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二 祝家庄

章十二 祝家庄

        孙豹从外面回来,将一条足有丈许长的细线交给辰御天,辰御天向他道了声谢,接着孙豹便回到了张毅身后站定。

        白凡看着辰御天手中的细线,好奇道:“辰兄,我一直想问,你叫孙豹找这条细线过来,是要做什么?”

        辰御天笑了笑,道:“白兄,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已经知道凶手制造这个假现场的手法了么?”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重现凶手的犯案手法?”白凡看了看辰御天,心中好奇,就这样一条细线要怎样布置出他们来时见到的密室现场?

        辰御天笑道:“没错,凶手将钱有量的尸体搬运道这个房间以后,就将其四肢用早已准备好的铁链捆起来,悬挂在房梁上,然后再用利器将他的心脏摘走……最后,再将与钱有量喝下去的毒物相同的毒物涂抹在茶杯上,这样准备工作大概就算是完成了。”

        辰御天说着,将一只空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将手中细线的一头打个圆圈,套在了杯子上。

        “之后,他只要再像这样用细线将杯子套起来,绕过窗闩的一头缠上一圈,接着在另一头绑上一个类似石头的重物,再将它从窗户扔下去,这样一来,这个手法就算是完成了。”

        辰御天一边说着,一边将已经绑了一枚铜钱的细线朝窗子扔了下去。

        “接着,凶手只要出去假意吩咐店小二去添茶水,然后回来把门闩插好,让门反锁,最后,再从窗户跳下去就算是逃离现场了。”

        白凡听到这里,惊讶,“你说凶手从这里跳了出去,难道他不会摔着么,这里可是二楼啊!”

        辰御天看了看天影,解释道:“这点高度,就算是稍微会点内力的人,也能平安无事的跳下去,凶手既然能够易容钱有量回到这里,就说明他肯定会武功,做到这一点自然是很容易的。而且,我想天影兄在屋顶感应到的那股内力,应该也是在这个时候因为对方控制不当而外泄的吧。”

        天影不屑地撇嘴,跳个二楼居然也能因控制不当而外泄内力,这凶手的武功也未免太渣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渣的话,又怎么会任由自己在那么近的地方跟踪都现不了呢!

        “这间房间的窗户并非向阳,就算是凶手跳下去,也不会有人看见,这对凶手来说,是绝对安全的办法。”辰御天继续道,“他只要在跳下去之后用那里的竹竿将窗户虚掩上,然后再轻轻拉动被他绑上重物的细线……”

        辰御天说着,示意早已在窗户下面准备好的衙役。

        那衙役接到辰御天的信号,立刻从窗户正对的巷子中拿了一根竹竿,小心翼翼的把打开的两扇窗户关上,然后,在轻轻拉动那条细线……

        屋子里的众人,就见随着那条拉动,桌上的茶杯摔落在地,四分五裂开来。而随着茶杯的落地,被缠了一圈的活动窗闩也在细线扯动下,缓缓的扣在了窗户的把手上,这样一来,窗户就从里面被反锁了。

        众人皆是吃了一惊。

        随后,随着细线的继续拉动,就看见原本套着茶杯的那一头迅回收,很快便被绕过窗闩,被彻底的拽到了外面……

        “这样一来,现场就成了我们进来之后看到的密室,而且由于已经回收了细线,所以也不用担心会留下证据,不过,由于凶手百密一疏,还是就下了破绽,故而才让我看破了这个手法。”

        演示完毕之后,辰御天淡淡说道。

        “大人,你说的破绽,就是细线回收时拖拽茶杯碎片留在地板上的划痕吧!”公孙想了想,“还包括细线摩擦窗户边缘留下的痕迹。”

        辰御天点了点头。

        “不过,虽说凶手的犯案手法我们基本上是清楚了,可是凶手究竟是谁,我们还是毫无头绪啊!能用这个手法杀人的人实在太多了。”白凡道。

        辰御天笑了笑,“这个么……就要问天影兄了。”

        “问我?”天影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惊讶。

        白凡看了看天影,点了点头:“确实,此事的确要问你了。”

        天影还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天影兄,你忘了么?你跟踪钱有量到了一所大宅院,但,从那所大宅院里出来的钱有量,却成了凶手用易容术伪装而成的,那么可想而知,钱有量定然是在那座大宅院中遭到杀害,也就是说,凶手应该就是那对宅院之中的某个人才对。”辰御天道。

        天影听完,试探着问,“所以,你说问我,其实想知道那所宅院的所在之处?”

        辰御天眨了眨眼,“是啊,还能问你别的么?”

        天影猛地松了一口气。“呼……早说嘛,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把我当成凶手了呢!”

        众人无语。

        白凡也是苦笑了一下――谁会没事把你当成凶手啊……

        “咳咳……”白凡咳了一下,看天影,“好了,说正事,钱有量进去的那个大宅院,到底是在哪里啊?”

        天影笑了笑,说:“那里可以算得上是整个白山县最有名的地方了,毕竟,那里可是住了一位闻名全县的大善人啊!!”

        听到天影如此说,白凡顿时便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你说的该不会是……祝家庄吧?”

        天影打了个响指,“答对了!!”

        众人就见白凡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苦笑。

        辰御天觉得奇怪,这祝家庄到底有什么来头,竟然让白凡露出如此为难的神色?

        “白兄,这祝家庄,有问题么?”

        白凡叹了口气,道:“问题可大了。这祝家庄的主人,名为祝正,此人是个富商,家财万贯,而且乐善好施,是白水县有名的大善人。他经常拿出自家的财产接济穷人,还常常出资资助县里修路搭桥,是个在百姓口中人人称赞的大好人。若论在县城里的声望,他恐怕比我这个县令还要高一些。

        “既然他是个大善人,想必应该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我们只要和他说明情况,想必他应该会让我们进庄捉拿凶手吧?”公孙道。

        天影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问题就在这里。这位祝大善人虽然是个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但也不是什么‘人善被人欺’角色,我们手中若是掌握了实际证据还好,若是没有证据贸然上门,就算是官府,也别想从他的府里抓走一个人。”

        听到这里,辰御天三人都是微微挑了挑眉……嚯,好个有个性的大善人啊!

        “他就不怕自己因此被官府抓进大牢?”公孙疑惑,这祝大善人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介平民,居然敢跟官府这么叫板?他就不怕对方利用职权给他安个罪名,关进大牢?

        “嘿嘿……这位老爷在京城打拼了大半辈子,在京城也是有些人脉的,据说,刑部侍郎方孟,就和他很是熟识。”天影笑道。

        “原来如此……”辰御天看了看白凡,“那现在怎么办?凶手势必就是祝家庄内部的人!”

        白凡想了想,道:“也不是毫无办法。”

        众人眼中亮起一抹精芒,同时看他――快说。

        白凡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了一张请帖,“说来也巧,明天晚上刚好就是这位祝大善人的五十大寿,他昨日便给我了请帖,我只要告诉他,明天晚上我去的时候会带上几个朋友一起前去,到时进了庄子里,再见机行事,寻找凶手吧。”

        众人听罢,辰御天微微摸了摸下巴――寿宴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9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