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 失踪

章六 失踪

        这当真是令人惊讶!

        三天前生的命案,现尸体的现场,居然和今早现的女尸,位于同一现场!

        辰御天和公孙同时微眯起了双眼。

        是巧合?还是凶手故意而为之?

        白凡摇了摇头,跑去看尸体,看到第一眼的时候,他便是道:“一样的。”

        辰御天惊讶,“你的意思是……”

        白凡点头,“没错,就连死状都完全相同!!手足被绑,形如凌迟,凶手的手法,残忍的令人指!!”

        辰御天和公孙互相对视了一眼。

        连死者的死状都完全相同,这就表示,是同一凶手犯案的可能性很高。

        两人又不约而同想到了鬼庙之中的那些天罚雕塑。

        死者的死状,与那凌迟天罚雕塑一模一样,本以为,凶手制造那些雕塑,是为了预示自己要杀五个人,现在想来,恐怕并非是五个人。

        而是五类人!

        而且,数量并不确定!

        想到这里,两人的心头都是涌上了一丝阴云。

        “看来,有必要调查一下之前生的那起命案了……”辰御天心中暗想。

        想到这里,他便是对白凡道:“白兄,不知在下能否看看之前生的那起案子的卷宗呢?”

        白凡知道辰御天刚刚破获了陵水县的虎画杀人案,巴不得他来帮自己调查此案呢。

        于是,在听到辰御天的要求之后,便是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

        “当然可以,卷宗就放在衙门。”

        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和公孙把各自的现说了一遍。

        白凡微微沉吟。

        “照辰兄所言,死者乃是京城人氏,而且还应该是被熟人杀死的!而且,杀人凶手是一个身高在六尺到七尺之间,体重在九十斤左右,而且擅长使用刀法的男子?”

        辰御天点头。

        白凡再度沉吟了一下,旋即对着身旁的张毅道:“张捕头,吩咐下去,全城张贴告示,寻找来自京城的旅人,前来认领尸。至于凶手……”

        “光凭这些特征根本无法确定凶手,暂且作罢……”

        张毅答应一声,接着快马返回县衙,去张罗一切。

        “辰兄,我们也会回去吧,这里都调查的差不多了。”白凡看了看四周,开口。

        辰御天点了点头。

        接着,三人随着白凡带来的县衙人马,离开此处,回到了县衙。

        回到县衙门,白凡便是将辰御天三人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随即,将一卷卷宗放在了辰御天面前。

        “辰兄,这就是你想看的案件卷宗了。”

        辰御天点了点头,伸手拿起卷宗,翻开。

        三天前的命案,死者依旧是一个女子。

        现尸体的,是一个清晨进山砍柴的樵夫。

        尸体被现之时,和今早的情况几乎相同,四肢被铁链绑着,悬挂在树上,身体如被凌迟,布满伤口,颈部更是有着一处致命伤。

        不过,与今早现的尸体不同,死者的致命伤,虽然也在颈部,但却并非绳子造成,而是留下了两个很深的手印。

        很明显是被人生生掐死的!!

        这一点,引起了辰御天的注意。

        如果是同一个凶手犯案,那么为什么前一个死者是被掐死,而后一个则是被勒死?

        若不是同一个凶手,那犯案手法为何如此相似?

        想着想着,辰御天叹了口气。

        看来,想要知道这一点,还是要亲自看看尸体才能下判断了。

        于是,他把卷宗转而交给公孙。

        一旁的白凡见此,微微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说什么。

        “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鼓声。

        屋内的众人同时向外望去,白凡更是大踏步走向内堂更换官服。

        辰御天微微摸了摸下巴。

        鸣冤鼓响了,恐怕是又有人来报案了。

        ……

        ……

        来到公堂,辰御天就见三班衙役整整齐齐的拄着杀威棒站在两边,公堂下方,则跪着一个男子。

        这男子约莫三十许岁,面白无须,略显肥胖,颇有富态。

        只不过,此刻,此人眼圈泛黑,满脸着急之色,倒是将那分富态,破坏得一点不剩。

        辰御天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此人的靴子。

        那是一双黑面白底的普通靴子,不过,靴子的鞋底并非平整,而是前面薄,后面厚,看着很是新奇。

        白凡穿着官服,端坐在公堂之上,看了看跪在堂下的人,一怕惊堂木,“升堂!!”

        “威武!!”两旁三班衙役齐声高呼。

        白凡再拍惊堂木,“堂下何人,状告何事?”

        就见堂下跪着的男子向白凡深深一拜,开口道:“青天大老爷在上,草民钱有量,拜见青天大老爷!”

        白凡在堂上微微摆手,“免礼,钱有量,你击鼓鸣冤,可是有冤情要诉,说来吧。”

        钱有量再拜,道:“回大人,草民击鼓并无冤情,而是前来报案。”

        “哦?”白凡哦了一声,“你有何事?”

        钱有量道:“大人,草民的妻子,今日一大早就突然失踪不见了。”

        “哦?那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白凡问道。

        “昨晚睡觉之前她还在床上,可是今早草民一醒来,就现她不在了。草民找遍了整个客栈,也没有找到她,甚至还去她经常去的几个地方找了一遍,也还是一无所获。”

        听到“客栈”两字,一旁的辰御天便是心中一动。

        白凡看了看钱有量,眉头微微皱起,正欲说话,便见一旁的辰御天忽然站了起来。

        “白兄,在下能问他几个问题吗?”

        白凡微微点头,“辰兄请便。”

        辰御天看了看钱有量,问道:“钱有量,方才听你说你找遍了整间客栈都没有找到你家夫人,如此说来,你们夫妻居住在客栈之中,你们,不是本地人氏吧?”

        钱有量点了点头,“公子明鉴,草民其实是京城人氏,来此陵水县,是为了做生意的。”

        听到“京城”二字,辰御天心中一动,从怀中取出那只自现场捡来的银簪。

        “钱有量,你,可认识此物?”

        钱有量一见那银簪,顿时眼中精芒一闪,“这正是我家夫人之物,敢问公子,此物从何而来?”

        他此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包括在堂上的白凡,皆是大吃一惊!!

        辰御天的神色凝重起来。

        那银簪,是他从现场现的。

        而现在,钱有量却是一口咬定那是其妻子之物!

        若他没有说谎,那么,死者很有可能就是钱有量之妻了!!

        不过,究竟是不是,还要等钱有量见过尸体之后,才能肯定……

        不过如果真的是的话,辰御天还真有些担心,此人是否能够接受得了这个噩耗。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了看白凡。

        就见此刻白凡已经站了起来,走下公堂,来到了钱有量面前。

        “钱有量,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你的妻子了。”

        钱有量愣了一下,旋即大喜过望,“真的吗?他现在在哪里?”

        看着钱有量脸上的喜意,白凡的目中微微闪过一丝暗淡之芒。

        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把这个噩耗告诉钱有量,可是,那毕竟是事实,而且是迟早要面对的事实。

        “你,且随本县前来。”沉默了片刻,白凡缓缓开口,接着向后堂走去。

        钱有量满脸喜意的跟了上去。

        他还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自己妻子惨遭凌迟的尸体。

        辰御天三人互相看了看,叹了口气,跟着白凡走入了后堂。

        很快,白凡带着钱有量来到了仵作房,其妻子尸体旁。

        此刻那尸体被白布遮着,看不清具体情况。

        钱有量一路上显然也现了不对劲,站在尸体旁,脸上的喜意早已换成了不可置信的惊诧之色。

        他看了白凡一眼,白凡轻轻点了点头。

        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掀起盖着尸体的白布,就在看到尸体容颜的一刹那,他顿时一个哆嗦,手中的白布直接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声悲呼响起。

        “云儿……”...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9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