门开着,房内,赫然,悬挂着一具无头死尸!!

        “这是……”

        辰御天吃惊之余,一步之下来到房门前,就见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被很正式的摆在房间的桌子上。

        那头颅的模样,赫然便是,今晚与众人有过一面之缘的万方岸!!

        “这次……换斩了么?”辰御天目光凝重,暗暗道。

        “怎么了?生了什么事?”

        同样住在北苑的祝正和方孟,以及其他仆人66续续赶到了此处。

        看到房内万方岸的无头死尸,祝方二人皆满面惊恐。

        片刻后,本在南苑的白凡也赶了过来。

        在看到万方岸的尸之后,他大袖一甩,立刻吩咐天影,道:“立刻回县衙调集人马,封锁此地所有大门!另外,将公孙先生和林仵作请来验尸。”

        ……

        ……

        很快,张毅带着衙役赶来,封锁了祝家庄的所有出入口。

        公孙和老仵作匆匆赶到案现场,还未入房间,便看到了悬挂在房梁上的无头死尸,顿时皱了皱眉。

        转脸,公孙便是看到辰御天一脸凝重的看着尸体。

        “大人,这次,是斩!”公孙道。

        辰御天点头,继凌迟、挖心之后,第三种天罚,终于也出现了。

        “将军穷兵黩武,当受斩之刑!!”

        辰御天微眯双眼,回想着当初写在斩天罚雕塑之上的血字。

        “死者,是将军么?”公孙皱了皱眉,问。

        辰御天点头,道:“是。此人乃白水县驻军将领,也称得上是一位将军。”

        公孙点头,旋即走进房间,命令几个衙役将尸体取下,准备验尸。

        然而,就在众人将无头死尸取下之时,突然有一物,从无头死尸的腰带部位,掉在地上。

        “这,这是……”

        辰御天颇为惊讶的看着掉下来的那样东西。

        公孙也望着那东西,目露奇异之芒。

        那自死尸身上掉落之物,分明,便是一枚……

        官银!!

        又见官银!!

        辰御天缓缓走过去,捡起那官银,仔细打量了一下,又从怀中取出一枚。

        那,便是之前留在钱有量遇害一案案现场的官银!

        辰御天仔细打量两枚官银。

        这两枚官银,无论色泽,还是重量,甚至是底部的印戳,都几乎是一模一样!!

        很明显,这两枚,应该是同一批铸造的官银!

        可是,这官银,为何又出现在了案现场?

        难道说此物,真的隐藏了什么信息?

        就在辰御天捡起官银的一刹,本来站在一旁的方孟与祝正二人,在看到那官银之时,顿时面色突变!

        这一幕,虽然辰御天没有察觉,但,站在一旁的玄曦,却是很清楚地将其完整的捕捉在了眼中。

        顿时,她秀眉微蹙。

        辰御天站在那里思索片刻,旋即,来到了那第一个现尸体的丫鬟面前,问:“能否把现尸体的详细经过说给我听。”

        小丫鬟显然还没有从恐惧之中恢复,听闻辰御天之言,迟疑了半晌,方才弱弱地道:“好……好的。”

        “刚才,夫人命我来给这位万老爷送晚茶,我到了之后,现里面的灯灭着,以为万老爷已经睡了,便没有打扰。”

        “等到我办完夫人交代的事情返回之后,现房间里的灯亮了,还有一个很大的黑影在门上晃着,我觉得奇怪,就……打开门一看……”小丫鬟说着,眼中满是惊惧,“然后……我就看见了那个无头尸体……”

        “你说你一开始过来之时,这个房间的灯是灭掉的?”辰御天问。

        “是,是啊!”小丫头目中恐惧未消,“所以我才会以为他已经睡下了。”

        “那你第一次来这里时,有没有看到什么比较可疑的人或事情?”辰御天摸了摸下巴,问小丫鬟。

        小丫鬟摇摇头,道:“没有,除了房间里的灯以外,没有什么可疑的了。”

        辰御天点点头,又问:“对了,昨日上午,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胖胖的男子到府里来?”

        他,问的是钱有量。

        钱有量在祝家庄被人毒死,说不定他昨日来到这里之时,便有人看到过他,知晓其行踪。

        不过很可惜,小丫鬟很努力的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没印象,也许他没有到过北苑。”

        辰御天点点头,目中掠过一丝隐晦的失望。

        便在这时,公孙和老仵作初步验尸结束了。

        “死亡时间不过一个时辰,死因和钱有量相同,都是被毒死的。而且,毒死他们的毒物,也相同。”

        辰御天点头,摸了摸下巴,道:“如此说来,这两件案子应该都是同一凶手所为了?”

        “应该错不了了。算上这一起,这已经是第五个死者了。”白凡皱眉,这个凶手的作案度也未免太快了,早上刚现了一具尸体,现在居然又死了一个。

        “对了,说到相同,我这里也现了和钱有量案现场相同的东西。”

        说着,辰御天将现的官银拿出来。

        众人看着官银,眉头微皱。

        白凡沉吟片刻,开口:“辰兄,我记得凌迟案的案现场,似乎并没有这东西存在吧?”

        辰御天点头。

        “那为何,钱有量和万方岸的案现场,就会有这官银?”

        听到这里,辰御天顿时目光一闪!!

        三起凌迟案,现场都没有官银,但偏偏,钱有量和万方岸这里,却有。

        莫非这官银,有什么特殊意义?

        还是说钱有量和万方岸二人之间,有什么别人所不知道的联系?

        ……

        ……

        白山县城楼,两个白色的影子飘然落下。

        “哇啊,终于找到县城了。”一个银白衣的男子看了看四周,一脸兴奋。

        另一个白影无奈至极的扶额,道:“如果不是你乱带路,我们早就到了。”

        银白衣人看了看身旁的白影,道:“你嫌弃为师了?”

        白影点头。

        “唔……长大了一点都不可爱……”银白衣人很受伤地小声嘀咕。

        白影望天。

        旋即,银白衣人拽着白影的袖子就往前飞,“天寒,为师饿了,咱们快点找个客栈吃饭睡觉吧。”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