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四 木屋

章十四 木屋

        听过李环和孙豹这对夫妻的往事,辰御天对凶手杀人的动机有了一定的头绪。

        但,凶手究竟是谁,却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辰御天决定再去现场探一探,看能否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

        而且,为了了解更多有关李环之案的细节,他特意带上了孙豹一块儿去。

        午饭过后,两人便一起来到了城郊的案现场。

        虽然已经在此地看见过两具尸体,但辰御天还是第一次看到此地的全貌。

        这是一片密林,树木繁茂,古木参天,因为时值寒冬,一些树的叶子都已经掉落,光秃秃的,很是荒凉。

        密林边,有一条大道,沿着大道走不远,便是当初看到鬼庙的地方,现在是观音庙所在。

        辰御天带着孙豹来到密林边上,找到了那棵悬挂尸体的老树。

        辰御天在老树四周转了一圈,没有任何现,接着将目光望向上方,问孙豹:“会轻功么?”

        孙豹一愣,衙门里的捕快因为公干所需,都会学习必要的武功防身,不过轻功似乎并不在这些用来防身的武功之中。

        于是他摇了摇头。

        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脚尖轻点地面,龙战内力运转间,整个人身轻如燕,一跃便上了悬挂尸体的那根枝干之上。

        孙豹张大嘴看着树上的辰御天。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一幅书生打扮的陵水县县令,居然是个武林高手,这么高的距离,轻轻一跃便上去了。

        辰御天蹲在树干上,仔细观察。

        只见在树干之上,有着一个很深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被铁链悬挂所致。

        接着,辰御天站在树干之上,极目远眺。

        俗语有言,站的高,望得远,辰御天此时便是如此感受。

        站在这树干之上,极目远眺,整个密林之景都尽收眼底,只见在这层层密林之中,似乎有一间林中小屋隐藏其内。

        只是,密林地势复杂,而且尽管已是寒冬,也还是有很多常青树高耸,遮挡了视线,看不清木屋的具体位置。

        辰御天皱眉,这林中居然有间木屋,这大出其预料之外,不过,若那木屋之中有人居住,说不定便曾见过那个凶手杀人。

        “孙豹,那林中有间木屋,你可知道该怎么走?”辰御天跳下枝干,看了看远处林中木屋的方向,问孙豹。

        孙豹吃了一惊,迟疑道:“此地居然还有木屋?大人不会看错吧?”

        辰御天笑道:“以本县的眼力怎么可能看错,那木屋就在那边,我们过去看看。”

        说罢,辰御天便是朝着那座木屋走去。

        孙豹迟疑了片刻,跟了上去。

        虽说从树上看那木屋离这里不远,但这密林地势复杂,宛如迷宫,二人足足花了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才来到木屋门前。

        孙豹看了看紧闭的木屋门,小心翼翼的握紧了腰间的刀柄。

        辰御天奇怪,便问:“孙豹,你这是做什么?”

        “大人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孙豹道,“这荒郊野岭的,居然有一间木屋,而且还距离现尸体的现场那么近……说不定,此处便是那个杀人凶手所住的之地。对付如此心狠手辣的凶手,自然是要多加小心了。”

        辰御天点头,孙豹的这番推论也算是合情合理,不过……就算是凶手真的住在此处又如何?

        他轻轻一笑,默默运转内力,随时准备动攻击。

        二人在外面等了一会,不见有人开门,辰御天皱眉间,来到木屋门前,一把拉开门……

        “大人,小心!!”

        孙豹在后面担心的要命。

        但,他话未说完,辰御天已经打开了门,索性没有任何危险生。

        孙豹叹了口气。

        房门打开,没有任何事生,也没有任何人出来,显然,屋里根本没有人在。

        辰御天率先进入木屋。

        一步踏入,看清这木屋中摆设的辰御天,顿时目光一闪,眉头微皱。

        就见木屋之中挂满了铁链,绳子以及刀具之类的东西,此外还有一张椅子和一张床,全都鲜血淋漓,不堪入目。

        这里,恐怕还真被孙豹猜对了,是凶手居住的一个窝点。

        或者说,这里,应该就是四起凌迟案生的第一现场。

        凶手,应该就是在这间木屋之中将死者勒死,在那张床上和椅子上进行凌迟,最后再用铁链将尸体悬挂在现尸体的现场。

        否则,那两样东西又怎么会满沾鲜血,定是凌迟之时不小心沾到上面去的。

        辰御天扫了一眼四周,木屋不大,除了开门便能看见的这个房间外,还有一间厢房。

        他来到厢房门前,推了推门,却现这门不知怎么回事,似乎是卡在那里了一样,怎么也打不开。

        “大人,让我来吧!!”

        孙豹走过来,用脚提了一下房门右下方位置,门轻易便被打开了。

        辰御天见此,微微一皱眉。

        孙豹开门,当先走了进去,看到辰御天还站在原地,目露沉吟,便是问道:“大人,你怎么了么?”

        辰御天怔了怔,旋即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说着也进了厢房。

        厢房和外面截然不同,这里没有刑具,没有凶器,也没有血迹,只有一张睡榻,旁边有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大柜子。

        辰御天看那桌子,就见上面摆了几个小瓶,其中三个上面还贴了标签,写着三名死者的名字。

        最后一个没贴标签,辰御天将其拿起来闻了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内力有所异动,突然燃烧起来。

        辰御天一惊,这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竟然能在一瞬间让自己的内力生如此异动。

        辰御天看了看剩下的三个贴着标签的小瓶,没有再打开。

        天知道这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万一打开后真的引起自身内力暴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大人,你看这里!!”

        孙豹声音传来,他站在那个大柜子面前,表情有些凝重。

        辰御天走过去,只见在那大柜子里面,放着不少花花绿绿,看着像是女子的衣衫。

        “这是……”辰御天惊讶。

        “或许是那个凶手,从死者身上收藏的衣物吧!”孙豹猜测,“也许他是想给自己留个纪念吧!!”

        辰御天微微点头,但旋即皱眉,孙豹的推论虽然有道理,但其中却有很大的漏洞。

        辰御天看了看衣柜里的衣衫,拿起了一件,顿时微微皱了皱眉,但,旋即他笑了一笑,放下了衣衫。

        “大人,此处定然就是那凶手的巢穴不假,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告诉其他人吧:”孙豹道。

        辰御天点头,道:“也好,最好让公孙先生检查一下这几个小瓶里到底装了什么,说不定会对破案有所帮助。”

        “那我们将这几个小瓶带回去交给公孙先生?”孙豹看了看桌上的小瓶,挑眉,数量实在是太少了,随便带走一个都极有被凶手现,打草惊蛇!

        “不,”辰御天摇头,“我们先离开此处,等明天的时候,再带着公孙他们过来,现场检查。”

        孙豹点了点头,他差点忘了今晚是祝家庄主人祝大善人的寿宴,白凡和眼前此人都要去赴宴,寻找杀害钱有量的真凶!

        于是,二人在彻底搜查过木屋之后,便是沿着原路返回县衙。

        说来奇怪,不知是否因为一开始他们并不认识路的关系,到达之时足足让二人花了两个时辰的路,在回去的的时候,居然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走了出来。

        辰御天站在悬挂尸体的那株老树旁,望着木屋的方向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同孙豹一起返回县衙。

        回到县衙,已经是日落黄昏,二人一进衙门大门,就见玄曦迎面跑来,娇嗔道:“师兄,你到哪里去了,现在就差你了。”

        辰御天点头,了然,今晚他们要去参加祝正的寿宴,这时候众人都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整装待。

        “辰兄,可有新现?”大堂里,白凡见到辰御天返回,便是笑着问道。他是唯一清楚辰御天一下午行踪的人。

        “收获颇丰,不过,具体情况我们之后讨论,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去赴宴。”辰御天道。

        白凡点头。

        辰御天微笑,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接下来,就让他好好看看,这所谓的祝家庄,到底是怎样的地方吧!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