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五 宾客

章十五 宾客

        祝家庄,位于白山县东城。

        这是一间占地面积极为庞大的宅院,共五进,宅内设有观景园林,有假山流水,花池画舫,完全一派江南水乡的特色。

        如此园林,在这偏近北方的白山县,自是十分少见。

        寿宴便是在园林内举行。

        此时正值月上梢头,园林内宾朋尽坐,正对花池的巨大亭台上,一个年近五十的华服男子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他就是祝正?闻名全县的那位祝大善人?”玄曦和众人坐在一张座位上,远远打量亭中的男子。

        辰御天也上下打量着祝正。

        此人虽说举办五十大寿,但观其面容,最多也就只有三十左右的模样,显得极是年轻。

        而且,不知是否为错觉,辰御天从此人体内,感应到了一股若有如无的内力波动。

        这股内力波动极不稳定,时有时无,让辰御天颇为奇怪。

        天影这时凑过来道:“你也感应到了吧?”

        辰御天看他。

        “我说祝正的那股奇怪的内力波动?时有时无,感觉很不稳定,随时都会外泄。”天影道,“而且,这个内力波动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是奇怪,我明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祝大善人啊!”

        辰御天点了点头,这股内力的确是随时会外泄,那应该是因为祝正无法很好的控制它才会造成如今的情况。

        不过,正常人会连自己修炼而出的内力都控制不了么?

        这自然不可能,除非……那内力,并非自己修炼而出,而是别人赐予。

        辰御天皱眉,这种转嫁内力的武功在江湖中倒也并非没有,可是大部分都与异变一样,早已失传,再也不可能有人练成。

        想到异变,辰御天不由想起虎画案在最后现护国宝藏丢失的那样东西,如果那样东西真的落入了那个人之手,恐怕真的会引起一场江湖与庙堂的巨大浩劫!

        只是,在虎画案的最后,那个人消失不见,如今也不知所踪,根本无法调查。

        正想着,忽然听到园林之中的传来一阵嘈杂声,辰御天目光望去,只见目光尽头,在众仆从的簇拥之下,走来一位年月四十左右的中年人。

        此人面容刚毅,双目炯炯有神,龙行虎步间,流露出一股久经沙场的铁血气息。

        祝正与此人显然十分熟识,慌忙迎了上去,道:“万兄能在百忙之中撇下军中行伍来此,祝某感激不尽。”

        男子摇了摇手,道:“哥哥客气了,你我这么多年的兄弟,哥哥过寿,我这做弟弟的,自然要来捧场。”

        “他是谁?”辰御天望着和祝正熟识的男子,问一旁的白凡。

        “万方岸,白山县驻军将军,听说与祝正互为莫逆,两人关系极好。”白凡答的很干脆,将手中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你很不待见他啊?”辰御天问。

        白凡点头,又是一饮而尽,旋即道:“万方岸手下,有不少兵痞,经常到县城里闹事,被官府抓了之后非但没有悔过之心,反而极为嚣张。”

        “是因为万方岸么?”玄曦看了万方岸一眼,问道。

        白凡点头,道:“万方岸身为驻军将领,不但不严厉治下,还纵容这些兵痞,每次一有兵痞被抓,他便带人到我这县衙要人,而且此人本身,也算得上是个兵痞。”

        众人皱眉,这样的人也能成为驻军将领?

        “没办法呀!谁让人家和刑部侍郎关系好呢?刑部侍郎方孟亲自举荐,他自然有恃无恐。”天影在一边冷嘲热讽,“那老兵痞都快五十的人了,还完全不讲道理,我家公子遇上他,那可真叫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众人皱眉。

        辰御天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刑部侍郎方孟,我记得昨天你们也说过,祝正的后台也是此人吧?”

        白凡点点头,道:“没错,此人和祝正,方孟是多年好友,三人的关系很不错。今日祝正寿宴,此人应该也会到场。”

        正说着,众人便听门厅那边传来一道声音:刑部侍郎方孟大人到!

        众人将目光投向门厅,就见一个身着青衫的老者缓步走来,老者须花白,但行走间,身上却自然而然释放出一股特殊的气息。

        那是常年身居高位自然而然养成的一种气场!!

        祝正和万方岸一起迎了出来。

        “哥哥,好久不见。”

        “方大人赏光来此,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祝正冲方孟拱手,满面笑容。

        “呵呵……贤弟客气了,你我多年兄弟情,就算愚兄再忙,也不能不给贤弟来捧场啊……”

        说罢,他环顾四周。

        “今日来的人真是不少啊……”

        突然,他愣住了,目光停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

        那张桌子上,有一个黄杉少女,正在与同桌之人共同看着此处。

        少女身边,还有一个温文尔雅的白衣青年,同样面带笑容的地看着这边。

        看到此二人,方孟嘴角顿时露出一抹微笑。

        ……

        ……

        “下官刑部侍郎方孟,拜见公主殿下!”

        方孟来到那张桌旁,对着怔怔的看着他的玄曦,深深一拜。

        同一桌的天影,以及方孟身后的祝正、万方岸二人顿时愣住了,惊骇地看着玄曦。

        玄曦怔了一下,旋即平静的摆摆手,道:“方大人免礼,你是怎么认出本宫的?”

        方孟道:“下官有幸在宫中的金水桥上见过公主一面,不过公主应该是没看见下官就是了。”

        玄曦点头,金水桥距离御书房比较近,而皇兄,平日喜欢在御书房里召见群臣议事,自己平常也喜欢去金水桥玩耍,在那里见到自己的几率确实不小。

        “那次,辰公子也在场。”方孟看了一眼一旁的辰御天。

        玄曦点头。

        “方大人,这位是……”反应过来的祝正迟疑开口。

        方孟看了看二人,道:“你们两个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位就是当今唯一的公主,玄曦公主。还不快快见过公主殿下。”

        “草民祝正,拜见公主殿下!”

        “末将万方岸,拜见公主殿下!”

        二人连忙行礼。

        玄曦摆手,道:“都免礼吧!本宫此行只是和朋友一起来玩,你等三人切记不要声张,泄露了我的身份,否则,本宫拿你们试问。”

        三人连连点头称是。

        “好了,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不要围着本宫转了……”玄曦挥挥手,将三人打离开。

        “是,我等告退。”

        三人离开,天影呆呆的看着玄曦,一脸复杂。

        “怎么了?”玄曦问。

        天影微微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是公主!”

        “哦?”玄曦看他。

        辰御天笑着接口道:“他的意思是,他没有想到你这样的连大家闺秀样子都没有的女子,居然会是当朝公主。”

        玄曦气的咬牙,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眼白。

        ……

        ……

        夜幕,笼罩了天地,只给这世间,留下了淡淡光明。

        繁星点点,点缀这夜空,让这晴朗的夜,别具了一番美感。

        山林中的木屋内,一个红衣女子半睡半醒地躺在一张沾满鲜血的的床上,床边是一张同样占满鲜血的椅子,此刻,在那张椅子上,坐着一个厚重的黑影。

        他如同融入这黑暗之中,看不清身形、面容,甚至,就连他的目光,都看不清……

        唯一能够看清楚的,便是他右手之中偶尔与月光辉映,而闪烁出的寸寸寒芒……

        女子躺在床上,星眸微闭,好似睡着了一样,嘴角微微挑起,似是做了什么好梦。

        然而,她却不知,在现实之中,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最可怕的噩梦!!

        寒芒,渐渐在黑暗中,炽烈起来……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